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凄凉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8-25

 

一个男孩子如果被一个成熟的女人爱过,他就不会爱上小女孩。我曾经在《读者》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天梯上的爱情》,讲的是一个小男孩子爱上了一个比他大十岁的女人,这个女人有四个孩子。俩人受不了世人的嘲讽,带着孩子逃到深山,如今男的七十岁,女的八十岁,儿女已经长大成人,相继下山,只有他俩固守着共同建造的爱之巢。直到在一次偶然中被一支探险队发现,向外界披露了他们相儒以沫的爱情事故,还配发了照片,他们坚贞不移的爱情故事逐渐被世人知晓,成为流传盛广的经典爱情。 

 

看了这篇文章,我对两位老人当初毅然选择私奔表示深深的敬佩。除此之外,我还听说过这样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但这段感情被世俗谋杀了,同时谋杀了两个家庭,女的终身没有再婚,男的家庭摇摇欲坠,谁都不幸福,成为了旷世绝恋,永远的悲剧。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一个闭塞得迁徙的候鸟都想不起经过那里的偏僻小山村,人们的生活简单而枯燥,串门聊天是最流行也是最能调节生活的消遣方式,男人们聚在一起讲黄色笑话,女人们说着东家长西家短,不时偷偷地笑几声,很诡秘的样子。芬和强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人们几乎每天都在用最不堪入耳的话语谈论他俩的事情,用讥笑的眼光在看他们,成为人们调剂生活的作料。人们没有用任何实质性的武器,仅仅就是天天讲,月月讲,最后却把芬和强推进深渊。 

阮玲玉所说的“人言可畏”四个字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诠释。 

芬是一个并不漂亮的寡妇,带着四个孩子。丈夫去世的时候,孩子都比较小,照顾年幼的孩子,上山打柴等家里地里的活全靠她一个人忙活,很多男人做的活都由她一个人来做,但是犁田犁地这类地里的活她没法完成。她从来不向别人诉苦,别人同情她的艰难处境,经常将自家孩子穿过的衣服送给她,她充满感激地接受,没有自卑,请人的事情多了,难免会开不了口,所以她家的田地都是全村最后栽种,延误了时节。村里有个小伙子名叫强,刚高中毕业,对人热情,是村里唯一的知识分子,有名的热心肠,老人们时时将他挂在嘴边称赞。  这样的两个人后来走到了一起, 但被众人唾弃,芬受到的冷遇更是彻骨寒心。大家眼中,强是早上刚从山凹里跳出的太阳,充满希望,芬是路边的残花败柳,没人理睬。人们就把所有的责备和漫骂统统给了芬,把所有的同情和教育纷纷洒给强,认为强是受害者。现在想来,俩人相爱关别人什么事?可是,当时,就是在孩子心中芬也是个坏蛋,谁都不愿意和她打招呼。 

芬和强是在一场大雨中开始相接触的。芬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寡妇门前是非多”,所以很少单独和男人接触,尽量避免节外生枝,保护好自己的名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彻底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引出了一段惊世骇俗的恋情。 

那是一个初夏,雨季比往年早来了一些,山区都是雷响田,下雨才能栽秧。那天突然来了一阵大雨,持续时间很长,村民们趁着大雨赶到田里做田。芬家里的田里也有水了,可是没有人帮她犁,各家各户都在忙自家的活计,没办法,芬就鼓足勇气赶上自家的牛,学着男人做田。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是天已擦黑时,田还是没有做完。强做完自家的田看到这种情形就主动帮忙。后来,只要芬家有事,强就放下家里的活,强家里人多,不用担心没人做事。 时间久了,山乡的人们开始怀疑他俩的关系,风言风语四起,强的家人不允许他再去帮忙,忙着给他找对象,没有给芬和强任何解释的机会。同情芬的人对她的道德提出质疑,指责她伤风败俗,不让自己的男人帮助芬干农活,芬的田地一半是荒芜的。强无法忍受,不顾家人的反对帮助芬。芬和强再次走到一起,后来发展为爱情,芬为强生了一个女儿。强的家人无法容忍,强迫他和邻村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结婚,不承认他们共同的孩子。新婚之夜,强喝下“敌敌畏”但自杀未遂,以后的日子里靠酒度日;芬没有再婚,独自带着五个孩子煎熬着过日子。 这段爱情似乎结束了,人们很满意这样的结局,欢欣鼓舞,把芬的行为当成笑柄来讲,但对芬好了许多,乡里乡亲办客也开始请她。直到24年后,强的妻子将菜刀砍向强的时候,人们才发觉一切都没有结束,什么都还在继续。子女已经长大成人,都离开家到外地打工。芬和强的女儿也随着哥哥姐姐一起走了。年近花甲的芬开始享受孩子的孝顺,人们好像淡忘了她和强的恋情,只有芬清楚强心中的痛。女儿和父亲生活在同一个小村里,经常见面,却不能相认。女儿的样子像强,高挑的身材,瓜子脸,白净的皮肤,是村里的第一美人。让强倍受折磨的是,他从来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没有给女儿买过一件礼物,女儿不知道还有他这个爹,芬看见他就绕道行走。打工一年后,女儿回家结婚,强向芬提出给女儿买嫁妆,芬拒绝。强向妻子提出承认自己的女儿,如果不同意就搬到芬家去住。妻子把几年来忍受的委屈一股脑地喷发出来,冲进厨房提起菜刀就砍。一个星期后,强自杀身亡,这次是“敌敌畏”加白酒,药性很强,没来得及抢救。强的妻子没流下一滴泪,她的泪早已流干了。妻子和亲戚很隆重地办理了强的后事。时间正好是他女儿结婚的前一天。芬没去参加葬礼,没有人欢迎她;他们的女儿也没去,按照当地的风俗,要办喜事的人不能参加丧事,在女儿看来同村的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怎么值得影响自己一生的幸福? 此后,芬天天上山砍柴,柴堆满了整个院子。人们看见她每天都到强的坟边坐一会儿,倒一杯酒,点一支香烟祭奠强。 

如今的人们,忙着赚钱,忙着看电视,忙着打麻将,没有了24年前的闲工夫,强的事情在轻描淡写的谈论中烟消云散,谁也没有时间关心芬每天的怪异行为。 

不到一年,芬上山砍柴时在山上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地点是在强的坟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