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女酒鬼

发布日期:2017-09-09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个酒鬼,我今年虽然只有26岁,却曾经沉迷于酒海3年多,那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啊———每天从清晨到夜晚终日沉醉,生不如死,一个月难得有清醒的几天。我出生的家庭应该说是不错的,父亲从部队转业后,经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个国企的领导,母亲是中学老师。小时候我的生活每天都充满了阳光。但懂事后,我发现父亲喜欢喝酒,每天在外面迎来送往、酒桌流连,一般很少在家吃饭。


经常是晚上十一、二点了才由司机把醉醺醺的他送回家,回来后一头就倒在床上,我母亲要搬动他沉重的身体给他喂水、给他脱衣盖被。而我母亲在我的印象中,为什么说是我印象中,是因为我母亲今年已经去世了——她是不喝酒的。她唯一的一次喝酒是她40岁生日时,家里来了不少亲戚,但直到晚上10点客人们都走了,父亲还没有回来,他已经两天没回家。母亲肯定生气了,喝了小半瓶的葡萄酒,坐在沙发上,泪流满面,头碰在墙上“咚、咚”直响,还一边哈哈大笑。

 


因为喝酒的事,我父母经常吵架,我父亲总是说为了工作不喝不行,他辛辛苦苦的也是为了企业的正常运转,反正是各种各样的理由,但我看其实就是他自己想喝酒,当然后来我知道了这是酒精依赖。在我读初中时,一次在姨妈和外婆的闲聊中,我还知道了我母亲刚结婚怀孕时因为我父亲连续几天喝酒不回家曾经自杀。但我没有问过我母亲,也不敢问,因为当时她才40多岁就已经进入更年期了,脸色枯黄头发掉了一半,脾气也抑郁、暴躁,现在想起来觉得父亲长期酗酒对她不够关心应该是重要原因。一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没有沾过一滴酒。其实大学里也有很多喝酒的机会,同学、老乡聚会时,一般女同学也会喝一点啤酒或红酒,这很正常。但你不喝酒,也不会有人强迫你,因为一般人还是认为女的不喝酒是好事。在大学里,我不是很用功,但成绩还不错,还是校排球队的主力。我比较内向,也不善言辞,但也有一些男生追求我,我自己有时候也羡慕那些恋人之间的聊聊我我,但终究是不敢迈出那一步,也许我父母之间的紧张关系在我心中埋下了阴影。


大学期间我最喜欢的是假期和几个同学一起旅游,国外如欧洲和日本我也去过。毕业后,可能也是对于病态的家庭和父母之间的争争吵吵感到厌烦了,我想在外地工作。父亲没有表态,而母亲不同意,特别是母亲那时候已经查出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她希望我能留在她身边。但那时的我很固执,现在想起来无比后悔和内疚。最后我父亲凭他战友的关系,帮我进了省城的一家设计院。


因为专业对口,我在工作上很快就上手了,半年后就能独立主持一般项目的设计,我也慢慢变得开朗、活泼。这时候,我碰到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他是一家医院的医生,不是看病的那种,他在放射科工作,人长的英俊、斯文,工作认真,对我也很好。相处的时间长了,我才知道他也喜欢喝酒。我经常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精的气息,但又不能确认,不知道是我的嗅觉比较迟钝,还是因为我从小已经习惯了我父亲在家时满屋子的酒气。他总是说那是医院的味道。他虽然喜欢喝酒但并不嗜酒,也就是只在酒桌上喝,从不独自一个人喝,而且几天不喝也可以。问题是他逢酒必醉。聚会时,他喝了2、3两白酒后,人就控制不住了,脸色泛红,话也多了,在酒桌上俨然成了酒司令,围着桌子转,安排这个那个的喝。别人劝酒是为了搞醉其他人,而他,最后自己其实喝的最多,不知不觉的就醉了。因为能搞活酒桌上的气氛,他的同事、朋友都很喜欢他,他自己只怕也是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我可能和母亲的个性不同,我虽然反感他喝醉,但从来不管他,因为他的那些哥们都喜欢喝,我也不可能阻止。慢慢的偶尔我也和大家一起喝一点红酒。有一次,他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有一个本来没喝多少的同事明显是想出他的洋相,端起一杯白酒要和他斗酒。


我男朋友当时说话舌头都大了,站也站不起来。那男的端着酒杯,一直摇着他的肩膀,一脸的阴笑。我觉得他的同事实在没有酒德,站起来叫他别喝。那个男的就开叫,说那你就替他喝啊。我男朋友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醉眼朦胧的看着我。我一气之下,拿起酒瓶,用喝啤酒的杯子倒了两杯白酒,一杯大概三两多吧,然后端起一杯一饮而尽。当时只感觉入口是难受的苦味,喝下去后口腔和胃部火辣辣的,跟着一股酒气只冲脑门,刺激得眼泪都流出来了。那个男的说不出话,没办法也喝了。我盯着他又倒了两杯,定下心喘了两口气,又喝了第二杯。旁边的人都在起哄,而那个男的退缩不敢喝了——真不是个东西。后来我们去唱歌时,他们一直都在留意我,但我确实没有感觉到什么醉意。那次之后,我才知道自己酒量很大。一个周末的晚上,大概已经十点钟了,我在办公室做完一个设计后,打电话给我男朋友,他说在加班不能陪我。我只能一个人在外面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男的的电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谁打的,他只是简单的告诉我我男朋友和某某某在那里。


我不相信,打电话给我男朋友,已经没有人接听。我又给那个男的打电话,但那个号码是公用电话。我在街头站了几分钟,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子,脑子里恩恩作响,招手拦了一辆的士。找到那个宾馆,站在房间门外,我没有勇气敲门。又拨他的电话,从门外可以听到他的电话提示音,他没有回话,然后我听到一个女的在屋里对他说“谁啊,真烦人,把电话关了。”,然后是一阵嬉闹声。


我走了7、8 里路回到宿舍,在路上的一个便利店买了一瓶白酒,我睁着眼睛在床上坐了一晚,想仔细回忆自己和他的点点滴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过一丝的怀疑呢,为什么他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呢!是的,也许我比较保守,也许我不谙世事,也许还缺乏成熟女人的味道,但、但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没多久,一瓶酒就喝了大半,我的脑袋木木的根本无法正常的思维。开始我一边流泪一边自嘲着傻笑,慢慢的的眼泪也流不出了。早上喝完瓶中的剩酒,心口仍然一阵阵的绞痛,于是又出去买了一瓶红酒,喝到上午11 点多钟才昏沉沉的睡去。男朋友后来打电话给我,我不接。他到设计院找我,大概感觉我可能已经知道了什么,支支吾吾的想解释,但我只是冷淡的打断他说“不要说了”。几次之后,他也不来找我了。


这以后,我一心扑在工作上,尽量不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但那些沉淀的往事总是不经意的在心中泛起汹涌的波澜,一种莫名的恶心和无法抑制的疼痛缠绕着我,我经常失眠。为了让自己不想事,我于是开始喝酒来安定自己。开始尝试的是红酒,后来是日本清酒,当一瓶清酒我两、三口就可以喝完时,我进一步发现二锅头效果最好。慢慢地我迷恋于酒精的兴奋和催眠作用,每次喝的量也逐渐增大。为了方便喝酒,我搬出了单位的宿舍,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


那段日子里,一般早上是我最难熬的时候,胃里空荡荡的,还干呕反酸,这时候喝一点酒马上就会舒服。但当有设计任务时,我还能控制自己,强忍住酒瘾早上不喝。而上午匆匆完成基本工作后,走出单位大门不远,马上就到便利店买上一小瓶二锅头一饮而尽。在回住的地方的路上,一般已经喝了两小瓶,另外还要买上两瓶带回去。而有时候实在忍不住早上上班的路上喝了一小瓶时,我吃早餐时就拼命喝水,以冲淡胃里酒精的浓度。要是喝了两瓶,我知道要让同事不发现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也释然——班是不能上了,买了酒就回出租屋。喝着酒上网或者看碟,有些时候是傻笑着自言自语,到了晚上7、8点钟再出来买一次酒,一天就是这样昏昏沉沉的度过。那时候我随身带的包里,没有什么化妆品之类的东西,基本上就是一瓶小的二锅头或者一瓶日本清酒,另外就是一小瓶矿泉水。


开始我在楼下的便利店买酒,说是朋友来吃饭。次数多了不好意思,就去远一点的地方买。我经常变换买酒的商店,反正是轮流着在附近的店子买,我住的地方一里路范围内的店子都买遍了。后来那些店子的老板熟悉了,看见我来了就知道是买酒的,我也无所谓了。但我不敢一次买多了。因为有一次是周末,我嫌到处跑来跑去买酒麻烦,就在超市一次买了3瓶红酒、一瓶大的二锅头和两瓶日本清酒。那两天,我整个的呆在出租屋内没有出门。到星期一上午,我躺在床上,睁开眼睛时全身酸痛,气若游丝,整个人完全虚脱了。模模糊糊的听到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几次,但我却无力去接。这以后,我每次买酒都不敢买多了,我怕喝得太多,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而工作是越来越糟糕,我从不主动要求增加设计任务以提高收入,我只要每个月的工资够付房租和酒钱就可以了。但还是出问题了,由于我设计时搞错了一台设备的型号,施工单位买回的设备不能使用。由于是定制的,制造厂也不同意退货。按合同的责任规定,30 多万元的设备款要设计单位承担,那样的话我也要承担一部分。我很紧张、焦急,但也只是喝酒喝的更多。后来我们的主管付院长把那台设备调剂到了其他城市的同类企业才解决问题。然而我并没有反省自己停止喝酒,我已经习惯于靠喝酒麻醉自己排解忧愁,而实际上是恶性循环,心情越来越糟。我总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孤独,即使很多人一起吃饭和嗨歌,在杯盏交错之间,在吵杂的包厢里,在拥挤的人群中,我都仿佛置身荒原,而脑袋里也总是胡思乱想。灿烂的笑容更是与我无缘,我都怀疑我的笑肌是不是失去了功能。


只有酒精能够给我带来短暂的兴奋———虚假的兴奋,因为之后就是严重的空虚、懊丧和抑郁。我越来越少与人打交道,偶尔不得不参加单位聚餐和朋友聚会时,在酒桌上我一般不喝酒,喝也只是象征性的喝一点点。但我一走出酒店,避开了他们马上就要买酒喝。我想同事和朋友们可能都不知道我酗酒,我应该属于隐秘的酗酒者。不过时间一长,他们也看出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我大学毕业时120多斤,到喝酒最凶的时候,连95斤还不到。我的生理周期也变得紊乱,有时候几个月也不来。因为工作压力和求生欲望,我也尝试过很多种方法来戒酒,最长的记录是一个月。之后呢?我开始是尝试只喝啤酒,一瓶,两瓶,但是效果来的太慢。于是红酒,或者红酒中兑白酒;最终还是二锅头。最后我放弃了戒酒-——实际是自己根本戒不了,我只是希望能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出大乱子,因为我还是不希望失去工作。


然而已经上瘾,又怎么能够控制呢。有一天,那是个特殊的日子。当时是十二月份,南方的夜晚天气阴冷,气温在0度以下。当我被冻醒时,发现自己穿着单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窗外灰蒙蒙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全身无力,有一种濒死的感觉,挣扎着坐起来,才看到地上砸碎的酒瓶碎片,还有一滩血迹。我的左手有一道伤口已经结痂,是不小心划伤的、还是自杀?我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以我当时的状态,每天生不如死,喝醉以后死猪一样的躺着,常常恨不得自己就此死去,要说自杀也是可能的。我颤抖着爬到床上,又沉沉的睡去。那一天是我的24岁生日,而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失去了蜗牛壳无依无靠的蜗牛。在我嗜酒3年后,可能上帝也不愿我再沉沦,幸运之神垂青于我,我的命运发生了转变。因为我年轻又是单身,单位常常安排我作为工地工程师出差,完成线路踏勘和技术交底的工作。


在外地,我一般能控制不喝酒,也不敢喝——女孩子毕竟还是爱面子——我怕喝醉了酒自己无法自控会做出什么无法想象的事。一次出差时 我认识了施工单位一个年轻工程师,他陪我在当地玩了两天,他很风趣,和他在一起我发现自己也可以笑了。他的单位也在省城,后来他每次回来休假都找我。而在工地工作时,就经常给我发短信,内容都是他给我写的诗。在他的诗中,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爱恋,因为没有真正的爱是写不出那样的文字的。时间长了我们两个人自然而然慢慢就走到了一起。他比我大三岁,特别善解人意,我和他在一起很放松,感觉终于体验到了简单而亲密的男女情感的滋味。我的心情慢慢变好,偶尔也能自然的笑笑,连穿的衣服颜色也变得明亮、鲜艳,同时也能控制自己不连续的天天喝酒,但隔不了几天还是会大醉一场。有时候他在我住的地方看到来不及扔掉的酒瓶子,也有些疑惑。我总是骗他说是晚上和闺蜜喝的,但明显女孩子在一起,是不可能喝掉那么多白酒的。


他尽管有所怀疑,但也不多问。直到有一天,他没有打电话,从工地回来,看到醉醺醺躺在床上的我和床头柜上的白酒瓶子,一切都明白了。我哭着,讲叙了我的嗜酒,因为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实在不想再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他默默的听我说完,抱着我摸抚着我的头发,擦干我的眼泪轻声说“宝贝,没事的,宝贝,没事,我们一起努力把酒戒了。”我请了年休假,住进了省脑科医院的戒酒专科病室。我很幸运,碰上的门诊医生是个女的,姓周30出头,博士毕业,脸蛋红扑扑的。因为是主动要求住院的,她也没有过多的询问我的具体情况。只是要我平行伸出双臂,当时我的手已经不能控制的严重发抖了。她说要在医保中报销的话必须在病历中写“酒精所致精神障碍”的病名;我于是有些犹豫。


她告诉我所有的医疗费都是在电脑系统中转账,不需要经过单位审批的;我男朋友也劝我不要顾虑太多。上午门诊,下午我就住了进去,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还是男朋友第二天送来的。病室里30多个人,只有4个女的,和我住在一起的那个女的还不是嗜酒者,她是严重的抑郁症,因为怕她住在一般的精神病房受不了刺激,所以安排在这里。只住了6天,我就强烈要求出院,因为每天只是打打吊针,也没有什么其他治疗。我虽然身体很虚弱,但反应强烈的也只是失眠,而这是老毛病。我感觉自己既然下了决心戒酒,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当然最主要的是那些男病人每天无所事事,穷极无聊了总是有意无意的调戏或者调侃女病人。有个50多岁的老头子,也不知是不是真正喝酒喝得脑子已经有问题了,常常在走廊里脱裤子露阴,更是让人很尴尬、难受。周医生也表示理解,但她同时也告诫我,像我这种情况已经属于重度嗜酒了,虽然因为我年轻戒断反应不明显,但心瘾难除,马上出院很容易复饮的。我最后住了10天,等到原来有些偏高的转氨酶指标下降,还是坚持出院了。


在住院期间,我看到了有些人因为脑病癫痫发作,口吐白沫紧急抢救;有些人因为狂躁日夜在走廊里咆哮;还有个年轻小伙子不知道从什么途径弄来了3瓶白酒,和他同病房的两个人都喝醉了,闹事,最后被医生绑在床上。生活慢慢的步入正轨,同事们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但长年浸泡在酒精中的身体还不行,和男朋友一般的亲密,也常常出很多的虚汗;而心情也时好时坏,男朋友不在身边就经常莫名的抑郁。而两个人在一起,因为一点小事也会对他发脾气。但我男朋友十分耐心,休息时给我做好吃的,并陪我跑步和打羽毛球。带我男朋友见过父母后,我满心欢喜已经在憧憬未来的幸福婚姻生活了。但作为一个重度嗜酒者,一开始戒酒是不可能轻轻松松、一帆风顺的。


在我戒酒两个多月时,领导安排我去外地参加一个技术交底会。而那几天我正好来了月经,量很大,身体虚弱非常不舒服。很自然的我请部门的一个男同志替我去,但部门主任不同意,说自己负责的项目必须亲自去,我又不好意思说明原因。控制着参加了两天的会议,我的心情已经抑郁、烦闷到了极点。因为没有食欲,根本没有吃什么东西。回来时火车上封闭窄小的空间和车轮与铁轨单调的撞击更使我心慌。抑制不住的我在售买食品的推车上买了一瓶小二锅头躲在厕所里两口就喝了,马上人振奋起来感觉舒服了很多。当推车返回时,我又买了一瓶。我站在车厢的连接处徘徊,“不能再喝了,不能,不能喝了。”我把酒倒入了便池中,仰起头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但几分钟后,我追上推车又买了一瓶,这次是一饮而尽——随着开始喝下的酒精发作我实在是控制不我自己了。


我踉跄的冲出火车站,在站外的超市买了一瓶大瓶的二锅头和两瓶日本清酒,住进了近旁的一家宾馆。当我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打扫卫生的阿姨看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我吓呆了,摇醒我后,问我要不要去医院。我的眼睛都睁不开,只是轻声的告诉了她我男朋友的电话。他很快的赶到宾馆,其实他一直在打我的电话,还到设计院和我住的地方找过我。在医院打了两天吊针后我出了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像我这种重度的嗜酒者,对酒的耐受度已经很强,昏迷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几天没有进食的缘故。我完全对自己散失了信心,我不相信像我这样的嗜酒者能够成功戒酒。我的男朋友也很焦急,住院是解决不了问题了,他就在网上搜索,给我买了三千多块钱的戒酒中药。为了帮助我戒酒,他搬来和我住在了一起。当时,他在网上搜索有关戒酒的信息时,查询到了戒酒吧。我一边喝中药,一边在戒酒吧看帖子,我很 震惊,原来这里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嗜酒者在艰难的戒酒;而且很多人已经坚持清醒了很长的时间,有的100多天,有的1年多,老磨吧主更是坚持了7年——他原来喝酒很凶还有严重的暴力行为。我如饥似渴的把戒酒吧里2007年以来篇幅较长的帖子都看了一遍,心情也慢慢的放松了,我们只有自己救自己啊。吧里很多前辈说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而毅力、三心、老磨还有很多吧友无私的付出,使戒酒吧流淌着一股清泉,时刻涤荡着我们的心灵。而心灵越纯净,烦恼也越少,我想,这应该是戒酒吧的核心作用之一吧。


在吧里,我还知道了AA,简单的阅读了它的《44个问题》后,我仿佛找到了嗜酒者的家。我男朋友帮我复印了AA的所有资料,我通通读了一遍。他还陪我参加每天晚上8点AA的网络会议,他自己也和很多嗜酒者的家属有过沟通和交流,他几乎变成了一个戒酒专家——当然这是开玩笑,因为他不喝酒,是不可能完全了解嗜酒者的疯狂和痛苦的。持续和深入的学习使我的思想改变了,情绪渐渐的稳定。在这200 多天的日子里,我的母亲去世前,我陪在她的身边一个多月,尽管内心因为她因为我自己的境遇,难免痛苦,但我都能适时的调整自己的心情,忍耐挺过去,也就是说心中基本感觉不到酒瘾了。我在戒酒吧学习,并参加AA的会议,但至今我也没有在戒酒吧建立自己打卡的主贴,在AA开会也没有发过言,我想还是由于自己是个女同志的缘故吧。但最近两件事刺激了我,一个是AA的三笑死了,而他死前我和他通过多次电话,这位热心给过我很多帮助的戒友的去世令我心情十分沉重。另外,我看到一些女同志来到戒酒吧,我虽然不能确认她们都是嗜酒者。但既然鼓起很大的勇气来到这里,可以肯定她们在喝酒方面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而她们往往是惊鸿一瞥,令人对她们不由得十分的担心。由此,我觉得,我必须把自己酗酒、嗜酒、戒酒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对其他的嗜酒者有所警醒和帮助。我们是嗜酒者,就一定要正视自己的毛病,不藏不掖,要大胆的承认自己是个病人。要在思想的根源找原因,学习、学习、再学习,就像一位前辈说的“戒酒也就是戒心,学习相当于洗脑和精神输液,是治疗酒瘾目前最有效的方法。”。同时,我们也要多多的和大家沟通、交流,承认和说出——我们也就会放轻松。当然要想持续的清醒,传递和助人也很重要,关于这一点,那些戒酒时间越长的戒友也许越有体会。


前路漫漫,今年十月份,我的男朋友向我求婚,我提出要等到我戒酒两年以后才行,他也表示理解。在这里我祝愿戒酒吧的所有戒友,都能坚定戒酒的信念,在戒酒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我相信,我们大家能在戒酒吧相遇,一朝是戒友,终生是朋友。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