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墓地看门人

发布日期:2017-09-14

 作为一个扛过枪也开过枪的退伍兵,我以前从来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封建糟粕,但在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有很多东西的确是常理和科学无法解释的,然而它们却真实的存在着,并且就在我们身边。现在我终于有时间把这些事情记下来,主要原因是我已经被单位开除,成为一名无业游民,不用再过那种经常黑白颠倒的日子,但也不想马上再去找其他工作。只是忽然懒散下来,多少会有点儿不适应,所以每天敲几个字打发时间也是不错的。反正那些事情的每一个细节全都印在我脑子里,只要原原本本的写下来就行了,没准儿还能帮我解决一下生计问题呢,哈哈,开个玩笑。其实我的目的是希望那个人能够看到这些东西——我希望还能见到他。在正式开讲之前,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县,是家里的独子,所以很受宠,但运气却一直不好。高考时更是涂错了答题卡,最后以两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为这事老爹整整一个月没跟我说话。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让我复习重考,而是花钱托关系在招兵办弄了个去高原边疆当兵的名额。指望两年之后复员能直接分配到事业单位,从此端上铁饭碗,“旱涝保收”,一辈子也就不用愁了。高原当兵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创纪录的流过二十分钟鼻血,至于此后的经历就不用赘述了,一言以蔽之,那里根本不适宜人类生存。我这些年来在公墓里耳闻目睹,见惯了孝子贤孙送葬的场面,少则十几个人,多了像开大会似的来个一二百口子也算不上稀奇,这单枪匹马来送葬的还真是头一回看见,难道这家人都死绝了?后面那句话自然是开玩笑,不过当时我和老吴都觉得这家伙要么是有毛病,要么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想让人知道。老吴笑着说,爷们儿,什么都不带就自个儿捧着骨灰盒来下葬?没听说过!手续先留在我这,你还是赶紧去准备好东西,或者打个电话让家里人帮忙送过来,要是不懂的话,我可以帮你列张单子。那男人摇头说,你只要带我过去,最后把墓封上就行了,剩下的你不懂,不要多管。

 

老吴一听这话就憋不住了,没好气的说,我不懂?爷们儿,我干这行快二十年了,见得死人比你见活人都多,什么规矩不懂?好了,看你年轻,我也不计较,赶快去把东西办齐喽,好把人送下地,别耽误自己的事儿。那男人也不争辩,只是执意让老吴马上带他去墓地下葬。

老吴费了半天劲也没说服对方,自己还动了肝火。我在旁边也帮衬了几句,但无奈对方就是软硬不吃,想吵架都找不着茬儿。最后老吴只好抛下一句,好!这是你自己说的,以后要是出事可怨不得别人。他说完就告诉我可以下班了,然后拿上封墓用的水泥石灰就出了门。我望着那黑衣男人的背影直撇嘴,心想这年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老吴也真是的,管那么多干嘛?现在不用跟着去忙活,可以早走回家补觉,真是正合我意,心中不禁暗爽,于是赶紧锁上门就闪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问老吴昨天的事最后怎么样了。老吴说,还能怎么样?到地方以后,那小子啥事也不让我管,自己把骨灰盒往里一搁,然后嘴里神神叨叨的白话了半天就让封墓,我也懒得管,封上了事。我托着下巴说,这小子怎么看都像是来送葬的,别是借着咱们墓地想藏什么东西吧?

老吴大手一挥说,不埋人还能埋什么?金银珠宝?小伙子,这年月不该知道的少打听,就算他有心藏东西咱也装不知道,反正他是花钱买墓的,手续齐全,出了事儿也找不着咱。我忙点头称是,此后也没怎么去想,最多也就是闲极无聊和同事们瞎扯淡的时候当个谈资罢了。日子又恢复了平静,大家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就是吃饭、睡觉,可对我来说,这份工作似乎变得有点儿不对头了。

简单的说,就是每当我独自一人值夜班的时候,就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不是经常听到异声,就是莫名其妙的突然睡着,有几次还做了恶梦,惊醒过来后却又什么也记不得,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又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咱毕竟是干保卫的,从前又当过兵,说出来丢人啊。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大半个月,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神经衰弱了,于是找领导商量了一下,看能不能调调值班表,暂时让我先上白班,缓口气再说。不过,得到的答复当然是NO,所以日子还得这样继续下去。几天后的一个早晨,精疲力尽的我又在等老吴交接班,可是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他的人。直到快十点的时候另一个同事才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告诉我,老吴今天一大早突然中风,这会儿还在医院抢救呢!我当时就楞了,心想这老哥烟早就戒了,酒也不怎么喝,据他自己说每天必看中老年健康栏目,平时饮食保养都很注意,以前也没出过类似的症状,怎么会突然中风了呢?这事儿可真是来得蹊跷。

当我大中午赶到医院的时候,得知老吴终于抢救过来了,但是嘴歪眼斜、口角流涎,只会“咿咿呀呀”的,话也说不清楚。看他那样子,即使能治好以后也没法上班了,暗地里不免一阵唏嘘。果不其然,才过两天就听说上头领导决定让老吴提前退休。既然不是正常离职,福利待遇上还是差了一些,但也算过得去,只是考虑到他和老伴儿以后的日子,可实在是有点儿悲剧了。而与这件事同时透出来的还有另一条消息——上头决定对外再招聘一个人来补老吴的缺,而且很有可能是编制内的.这无异于是颗重磅炸弹,一时间各色人等就像苍蝇见了臭肉似的叮了上来。无论是替别人来走后门的,还是自己想转正的,都削尖了脑袋往里挤,每天你来我往,把我们对面的小办公楼搞得比菜市场还热闹,各种潜规则的事儿自然不在话下。但其实谁都知道这种“对外招聘”基本上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人选八成早已经内定了,只是怀着一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心态罢了。只有我比较安生,因为咱外地人一个,客请不起,礼送不起,还是老老实实该干嘛干嘛算了,是咱的终归跑不掉,不是咱的想也想不来。反正谁来顶老吴的位子也轮不上我,连YY都可以省了。没过多久,招聘工作就尘埃落定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立刻公布出来。隔了两天后,我中午吃完饭突然感觉有些内急,就去厕所蹲大号。大约十分钟后,等我回到传达室的时候,就看见其他几个同事围着墙上新贴的一张纸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我也跟着凑上去瞧,原来那是新的值班表,上面还多出了一个名字,赫然写着老圞!只听其中一个家伙说,咱中国人怎么可能有姓“老”的?这不是咒自己吗?干脆姓“死”得了。你看,你看,名字还叫“老圈”,我靠!这尼玛也叫人名?

他说完就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旁边几个人也瞅着直乐。我虽然当年高考失误,没进大学的门,但好歹也经过一年高三的“特训”,平时看过的书也不少,在他们几个当中绝对是文化人。而且在西藏当兵的那段时间条件太艰苦,连电视信号都收不到,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研究个生僻字什么的。现在看这几个没文化的俗人满嘴跑火车,只差点儿没当场笑喷,于是清了清嗓子说,瞎扯什么呢,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咱中国自古就有“老”这个姓,金庸的《笑傲江湖》看过没有?里面的黄河老祖之一就姓老,叫老头子。他们几个听了我这几句话,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但水平不够又找不到词儿来反驳。先前那个人很不服气,强辩说就算他姓老,也没有叫老圈这么难听的。我叹了口气说,你眼睛是管出气的啊,看清楚!后面那个字是“圈”吗?他转头又看了看,这才发现那个字虽然外面也带个“囗”,但里面的内容却似乎复杂了一点。自己刚才一眼扫过去,根本没经大脑思考就信口开河的乱念成“圈”了。可是嘴上却兀自不服,故意将我的军,就问那你说这个字念啥?我不禁暗笑,心想咱肚里要是没货,还真就被你问住了。于是给他扫盲说,那念luán好不,是团圆的意思。人家好好一个高大上的名字,怎么从你嘴里念出来立马就锉了呢?要是不信,咱现场百度,赌一包烟,怎么样?那小子闹了个臊眉耷眼,又情知自己十有八九是输定了,只好不再言语。我得意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好奇,这个新来的家伙名字这么有个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果然,下午一上班,保卫处的头头就领着新同事来了。我看到这家伙的第一眼只差点儿没当场叫出声来,原来他就是那天一个人抱着骨灰盒来下葬的黑衣男人!到这时候,我才醒悟过来当时他为什么敢这么横,敢情人家是上头有人啊。而且,这家伙看起来确实不一般,现在这时节白天已经很热了,他却还戴着墨镜,穿一件黑色风衣,乍一看跟黑帮老大似的,真不知道他是故意装逼还是真傻比,果然人如其名,怎一个怪字了得。拜托,这里是公墓不是公司,用得着穿这么扎眼的行头吗?更何况你也不看看你身边那保卫科领导穿得啥,后台再硬咱也得低调点儿好不好?

但话又说回来,别管是走后门还是靠本事,也别管一个送葬的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看墓的,总之这是人家的事,咱就是一个小小的临时工,哪管得了这许多,反正谁来当差也不会在我碗里多加一块肉。可旁边那几位就不同了,一个个眼神里充满了杀气,就像这家伙抢了他们老婆似的,可又敢怒不敢言,看得我肚里直笑.从此,这个叫老圞的人就和我们在同一口锅里抡马勺了。当几个同事得知他就是那天单人送葬事件的男主角后,不禁都吓了一跳,同时也明白了此人为什么能在这次“公开”招聘中力挫群雄,顺利上垒,心里更是恨不得食其肉而寝其皮。而这个老圞也的确够能装逼的,天天除了工作需要之外,几乎从来不跟任何人说一句话,一到了中午饭点儿的时候就自动消失,食堂根本见不着他的人影。我们纷纷猜测这家伙一定是和领导单独开小灶咪西大餐去了,有“背景”的人待遇就是不一样啊。由于他始终不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就这么神神秘秘的对谁都爱答不理,所以大家后来干脆也不再搭理他,就任其自生自灭。而且在背后都不正经喊他名字,仍然还叫“老圈”,甚至半开玩笑的把他的名字直接写成“老O”。为了避免被孤立,我也只好将错就错,随大溜儿跟着他们叫了。

次数一多,也难免被这家伙当面撞破,不过他仍是那副臭德性,既不生气,也不反驳,就好像默认了似的。好吧,既然他自己都不反对,那么接下来为了行文方便,我就用老O来代替他名字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倒很奇怪,那就是近来我一个人值夜班的时候再也没有发生过突然睡着,然后做恶梦的事情,只是偶尔还会听到一些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奇怪声音,想想好像就是从老O来了之后开始的。虽然我并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但还是感叹这段时间的罪总算受过去了,心中不免暗自庆幸。这公墓虽然号称全市最大,设施最好,环境最优,但领导估计也是全市最扣门儿。自己的办公室足有七八十平方不说,套间里还愣放了张双人床,尼玛我们传达室里却连台空调都没有。所以每年的一到了这个时节就是最难熬的日子,我忍不住又开始盼着上守夜了。

这天是我的早班,八点钟来到公墓后正好和同事交接班。没过多久老O也来了,这家伙还是照样一句话不说,甚至连眼皮都没翻我就坐在斜对面的桌上前翻起了报纸。看到那身不合时令的黑色风衣,我甚至怀疑他脑子里是不是真装了尿,总之这家伙简直让人生不出哪怕一丁点儿好感。有时候真想上去说一句,哥们儿,你可别把自己捂熟了!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我忙打开窗户看,只见一辆奔驰S600停在门口处。司机摇下车窗,连比划带说的向我示意他们是来送葬的,请放行。我向他后面望了一眼,发现这支送葬的车队着实壮观,大大小小来了二十几辆,而且还是一水儿的高档货,最次都是台英菲尼迪FX,看来挂掉的这位仁兄肯定不是一般人。我升起栏杆,然后走出传达室,引导这些车子去停车场,老O则呆在屋里负责登记核对相关证件材料。过不多时,我忙完那边的事,回到传达室拿石灰水泥,便习惯性的凑上去看了看死者的信息。原来这个人是市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副总,才三十八岁,算得上英年早逝。这么年轻就挂了,难道是平时操劳过度,油尽灯枯了?当然,这话是开玩笑,不过作为穷吊丝,暗地里调侃一下土豪还是可以原谅的吧。甭管多有钱有势,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而且葬在这公墓的人全都只能是盒子里的一把灰,谁也别想搞特殊化。老O这边办好死者入园的相关手续后,就和我一起带着几十口子人浩浩荡荡的朝墓园里头走。直到这会儿,我才发现这次来的事主竟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我忍不住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只见她双手捧着红布包裹的骨灰盒,脸上虽然和老O一样戴了副墨镜,但仍掩不住凄伤的神情。从表面上看,她不是那种非常年轻的女孩或少妇,但也绝对算不上老,而且还有点儿明星范儿。她的皮肤依然白皙紧致,包裹在黑色齐膝连衣裙内的身体更是凹凸有致,十分惹火。也许是保养的好的缘故吧,估摸着年纪应该在30—35岁之间的样子。另外她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人中相对比较短。我曾听班上那几个穷极无聊的同事侃荤段子的时候说过,这样的女人,尤其是手指贴在人中处能碰到鼻子和嘴唇的女人,一般那种需求比较多,当然这只是笑谈罢了,真实度无从考证。不过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先前的猜测没准儿还真对了呢,就算是假的,有这么个尤物在身边,估计男人都会虚耗过度吧。没多久大家就来到了墓地前站好,人群里走出一个矮胖的光头,看样子是事主专程请来的风水师傅,下葬的全过程将会由他来主持。我和老O暂时没事,就站在旁边看热闹。其实下葬的仪式这两年我见过太多了,不管是花钱请风水师傅的还是直接找老吴凑合的,流程顺序大致都差不多。首先是用五幅三尺长的白绫四角支开,搭在墓穴上方遮住阳光,有的图省事干脆就架个遮阳伞。但不管采用什么方式,这个步骤是无论任何不能省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将包在骨灰盒外面的红布解开。我曾问过老吴,这里面有什么说头?得到的回答是不能让阳光暴晒福主的“遗体”,否则会导致魂飞魄散,无法顺利的投胎转世。接着,主持下葬的风水师傅便会象征性的说一些诸如此墓穴“明堂开阔”、“头枕圆山,脚踏丽水”、“青龙蜿蜒,白虎驯府,四势端正明朗,选址尚佳”之类的话,其实这公墓里基本都是成排成片的,除非你真舍得花上一套商品房的价钱,把人埋进高档园区里,否则在哪儿不是一样?就比如说这位吧,虽说私企老板家里不缺钱,但买得也就是个中档墓穴,无非是外观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地方四周稍微宽敞那么一点点罢了。打开空的墓室之后,由风水师傅取来事前准备好的红公鸡,刺破鸡冠,将血滴到墓室里,取“雄鸡退煞”之意,这个也不能马虎了事。

老吴曾经告诉我,这开墓的公鸡以白色为最佳,因为有说法认为白色的鸡是凤凰。当然这就有点儿牵强了,况且白公鸡实在是不好找,所以基本都用红的或黄的。而且这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贿赂封墓的师傅,老吴就是这样,每次干完活就把鸡拿回家自己咪西了。这些搞定之后便用黄布铺在墓室中,跟着再铺一层红布,称为“铺地”。然后就比较玄乎了,风水师傅通常会点起三根香,接着拿一道纸符在墓室里扫一遍,口中神神叨叨的念着请地咒,最后将纸符烧掉,完成净穴请地仪式。这个步骤我也曾经问过老吴好几次,但他却推说自己也不懂。起初我以为他是故意藏私,但后来接触多了,见他替人主持下葬却从来不用这个步骤,估计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再接下来,主持下葬的人会在铺好的红毯上撒七枚铜钱作为衬垫,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摆好,这时候就可以放骨灰盒了。关于这一节,老吴自然也没有跟我说过,不过我曾经在电视里见过一些古代墓葬习俗,其中不少棺材的底板就钻有形似北斗七星形状的孔,称作“七星板”,据说这是求寿的意思,希望超度死者的灵魂升天成仙。虽然我不敢肯定,但多半往骨灰盒下垫铜钱的用意应该和“七星板”差不多。需要注意的是,骨灰盒放置要遵循的左男右女的原则,而且正面必须和墓碑的朝向保持一致,至于随葬品的摆放也要以墓碑为参照物,比如左银右金等等。所有的东西都安放好之后,风水师傅会用罗盘校验墓穴的山向,也就是墓向,据说这个非常关键,丝毫马虎不得。但具体为何如此重要,咱对风水玄学是两眼一抹黑,更看不懂罗盘,所以也就不得而知了。然后便该我们这些在公墓干活的人出场了,任务就是封墓。这倒没什么可说的,顶盖一盖,抹上水泥就OK了。再接下来,亲人摆上贡品,撒下五谷催财旺子,然后子孙拜祭,整个仪式就算基本结束。这时候搭在墓穴上方的五幅白绫就可以拿掉了,据说这可是好东西,子孙儿女拿回家当垫被铺床会家业兴旺,多福多寿(如果用的是遮阳伞就算了)。最后还有一条,下山之后儿女别忘了在放生池里放鲤鱼,数量一般是九条,三条也可以。当然,我说的相对比较简略,大致上是捡了些重要的来说,很多事主请来的风水师傅会自己加一些更玄乎的步骤来显示自己“道行高深”,比如喊山叫魂、祭山神土地神、引地气暖穴什么的。总之都是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把戏,只是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适当增减罢了,这光头风水师傅也不外如是。也许是年少气盛,直到当时我仍然认为这些所谓的下葬规矩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充其量也就是图个心理安慰,形式大于实际,其实费神费力的折腾半天和直接把骨灰盒摆进去又能有什么区别呢?只有真相信这世界有鬼怪作祟的人才会心甘情愿的拿钞票去便宜那些神棍。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几秒钟之后我此前的所有想法和认知就被彻底颠覆了。在“暧穴铺地”之后,光头便从女事主那里接过骨灰盒,准备往墓室里放。就在他的手刚刚移动到墓室上方的时候,那骨灰盒突然猛得剧烈抖动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灵异事件,着实被吓得够呛。

而且不光是我,恐怕在场的人有一大半都看见了这诡异的场面,而且我敢百分之百肯定,这绝对不是那光头在故弄玄虚,因为他自己也正哆嗦着呢。这一幕实在太过突然,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大家都惊呆了,现场立刻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光头手中的骨灰盒上。那光头定了定神,先是说了两句撑门面的话,让大家放心,但是我看到他的手明显在抖,显然心里相当害怕。愣了大约有十秒钟左右,他才第二次把骨灰盒往墓室里放。谁知更加邪门儿的事情发生了,那骨灰盒竟又抖了一下,然后“噔”的从他手里翻了出来,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向墓室旁边的水泥地面上摔去!站在旁边的老O眼疾手快,抢在盒子落地之前将它抄在手里。更没想到的是,他紧接着从身上摸出一条红色的绳子,迅速在骨灰盒上缠了好几道,将其牢牢捆住,同时右手食指和中指曲起,在骨灰盒上饶了几下,口中念念有词。在场的人都看得张口结舌,大气不敢出,虽然觉得老O突然出手很意外,但现在摸不准出了什么状况,谁也不敢上前阻止。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那骨灰盒终于不再乱抖,也不见有任何其他异状,可还是没人敢吭声,包括那个光头风水师傅在内。只见老O轻轻呼了口气,然后走到那女事主跟前说,现在没事了,但灵龛必须由你亲手放到墓室里。这福主怕是死得不甘心,也不想就这样去投胎转世,要是借别人的手下葬,会怨气难消,不得安生,可能会从此缠上你,到时就更麻烦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O主动和别人说话,虽然他声音很轻,估计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但我离得比较近,还是全听见了。他这几句话再加上刚才制住骨灰盒的功夫可真让我大吃一惊,简直与先前发生的灵异事件不相上下。我和多数人一样,原本以为这家伙就是个走后门挤进来混吃领饷的货色,却没想到竟然还懂这一手,比我此前见过的那些神棍可靠谱多了,倒有点儿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的意思。同时也好奇心起,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位挂掉的老兄死得如此不甘心呢?临入土了还要闹腾这么一出。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