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同学死后

发布日期:2017-09-14

 先是一个老师的女儿被后妈一砖头拍死在了女厕所里。那小姑娘还很小,小学三年级的样子,平时挺可爱的,就住在学校里,基本上人人都认识,她妈妈得病死得早,后来她爸就给娶了后妈,也没工作,成天就在学校里晃悠,那年暑假她爸正好被派去外地学习。我们学校规划的不好,教学楼在操场的南头,公厕在操场的北头,上厕所就得横穿操场,可恶的是操场又大的出奇,很多老师憋不住了骑摩托车去上厕所,你们能想象么?女孩被拍死的时候正是暑假,几乎没人来学校,负责掏厕所的人也放假了,就一直不知道,快开学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女厕所里蛆都块铺成地板了,掏厕所的买了好几代白灰洒呢,最后就发现泡在里面的小女孩,几乎已经没有人样了。后来她后妈就被公安局带走了。然后开学没多久,我班上的一个同学又死了。 


这同学学习很好,但是不爱说话,要不是死了,估计都没人觉得他存在过,我俩座位离得不远,但基本上也没说过话,后来死后我们才知道,这哥们有先天心脏病,家里也挺困难的,学校也没嫌弃他有病,破格录的。他平时走路很慢,也不参加早操,这天就寸了,全宿舍他是第一个回去的,等第二个人回去就已经咽了气。这第二个人是我一哥们,长得又黑又高又壮,所以外号铁蛋,以后再说。我这个同学死后,家里人特别通情达理,说你们能收留我孩子念书就很好了,非常感谢校领导。校领导一听居然不讹钱,也感动非常啊,就礼节性的出了丧葬费用,也算对得起我这同学了。


我们当时的宿舍很紧张,我们班的人主要集中在学校最西头的一个破宿舍楼里,我是走读的,就没住校,前文提到的铁蛋就住在这里。宿舍一共四层,一层住这些单身老师和楼管一家,楼管是个男的,有个老婆和孩子,老婆精神有点问题,平时也不说话。二楼住着女生,三、四楼住男生,为了防止男女乱串,二楼三楼之间有个大铁门,晚上查完房就锁上了,男的想下来也不行。后来几个男的谈了对象,不知道怎么就把楼管的钥匙配了几把,晚上偷着开门去女生宿舍,和对象一起睡,想到这个我就来气,居然别的女的都不反对。三楼靠楼梯这边有间空房,一直空着,我们班的女生就住在这个空房旁边,空房的门牌号我现在还记得,318。过了段日子,学校的宿舍实在是紧张,屁大点的屋子里住8个人都塞不下,楼管就把318也腾了出来,据说,当时打开门的时候满墙上的都是“福”字,还夹杂着几个纸符。这个我没亲眼看见,但是许多人都说过,应该不假。


大家伙一看,再加上学校接连死了两个人,就都传开了。有的说是这屋里以前吊死过一个女人,有的说这屋里以前几个学生晚上被女鬼吓的不敢睡觉,所以后来才封了。其实据我观察都是瞎说,这个宿舍腾出来以后,就让我们班的女生住了,刚开始也没人敢,晚上都聊天不敢睡觉,后来习惯了见也没什么事,就无所谓了。其实都是传言,吊死个屁啊,楼房的天花板干干净净,就挂个灯泡,栓绳子的地方都没有。但是没过多久,还真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这个318里有一个外地人,父母调到我们那工作,所以她几乎是整个学校里唯一一个说普通话的人。


这姐们晚上起来上厕所,318在楼梯边上,也就是整个楼道的最中间,厕所在最左边,但是水房却在他们宿舍边上,这姐们去厕所就要路过水房。她也没在意,路过水房的时候就朝里面瞥了一眼,就发现一个女鬼披头散发的站在水池子里,水池子就是平时洗脸刷牙的地方,她站的很高,然后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我这个同学只看了一眼,就嗷的一声吓尿了,紧接着就晕倒了。这下热闹了,整个楼道的人都听到了,半夜惊醒,都以为出了大事,哗啦啦全出来了,就连偷偷住在女生宿舍那几个男生也出来了。


结果大家去水房一看,原来是我们另一个女同学为了省钱,半夜在水房里洗澡,左手拿了根胶皮管,愣在那里什么都没穿,傻傻地站着,这下一来,整个宿舍楼都被笑声抬起来了,有的人笑得都快岔气了,楼管听着声音也上来了。这个半夜洗澡的女生一战成名,自此成了学校的名人,然后悲剧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女生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排挤这个女的,说这个女的不要脸什么的,然后这个女的就从这个宿舍搬到那个宿舍,搬来搬去好几趟,最后校方出面解决,在学校的音乐楼里给这姐们安排了一个单间,她也算因祸得福,住上了豪华宿舍。说起这个音乐楼,就在教学楼的后面,和舞蹈楼挨着,说是楼,其实也就2层高度,但里面房间不少,不少音乐生练琴啊、练嗓子啊都在这里面。白天人声鼎沸,晚上可就比较恐怖了,你想想,里面都是些乐器,风一吹就响,尤其那个钢琴,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白天卡的键晚上弹出来,“噔”的一声吓死人。后来铁蛋有天突然发现,说我们学校的食堂建的很有风水造诣,我说你瞎扯淡,你知道啥叫风水。他拉着我非要指给我看,然后就说:“你看咱们学校的食堂是个长方形,从上放下是不是像口棺材。”我一看还真有点像。“你再看,食堂有三根烟囱,像不像三炷香插在坟头。”麻痹经他这么一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我们这个学校确实有点历史了,解放前就有,只不过没这么大,慢慢扩张的,我爷爷就曾在这里短暂的念过书。学校里接连死了两个人,我就回家给我爷爷添油加醋地说,我爷爷说这学校以前就出过事,还说让我放学早点回家,别老踢球踢到晚上。自从出了事,我也有点怕,就说好,然后我就缠着他,让他讲讲以前的事。我爷爷是个退休老师,平时对封建迷信这些东西从来不提,就说瞎说什么,那都是巧合,没什么悬的东西,让我别瞎说。第二天我去学校,突然就听说,洗澡的奇葩女也死了,自杀,还留了封信说自己当众出丑已经给家里丢了大脸,如今还被人这么排挤,实在不想活了。


后来公安局来学校调查,说你们学校几个月连着死了三个人了,你们这校长要提高警惕,平时多关心老师学生,不能再出事了。我们王校长也是冤枉得慌,这些事都和他没什么关系,后来就开了几次会,让大家注意安全,还从学校的经费里批出一笔让保卫科多招几个人,平时夜班的时候要在校园里巡逻,保卫科长是个退伍兵转业来的,那时候也40岁了,就安排了几个他的亲戚朋友来充数,不过日夜巡逻还是有的。后来校长觉得还是不行,就又在学校里安装了一些摄像头,谁成想又出事了。这次的事比较刺激,是一个周末,学校都放假了,然后一个50多岁的老太太要进学校,还不登记,态度特别差,喊着说:“我都在这上班多少年了,你们都不认识我吗?”保安都是新来的,没人认识他,就给保卫科长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但老太太死活要进去,保安一看也拦不住,加上又是一个老太太,进去就进去吧,难不成她进去砍人啊,再说了都放假了也没人,老太太就进去了。到了天擦黑的时候,保卫科长才赶到学校,保安把这事又跟他说了,保卫科长没敢大意,说:“那就看看录像吧,咱不是装了摄像头么?”谁知道一看,保卫科长差点吓尿了。保卫科长赶紧拿电话给校长打电话,语气急促,支支吾吾了半天,校长不出10分钟就赶到了学校。原来,下午进学校的那个老太太是学校以前的宿舍楼管,出了车祸,都死了十三、四年了,新来的人都不认识,整个保卫科也只有保卫科长认识。


保卫科长和校长的意思是不要声张,天已经黑了,谨防再出人命。没有了。后续是这样的。保安科长一看监控,保安科长和保安一起吓尿了!监控里只见那个保安在那里手舞足蹈的说啊说,而先前说的那个老太太。根本没有出现过!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个人说是找人,众人一问,就是找那个老太太,校长长了个心眼,就说“你找她干嘛?”这人就说他是个出租车司机,下午送老太太来着,老太太给了他100块钱,他给老太太找了72块钱,然后,家里有事让他赶紧回家,他回去一看,老太太给的是假钱,是冥币,不知道他当时怎么了,楞没看出来,越想越气,记得她进了学校大门,就找来了。校长一听,不敢声张,就说:“给你100,你回去吧,别找了。”司机有点纳闷,校长就解释说:“那是我们一个老员工,脑子出了点毛病。”司机也没多想就走了。他一走,校长就和保卫科长把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打着手电一起去老太太生前值班的楼管室,几个人颤颤巍巍打开门,屋里一个人没有,只有一卷钱放在桌子上,校长数了数,不多不少72块。 这下,学校里此前死了人和这次老太太事件算是变本加厉,在我们家这一带轰动一时。最逗的是老太太家里人还说是老太太显灵,接连请道士来学校里做了好几场法事,说是要超度老太太,道士整夜念经,搞得学生也是怨声载道。学校的录像带看第二遍时死活什么都看不到,全是满屏幕的雪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回家跟我爷爷说了这事,我爷爷也有点震动,还追问我一些细节,我说我当时又没在现场,并不知道详细情况。结果没过几天,我们校长居然上我们家来了。前文说过,我爷爷是退休老师,原来王校长就是我爷爷的学生之一。我也忘了那天正好教师节还是中秋节还是国庆节来着,反正他就是来看老师,王校长一改往日不苟言笑的表情,嬉皮笑脸的,拿了很多烟酒和保健品,说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然后就说学校里接连出事怎么怎么着。


这些事我都给我爷爷讲过了,有些他当时都不信,现在一听没想到全是真的,就问校长说:“教育局难道没过问吗?”校长说:“何止教育局,就连公安都来了多少次了,但是这种事又不好闹大,毕竟是迷信封建。”我爷爷又说:“不行你就找些人做点法事什么的。”校长说:“不管用,那楼管的儿女都请人做了好几场了,但是人心还是惶惶啊。”然后就求我爷爷说:“上学那时候就听说您会点法术之类的,这事又没办法找别人,传播的圈子越小越好,不如你就给帮帮忙。


我爷爷笑着说:“你听谁说的?我哪会这个。”校长说:“班里同学当时都这么传,说你开过天眼什么的。”我爷爷就笑了,我在外面听见也乐了,我爷爷要会这些我会不知道。我在家撸的多了,鬼压床告诉我爷爷,我爷爷骂我封建迷信思想作祟,睡糊涂了就是睡糊涂了,压个屁床。我听到这,就进去跟我爷爷说:“爷爷,学校食堂是不是就是镇压鬼的啊?修得跟个棺材似的。”这事是铁蛋告诉我的,我一直没当真,今天才告诉我爷爷,我爷爷一听脸色就有变化,瞥了我一眼,让我别瞎说。我们校长一看,这里面有事啊,就一直追问我,我把铁蛋跟我说的都告诉他了,他仔细想了想说:“我还真没注意过,不过照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我爷爷可能担心我嘴上没毛,连忙说:“小孩子说的,你别当真,哪有鬼啊?牛鬼蛇神早就被打到了。”王校长不依不饶,还是不住的求我爷爷,我爷爷就说:“文革那会,懂这个的人都死绝了,现在剩下的要么是二把刀,要么干脆就是骗钱的,别去了没制住鬼,反让鬼给治了。”说完就瞥了我一眼接着说:“我孙子也在你们学校上学,学校的安全确实有必要注意一些,这样吧,我让我孙子带你去找他二大爷,那是我哥哥的儿子,听说有点手艺,我也不敢保证他懂行,你去问问他吧。”校长一听是千恩万谢,说那太好了。我爷爷又留他吃了顿饭,我就带着校长去找我二大爷了。


我二大爷平时在我眼里就一个无业游民,成天游手好闲,我爸爸也不待见他,平时也不让我和我二大爷多来往,说是沾染坏习气。但我爷爷挺喜欢他这个侄子的,隔三差五还去他家喝个酒什么的,我二大爷的爹,也就是我爷爷的哥哥,文革时期被批斗死的,据说罪名就是搞封建迷信,那时候我二大爷已经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虽说日子苦点,但有我们家的接济,勉强还能度日,到了我初中的时候,他家的地被政府征了,二大爷一夜暴富,从此也不上班了,买了块地皮盖了好多房子,租出去,一个月租金收回来就好几万。我爸爸虽然不让我上我二大爷那去,但我为了零花钱隔三差五还是去看看他。这会带着校长,气氛比较尴尬,人家是学校领导,和他一起去心里多少紧张。好不容易挨到我二大爷家,我二大爷还正好不在,租户说去超市了,等会就回来。果不其然,不出10分钟,我二大爷就一身酒气,拎着几大袋吃的喝的,唱着“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岸上走……”就走了回来。我赶紧笑嘻嘻的上去接住他手里的东西说:“二大爷,我们校长有事找您。”二大爷瞪我一眼怒斥道:“我就知道有这天,你小子不敢带校长见你爸?怎么了?早恋了?”我说:“您说什么呢?是我爷爷叫他来的,找你有事。”我们校长这个时候就像个哈巴狗一样,点头哈腰的握着我二大爷的手说:“兄弟我今天来是想请您帮帮忙。”我二大爷平时虽然游手好闲,但是也是见过世面的,没搭理他,摆了摆手说,进屋说罢,三个人进了屋,我问我二大爷二婶哪去了?他说:“你哥上大学后你二婶得了空,说回娘家看看。”校长坐定就开门见山,把学校里的事一一说了,其实当时我们学校的事传的满城皆知,我二大爷也多少有点耳闻,就对我说:“怎么你爷爷把这么棘手的事推到我这来了?”我爷爷就兄弟两个,到了我爸这辈有三个,我爸最小,行三,我大爷文革的时候去香港了,为这事我们家没少挨斗。我二大爷虽然看上去流里流气,但是为人正直,能帮忙就不推辞,既然校长来了,忙是肯定要帮的。就对我们说:“你们学校50年代就出过事,后来文革期间又接连死了好多老师,要不是学校的食堂当年改了风水,也不可能平静这么多年。


我一听,敢情我二大爷啥都知道啊。校长比我着急多了,就赶紧问道:“那这该怎么办啊?”我二大爷说:“我也不知道,得去学校看看。”然后就约了个日子,说等到你们学生上课我再去吧,人多了事好隐秘。我说:“二大爷你这不胡说么,趁着人少去才对啊!”二大爷说:“你知道个屁,人多鬼才不易发现你,大半夜你一个人戳校园里,这不是勾引鬼吗?”我一听也对。二大爷和校长约好了,说那天早上一开课就去。我一听这真是有鬼,就问我二大爷,我说那我平时怎么保护自己,二大爷就说鬼最怕脏东西,什么血啊、尿啊、屎啊之类的,遇上了你就玩命往上泼。我说:“二大爷,我看电视上,都是给个护身符、铜钱剑什么的,你这意思是让我上学带着一壶尿是吧?”二大爷一听也乐了,说:“我这也没什么护身的,哦,对了,遇上鬼你骂脏话也行,越脏越好,鬼也怕。”我还真没听说过有这说法。校长有叮嘱我说别满世界瞎嚷嚷,搞得人心惶惶,我点点头说好。


按理说,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所有的住校学生就都回来了,然后当天晚上会有晚自习,第二天就正常开课了,那天也不例外,我照常去上晚自习,我一想,这事别人不告诉行,我得告诉我好哥们铁蛋啊,他们宿舍死了人,别回头惹他麻烦,我就把骂脏话的方法教给他了,他半信半疑总觉得不靠谱,当然了校长找我二大爷的事我就没说。晚上晚自习一下我就回去了,谁成想这意外是一件接一件,铁蛋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居然也着道了。那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就跟几个漂亮女生屁股后面骑车回家了,铁蛋个二货还想去买点宵夜,结果都快到宿舍了才发现钱包落在教室,最近学校老出事,他也琢磨,到底回去不回去,但肚子咕咕叫,再加上刚下课不久,板凳还是热的,赶紧回去应该也不要紧,就往教学楼跑去,刚跑到教学口门口,就看见有个老头在锁大门,整个教学楼的灯也被拉闸了,黑乎乎的,铁蛋腿肚子转筋,就想回宿舍。


谁知道那个老头开口了,问他说:“自习都下了,你不回宿舍,跑回来干嘛?” 我们学校在学生下晚自习后确实会找人关门,铁蛋也就没在意,看见教学楼黑乎乎的就说:“我回来拿东西,我们教室就在一楼,劳驾您开开门,我进去拿完就走。”老头一听也没难为他,就把门就拉开说:“那你快点,里面太黑了,我去给你开灯。”说完就转身往一楼的值班室走去,我们一楼大厅放着一面很大的镜子,是让学生平时整理仪容的,铁蛋一瞥镜子,不由得一身冷汗,身前的这个老头并没有出现在镜子里,只有自己傻傻的在镜子里看着外面这个傻傻的自己。顿时,铁蛋脊背上的汗毛就竖了起来,基本就要尿裤子了,他又壮着胆子朝老头脚下一看,发现老头几乎只有脚尖找地,就像个提县木偶一样是挂在空中的,铁蛋也算条汉子,这个时候居然愣是忍住没有随地大小便,撒腿就往操场跑,可能是跑的时候想起我说鬼怕脏话,就边跑边骂“你麻痹,草泥马比”。声音越喊越大,大概跑出去有50米,这个二货居然还有胆子回头,远远看见那个老头身后又出现了一堆人,好像是他们一大家子,全部都悬在空中,有老友少,有两个小孩还互相追逐打闹,跑起来都是慢动作,就像木偶演戏一样。铁蛋咬了咬牙,泪流满面,转过身来接着骂,声音更大了,“草泥马比,草拟全家,吓唬你爷爷我,也不打听打听”。边跑裤子边湿,基本上可以说是屎尿齐流了。


跑到宿舍附近,大家听外面哪个煞笔骂人,还骂这么大声,就都把头探出来看,有的人还笑着骂:“哎!我说,你煞笔么?”铁蛋一跑进宿舍门口,就四肢发软,晕过去了。大家伙这才发现不对劲,赶紧又掐人中,又喷凉水,总算把他救醒了。但醒过来后的铁蛋基本被吓傻了,嘴里阿巴阿巴的,一句话也听不清楚,缓了好大的功夫才慢慢把刚才发生的一切讲清楚,早已成了惊弓之鸟的王校长没敢伸张,听铁蛋说完这些事后,当晚就通知了铁蛋父母,让他们来照顾铁蛋。他父母来了后哭得那叫一个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铁蛋英勇就义了。之后,铁蛋基本上也犯迷糊了,总之这课暂时肯定没法上了,只能静养身体。我二大爷基本和他父母是前后脚进的学校,大概是走来的路上已经听见校园里的同学议论了,就没去找校长,而是直接把我从班里叫了出来,让我给他帮忙。我这胆子最近快被这些事吓出毛病了,就说:“二大爷你另请高明把,我怕,你看铁蛋那么壮实一小伙子都吓成那样了,你就放过我,帮我给班主任请几天假,我回去压压惊。”我二大爷一听反倒乐了,骂我说:“你屁都没见着,压个屁惊。”说着就让我带着他满校园转,我看也糊弄不过去,再加上人家是我二大爷,亲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这忙还是要帮。


我就先带他去那个出事的女厕所,被后妈用板砖拍死的小姑娘就死在这里。我回头对一边走一边不断看地形的二大爷说:“我说二大爷,这出事可是在女厕所,咱俩老爷们是不是不方便进去?”二大爷说:“都什么节骨眼了,顾不上了,你喊一声问问,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没人咱再进去。”我一听也是这么个理,就梗着脖子像个二逼一样站在女厕所的门口大喊一声:“喂,女厕所里有人么?”里面有个女的声音很小的回答道:“有”。我没想到早自习的时候厕所生意也这么好,还以为都在教室里背书呢,就有点尴尬,又问道:“就你一个吗?”我想要是人多的话我们也没那么多时间等,不如先去别的地方。谁知道那女的反问我:“你想干嘛?”我一听八成她以为我要耍流氓,就赶紧解释道:“不干吗,就进去看看。”我二大爷听到这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把就把我推开了,骂我说:“你小子会不会说话。”接着他又扭过头冲着女厕里喊:“我们是来调查那个谋杀案的,看看现场。”那女一听就“哦”了一声,过了2分钟就出来了,原来有两个人,都是学生。我仔细一看更尴尬了,其中一个不正是校花么?她这个校花我要解释一下,她并不是我们学校长得最漂亮的姑娘,虽然姿色也不错,但是并不是排行榜第一名,至于为什么叫她校花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爸爸就是王校长,所以大家管她叫校花,意思是校长家的一朵花。


她瞥了我们一眼,就问:“你们就是我爸爸请来的吧?”我二大爷纳闷,不明所以,我就解释道:“二大爷,这是王校长的闺女。”二大爷说:“哦,原来是王校长的千金啊,行了,你们俩赶紧上课去吧,就别凑热闹了。”校花就和另一个女同学就小跑着走了,临走还冲我笑了一下。“哎呀,她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对我笑呢?”我低头一看,麻痹踩屎了……卧槽,这可是我新买的喜得龙啊!怎么踩屎上了,真是气死我了。屌丝那时候上身森马,下身美特斯邦威,脚下是喜得龙,一身的青春名牌。我一看新鞋踩屎了,心情急转直下,就在地上找了根树杈子蹲在一边抠屎,真是麻烦,跟口香糖似的,怎么弄都弄不干净,越弄越来气。


我二大爷有点心急说:“你麻溜的,这还有正事呢?”我说:“这屎怎么这么讨厌,这么难抠!”我二大爷就把脸凑过来看,一看脸色一变,斩钉截铁地说:“这不是人屎。”我哪有心思研究这是不是屎,就不耐烦地说:“二大爷没想到你对屎还有这么深的研究,一看就知道不是人屎,我管他是什么狗屎猫屎,反正弄脏了我的新鞋。”我二大爷说:“你不懂,这是鬼屎。”我不由得好笑,我可从来没听说过鬼还要拉屎,就笑着说:“二大爷你别吓唬我,我长这么大就没听说鬼会拉屎。”二大爷表情还挺严肃说:“不骗你,鬼吃的是香和蜡烛,你看看这些东西像不像香灰和蜡的混合物。”我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我就问他:“那要是纯吃香,是不是会拉蚊香啊?”二大爷说:“你瞎说什么呢,鬼屎可是一种格外珍贵的药材,很难遇见,咱们运气不错,你们班那个铁蛋的失魂症就靠这个了。”说完让我拿个纸袋装起来,回去给铁蛋吃。我一听他居然打算给铁蛋吃屎,就说:“二大爷,这也太不靠谱了,铁蛋要是知道了,不得弄死我啊!”二大爷说:“你不说我不说他知道个屁。”


我想想也是,就用那个树枝拨了一点,再一想,保不齐以后还有别的用处,干脆多弄点,好在鬼屎没什么味道,弄了一大纸袋也闻不到臭,反倒有股香灰的香味。我把鬼屎放进口袋,然后为了以防万一,又问了问女厕所有人么?这次没人回答了,二大爷冲我一使眼色,我俩就鱼贯而入。想我祁正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女厕所什么样还从来没见过,进去一瞧,才发现原来和男厕所没什么区别,只是少了尿池子,同样是一股腥骚尿臭,有几个坑的边沿上还挂着几片血糊糊的姨妈巾,看上去恶心极了,地上脏得也是一塌糊涂,看来厕所出了事后,几乎就没人打扫过。我们学校的厕所卫生是承包给了附近的一个老农,他隔一段时间会来清理一次粪坑,然后拉回他家的地里当肥料使,估计这老农也被学校传出的事给吓坏了,这么久了也不见他来。女厕所最里面的一个坑上盖着一块水泥板,把那个蹲坑封的死死的,看样子,十有八九,那个小女孩就死在那个坑里边。二大爷一看找到了出事地,就让我把水泥板抬起来,我知道嫌脏也没办法,毕竟是我二大爷,苦活脏活我干点也没啥,就拿出两张卫生纸,垫着石板的边沿,使劲把石板抬了起来,下面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无非是些屎尿和泡得不成样子的卫生纸,并没有别的东西,我们看了一会我就又把它盖上。


谁知道刚走出厕所,我二大爷就说:“刚才怕吓着你,就没给你开眼,所以你什么都看不到。”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敢情二大爷看见什么东西了,就连忙问他看到什么了,二大爷说:“小姑娘也怪可怜的,磕着头说她没投胎,求我帮她超生。”我虽然没看见鬼,但是对我二大爷说的话还是深信不疑,就说:“那就给她超生下呗,那电视里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了,二大爷,啥叫开眼啊?您给我也开个呗,我也想看看。”我二大爷一听就乐了,笑着说:“算了吧,开了你就后悔了,别回头把你也吓出毛病来。”我一想也对,脏东西有什么可看的,别落下心理阴影。看完女厕所,我又带着二大爷去了第二个出事的地方,就是心脏病发作死了那个同学的宿舍,我陪着他楼上楼下走了好几个来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宿舍里面也很正常,不见有什么异样。楼管一副吓尿了的样子,跟在我们屁股后面问东问西,我和二大爷都懒得搭理他。他那个神经病老婆倒是很牛逼的样子,穿着一件开满牡丹花的大红色上衣,一脸诡异的笑容,老远就冲我们喊:“我说我看到过死了那小子的魂,我男人不信。你们信不信?” 


喊完就朝我们走了过来,一双呆滞的眼睛看着我们,皮笑肉不笑的留着口水。我二大爷一看她这造型,估计是是审美上有点受不了,就赶紧拉着我走。我心想,这神经病有什么可怕的,平时在学校里也没见她伤害谁。没成想二大爷告诉我说:“神经病都是少了三魂七魄的人,身子弱,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看来你这个同学也需要超生。”然后就是老太太出现的地方了,另一栋楼的楼管办公室,自从出了老太太这事后,那个楼的楼管就请了假,说是得病了,不管白班夜班都没有人,估计是吓的不敢来了。我们进屋一看,房间里四面洁白的大墙,桌子边的墙上挂着几个意见薄,还有宿舍的点名册,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倒是写字台上的玻璃板下压了很多照片,一眼看上去很引人注目,神经病老公指着其中一张大合影中的一个女的说:“前几天那个老太太就是这个人,死了十几年了,人挺好的,就是脾气差点,他儿女前阵子还来做了场法事。”我和二大爷仔细看了半天,从长相上看,应该是一个很严厉的老人,照片里的表情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眉骨里还是透出一股子不高兴的神情。


二大爷说:“这几个死了的人都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没有意外,超生应该就能行。”接着又说:“咱们再去看看自杀那个女学生吧。”音乐楼仿佛没有出过事一样,大家还是像往常那样在练歌练钢琴,中间还夹杂着几个萨克斯风和黑管,远远就能听见嘈杂一片。二大爷在楼外抬眼一看,就对我说:“这楼风水有问题,你们学校是哪个王八蛋规划的?瞎盖楼。”我哪里懂什么风水,至于这里是谁规划的,我自然更是不知道了,就问:“二大爷,敢情你还懂风水啊,这楼到底怎么了?


二大爷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眉头紧锁,看样子没空和我斗嘴,就回答说:“这楼盖在你们教学楼后面,面朝教学楼背靠马路,左右也都是死路,后面还有一堵围墙,几乎很难晒到阳光,这在古代就是攒尸房的结构,所以只能白天留人,晚上住人十有八九会出事。”我听他说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心里不免也有些担心,但是一想就觉得不对,就又问他:“那自杀的女同学是在宿舍里被大家看见裸体,事后又被排挤,所以心理才出了问题,公安局都调查过了,按理说,受了这么大的打击,自杀也是合情合理啊,再说了,我们学校哪有那么多鬼啊?”

二大爷看我不信,就又说道:“她既然有勇气活着住进这里,我想就不会自杀。”

我一听这话顿时醍醐灌顶,二大爷说的有道理,于是就不再做声。我俩就朝音乐楼里走去,音乐楼我之前进过来过一两次,都是来找同学踢球,我们班一个中后卫正好是学音乐的,这地方在学校里确实比较偏,不是学音乐专业的人很少进来,虽然一进去两耳都是乐器声和练声的声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背后发凉,瘆的慌,腿肚子也凉飕飕的。二大爷看我缩在他身后,就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多拍拍肩膀,拍亮点就不怕了。”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估计大家也知道,都说人的肩膀上有两把火,头顶有一盏灯,只要亮着,鬼怪就不敢近身。

二大爷问我那女同学的屋是哪间?其实我也就是知道个大概位置,就带着他继续往里面走,在一楼最阴暗的一个角落里有一间10平米不到的小屋,里面潮乎乎的,地面上都有点渗水,有面墙的墙皮看样子像是被水泡过一样,墙皮都鼓起来了,偶尔往下掉白灰渣子,门也没锁,敞开着,使得楼里本就微弱的阳光也能洒进来一点,屋子里空空荡荡,大概她的东西都父母拿回家了,只剩下涂着红漆的一张破床和一张破桌子,上面还用黄漆写着编号,一看就知道是学校里的老文物了,配套的椅子也不知道上哪去了?这屋子很小,突然间走进来两个人就显得格外局促,一抬眼就能把整个房间看完,除了墙上有几张日韩不知名组合的偶像海报外,完全看不出一丝有人居住过的人气。

二大爷叹了口气缓缓对我说:“这个是个麻烦,不过也还行。你们学校接二连三的出事,看来确实有问题,不过这几个人不算惨死,不会出大事,今晚超生就行,完事后咱们再找找根本原因。”

随后我俩就去校长室把这事给王校长说了,王校长最近快被吓出毛病来了,揉着太阳穴仿佛得了神经衰弱似的,连忙表示自己会大力支持,一边给我二大爷递烟一边说:“行,您看怎么好就怎么来,不过咱晚上做法事的时候。”说着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接着说:“这个动静还是越小越好,毕竟这里是学校,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学校也搞这套封建迷信,还不被人笑死。”

二大爷也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完全理解。中午我找了个时间,抽空把早上在女厕所门口收集来的鬼屎分出来一点,拿纸包好,给铁蛋父母送去,吩咐他们一定要给铁蛋用热水送服,保证药到病除,他父母大概也从校长那听说了我二大爷的事,连声说非常感谢。我不大忍心看铁蛋吃药的样子,转身就走了。一上午没上课,好歹得回去看看,好在我和我二大爷的事班里的人并不知情,几个要好的同学还以为我就是普通的翘课,就说下午咱们都翘了吧,踢球去。

我说:“不行,我一早上累得够呛,下午得在教室补补觉,晚上还有事呢。”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最后一节课了,老师讲的很卖力,唾沫横飞,黑板更是被他的粉笔字填得满满当当,临走时他还让大家最近注意安全,放学后别在教室逗留,早点回家回宿舍。

其实不用他说,最近学生们也都长了心眼,下课铃过后不超过5分钟,整栋教学楼就人去楼空了,撤退得那叫一个快。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