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色狼在身后

发布日期:2017-09-14

 太阳渐渐沉下了地平线,夜幕慢慢地拉了开来。贪玩的麻雀急着往家里赶去,美好的一天就要这样过去了。但夜并不是一天的终结,对于有的人来说也许才是一天的开始。例如龙华城红灯街,繁华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红灯街之所以叫作红灯街当然是因为街上挂满了红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红灯街绝对的是道美丽的风景。长长的的红灯街,从街头望去全是耀眼的红灯,红灯下各式各样的艳姬、佳丽、美女打扮得花枝招展,巧笑兮兮的站在各个青楼的门前,软声软气的招呼着“大方”的客人。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美女,冷艳的、温柔的、热情的、婉约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唯一的条件就是你的口袋里的金币要足够的多。只要你想,你还能在这里找到兽人美女,她们高大的身材,粗壮的四肢,毛茸茸的脸蛋……是兽人、半兽人的最爱。“马可爵爷,你可好一阵字没来了,是不是家里的母老虎管得厉害,没少叫你跪搓板吧?”一座名叫飘雪楼的青楼前,打扮得异常火爆的老鸨笑吟吟地对着一个三十来岁衣着华丽的胖子说道。 


胖子挪了挪身子,靠到老鸨的身边,贼笑道:“西贝妈妈,你竟然敢取笑我,你这张嘴可越来越厉害了哦!“哎哟,我哪敢取笑你呀!你可是我们飘雪楼的贵客哦。”西贝圆滑的笑道,“爵爷,快请进吧!”  说着,让开了路,以便马可庞大的身躯可以通过。 红雪、白雪有空吗?”马可一进飘雪楼就问道。“呃……”西贝犹豫了下,道,“我帮问问吧!”于是找手叫来旁边的一个艳丽女子,道:“那两个丫头呢?”  艳丽女子答道:“在陪小剑哥呢!” 


西贝向马可摊开了两手,道:“没办法,爵爷,我可不想惹他生气,我想你也不会吧?” 马可连忙点点头,笑道:“我只是问问而已,没空就算了。西贝笑道:“我再帮爵爷找两个更好的。马可道:“妈妈你还有更好的吗?”  “这…这…’西贝一时语塞,刚才一时口快说错了,红雪白雪可是她飘雪楼的头牌,她哪还有更好的? 倒是马可豁达,哈哈一笑,道:“算了吧!找两个不错的送到我房里去吧,等下我有个朋友要来,你可要帮我招呼好了!”一定一定……”西贝暗自庆幸难得这大财主不计较。“天啊——谁来救救我啊!两位大姐,放过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襁褓之儿,之间好有九个老婆十个小妾……”飘雪楼的某个房间里传出了一阵惨叫,一个看起来还十六、七岁的少年缩在房内一张大床的一角,手里还拎着个酒瓶,正紧紧地闭着双眼,口中喃喃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坐在他面前正宽衣解带的是两个美貌异常的年轻女子,一个身穿红裙,瓜子脸、柳叶眉,白嫩的脸蛋如无暇的白玉一般光华,漆黑的眼眸仿佛总有种特别的神采,一股高雅的气质油然而生;另一个身着白裙,略显消瘦的脸蛋使她看起来很清秀,双眼像宝石一般明亮,肌肤如水一般吹弹可破,清新亮丽,让人一见便心旷神怡。 两人都是人间绝色、倾国倾城,无论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恨不得冲上去啃上两口,可这个小伙子为什么却一副要死的模样?


剑弟弟,就让姐姐好好伺候你嘛!这可是妈妈交带过的哦!”身穿红裙的美女轻轻地说道,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就是嘛,弟弟难道姐姐不漂亮吗?”身穿白裙的美女也附和道。“这和漂亮有什么关系?呜~~~你们太欺负人了!骗西贝妈妈说我叫你们上来的……你们上来就上来了嘛,干吗还要脱……脱衣服?”说到这小伙子又惨叫了声,“呀——脱你们的就够了,别脱我的……剑弟弟,这不是天太热了吗?” 小伙子茫然地点点头。天啊,现在已经是秋天了,还热? “两位天仙下凡的姐姐,除强扶弱的侠女,救苦救难的菩萨,你们大慈大悲,就放了小弟我一马吧!”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们?”白雪欲泣道。 不是……” 那就是你有了别的女人?”红雪紧接着道。我没有……”  “那……还是你那个不行?”红雪狡黠地道。“不是,当然不是!”尽管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据说是事关男人尊严的大事,一定要坚决、迅速地否定。“那到底是为什么?”两女同时道。 


这个嘛……怎么说呢?其实,我还小啦,我现在还没有满十七岁呢,还是小孩子,你们可不能带坏小孩的哦!”小伙子,或许该叫小孩子,笑嘻嘻地道。你还不够坏啊?上星期兰花姐姐丢的内衣是不是你偷的?”红雪嚷道。你怎么知道的?”小孩子,这样叫太别扭,还是叫小伙子吧,小伙子不相信地瞪大眼睛。 “好啊,真是你!白雪妹妹,我们帮兰花姐姐揍他!不是我啊,我刚刚说错了的……啊——”尽管两位姐姐的拳头并不是很有力,但尽量叫大声点是很有好处的,于是小伙子又惨叫连连起来…… 


剑弟弟,还痛吗?都是姐姐不好,姐姐下手太重了点,对不起哦!”事后,两位美女又施展温柔手段。看着两位大美女已经要挨到自己身上了,隔着薄薄的衣衫已经可以清晰感觉到那衣衫下的丰腴,小伙子顿时莫名其妙感到一股热血冲向后脑。苦苦哀求道:“两位姐姐,你们移开点好吗?我的鼻血要流出来了!真的吗?”红雪兴奋地道,“那太好了,我们还以为你不会有反映呢! 小伙子心中惨叫一声。天啊,什么世道啊?老师说的果然没错,女人真的比老虎还可怕!仿佛是为了印证小伙子的话般,“腾——”的一下,小剑的鼻子流下了两道鲜艳的血红。“嘻——白雪妹妹,他真的流鼻血了耶!”红雪高兴地叫道,虽然是在与白雪说话,但两眼却盯着小伙子,那眼神就像在看着自己的玩具。 


小伙子用手擦了擦鼻子,却无法擦干净,于是向白雪道:“白雪姐,帮我拿块手帕来好吗?”好的。”白雪温顺地点点头,转身拿手帕去了。红雪姐,帮我倒杯水来吧!”你手里不是有酒吗?有喝水干吗!我想喝水嘛,你看人家白雪姐可比你好多了。”哼!什么嘛!倒就倒,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于是便转身倒水去了。看着两位缠人的姐姐终于被自己骗走了,小伙子心下暗喜。刚刚被两位姐姐逼在墙角动弹不得,现在有机会还不快溜? 不作丝毫犹豫,手中拎着酒瓶,飞快地窜下床,“腾”地一下便跳上了房梁,如一缕轻烟。 “你跑到上面去干吗?”红雪气恼道。两位姐姐,我困了要睡觉了。”小伙子舒服躺在房梁上边喝酒边答道,“你们……不要出去了,就在我这里吧!这床这么大,够三个人睡的。”红雪笑吟吟道,“你就下来吧!天太热了,三人挤一起不舒服啊。小伙子心中道,要真和你们挤在一起,我非流尽鼻血挂掉不可!女人真是可怕啊,能杀人于无形,比世上任何的武技、魔法都厉害。说起来这一切都怪那改死的老师,干什么不好非要自己历练,历练在什么地方不好非要在青楼,这里可是老虎窝啊!早两年还小点倒还没什么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可最近不知道是为什么见了这些女人总觉得心里有团火,憋得自己实在难受。难怪当初老师要自己来青楼的时候笑得那么奸诈,原来这种苦还真不是人受的…… 


小伙子心中开始不咒骂着那可恶的老师,而下面的红雪起得直跺脚。每次都找机会溜,到底是不是男人?”红雪小声地嘟哝着。算了,他是不忍心伤害我们……”白雪安慰道。你就知道帮他说话!那家伙他就不是男人!我不和你争,我们来这不就是想躲着下面那些男人吗?”白雪转身向外走去,“我下去洗个澡,姐姐你先睡吧!红雪狠狠地瞪了眼梁上某个已经大着呼噜的家伙,气呼呼地爬上了床。 


整个飘雪楼一片喧闹,到处是欢歌酒语,到处都有迎来送去的笑闹声。青楼就是这样,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这些来青楼的男人大都是来放松找乐子的,两杯黄酒下肚,什么肮脏、龌龊、粗鄙的话都出来了。白雪一路行来,看着这些讨厌的男人,心中暗叹一声。 世界虽大,但真正的好男人也许只有楼上那个睡在房梁打着呼噜的家伙了。 “哟,这位爷面生得很,不常来吧?”西贝对于每一位客人都很热情,脸上总是挂着媚笑,这令那位小伙子曾经怀疑过她是否不什么秘密绝招,否则为什么那么夸张的笑一整天居然没有面部肌肉痉挛?真是奇迹! 西贝口中的“这位爷”是个三十来岁的高瘦男人,面色苍白,双眼虚浮,一身华丽的绿绸长衫,让他看起来像根长长的竹竿。他脸上带着微笑,一边吃着西贝的豆腐一边道:“我不知道飘雪楼的妈妈这么漂亮,若早知道恐怕现在已经把这里当家了。哎呀,爷,你的嘴好甜呀,怕骗了不少姑娘了吧?”哪里,是妈妈你太漂亮了,我一时情不自禁呀。爷,你可真贫!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帮你挑吧!” “别挑了,就妈妈你吧!”“竹竿”裂嘴笑道。 “爷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呀早就年老色衰了,你还要取笑我……我帮你挑吧,翠珠、明珠快过来! 妈妈,你是徐娘半老,风韵尤存,我是真心喜欢呀!” 西贝当然自知自己还有姿色,但天下哪有老鸨陪客的理? 哦,对了,我是马可男爵的朋友,他约我今晚来这里,请问他来了没有?”竹竿”又问道。 


西贝心中一惊,这“竹竿”居然是马可的朋友,那还真是个不能得罪的主。 翠珠、明珠,快带这位爷到马可爵爷的房里去!”西贝吩咐道。 翠珠、明珠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媚人的笑,一左一右的搂住“竹竿”的胳膊。妈妈,我不说了让你陪我的吗?你怎么还吧她俩推给我?不过我 是不会介意你们三人一起来陪我的。” 我的爷哟,天下哪有老鸨陪客的理?难道我这两个女儿不够漂亮吗?” 竹竿”的手在翠珠的脸上摸了一把,笑道:“漂是漂亮,但比不上妈妈你嘛!”哎呀,爷你就别再贫了,马可爵爷可要等急了呢!竹竿”心想也是,自己迟到得也够久了,于是哈哈一笑:“那这次就先放过你吧,不过下次妈妈你可不能再拒绝我了哦。”说着,搂着翠珠、明珠便转过了身。一转身“竹竿”便不会动了,不光他不会动了,几乎厅中所以的男人都不会动了。 一名清丽的女子朝“竹竿”迎面走来,她身着白裙,如雪的白裙使她看起来如女神般美得不可方物,令人产生一种不敢侵犯的感觉。 


她正是刚刚沐浴完的白雪。出浴后的美人,肌肤更显得欺霜赛雪,整个人带上了一种如诗如梦让人看不透的气质。她的容光顿时盖过了整大厅,厅中所以的男人都死死地盯着她,根本无法移开。 竹竿”当然也不能例外,直到白雪经过他的身边,美人身上那股特有的幽香才将他惊醒。他连忙伸出手来拉住白雪,自言自语道:“绝色,人间绝色!”又回头向西贝道:“妈妈你真不够意思,有这么好的女人居然不叫出来,我今晚就要她了,其余的可以不要了!” 西贝原先也镇惊于白雪的美丽,此时听到“竹竿”的话,才回过神来,笑道:“爷你真有眼光,不是我吹就算你找遍龙华城你也找不出比我在个女儿更好的来,不过可惜她已经有人了。” 


西贝可不敢把羽剑用的人换给别人,虽然他只是飘雪楼的一名打手,但他绝对是飘雪楼的保护神。以前的飘雪楼经常有人来捣乱闹事,一个月下来也难赚到几个钱,自从有了羽剑后,胆敢来闹事的都被他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一来二去那些地痞流氓也知道了他的厉害,不再来飘雪楼闹事了。这么好的保护神她西贝若是得罪了,那她还做什么生意?她西贝没有靠山没有幕后台,她唯一靠的就是羽剑手中的剑。 何况若是将他惹生气了,那么自己也不用活了,他手中那把剑实在是太厉害了。 一想到他那可怕的武技,西贝不自觉哆嗦了两下。可“竹竿”却不会理会那么多,只要他看上的女人他就要全力弄到手。我不管那么多,我要定她了。我可以出十倍的价钱!” “真的不行呀,爷,我们做生意的要讲信用的嘛!你说是不是?”笑话,羽剑若是喜欢钱以他的身手早发到天上去啦!西贝心道。 “做生意的更要让客人满意!二十倍怎么样?爷,你是客人,人家也是客人呀。真的不行!”  “那三十倍好了!爷……”西贝面有难色。 “竹竿”冷哼道:“五十倍!五十倍还不行吗?西贝心中暗骂有钱的疯子,一万倍我也不敢啊,把羽剑得罪了我还活不活? 


此时整个大厅的人都望向了这里,心想哪里又蹦出个有钱的主?原本喧嚣的大厅变得安静起来,西贝也沉默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竹竿”见她并不答话,只一个劲的摇头叹气,不由心头暗怒,冷笑道:“一百倍!如果他不服气就叫他来找我罗多拉子爵好啦!哦——”大厅内顿时一片惊叹声,不是因为那一百倍的高价,而是因为罗多拉子爵的大名。罗多拉子爵是龙华城第一大家族的贵公子,这家伙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到青楼鬼混,与别人争风吃醋,往往在青楼一掷千金。听说他家里早已妻妾成群了,可他还是爱到青楼去鬼混,果然还是野花香啊!哪个曾经得罪过他的人,他总是利用家族的势力展开一切手段来报复,标准的败家子形象。 


众人都是一副恍然的样字。原来是这小子,怪不得! 西贝也是一惊,原来是这个风月场的名人,他的心狠手辣早已听说得多了,还是少惹为妙,但……羽剑就是好惹吗?天啊,给我快豆腐让我一头撞死吧!此时,罗多拉已经拥着白雪,在翠珠的带领下向楼上走去。白雪使劲的挣扎,可罗多拉却十分的有经验,恰到好处的力道使得白雪怎么也挣不脱。她的眼中已经出现了泪水,一种难言的感受在心中蔓延开来。难道自己真的要陪客了吗?他会来救自己的吧?以前他总是这样的,这次他好象喝了酒,他不会醉了吧? “弟弟——”白雪呼喊道,可没有反映。 

罗多拉大笑道:“叫什么呀?我的美人,你应该叫哥哥的。” 

一直走到了马可的门口,马可已经迎了出来,可白雪期待的那个身影还是没有出现,难道他真的喝罪了? 白雪只觉一阵冰寒,头也昏眩起来。难道真的要失身了吗?一直以来,自己与红雪依仗着羽剑的庇护得以保持清白。虽然沦落风尘,但终究没有陷进去。自己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自己能脱离这片苦海,但这个梦想就要熄灭了,它永远只能是个梦了。 

白雪的眼中已经溢出了泪水,泪水淌过她白嫩的脸庞,顺着下巴掉到地上,没有半点声息。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