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爷爷的一生

发布日期:2017-09-09

多年前的今天,我断然不会想到,我会将自己的经历写下来出版。我曾认为,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好的墓志铭就是死后别人对他的评价。因此,曾有朋友在看了我写的文章后,问我是否愿意写点回忆录出版,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不认为我有资格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就出书,或者说,我还没有准备好。

 


但是信主之后,我的思想慢慢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想写一本书,记录我从中国,到英国,再到美国的心路历程。因为出国留学,工作的关系,我过早的接触到了西方社会。我认为很有必要将我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给他人一个参照,一些启发,避免走我所走过的弯路。如果能在读者心中产生共鸣,那就更好不过了。谨以此书献给所有帮助过我,爱我的人。但是最重要的是,我的母亲。我只希望在天国的她,一切安好,并且能在休息的时候,喝一杯清茶,慢慢翻阅我的作品。我的名字叫战鹏,出生于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青岛。父亲是中医师,母亲是药剂师。我的名字,有一个很有趣的由来。据我爸爸讲述,本来,我的名字叫战文博,是我爷爷起的。在我母亲怀我的时候,我父亲有一天突然梦到,一只大鹏鸟从天徐徐落下,然后站在我母亲的左肩。我父亲根据中国古文化判断说,如果孩子是男孩,就改叫战鹏。结果,真的是男孩。于是,就真的改名为鹏。我爷爷知道后,鼻子都气歪了。

 


我的爷爷名字叫战忠义,是自己改的名字。他性格义气刚强倔强。他在十八岁的时候,一个人背着斧头和锯子来到从山东农村来到青岛讨生活,打过很多份工。最令他难忘的是给日本人做管家。日本东家待他不好,甚至让他把自己的饭分给日本人家的狗吃,他无处宣泄,于是就常常虐待她家的狗来撒气。日本东家慢慢发现,这狗见了爷爷总是一副愤怒的样子。于是终于在某一天抓到了现行,开除了他。于是又跟人学徒,成了一个木匠。爷爷天生心宽,别的工人恨不得一个礼拜上八天班,爷爷只上三天。他用剩下的时间溜溜鸟,打打拳,交交朋友。并且琢磨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不可以当老板呢?想来想去,答案是:钱。有了钱就可以开自己的木器厂。后来,在工作几年后,我爷爷凭着超强的融资本领,终于在三十岁开创了自己的木器业加工厂。但是在解放后全部被公私合营。此乃后话。爷爷读过私塾,小的时候因为酷爱养鸟,把小鸟带进了私塾课堂,结果被先生用戒尺活活打死了。对此爷爷一直耿耿于怀。由于受过私塾教育的缘故,爷爷是个很传统的人,教育子女十分严厉。父亲在将近三十岁的时候还挨过爷爷的打。


每个星期,全家人都到爷爷家中团聚,包饺子。氛围十分融洽,子女们也异常地团结。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个很有才华的人,熟读中医典籍,写得一手好字。而且英语还不错。我的父亲跟我同为青岛九中的校友。九中在青岛是省重点中学,建校百年以来,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有两院资深院士、“两弹一星”功勋王大珩,中国科学院院士曲钦岳,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秉聪、高从堦、谢立信等科技栋梁。在读初中的时候,我的父亲英语非常好,好到当天晚上就能背过所学课文,而且口语好到给基部里录制英语教学用磁带,可惜的是,由于家庭成份不好,在初中毕业就被学校驱逐出校。在接到服务站做会计期间,坚持自学中医,终于在70年代末的全省中医考试拔得头筹,进入卫生学校当了一名中医教师。 


父亲对我要求非常严格。小的时候,他在家中立起一块小黑板,教我英语。结果我只听了两天就厌烦地跑开了。上小学后,他开始要求我练书法,背古文。我是个蛮能坐得住的人,因此对于书法并不厌烦,从王羲之的《黄庭经》开始练,我慢慢找到了我喜欢的体--颜体。颜体字笔力雄强圆厚,气势庄严雄浑,我很喜欢。背古文倒是头疼些,因为我不喜欢死记硬背的知识。不过还是熟背了几篇,比如《前后赤壁赋》,《五柳先生传》,《桃花源记》,等等。父亲还经常在饭桌边上的瓷瓦墙上写些“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之类的警句。我的文学功底就是这样积累起来的。唯一有一点不近人情的是,父亲会检查作业,如果字写得不好,就当场撕掉。这样做的直接影响是,我写作业的时候,一想到会变成碎片,就胆战心惊,于是就越写越慢,每天晚上12点之前根本睡不了觉。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外祖父的房子被别人霸占,一家人被赶到山东农村下乡。我的母亲没有就此沉沦,她积极的干农活,把劳动当作一种快乐去享受。母亲曾经告诉我,在农村,男人女人干的活她都会。连盖厕所都会,这着实让我吃惊。下乡劳动,锻炼了她坚强的意志,和坚忍不拔的品格。 姥姥在校的时候读的是教会学校,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小的时候,她曾经带我去过基督教堂。我听得厌烦了,就吵着要回家。姥姥的朋友知道后,叫我作“小撒旦”。


我读小学的时候,因为父母忙,我跟姥姥住过一段时间。姥姥喜欢絮叨,家里来了人通常能说很久,用广东人的话说,叫“口水多过茶”。我于是成了直接受害者。姥姥的絮叨比较没有营养,不是给我新的知识,而是一遍遍的重复最近发生的琐事。这让小小的我很是抓狂。经常跟我一起到姥姥家的还有我的表哥,贝贝。因为她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大姨,是个英语教师。表哥的名字是用baby命名的。贝贝比较皮一点,这很让姥姥头疼。尤其是我们两个人凑到一起,更能皮出花来。我们经常一起去姥姥家对面的大庙山,去抓小蝌蚪,捕蜻蜓。姥姥为了让我们消停些,可谓绞尽脑汁。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玩得很嗨。为了不让我们嗨,姥姥把我关到楼上,让贝贝哥去楼下皮去了。把我关到楼上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更皮,而是我比较老实听话,姥姥很懂得柿子要挑软的捏的道理。我在楼上的窗子里,看到贝贝哥里出外进的疯玩,很是着急。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了,我要从楼上跳下去与他会合!我不是莽撞行事的人,我仔细观察了地形和环境之后,决定了我的跳楼路线。我评估了一下,跳下去后,最坏的结果就是腿骨骨折。我嘴里含着一把玩具宝剑,蹲在窗口,到底值不值得呢?犹豫再三, 想想父母的担心,我最终还是没跳。


我的母亲以前读过一些心理学的书。于是在我小的时候,开始拿我像小白鼠一样做心理学实验。具体做的什么实验,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小的时候不怎么怕爸爸,但很怕我妈。据妈妈讲述,我在不懂事的时候,好几次故意拉在床上。于是她抄起长毛刷子结结实实地打了我一顿。自那以后,只要妈妈一说:“刷子见屁股!”,就像念咒语一样,我便老实起来,不敢造次。

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对于我睡午觉这件事看得非常神圣。母亲在医院上班,我的小学与医院只有一墙之隔。每天中午在医院吃完饭,母亲必须把我按在床上睡一觉。时间长了,我养成了好睡觉的习惯。于是觉变得非常多,直到后来在美国参军受训后才纠正过来。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都乘坐父母亲单位的班车上放学,来回要两个小时。这正是睡觉的好时光。有一次,我躺在最后一排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车上一个人也没有,而且四周围黑洞洞的。我定睛一看,我在车库里。原来是因为班车司机下车的时候看不到我,以为车上人都走光了,把我拉到车库里锁起来了。这可怎么办?于是我拼命的砸门,刚刚好被赶来的父母还有司机听到。原来他们也在四处找我。母亲的祖籍是江苏,父亲的祖籍是山东,再加上两个人性格不合,所以从小便没少听他们吵吵闹闹。两人对骂的时候,会互相尊称为“南方驴”“北方猪”。每每听到这些,我真是哭笑不得。感觉他们的吵架更像是一场闹剧,而我,就像一个坐山观虎斗的局外人。

在我十岁那年,父母离异了。我从小便跟母亲感情更好些,于是母亲在离婚前说服我跟她,我当时也同意了。但是,在离婚的三个月前的一天,我陪母亲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看到父亲的状态非常不好,东西摆了一地,吃过饭的碗筷摆在桌子上,也不刷。我心一软,就对母亲说:“爸爸心情不好,让我陪他三个月吧。等离完了婚,我就跟你走。”妈妈心一软,也同意了。

谁成想,就在我搬回家给父亲住了以后,爷爷召集全家人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会议主要讨论的是我的归属问题。爷爷认为,我必须跟我父亲。全家人都听从爷爷的安排。于是,大家轮流做我的思想工作。说跟着妈妈不好,我姓战,是战家的人,因此必须跟着我爸爸。年纪轻轻的我哪见过这个阵式,于是便妥协了。我至今还记得他们签离婚协议的那天。妈妈以为我跟她跟定了。签完字,妈妈就想带我走。爸爸带着胜利者的微笑说:“你问问他跟谁?”妈妈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低下头,怯懦的从嘴角边挤出两个字:“爸爸”。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出背信弃义的事,而且是对我最亲的人。于是,妈妈失望的离去了。

离婚后,因为妈妈的单位离我学校很近,她常常带午饭去看我。但是,由于我已经选择了父亲站在同一战线,所以尽管父亲不在眼前,我对母亲也显得不冷不热。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高中毕业出国。我的爷爷 离婚后,爷爷以80多岁的高龄,毅然决然地走进了我和爸爸的生活。爸爸上班比较忙,爷爷就肩负起了做饭,收拾家的重担。于是,便有了我最难忘的和爷爷一起度过的两年时光。 据父亲讲,爷爷年轻的时候是个很严厉的人,但我却不这么看。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就展现出慈祥的一面来。连爷爷自己都说:“我就是个老顽童。” 

爷爷从小就酷爱养鸟。特别是麻雀。爷爷年轻的时候能把麻雀养得熟到什么程度呢?举个例子:清晨,小麻雀在笼子里吃饱喝足了以后,自己用嘴拱开门,飞出家门,到附近的山上游玩去了。玩了一上午,累了渴了,就飞回家来。奶奶那时正在门口的路子前面蹲着做饭,小麻雀就站到奶奶肩膀上,啄奶奶嘴角边的唾沫喝喝。然后自己拱开笼子门,入笼休息。晚上爷爷睡觉的时候,小鸟还能拱进被窝,趴在爷爷身边睡觉。鸟与人已经能够和谐的生活在一起了。

爷爷那时养着一只黄玉鸟,通体的毛是黄色的。十分可爱。它的好处是,你可以将手伸进笼子里,然后它就会站在你的手上,你可以将它挑出笼子,然后它会在家里满屋飞。为我们的生活平添了不少情趣。小鸟的粮食主要是油菜籽和粟子。但是它更喜欢吃“生猛山鲜”,也就是像蚂蚱,菜青虫之类的小生物。我于是常常去野外给它抓来解馋。它吃蚂蚱的时候最可爱,吃完身体和头部后,它会将蚂蚱的大腿来回的在嘴里漱来漱去,就像我们人类啃排骨一样。煞是有趣。每当我学习累了的时候,就会目不转睛的观察小鸟一段时间,是很好的休息和放松。小鸟还喜欢的另一项活动是洗澡,特别是在天气炎热的时候。每天,我们都会给它换一小碗清水。然后,它就开始准备洗澡了。首先,它将头部深入水里,试试水,洗洗头,然后,一下子跳进校澡盆里,扑棱扑棱,扑棱了三五下之后,再跳出来。如此往复,三到五次。最后,它甩干身上的羽毛,开始懒洋洋的晒太阳。我非常喜欢看小鸟洗澡,把它当作是莫大的享受。有时,我会跟小鸟恶作剧,用装满水的针管去喷它,这时它全然没有洗澡时的快乐,惊恐的在笼子里上蹿下跳。最后,像只落汤鸡一样可怜巴巴地站在横梁上。小鸟给我们祖孙二人的生活平添了很多乐趣。每天傍晚吃完饭,我和爷爷都会出门遛鸟。父亲的学校就在家的隔壁,因此十分方便。偶尔,爷爷会感慨地说道:“这才是天伦之乐啊!”这句话是那时幼小的我所理解不了的。

爷爷教会了我赌牌,他那个年代叫福尔豪斯(full house),我们二人用1元钱的小钢崩作筹码,一玩就玩很久。直到我来美国后才知道,这个玩法在现代的美国叫德州扑克(Texas Hold'em)。爷爷顺便告诉了我他的赌博历史。

在他五六岁的时候,有一天老奶奶(爷爷的母亲)给了他五枚铜子,叮嘱他去打点酱油。他走到村口,看到一群人围着,就好奇的走上前去。原来是一个人在摇色子。色子是用碗扣着的,摇色人摇完之后,就让周围的人猜大小下注。爷爷观察了一阵,就看出了门道。下大注的人总是输,下小注的人总是赢,于是乎,爷爷便开始大着胆子下相对较小的注。结果越赢越多,最后多到一百多个铜子,满满的一口袋。摇色子的人开始注意到他了,于是挑逗他说,下注大点吧,下得大赢得多。此时,可能爷爷已经被暂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竟然忘了摇色人抓大放小的诀窍,忘了见好就收的道理,开始下猛注,不一会儿,一口袋的钱便输得精光。于是,口袋空空的回家了。

奇妙的是,当我开始剖析爷爷的一生,我惊奇的发现,他年幼时一次赌博的经历,竟然是他一生财富积累的写照。他从白手起家,到腰缠万贯,再到解放后公私合营后的身无分文,竟然和他那一次赌博十分相像。难道爷爷没有从赌博中吸取足够的教训么?还是他对解放后形势的误判?我只能解读为,这就是命运。 在爷爷刚来青岛的时候,他什么事都做过,在栈桥的海边卖过香烟,和鸭梨。在困窘的时候,甚至睡过海边的沙滩。后来在日本人的纱厂找到一份工作,后来竟然领导工人罢工,据说一个日本姑娘还爱上了他。结果被工厂开除了。 我出国后跟爷爷的经历竟然十分相像,我也被开除过,而且我在英国布莱顿的海边也卖过矿泉水,我想,爷爷的在天之灵如果听到这些,一定会笑出声来。在他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有一天练完拳,看到一个开洋车的人正在勒索他的衣着考究的顾客。我于是很奇怪的问,咦,我们的教科书里讲的是旧社会的开洋车的人都是很贫穷,很可怜,很老实的人,为什么会勒索顾客?爷爷说,事实是,旧社会的那种人都与黑社会性质的拳会有关联,不是些好人。他接着讲,他看到那个开洋车的开始撕扯那个可怜的顾客,于是他走上前去,二话没说,用双手牢牢的钳住了洋车司机的双手。洋车司机吃惊的看着他,但实在动弹不得,只得求饶,爷爷在得到他不再欺负人的许诺后,便放了他,那人车都没开走就跳车跑了。爷爷回家换了一身衣服,便下楼来乘凉。不一会,只见那个开洋车的带着一群手持钢鞭人冲了回来,爷爷脑袋里嗡的一声,知道大事不好,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只见那个洋车司机冲爷爷径直走来,爷爷心想,躲也没有用了,镇定行事吧。可能是怒火蒙住了洋车司机的双眼,也可能是爷爷换了衣服的缘故,他竟然没有认出爷爷来,张口就问:“看没看见刚才那个穿红衣服的人?”爷爷往远处一指,说:“往那边跑了!”于是,洋车司机带着一群人像苍蝇一样往那个方向跑了。真是虚惊一场啊,爷爷到晚年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他与日本人也有一段友谊。在日据青岛时代,爷爷跟一个日本驻华的日本商人私交甚好。这个日本商人非常喜欢中国的古董字画,搜集了很多。在日本战败的时候,日本商人把爷爷请到家里,对他说:“我要回日本了,这些东西我带不走,请你挑一些喜欢的,剩下的我会销毁。”于是爷爷挑了一些名人字画和瓷器,其中有唐伯虎和文征明的真迹。可惜在后来文革的时候一把火烧了。在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还委派爷爷作为接收大员,接收了青岛球拍厂。

美国军队进驻青岛之后,爷爷和美国人也混得很熟。据爷爷讲,当时他从美国军营里搞来一架发动机,自己组装了一台吉普车,后来卖掉了。到现在,家里还留着当年他问美国水兵要来的军用毛毯,上书“US”二字。

爷爷的私交中,有一位是国民党时期的青岛市警察局局长,叫战步青。写到这里,我特意用谷歌搜索了一下,在中共党史材料里,他的称号是“青岛特务头子”。战步青在国民党溃逃台湾的时候,走的匆忙,把小老婆带到了台湾,大老婆却滞留青岛。爷爷亲自把他的大老婆送上了去台湾的船。后来,在解放前夕,战步青邀请爷爷去台湾经营木器业,爷爷派副手去考察了一下,回来说是可行的。但是很快就解放了,一切都晚了。到后来,战步青做到了台湾省的立法委员。直到八十年代初,二人才通上电话。接电话的那一刻,爷爷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我曾经问过爷爷,当年为什么不去台湾?爷爷把眼一瞪,说道:“这是我的地方,我为什么要走?”是的,爷爷就是有那么一股子与生俱来的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气概。解放后,爷爷历经四清,三五反等历次运动,许许多多其它的资本家都上吊自杀了,爷爷却始终没遭什么大罪。究其原因是爷爷为人好,对员工好,没有结下什么仇人。而且爷爷心宽,视金钱如粪土。曾经被关起来交待过问题,但什么也没交代出来,因为真的没得交代。

有一次,爷爷伸出五个指头,自豪的跟我说:“你爷爷我在年轻的时候,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啊!”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在思索良久后,我小心翼翼的问道:“爷爷,吃喝赌抽我都能理解,这嫖,是不是有点不道德?”爷爷把眼一瞪,正色道:“在旧社会,那都是官的!”官的是我们的方言,是应该的意思。我又思索了良久,直到现在,我依然不能接受爷爷的旧社会的五毒俱全的理念。 爷爷到我们家生活之后,孝顺的姑姑和叔叔们每周末必来我家看望爷爷。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包饺子,谈天,让人很是羡慕,也弥补了我缺失的母爱。爷爷常说,有这么一群孝顺的子女,他死也能瞑目了。每次说道这里,我都要纠正爷爷,不许说死字。爷爷很不以为然,说,人嘛,总是要死的。

 总之,爷爷就是这样一个人,幽默但却严厉,先进但却传统。我十分幸运,在少年时代跟爷爷共度过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这些都成了回忆中珍贵的片段。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