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小狗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9-08

 我对狗很喜爱,尤其是狼狗。过去听过一位朋友说过一个老乡养狗的故事:他从路上拣来一条小狗,当时脏兮兮的,回来把它喂饱了,皮毛洗干净了送它出门,小狗怎么也不肯离开他的家门口,就这样把他养了下来,在他家一直过了10多年,老乡去世了,那条狗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位老乡的坟头,一直到死去,听了真让人感动。


那天我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很老的大狼狗,它站在我身边盯着我,它身上的皮毛都已经没有了弹性,肚子下耷拉着老皮,一对哀求的眼光,好像要求助我什么,那凄楚的目光一点凶猛残忍的样子都没有。难道是人类把它们都征服了吗?难道它对我有话说?难道它肚子饿了?我看着它的眼睛不知如何是好。犬科动物中家犬和人类息息相关。据考证,狗和人类和睦相处已达一万年之久。几千年前,人类可能捕捉并驯养好几种狗家族了。狗科是由35种不同的物种组成的,其中一种就是家犬。家犬会向陌生人吠叫,或在睡觉前转圈子不停的走动,这些行为和它几千年前的野狼近亲是一样的。起初是用来帮忙打猎、放牧和警卫及导盲,后来,又把它们当作宠物。狗会被训练来为人类做很多事情。


有些任务如牧羊和保卫财产是狗的本领。其它工作还有引导盲人、拉雪橇和赛跑。狗还被警察和军队训练来找那些被困住或躲起来的人。现在狗被训练后能成为很好的缉毒“战士”。家犬有从大型的拉布拉多狗到小型犬等各种不同的品种。今天英国有130个品种以上的家犬,美国则约有160个品种。“玩赏犬”是通过狗的育种专家将各种异常特征的狗进行杂交创造的,一种叫“吉娃娃”最小的品种“玩赏犬”可少于1公斤重。狗家族其他成员还有亚洲印度野狗、非洲野狗以及很多种狐狸和4种黑背豺。这些肌肉发达,能跑得很快的“猎人”,善于在广阔的原野上追捕猎物。训练有素的家犬会把自己的主人当作领袖,自愿服从他的命令。


我家里的孩子也喜欢狗,当然她小小年纪喜欢的只是玩赏的小狗。因为她喜欢狗,家里也没有条件养,我只有带着她看了一场电影,电影的名字叫《导盲犬小Q》,她被导盲犬小Q的忠诚、聪明、可爱感动了。在电影院里我看到孩子眼睛里淌着泪水,特别是当导盲犬小Q老龄了,退役后得白血病要死的时候,孩子的泪水就像小河一样流淌下来,我给了她一包餐巾纸擦泪。也不敢看她的小脸。我在前几年因为工作关系,需要看库房护院,养了四条狗,两条狗是我亲自到涿洲狗市场买的。去时恐怕被狗咬了,当时雇佣了一辆面包车,还带上了两个保安,卖狗的人说:只要你抓住了拴狗的链子,它绝对不会咬你了,它会把你当成它的主人。狼狗是很聪明、通人性的。院里的四条狼狗和四个保安使我们夜里值班的人别提有多神气了,因为有壮胆的狼狗。


每当晚上把四条大狼狗放出来的时候,它们都是疯狂比着赛的狂奔,甚至进行嘶咬,开始或许它们正进行比试能力,看看谁能占上风,当然占了上风就会第一个进食吃饭,能力不强的就会逐次等待,或许有时还有挨饿的时候,有时抢一口也会遭到能力强的狗怒斥。但有时我们本着让它们平等的原则还是要它们都能吃到食物。其中一条叫黑狼的狗是最小的,它浑身一根杂毛都没有,油黑光亮,站在那里真像一个漂亮的小伙子,我们都很喜欢它。它是随同一条叫阿黄的狗买来的,阿黄是“苏联红”种,阿黄不爱叫唤,但它很厉害,下嘴狠,凶猛,黑狼因为随它一起来的,所以两条狗很要好。阿黄正值中年,力量很猛,虽然黑狼比较小,但在阿黄的庇护下也没有哪条狗欺负它,它们却经常一同对付叫长毛的大狼狗。


四条狼狗之一的大黑长毛狗也许是老了,也许是得了病,没有多长时间它就可怜的死了,我让保安把它葬在了厚厚的土下。三条狗中的长毛其实是很厉害的,只有它的叫声显得那么凶猛和恐怖。它们在夜里值班时一条狗一个地方,从不堆在一起。只有争抢食物和喝水时他们才在一起,长毛有一个最大的能耐,就是能够在水管流下水的时候对着喝水,别的狗却不会,一年以后其它的狗也会嘴对着自来水管喝水了,恐怕这也是一个奇迹吧。它们在一起经常打架,我就把它们分开在两个铁笼子里,可每当放出来它们就会咬到一起,有时阿黄占上风,有时长毛占上风,黑狼在一边看着,后来黑狼竟帮助起阿黄咬起长毛来,有一次从笼子里把他们放出来后,长毛和阿黄嘴和嘴咬到一起谁也不撒嘴,我当时急了,用水泥板砸它们都无济于事,后来听值班的人说它们几乎天天打架。时间长了也许长毛岁数大了,体力渐渐不支,有一次竟让阿黄连毛带皮从后背咬掉小碗大的一块肉来,第二天上班时可把我心疼的:闹着玩也别下黑嘴呀!我赶紧让保安给长毛伤口上了一些药。那天我用木棍狠揍了阿黄一顿。长毛也给我惹过事。


一天晚上,一位司机晚上到库房大院找人,小门一开阿黄直奔那位司机扑去,那位司机吓坏了,扭头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阿黄上去对着司机背后就咬了一口。事后我问那位司机为什么阿黄出去只咬你却不咬你身边的人?他想了一会儿说:我可能白天到狗笼子那里经常拿棍子桶它,它记住我了吧?我心里说:这就叫招猫递狗,活该!也许是我喜欢狗,喜欢的就要付出比不喜欢更多的精力。也许那些狗都知道我是它们的主人。我经常和它们一起玩,有时手里抓有一把糖,扔出去让它们跑去抢,有时兜里放着花生米,也扔出去让它们抢,当然谁跑得快谁抢到,没有抢到的走到我身边用舌头舔我的手,让我赠它一个,我走到那里它们都跟着我,左边一个黑狼,右边一个阿黄,淘气的很,打它们也不走,长毛不敢上来,因为有阿黄。我的汽车轮胎经常亏气,后来我发现只要把车开到值班室门前,阿黄和黑狼就要翘起后腿来往轮胎上撒尿,天哪,它们把我的汽车也当成了它们的主人了吗?轮胎的沙眼难道和它们撒尿有关系吗?至今还是个谜。


我也被狗追过,那年是因为我深更半夜的自己走铁路时路过一家门口,因为是后半夜,那条狗肯定没有把我当成好人,我在筋疲力尽的时候跑了几百米,才把狗甩掉。看过美国电影《黑狼的嚎叫》的人都会对影片里拉雪橇的狗为保护主人集体勇敢献身的故事所感动。人们为历史上无数忠实于主人的狗英勇无畏、勇救主人的故事所感慨。为什么和人类朝夕相处的狗到现在一点没有变呢?在过去战争时期,有些人还不如一条狗,比如汉奸。现在人类发展到很现代很进步了,作为一个人有的还是不如一条狗,狗没有变,有些人却变的还不如动物,不需讲解,这是值得人类思考的问题。

每家都会养只狗来护院,我家却从来没养过,直到有一天……当时才上一年级的弟弟忽然抱回一只小狗来,说是走在路上时一个老头给的。本来母亲不喜欢小动物,叫嚷着让弟弟把那只狗从哪抱来的送还到哪里去。这时,那只小狗固执的用小鼻子拱了一拱竹帘,眼睛可怜吧吧的望着我的母亲,就当作是奇迹吧,母亲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决定留下它。记得那是一只灰色的小母狗,有一个白色的尾巴尖儿。大家都说白色的尾巴尖儿不吉利,用农村的说法应该用刀把那段小尖儿剁去,母亲下不去手,父亲又懒得动手,我和弟弟正巴不得小狗免受刀光之苦,于是也就由它去。它就带着那白色的尾巴尖儿长大,生子。


在农村,养狗最大的意图本来就是看家护院,根本就没有什么宠物的概念。加之我家又是第一次养,除了我和弟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给他起了一个叫做“欢欢”的名字外,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我们曾经在乎过它的存在。让我至今带有歉意的是,在一个大雪后清晨,院子被一层不薄的雪盖住了,透过窗子,我突然见到了那幅令人惊奇的画面:欢欢疲惫的走着,身后跟了五只各色的小狗,那些小狗就像5个滚动的小毛球,执著的跟在他们母亲的后面,一步三摇。是的,我们从来就没有注意到欢欢曾经怀孕,它却坚强的把他们生了出来,而且对于粗心的我们没有一丝的嗔怪之意。我跑到院子了,一一的抚摸那些毛茸茸的生命,她们的母亲就懒洋洋的斜靠在我的身上。欢欢怎么从我家不见的,我记不清楚了,其实它在我家呆了多长的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我记得“黄黄”——欢欢的儿子,是我养过的第二只狗。黄黄在相貌上很象它的母亲,似乎仅仅是身上的毛从灰色变成了黄色。我记得它陪我度过了很多的美好时光,但是我现在一件事情都记不清楚,是最后它的死给我的刺激太大了吗?

  

那是个夏天,正午,我和弟弟在生产队晾晒玉米的场院玩,大概内容就是带着黄黄从草丛中窜来窜去,然后从它的毛上把苍耳一一的摘下来,用作和小朋友“枪战”的弹药。玩的累了,我和弟弟就跑到一处树荫下坐着,看着黄黄一个人溜溜达达的到处走。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场景就像是电影中的闪回镜头,恍惚,无色:弟弟骂着街把兜里的苍耳都扔向了一个卡车司机。我力图把黄黄的尸体从卡车下拖出来,但是很沉,我好像根本拖不动。我慌慌悠悠的往家里跑,拿了个铁锹想打那个大块头的司机。总之,我和弟弟都在哭。其实,后来才明白过来,黄黄是跑到了那辆卡车下面去纳凉,大概睡着了,大概离车轮太近,车开动的时候,它没跑出来。 黄黄死后,我们很久没养过狗。也尝试过,但是一只小狗不肯和我玩,用它那几个月的牙咬伤了我的手指。


还有一只,大概是只纯种的德国黑背,才两个月的年纪就大过了原来黄黄的身材,我觉得它没有黄黄一半的聪明,就让妈妈从哪里抱来的送还到哪里去了。直到有一天,妈妈抱来一只小柴狗,那简直就是黄黄!长的一模一样。我和弟弟这次没给它起出什么像样名字来,所以,从那时开始的10年间,它的名字就是:小狗儿。欢欢、黄黄和小狗儿都是那种农村的杂交种,这种狗在农村有一种叫法:柴狗。大概是因为它们大多长不胖的原因吧。小狗儿刚来我家时,我大约在上五年级。那时家里除了养了狗,还养了几只鸡,几只绵羊和几只鸭子,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很难想象出这几种动物会成为好朋友,非但和平共处,而且荣辱以共。


鸡群里有一只小公鸡,一身白色的羽毛。公鸡大多好斗,这只也不例外。我经常性的看到它一身血迹的回到家中,仿佛长得是一身红毛。小狗儿来了之后,这种情况就基本上看不到了。每一次,小公鸡都是帜高气昂的晃着身子回家,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一天,我悄悄的跟着出了家门,才知道了缘由:小公鸡向邻居家的公鸡们挑衅,待到对方要反击之际,小狗儿便会从斜次里杀出,别看它个头还小,对付几只公鸡还是绰绰有余,片刻之间将对方杀得落花流水,然后小公鸡就凯旋而归了。待到小狗儿长大后,它就不再去趟公鸡争斗的这趟混水了,但是那“仗势欺人”的一招它倒是活学活用,在后来的狗群征战中屡试不爽。养了羊,就要去放,我小时候放学后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赶着几只羊到野地里,让它们自由的去吃,当然,如果生产队的人不在的话,羊儿们随嘴的去啃几口田间的麦苗我也不在乎。


放羊的时候,总是有小狗儿陪着的,从它两个月大开始,它就在我强迫性的帮助下学会了一项其他狗望尘莫及的技能:骑羊。我总是把当时还很小的小狗儿放到高大的绵羊身上,然后带着羊群一通狂跑,小狗儿就趴在羊的背上,如同一个骑士。当然开始它并不能很好的掌握这项技能,跑上两三米就会从羊身上掉下来,但是熟能生巧,后来它就精于次道了。在它长成一只大狗后,如果心血来潮,它还会表演一翻,那些羊儿们反正也已经被它骑习惯了,从来不反抗,即使明显驮着一只中型犬跑起来有些力不从心。那时候没有什么所谓的狗粮,小狗儿吃的就是我们的剩饭。夏天的时候,农村讲究在院子里放上一张短腿的小方桌,一家人各拿小板凳围坐吃饭,每当这时,小狗儿就会围着我们转来转去,给它什么它就吃什么。有时候小狗儿的饭就是几块干烙饼。


在它小的时候,我还曾经帮它把烙饼嚼碎,再喂它,因为小狗总要吃些软的。但是它长大后,牙尖齿利,我再帮它嚼东西它似乎就有些不高兴了。不止一次的发现它会在院子里刨坑,把吃不了的烙饼馒头埋进去,以背不时之需。狗会储藏事物,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是又有几只狗会与它的朋友们分享事物哪?后来发现,它有时候会把它吃不了的食物叼到羊圈里去,喂那些绵羊吃,大概是作为让它骑羊的一种奖赏吧。但是它把食物叼到鸭子圈中喂鸭子呢?也许就真的是一种无私的共享了。


家里也曾经养过一只猫,那是小狗儿捡回来的。说是它捡回了那只猫,不如说是小狗儿把一只野猫赶到了我的家里。那天,正准备睡午觉的我听到院外一通嘈乱,正打算出去看一眼是不是小狗儿又和其他的狗们打架了,不能让它吃亏,顺手抄起个大扫帚准备去帮忙,就看到小狗儿把一只小野猫捻进了院子。那是一只黄色的小猫,惊惶失措,一下子爬到了院子里的树上。小狗儿站在树下洋洋得意,时不时的低吼俩声吓唬吓唬那只可怜的小猫。后来,那只猫就住在了我家,它和小狗儿不知怎么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常常见到正午日头高挂时,小猫卧在小狗儿的身上,叠罗汉似的晒太阳。我也就不睡午觉了,我可从来不愿意错过这美好的场景。


小狗儿是狡猾的,就它的战斗力而言,在与狗的战斗中,它是根本不可能占到任何便宜的,但是如我前文所言,它从那小公鸡处学到了“仗势欺人”。农村很多狗都是不拴的,因为大家相信绳子会把狗变得很傻。所以村子中总是有狗随意的溜达。每次有狗路过我们胡同的时候,小狗儿都会叫上后院那只大狼狗去“欺负”人家。如果那只大狼狗占了上风,它也顺手占点便宜,如果那大狼狗打不过人家,小狗儿也可以全身而退。如果大狼狗不在家,小狗儿才不管那些狗是否路过,一定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绝对不会贸然出击。只有一次,它失误了。这个故事说来话长。有一段时间,莫名其妙的有一个通知,号称必须要有养狗的必要的人才能申请养狗,其它狗都要由县里的打狗队打死。为了让小狗儿能够顺利过关,母亲把小狗儿送给了村里包了养鱼池的一家,因为他家可以以养狗看鱼为由。那人来我家时,小狗儿似乎知道它要离开我们,无论那人怎么拽它,就是不走。母亲摸了摸它,说:先到他家去,听话,到时候再把你接回来。”小狗似乎真的能听懂母亲的话,乖乖的跟着那人走了。


我永远忘不了它一步一回头的样子。在鱼池边上,它见到了一只大狗。因为那狗太凶,所以总是拴在那里。我家的小狗早就已通人性在村中闻名,绳子对它而言太多余,因为它断然不会惹祸的。所以它依然可以自由的在村子中走动。在那段时间,它从来没有进过我们家的院门,我知道,它很听话,它在等着我们把它接回来。大概是闲及无聊了,小狗儿发明了一个游戏:在那只大傻狗睡午觉的时候,它悄悄的溜到大狗身边,咬醒大狗然后迅速离开。被咬疼的大狗每次都会跳起反击,狂追过去。要不怎么说那只大狗笨呢,每次它都会忘记它是被拴着的,每次它都会很狼狈的被绳子拽一个跟头,气鼓鼓的看着小狗儿就站在离它一米处,就是够不到。曾几何时,这个场景成了村中著名的一景。


直到有一天,也就是小狗儿失误的一天,那只大狗的绳子不知为什么断了,以为跑够距离的小狗儿刚刚准备象平时那样幸灾乐祸的看看热闹,大傻狗就把它扑倒在了地上。如果不是看热闹的人赶快哄开了那只大狗,小狗儿就一定会被咬死了。即使这样,它还是有一条腿被咬的露了骨头,险些成为残废。在那阵打狗的风头过去后,弟弟去把小狗儿带回了家。那大概是小狗儿生命中最开心的一天了,它不知疲倦的和我们玩着那些属于我们的游戏:比如它会抬起前腿和我们跳那属于我们的“华尔兹”。比如与我和弟弟比赛折返跑,当我们输了后,它就舔我们的脸表示安慰。比如我一扔馒头,它就闭上眼睛,竖着耳朵,靠听力辨别馒头的落地位置。


有时候我会一扬手假装已经把馒头投出去,它就会闭上眼睛听上一段时间,然后用它那会说话的眼睛问我:“你又骗我是不是?”就一只看家狗而言,小狗儿已经做到了极致。在村中生活几年后,它认识了所有的村民,就如同所有的村民都认识了它。只要不是在我家院里,村民可以随意的抚摸它,就如同老朋友。但是,不管是谁,只要一跨进我家院门,它就六亲不认,一定会竖起脖子上的毛,做出一付凶猛状,撕心裂肺的狂吼,发出警告,直到家人出来,命令它停止。客人准备空手离开我家还则罢了,如果手上有任何物品,即使是一把蒲扇一张小板凳,它都会把客人进门时的那出戏重演一遍。它才不管那蒲扇是不是你拿进来的哪,反正没有主人的允许,绝对不允许你拿出院门。就如我所言,它的凶猛都仅仅是做戏,从来没有真正的袭击过任何人。大概被它袭击最多的就是老鼠了。大家都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但是我家的猫兴趣是捉麻雀,捉老鼠这种没有情趣的工作就被小狗儿承包了。


有的时候会听到院子里有老鼠发出的“吱吱”的委屈的叫声,那一定是小狗儿又在戏弄它的猎物。从没见过小狗儿把老鼠吃掉,它总是一掌打在老鼠头上,老鼠不知道是装死还是真的晕了,总是要静静的躺上一会儿,然后噌的一下窜起,准备逃跑。这时肯定会挨上小狗儿的另外一掌。在小狗儿玩腻了之后,它会把对付老鼠的工作转接给小猫,但是发现那只笨猫总是让老鼠逃之夭夭后,它就会在最后一口结果老鼠的性命。


狗不吃老鼠,似乎猫也不吃死老鼠,所以它就会把老鼠的尸体叼出院门,扔到野地里。小狗儿捉老鼠本来是一个游戏,但是,有一次我在这游戏中见证了小狗儿的忠诚。正在院中和小狗儿跳“华尔兹”的我发现在一只老鼠顺着墙根钻到了院子中的一垛木头中,当然小狗儿也发现了。我们围着木头垛转了两圈,没有见到老鼠的身影。我见小狗儿锁着眉头似乎也没有办法,忽然想戏弄它一下,便指着那木头垛发出了攻击的指令“丘——恰!”。这下小狗儿慌张了,它根本就不知道老鼠在哪里!但是面对攻击的命令又不能无动于衷,它急得远地打转,紧张的眼神在木头垛上扫来扫去……我正看着它六神无主的样子开心,但是下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惊呆了。小狗儿忽然退后几步,拱起身子猛地向那木头垛窜去,身子“咚”的一声撞到木头垛上!它就是这样,退后,向前窜,用自己的身体撞击那大出它上百倍的木头垛!既然主人命令它攻击,它就会无条件的服从,即使它自己都不知道它有没有成功的机会。我惊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小狗儿就一遍一遍的用自己的身体撞击着那硕大的木头堆。也许它是想撞散那堆木头,那样老鼠就没有地方躲了。每次撞上的声音都很大,那也许是我听过的最有力的定音鼓的声音。我阻止了它,我哭了,抱着那只普通的小柴狗哭了。它只是一脸疑惑的舔着我脸上的泪水,刚才的事对它而言似乎没有什么。狗的听力好,这是大家公认的。但是有谁知道狗有的时候是在用他们的心再聆听呢?小狗儿一天天的长大了,经过了青年,走过了中年,大约在第七个年头,它的听力明显下降了。它明显的没有了年轻时的活力,每天都要睡很长时间。


我和弟弟就发明了一种新的游戏:在小狗儿睡得正香的时候,我们会偷偷的溜到它的身边(这在它年轻时是不可能的)。然后猛地跺脚,一定要用里的跺,吓醒它(它已经迟钝得听不到轻轻的跺脚的声音了)。这时它就会善意的盯着我们看一会儿,似乎在对我们说:“嗨,伙计,让我睡一会儿,我困着呢。”当时父亲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每日早出晚归,对他的那辆汽车的声音,小狗儿出奇的敏感。每次父亲的车刚刚驶进村口,离我的家还有几百米的距离,小狗儿不论正在做什么,即使在睡觉,它都会一下子窜到院门口,对着那关闭的大门用力的摇尾巴,迎接我父亲的归来。而如果是其它人的汽车从我家的门口驶过,小狗儿甚至连醒都醒不了。我不相信是小狗儿听见了汽车的发动机声,它的日常听力已经不如了一个普通的老人。我相信这只小狗儿已经彻底的在情感上融入到了我们的世界中。“这只小狗儿,也就是不会说话,其它的地方甚至强过了一个孩子。”这只我的一个邻居对小狗儿的评价。对了,有件事情不能不介绍,小狗儿绝对是一只帅狗。否则为什么每年到了春天它都会也不归宿呢?即使是在它老态龙钟之际,依然“晚节不保”。和小狗儿出去刷夜的母狗是不必担心回不了家的,因为多年的打拼后,小狗儿已经成了一个活地图,附近的村村寨寨、沟沟坎坎没有它不知道的。何况它还越老越有绅士风度,每次“逍遥”之后,它都会把“女方”送回到家门口。


那年我大二了。住校的我回到了家,和小狗跳了一段“华尔兹”后,近屋吃中饭。母亲说最近小狗儿看来精神好像不大好,让我待会儿好好喂喂它。这时我看到小狗把前腿搭在窗台上,通过窗子望了我们一眼。它从来不会把窗台的,就象它从来不会进我们的屋门(我曾经给它搭起过一个狗窝)。而且,这一次,我没有读懂它的眼神。我见它低着头慢慢的走出了院门,赶紧跟了出去。就在我们的院门边,小狗儿斜斜的躺在那里,轻轻的抽搐着。是的,就这样,小狗儿死了。它在抽搐了大约半分钟后彻底的不动了,似乎很安详,就想是平时睡着了一样。这是怎样的半分钟啊!每一秒钟都有它的重量,每一秒钟都象一块有棱有角的冰冷的石头,每一秒钟都瓷瓷实实的压在了我的胸口,现在想起来依然透不过气。“让我送送它吧。”母亲把小狗儿抱到了一个背筐里,把它背到了我小时候放羊常去的那片野地。一棵大树之下,我们安葬了它,我安葬了这位伴随我十年的朋友。现在因为搬迁,我们曾经得村落已经变成了高楼林立,过去在地里拔草的农民们已经开始种草美化小区了。没有人再养中型犬看家护院,倒是多了所谓的宠物狗,被主人牵着,穿着小衣服,在小区里散步。我问母亲想不想再养上一只小狗做个伴儿。母亲回答:“养什么养!除非你能再找一只小柴狗。”“和小狗儿一样的!”父亲在一边补充说。

                                                                    作者:胡紫茶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