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les防坑指南

发布日期:2017-09-14

 考虑了很久,要不要写这一篇文,终于还是作为一种观察记录,个人反省来写以下这些故事。这两年不到的时间,给了我一个从另一角度认识社会,认识自己的机会。为此,我决定盖一个20层的楼,呵呵。

 

作为一个工科毕业十年的闷烧技术控,培养出一种在混乱状态下保持冷静,积极参与重视观察的行为方式。事实证明这种性格在避免了诸多风险的同时也屏蔽了一些冲动的乐趣。刚刚经历初恋失恋后(妈妈说不准早恋,所以到了28才初恋),虽然早有耳闻贵圈真乱,可困在这三线小城遍寻不着同类的线索,在那个心烦意乱的寒冷冬天,总要得找个地方安放自己。抱着一丝希望,一点好奇心和极其有限的社会经验入了这坑。


故事是从一个酒吧开始的。

这个小酒吧Y,地处闹市商业街里,同城所加的群聊里常常提到它,是个知名的也是唯一的据点。跟个刚离了婚的T网聊了两三天,约了个酒吧附近的地点,让她引荐下。见面的时候是个冬天的傍晚,她跟另外几个T约着吃饭,吃的是火锅,大众平价的那种,一共五个人,我加入了围观行列。店里人很多,一片热气蒸腾,看他们四个,有三个看外貌认不出男女,接我的叫进,棕色卷发,方脸大眼,灰白夹克,长得结实。对面的一个年纪比较小,消瘦且高,大概一米七几,比较清秀,戴着串佛珠,做什么都有点慎慎的感觉,自称小七。另一个个头很小,山本大佐那类型,肤黑短发但异常结实,下巴刚比桌面高出一点,异类人士无疑,这是欢欢(一年之后以后才知道她是职业举重运动员,呃)。另一个还有点女子外貌的,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只记得是中短发染了个黄毛。好在一群人都很客气,看他们互相之间都比较熟悉,随便吃了几个菜之后,发现时间还早,就在周边的商业街闲逛了几圈,只等着到八点半酒吧人多起来再进去。酒吧在商业街的二层,门脸很小,不起眼,还常常只开半扇门。非专业人士一般是不会误入的。门口徘徊着几个年纪不大的T在抽烟打电话。很少看到女的吸烟,这个开场就让我预感这地方对我来说可能算是个新世界。


我们这一群人顺着那小门鱼贯而入,经过吧台,里面的空间开阔起来。场子八九十平方左右,前排有个五米宽的小舞台,光线比较暗,灯饰是欧式水晶吊灯和光球的混搭,背景墙是深色的壁纸,满满当当挤着二十几张方圆不一的桌子,只有零星四五桌坐了人,红黄的灯光忽闪忽闪,照的每个人脸上有一种幻像似的神秘感,像个燃起篝火的洞穴。我们挑了个靠角落的长沙发坐下。点了一打啤酒,对于只进过三次夜店的我来说,这里的消费比估计的要低很多。一开始也没以前在其他地方感觉到的奢华劲爆。只能说音乐很响,妹子太少,大家有点无聊,好在我只是来热闹的地方清醒下大脑,不是太在意。接近九点,人慢慢多了起来,偶尔有一两个坐定以后过来打个招呼。看起来进是常客,认识的人多,大部分都会跟她 喝两口,抱抱。隐约有些羡慕这好人缘。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两个侍者,一个帅哥声音很娘,另一个穿着裙子披着豹纹披肩,身高肤白整一个性感小野猫,一路妞过来,伸出兰花指和咱这一桌打了个招呼,热情亲切,低吟浅笑。进介绍了我之后,她对我欠身致意,搞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礼,只能呆在那里,直到她问我们需要点什么。 随后她转身,扭去拿酒,进他们几个一阵私语窃笑(第四次光顾这夜店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位反串的小哥,人生观瞬间被刷新,又过了半个小时,场子坐满了大半场,前面都是拉,后面有两桌年纪大点的男士。多半是三五成群的来,也有混搭的一桌。成对出现的年轻情侣一般都精心打扮过一番,手牵手,就像流星花园里那感觉。成群的和单独来的则风格各异,T多女少,胖T多,瘦T少。嘻哈,非主流,卖萌,颓废款皆有。小别胜亲生,吞云吐雾,筹光交错,好不热闹。


在这新的环境有点不适应,抵消了等待的无聊感,好在不久被告知十点开始有节目。节目?所谓节目,就是每周五六晚上,都有免费的歌舞节目吸引人气,打扮妖艳性感的美女粉末登场,劲歌热舞,偶尔冲上去一两个观众往那些姐们裤衩和Bra里塞几张钞票,下面一阵嘘声四起。下一个节目,那些姐们把衣服一换,成了一群汉子跳起了群舞,台下气氛更加活跃,新朋旧友互相引荐,之前那小野猫在人群里左突右穿,骚姿弄首的格外活跃。


这些生气腾腾的节目持续了一个半小时(相对这里的消费来说,这节目真是超值,当老板不容易),整酒吧已经被浓浓的烟雾和遍地的瓜子壳和瓶盖所包裹起来,麻痹了我本来糟糕的心情,第一次体验到人群中的寂寞是这么具体。之后每次,我也一直带着这样的感觉躲在人群里,直到小七有一次跟我说,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这里没有我想找的人。那哪里是我该去的地方呢? 我不知道,小七也不知道。小七说她是信佛的,所以常念佛拜佛信佛,在一家足浴店工作,工作很辛苦,好在她学过技术,比普通的店员收入高,还有跳槽的打算。


女友娜娜在一家歌厅上班,小七每天下班以后都等娜娜到夜里两三点,可是娜娜还是对她不满意,娜娜是东北人想回家。老实说我知道足疗不是什么光鲜的职业,自己历来的人际圈除了工程师,老师,医生几乎没有别的职业,况且一般信佛的人也不是坏人,加之小七是个孩子性格,所以没有对此有更多的想法。后来见到娜娜,长发齐腰,瓜子脸淡妆,打招呼的时候会礼貌性的点头微笑,就会不太理解为什么会选择小七这样的人,直到有一天小七跟我说她是公主。公主又是什么呢?之前我是不知道的,学习。


公主的世界是另一个世界,我没了解过,也不想去了解。其实每晚在座的就有几个,可以说是公主团。她们一般都出现的很晚,十一点来钟出现算早的,打扮得各类风格都有,小清新,妖艳,成熟,,,她们之间打闹起来,旁若无人,但一有生人靠近马上会恢复到矜持的状态里去。娜娜算是清新类的,但是似乎不怎么合群,没跟姐妹们闹过,似乎一直有什么心事,她没有说,却急坏了小七,总是心情不好憋屈,小七说娜娜心里很冷,让她也冷。一个不成熟的孩子,怎么能让一个经历太多的女人依靠呢?不冷又能怎么办,这是后话,当时我并不是那么了解小七的。


这样的热闹是可以弥补一些孤独的。那个寒冷的冬天每到周末我就会去,晚上一个人在家心神不宁。好在只要去进他们几个都在,这样会让人感觉好些。老实说可聊的话题不多,他们讨论的诸如,找个比现在好点的工作,抱怨老板不按时发工资,谁的老婆更漂亮点,有人又分手了,有人419或是某个传说中的T送了P一辆奔驰以外,似乎也没跟多的内容。这些情况与我无关,我也就插不上嘴,好在趁此时机我学会了嗑瓜子。进是个有点意思的人,而立之年,浙江人,外表洒脱,剑眉大眼,声音洪亮,结实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女子模样。她说自己在工地上搞搞施工指挥,有点小队长的那样。收入一般,不稳定,老想赚点外快。离婚以后有个四岁的女儿判给男方。对离婚似乎还是有后悔的,至于为什么后悔我一直没弄明白。她曾经给我看了一张还不错的婚纱照,让我老觉得她不是真的自愿来到这里的。家里兄弟姐妹多,嫁到这城市没几年又离了,现在父母身体不好老惦记着,又想念小时候家乡的山山水水,可惜现在都被污染了。她有时也会劝小七两句,不管怎么说算是个热心善良的人吧。对她映像深刻一是因为她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圈内人,二是她做过的两三件事。茶艺妹,婷婷和妖精。


有一次我八点半到的时候,看到进已经在舞台最近的一个长茶几边坐下来,吞云吐雾一脸悠然自得。我在她对面挑了个位置坐下,她神秘兮兮的挤出个坏笑,闪了个眉。看起来心情不错,直到又来了几个人,她才挪到我边上,神神秘秘的说,约了个妹子,一会过来。呃。九点来钟,来了微信,进出门接进来一个妹子。披肩发,瘦瘦小小,裹着件灰色大外套,表情平静,不像是第一次来,眼神有点小迷茫。进带着成就感,把周围人支会了一下,腾出个地,双双坐下。好吧,我又羡慕了一下。原来新妹子是这么来的。那晚来的人还不少,一两个小时以后,等我回头再关注到这一对新人的时候,她们已经十指相交了。呃,进度好快,原来妹子是这么主动的。进又坏笑了一下,跟我碰了下瓶,喝了口酒。把妹子带出去了。小七开心的从周边跨过来,弯下来说,进今天运气不错,是要419了吧。那时候我还不懂419是啥意思,不懂装懂的赔了个笑。(For one night 当时我没想没问,估计进他们也不会用英语解释给我听)


节目过了大半,进和那妹子又回来了,十指紧扣,心满意足的表情溢于言表。小七凑过去,喝了半瓶嘿嘿笑。那女孩安静浅笑,靠着进,显得小鸟依人。那晚的节目没那么精彩,估计看来看去审美疲劳了。散场的时候,进跟那女孩走出酒吧门口已经踉踉跄跄,靠那女孩撑着下了楼梯。进说,她们先回去,钻进辆路边的士,走了。我们这一行人向他们行注目礼。小七激动的扯了我衣服两下,真419了,419419419。。呃


迎着冷飕飕的北风,跟小七他们分别,我打了辆车,回家倒头就睡。或许当时有点抑郁症倾向,对什么都很麻木。工作很忙,N多的国内项目和国外转移任务,光名称就能写两页纸。一周五天,至少有三天都要晚上开国际会议到十点半以后,还要应付紧急出差和突发任务,经常写报告到一两点,周日还要为周一的事做准备,这样的繁忙生活已经持续四年了,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好在个人比较容易满足,待遇也还令人满意,坚持再坚持。可是那段时间真是心不在焉,完全没有状态,事情堆在那里就不想碰,邮箱都不想点开看。无穷无尽的邮件和任务。尽管如此,一周很快就过去了,又是去Y的活动时间。


这一次进来的比较晚,一个人。过来喝了一瓶,看着一桌等他汇报战况的拉友,终于开了腔。呃,没啥,429了。没下文。见这情景,一桌人都识相的各找各的话题去了。进喝了几瓶闷酒之后,对我跟小七说,那是附近茶庄卖茶叶的妹子,没事可以去喝茶。我们会意的点头。她又说,那妹子还不错不是吗?我们再点头。最后她自言自语的说,可惜就两天,难道是技术不好吗?我们发呆。他说,那女孩刚失恋,也许只是寂寞吧。


进的人缘好不是盖的,429事件不久后婷婷就出现了,她是进的一个朋友带到酒吧来玩的,不是拉。婷婷真心不瘦,水桶腰肉嘟嘟的,穿上高跟鞋比进还高一点,那天她浓妆艳抹的出现在我们这一桌的时候,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感觉。昏暗的灯光下,那肉脸惨白惨白的,配上涂的娇艳欲滴的嘴唇和小眼睛,崩得紧紧的正装,看起来可怕并滑稽。我想能见度这么差的情况下,对比度这都么大,出门还不成三毛笔下的那朵阿拉伯塑料花啊!婷婷虽然不那么美观,但是走路昂首挺胸很有自信,给大家敬了烟之后,霸气的在我跟进对面坐下,点上一根烟,小眼睛对着进只眨直眨的。有戏。


那天晚上婷婷走事,先离开了。剩下一桌人在这讨论这位新妹子雷人的外观。进却一直没有说话。这种讨论一直持续到进新建的群里,直到进拉进来一个新人,名叫刺眼。这个就是婷婷,她开通了腾讯会员,名字是血红血红的,聊天用的字体也是血红血红的最小号字,看起来很吃力。远看像一群刚被拍死的蚊子粘在屏幕上。这一下群里转移了话题,也欢迎了新人。进私聊对我说,这些人真是的,人家小姑娘胖点怎么了,有什么错呢?她看不惯。婷婷对她有意思,她觉得不应该因为外貌原因打击人家,而且几次见面婷婷都主动掏钱买单,不像以前那些吃喝闪的人,决定跟婷婷谈。一个好人。


婷婷是91年的,自信并任性,究其原因,她和她妈妈都在保险行业,她妈职位高收入也高,引她入门后找个肥缺。钱多事少责任轻那样的。所以婷婷每天只要工作一小会,接着就在咖啡厅娱乐场所商场里,有钱就是任性的晃着。进真的有耐力,这场关系维系了两个多月。最后以她无法忍受婷婷的任性和作而收场。她两关系最好的时候还请我们吃过一次火锅,包括一个叫利的T,是个黑车司机,后面会讲。到后来婷婷时常在群里,乞死赖活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情况不妙了。她找不到进,说自己病了摔了没人管,诸如此类。进私聊跟我说,这孩子太任性了,缠不过,快累死了。就躲着。终于热情散去,婷婷被调到另外一个城市作管理,事情也就淡了下来。进这才松了口气,敢在公开场合露面。进的前任很多,传说有七八个,依我看这效率绝对不止这个数。我私下里问过她,她找对象有什么原则。是女人就行,他答道。这么一说她真是很守原则的。好在妖精的故事跟进关系不大。进把妖精介绍给我的时候说,老三啊,这是个本地人,二十八九岁,不混圈爱喝茶安静,工作稳定是大商场里卖服装的店员。看她那口气,我觉得她已经把她认为最靠谱的人介绍给我了。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她的热心真诚的。


老三是我的排行,当时那一群长混圈的T,按照年纪大小排了个长幼。老大是那个黑车司机-利,老二是个开洗浴城的,进比我小两个月,排老四。老五带个黑框大眼镜,潮萌小会计。老六据说是个做小生意的。小七就是第七。举重运动员欢欢排第八。除了我和进还有小七,其他的T都没超过一米六,算是个冬瓜排吧,或许江苏这水土就这样。利和进的性格有点类似,都热情的很,也许是看不下去我每次独来独往,总在留心给我介绍个人。盛情难却,妖精是其中一个。进给了我妖精的QQ号,我当晚就加了她。妖精是她的网名,事实上我从头到尾就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夜里十点多,添加申请才被回复,估计是刚刚下班。从跟进的关系开始,扯了几句以后,聊聊平时爱好,她说要去洗洗睡。跟她道了晚安,我继续写我的报告。等到十二点,我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QQ响了。睡了吗?妖精问。还没。睡不着,你冷吗?还好,你呢?


嗯,又怕又冷,家里就我一个人,要不你过来陪我?。此处略过一千字。她跟我讲,有好几个T之前都去陪了她的,都是大半夜奔过去的,不过她基本都没看上人家,倒是有一个年纪小的赖着不走,只能让她睡地板了一夜,言外之意,魅力大,眼光高这好像是传说中的约炮啊,一时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按照T的逻辑,这送上门的便宜不占可不傻啊?再说又是朋友介绍的,人家这么热情,你不讲面子也不好意思。真去的话,谁敢保证见面死呢?况且这种方式见面也太低俗了点,万一真成了419是小,伤了节操是大。想来想去,想起进的那些个奇闻趣事,而且这么勾人的一般也正经不到哪去,决定还是睡觉拉倒。跟她说了明天上班,周末见好了。妖精说,没见过你这样的。那已经快夜里两点了。


很多时候多想想是可以避免一些愚蠢的冲动的,当然也会屏蔽掉冲动带来的乐趣。在这个圈子里,冲动的机会很多,大多数人都跟着感觉,享受当下。那未来怎么办?于是我成了大家眼里的怂人。现在回顾起来,我跟妖精的见面是不真诚的,前提是觉得勾人的营业员不是正经人。聊天的时候我问她对对方有什么要求。她说,千万别背双肩包。这算是要求吗?我忘了跟她说我连钱包都没有。多么肤浅的人啊。听说买衣服的都看衣服认人,卖鞋子的都看鞋子认人,带着一点恶作剧的心态,我把很久没穿的三无行头找出来,决定黑她一把。四月天,我只穿个短袖,球鞋,把没来得及剪的头发扎了个小辫,便去约会了。自信满满,偷着乐。进的前任很多,传说有七八个,依我看这效率绝对不止这个数。我私下里问过她,她找对象有什么原则。是女人就行,他答道。这么一说她真是很守原则的。好在妖精的故事跟进关系不大。进把妖精介绍给我的时候说,老三啊,这是个本地人,二十八九岁,不混圈爱喝茶安静,工作稳定是大商场里卖服装的店员。看她那口气,我觉得她已经把她认为最靠谱的人介绍给我了。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她的热心真......约着见面的在小学门口,六点多钟我在昏黄的灯光下等了二十几分钟,她才过来。电话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第一次相亲。。。。


远远看她慢慢走过来,个不高,身材还算匀称,披肩发,短外套,短裙。我开始有点后悔我自己设下的套了。等她走到我跟前的时候,快速打量了我的行头,失望就开始写在脸上。看来我在她专业的眼光里确实快触底了。我说你好。她明显的就没了刚才那一身神气,谢了气一样的,含胸驼背,提着包的手也无力的耷拉下去,无意识的甩了甩,一脸郁气。去吃饭地的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她问我是干嘛的。我说,工程师。就会画图的也把自己当工程师,她马上给我下了定论。我也懒得反驳,是的。她没再说话。后面我说请客,她走来走去选了一家小馆子。或许是为我这经济能力着想,或许是她是个节俭的人,我宁愿相信好的。


那晚她点了四个菜,一百块出头,顶实惠。她边玩手机边说说两句,吃到一半的时候接了个电话,说是朋友打来的。就在这附近转悠,还没吃饭,我说那就让她过来吧。不久后竟来了一对男女,看样子女的是她的同事,一身职业装。特有营业员的范。我招呼她两坐下,要来菜单,让他们自己加了几个菜。这种饭局,来宾总要客套几句的。忽然关注到我的手表上来了,果真是一群服装党。表是在美国出差时买的,远看像浪琴,简约优雅,除了颜色是土豪金不太低调。牌子是TIMEX,由于超高的性价比在美国工程师团队里很流行。这一款打折以后才19.99美元,真是实惠。质量更是好,30米防水夜光,用了四年都没问题。她们拿着仔细观察了一下,问我这是什么牌子,多少钱。 天美时,二十块,我回答。妖精听到这话就差没翻白眼了。哈哈哈。


我结了账以后,那一对说要去打电玩,礼貌性的问我们去不去。我知道妖精当然是要跟他们走的。我不识相的说,我也要去。妖精无可奈何也没法反对。我当时觉得这饭吃的有点冤,而且我扮演骨灰级屌丝的愿望也已达成,不如顺便去玩玩,表达下我的诚意。这诚意应该是给进他们的,与妖精这群人没关系。反正也不用再见。一切都跟我计划的一样,在电玩室妖精继续有气无力着,但又不想走。也许是怕我要跟她回家吧。哈哈哈。我离开的时候很安心,相信她再不会联系我。事实也确是这样。这一次,我成功的顾及了朋友的面子,了解了妖精,还全身而退。信心大增。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