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村官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9-14

 小白是新分来的外地村官,刚来人生地不熟,单身汉也没啥要求,就一直住单位。一人住30多平的单间,倒也挺悠闲自在。不过单位所在还是有点问题的,怎么讲?在单位这栋楼未盖之前呢,这里原本就是片坟地,加上南侧的派出所,北侧的卫生院,阳气就非常弱,天一黑雾霾重重,冷风嗖嗖啊,加上这镇奇特的地势:山脉夹于东西侧,镇形整个南高北低,一条终年浑浊的小河就这么有气无力地由南来往北去,太阳一起一落都受两侧山挡着,日照政府大院的时间比理论要少一个多小时,说不出的怪异。当年起楼时一是有征地成本的考虑,二自然有借政府之气镇镇这里的意思。小白读了十几年的书,除了书本知识懂些,脑子挺秀逗的,所以他不懂这些。眼瞅着一年将近,北方的世界已经天寒地冻,单位的同事都不愿出门,白天上班全闷在办公室烤火,因为镇离县城近,大家一下班就赶紧回县城了。冷冷的夜,黑咕笼咚的楼,小白只要天黑往政府大院一站,若是他宿舍灯不亮,整栋五层楼就是黑乎乎冷冰冰地坐在山下了。晚上开个门儿,一楼道伸手不见五指,冷风嗖嗖往房里、身上挤。小白人糙,他就觉得冷,尤其是小解后,几遍冷颤都不够。一个冬天,他除了被窝,基本没地方可去。

 

话说这天夜里,迷迷糊糊间,有人叫他搓麻将,手冰冰凉的,碰哪缩哪,小白着实不想动,因为太冷了,可他实在受不了那只手,他起来了,嚷嚷说冷,那人顺手抓了件外套披他身上,他还真不冷了。黑咕笼咚,就能看见麻将,那三人长啥样都看不清。小白把叫他打麻将的人称作"贵哥"。麻将输输赢赢的,每次都是贵哥他们带钱来,借钱给小白,玩完又全收走。小白这么玩白天精力实在跟不上,就直接给贵哥说了,贵哥就摊牌了:"傻瓜,和你打牌是帮你呢,以为我们容易啊,每天从后边山上翻院子爬四层楼和你打牌。告诉你吧,我们这是护你呢。哥哥我在这儿一躺就是五十多年,白天出不来,晚上出来没人了,好不容易碰你个愣头青,哥喜欢你,带你玩儿,可惜你魂还粘在肉上,我们带不出去你。这后边躺着的都是好人,不过南侧那老派出所,还有北侧卫生院的你得小心了,他们都是不甘心来的啊!你是不是有次睡着觉得意识清醒就动不了?嗯,那是他们闻到你的味儿来你这儿了!我瞅着认为这样下去,你很快就得交待到这儿了,带几个兄弟过来陪着你。他们那几个怨气很重,又不能把我们咋地,我们可是这儿的老住户了。你懂了不?"小白听完除了"哦"就只剩懵懵懂懂了。日后,小白脸色愈发惨白,双手冰凉,就是站在炉子旁都烤不暖,见着人总是目光游离,走起路哆哆嗦嗦的。轻恐惧,不写了,提个神儿够了,省得把自己吓死。好吧,今天不做任何其他事情,趁着太阳还在,把昨天的故事继续诌一段,以满足一位朋友对小白下落的要求,为了让故事更有趣,我决定亲自打麻将了。

这时刚读完冯唐的书一部分,用他的文风来说我看后的感受:虽然不情愿,思想还是被按倒强暴了,然后逐渐喜欢上冯唐所述。不过我的人生高度远不及他,思维方式上也更机械,动起笔来有心无胆去模仿。另外,谭姓朋友不妨可以去《北京,北京》寻觅另一个小白,哈哈。言归正传。我花费一年时间终于来这里报到了,车由着gps导航拐的我全无方向感才停下,面前的大楼给我感觉就一个字:静。我象无头苍蝇来回寻了好几层,在一位恰好碰到的未来同事带领下才找到主要领导。而后把大箱小包一件件挪到分配给我的404宿舍。

因为完全弄不清方向,我只能说房子窗户朝着政府院子,门朝山。住了一段时间,就觉得这房子阴凉,夏天舒服,冬天着实受不住,往往日头没绕过半边天,房子就比走廊还冷,随便呵口气,都能变成白色的雾。我这人懒,待房子不动时就用用电暖,有时干脆我就是这房子唯一能发热的物体了。进出房间不换鞋,地板很容易脏,我常撅着屁股擦,最烦床前那块了,总有四坨乌漆麻黑的东西,怎么都擦不掉,没几天又脏了。我也很奇怪,自己一个短发,房间动不动有十几厘米长的头发,有时还粘在我的裤腿或袜子上。看到这样的头发我就暗骂:老子女朋友都没有,真被人看到这么样的头发,我咋整?夏天院里放着个长凳,这日天快黑了,我外出跑了一圈累得够呛,就半边屁股坐在凳上,膝盖撑着手肘,头埋在怀里喘粗气。没注意身边啥时候坐了个人,不过从坐的位置判断是楼上下来的。上班这么久了居然没见过,小伙挺年轻,黑黑帅帅的,个子没我高,刚坐下就咕哝了一句"好暖和"。我就是听到他说这么奇怪的话才打量他的,我"嗯"了一声,和他聊了起来。他说:你刚来的吧。对啊,今年来的,小半年,你呢?我来有段时间了。你是负责什么工作的?我负责计生,计生累啊,你千万别做计生,计生??????仿佛触动了某个开关,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计生的事,我几乎插不上嘴,只好一边打哈哈,听差不多了,连忙说:汗出了好多,我得去洗洗了,你坐着啊。我三两步跨上台阶,进了大厅,他还木木坐着,绿皮夹在夜色中泛着诡异的光。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