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我的性奴生活

发布日期:2015-01-25

我身高一米六七,結婚那一年體重五十公斤,可是我丈夫爲了滿足他一點點的虛榮心,總是跟別人說我有一米七零。看得出來我還不算真正的骨感女孩,不過我對自己的體形一直蠻有信心,四年前我在洗澡的時候總是對著鏡子翻來覆去地研究自己細軟白膩的腰肢。相反,那時我的乳房倒一直是小小的、尖尖的,乳頭永遠軟得象桃花花苞。就連高潮的時候也是那樣。 

我的丈夫奇怪地迷戀我的腳髁,他說她們細得象小鹿,他只用拇指和食指就能圈起來,這當然是哄人的。做愛時他不是攬我的大腿,而是把我的長腿屈回來握住我的一對腳腕。K城是個溫和的城市,夏天我喜歡穿碎花長裙,不過爲了照顧老公的眼睛,我總是光裸雙足穿細細吊帶的拖鞋,塗透明的指甲油。結婚後我不斷地找茬跟他吵架,可是獨自一人時默默地看著自己起伏有致、晶瑩如雪的腳背,幻想著小濤的大手摸在上面,會覺得蜜汁熱熱地漬透了裙下裹緊我身體的絲綢花邊。 

我學的是農林專業,畢業後進了一家熱帶植物研究所。我不是一個好雇員,整天不做什麽事,當然那裏也沒有什麽事需要我們做。我的家庭背景使我有一個比較寬裕的生活,至少不必爲生活操心,這只是一個不言自明的事實而已。在圈子裏我沒有象別人那樣跟酒廊老闆娘或者走私車商人搞在一起就已經夠讓我父親驕傲的了。 

我每天開一輛朋友借給我丈夫的日本車上下班。我現在的主人動手的那一天晚上我正在環城幹道上,旁邊車子不多。有一輛奧迪插到我的道上,幾分鐘後它突然減速,我本能地踩刹車,後面的三菱吉普不輕不重地撞了我的車尾。 

三輛車都停了下來。如果我是個訓練有素的警察,也許會想到前面那輛車不該停。從後面下來的中年男人本來板著臉,見到一個俏麗的大姑娘便甜蜜地笑了起來。腓臘把這一切裝得很象真的,他是我主人的重要幹部,T島人。後來他曾經足夠變態地連續折磨了我一個星期。 

他說不好意思呀小姐,我願意付修理費。奧迪車上的人談笑著從我身後走上來,我跟本就沒在意。然後我覺得臀部被輕輕地刺了一下,我只來得及稍微有些奇怪就失去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我背著雙手躺在水泥地上。看著自己赤裸裸的胸脯和光順的小腹邊緣露出的黝黑的體毛,我差不多以爲是我又在做那樣的綺夢呢。不過和夢境比起來旁邊的幾個男人顯得太真實了些,他們正帶著毫不掩飾的興趣注視著我的身體。我的臉紅了,這真的是我成人後頭一次赤裸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 

我在地上扭了一下身體,手腕在背後銬得很緊,我注意到我的腳也被一副閃著銀光的鐵銬鎖在一起。我開始想起了撞車的事,跟著想到了許多劫車劫色殺人的新聞,我想這回肯定輪到了我,我多半會被強姦,而且搞成這樣,恐怕是要送命。 

我的心在跳,全身在出冷汗。但我還是能控制住自己,我以在那樣的場合下一個年青女人所能有的冷靜問:“你們是誰?” 

其實他們是誰都無關緊要,我只是覺得要說點什麽。 

中間那個老人開始說話,告訴我他是誰,我在什麽地方。我第一次凝視著將在以後四年中決定我生死的主人。 

他說了他的弟弟,半年前在境內被捕,事後估計他弟弟的手下就混進了警察。那以後他本人親自回到國內四處活動,最後在一籌莫展的情況下決定綁架我。 

他告訴我他會向我父親和我丈夫建議,請他們爲他弟弟設法開脫。他說只要能救出他弟弟,他決不會傷害我。現在他只不過是需要我幫忙錄一段帶子。 

另外兩個人盡可能文雅地把我扶起來,給我打開了身後的手銬。手腕上的皮膚已經被磨掉了一圈,看到血我才覺的疼。他們壓我的膝彎讓我跪到地上,我服從了。然後有人遞給我一張當天的報紙,示意我舉在乳房下面的肚子上,這樣可以表明我在今天確實還活著。報紙不是M文的,我的主人一向謹慎。 

新進來一個人用手提攝像機給我錄影,讓我念了一段簡單的話,大意是我現在很害怕,如果父親珍惜我的生命,請按照綁架者的要求做。攝像機圍著我的一絲不挂的身體轉了一個圈。

我腳上的鐵銬也被打開了。只拿來了一件睡衣,其他什麽也沒有。我默默地當著幾個男人的面把自己裹在裏面。這裏是一間裸露著水泥牆體的空曠的地下室,赤足走上十多級樓梯後一座三層的設計漂亮的建築物出現在我的眼前。M國的太陽光線強烈耀眼。 

我被軟禁在別墅二樓的客人房裏生活了八天。套房帶衛生間,衣櫥裏挂著整齊的換洗衣服。我能見到的唯一一個人是爲我送飯的女傭,她甚至每天爲我換床單。到第九天的中午把我重新帶回了地下室,像是個頭目模樣的人命令:“把衣服脫掉,脫光。”以後我知道他就是阿昌。 

我感到血一下子湧到臉上,我沒有動。阿昌沒有再多說一個字,他只是一拳打在我的胃部,我連退兩步坐到了地下。阿昌上前不慌不忙地踢我的肚子,他面無表情,象一架節奏準確的機器。 

我用手去擋他的腳,怎麽可能擋得住!我受不了了,一連聲地喊:“我脫,我自己脫,我脫光。”他像是根本沒有聽見,一直打得我滾到牆角裏縮成一團才停腳。 

我就在那裏脫光了自己的衣服,整個平坦的腹部已經全都發青了。 

“鞋!” 

我把他們給我的平底布鞋也拉了下來。 

原來這間地下室的鐵門裏面還有好幾進深,就連我這樣的女孩也能看出里間是一個拷打人的地方。屋子中間有一座閃著銀光的不銹鋼臺面,在旁邊放著一個不大的煤氣爐和幾個大水桶,一些鐵鏈和鈎子從屋頂上高高低低地垂挂下來,牆面和地面上好象沒什麽規律地固定著不少鐵環。水泥地剛剛沖洗過,濕淋淋的,但是牆上塊狀和條狀的黑色印迹,恐怕是幹結的血吧? 

我很害怕,被阿昌踢傷的肚子和腰又疼得厲害,當有人說“跪下”的時候我毫不抗拒地跪下了。這時我才看到那個陰沈的老人,我的主人,一直坐在屋子一頭的一張舊籐椅上。我正正地面對著他。 

你的老子住進了醫院,你不用緊張,他是裝病,既不接電話也不見客。你老公也請了長假,手上的案子都交掉了。他還交了申請要調到別的處去。我的弟弟被換了看守所,弄到什麽地方去了都不知道。卷子馬上就要轉給公訴人了。 

他慢慢地說:“你老子真有決心啊。” 

女孩,過去有多少人每天早上睜開眼想到的頭一件事就是怎樣來殺掉我們兄弟,可是到最後都不是我們死。剛剛有了一點基業---,這一回我弟弟是真的要死了。我的主人停了一陣。阿昌,你們來吧。 

他們很容易拖我起來,可是他們象貓玩老鼠似的下令說:“站起來,自己躺到臺上去!” 

我是一個全身上下寸縷未著的年輕姑娘,周圍站著五六個兇神惡煞的男人,我能怎麽做呢?也許我只能放聲大哭吧。我緊咬嘴唇強迫自己動作起來爬到那張臺面上去,儘量不與旁邊的目光接觸。鋼制的表面冰涼刺骨。 

後來我的主人告訴我說那天他的確有些佩服我的鎮定。“那間屋裏有多少女人碰都沒有碰她就象殺雞殺鴨一樣吵。” 

他們把我的手和腳大大地分開用皮帶固定在台邊,大家紛紛開始脫衣服。我把頭偏向一邊閉上了眼睛--我的愛人啊! 

他們摸我的身體,摸我的生殖器,用勁地掐我的乳頭。 

“小婊子,奶奶太小啦。”一個光溜溜的身體壓了上來,帶著濃重的煙味吻我的嘴唇。在下面他跟本沒有什麽準備就往我的陰戶裏撞進來,我奮力扭動著屁股躲開他。陰莖在我的口子上亂頂亂捅了一陣後退了出去,周圍響起了哄笑聲。我感到他拉開我正哆嗦著的肉唇試了試我的洞穴的位置,然後這頭野獸把幾個手指並攏在一起狠狠地往我因爲恥辱而緊縮著的洞口捅下來,他是用足了力氣的,只有一個手指插進了我的陰道,另幾個指頭卡在我嬌嫩的開口上,我想他把我的粘膜撕裂了。我在疼痛和憤怒中大聲尖叫起來,他竟然曲起埋在我體內的那個手指,指甲割進了我的肉壁裏,然後,然後他向外拉出去--- 

我不是一個十六七歲的處女,我已經嫁爲人婦,性交對於我和我所愛的人來說都是一件甜美的事,我不僅僅是願意、我是渴望和小濤在那怕是地板上蜿轉纏繞整個夜晚,我的肚腹中甚至已經爲男人孕育了一個小種子,可是我從來不知道人和人的性關係可以是這樣的暴虐。我再也不敢掙扎了,聽憑他再一次用陰莖晃來晃去地試著。最後他哼了一聲,粗大的器官強硬地插到了我的盡頭,我只覺得疼。 

他動呀動呀,醜惡地呻吟著,他停下的時候我能感到他灼熱的肉在輕輕地抖。“哎呀,哎呀,出來啦,出來啦!”他叫得比我慘痛的嗚咽聲還響。 

“丟那媽,臭屄比木頭還幹。”他讓開位置的時候罵罵咧咧地說。 

第二個,第三個。到第四或者是第五個的時候那人在下面笨拙地弄了半天。 

“小許,你媽沒教過你怎麽弄吧?” 

“這條X沒你媽那麽大,找不到洞洞了?” 

“射到婊子肚臍眼裏去吧。” 

許多聲音下流地笑駡著。我微微地睜開眼睛。 

弓著腰伏在我身上的是一個最多十五歲的少年,孩子一樣的圓臉漲得通紅,小小的胸脯上挂滿了汗珠。我的心軟綿綿地跳了一個空,我知道事情壞了。 

這個小傢夥什麽也不知道,他的第三下只走了一半就一塌糊塗了。他還以爲女人都是這個樣呢。那些可惡的老傢夥立刻就發現了。 

“來啦,小婊子發情了!”“真的,小東西都翹起來了。”“真沒看出來,文文氣氣的大姑娘,蒂頭挺得象個小雞巴!” 

“她的屄翻得象猴子屁股!” 

我的屄輕輕鬆松地把下一條肉柱放了進來,然後緊緊地環住它,狠狠地一下,一下,再一下,我真的停不下來呀!我和我身上的男人一起顫抖,一起哀叫出來,我知道我的下半身正在象波浪一樣爲這個畜牲起伏著。我的濤濤---你知道你從不招惹人的小妻子在受著什麽樣的苦嗎? 

女人怎麽會這樣痛,這樣羞,同時這樣地渴望著他們的肉呀--- 

這個人泄出的時候我已象瘋了一樣,我的背叛的身體只用了十幾秒中就搞垮了再下一個上來的人,然後我就失去了大部分的知覺。但是我知道他們一直在爬上來。 

我打著寒顫睜開眼睛,一大片冰涼的水花正在我的臉上炸裂開去。我的氣管裏又酸又痛地全都是水,喘不出氣來。後來有人說,賣屄賣的差不多了,下來吧。 

我朝這個人看著,呆呆地想了半天這句話是什麽意思。我真的不是在有意地違抗他,我只是根本反應不過來。我看著他手裏的皮帶揮起來在我的乳房上一掠而過,我看著自己白白的肉上綻放開一道赤紅色的裂口,卻好象只是被撞了一下,並不怎麽疼。我也不覺得特別害怕。

我聽任他們把我提起來放到地下,原來我手和腳的束縛已經被解開了。我軟軟地跪伏在水泥地上,他們再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上半身向上拉直。我這時才看到了自己大腿裏側淋漓污穢的男人的精液,幹結的和正在緩緩流淌著的,斑駁地粘附著灰土,還有一股血迹在腿肚子上分出了幾個叉道,末端溶化在粘液中變成了血絲。我一側的大陰唇上有一個撕開的裂口,那些灰白柔軟的稠汁正綿綿不斷地從我已經合不攏的縫隙中挂下去,“啪”地落到地上,拉出幾條亮閃閃的絲搭在我的陰毛叢中。 

我的主人盯著我的臉,我想他一定看到了使他滿意的東西:散亂的黑髮,肮髒的汗迹和淚痕,還有我淒苦絕決的眼睛。我那時的精神已經遙遠而麻木,他說出了讓我事後回想起來才戰慄不已的判決:“你每天都要這樣被我的手下操,直到你做不動了,你才死。” 

“除非我弟弟被人放出來,每天爲我的弟弟念幾遍佛吧。” 

主人捧著他手裏的茶杯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出門去。安靜了一會兒,阿昌擡起我的下巴問:“上面還有十來個輪班的弟兄呢,你的警察老公幹過你的小屁眼嗎?” 

直到第二天清晨我才終於是獨自一人了。臨走之前他們把我的手又銬在一起,給我的腳上釘上了一副鏈子很長的腳鐐,盤成鏈環的鐵條比我的食指還粗。 

我大睜著眼睛仰天躺在冰涼的地上,腦子裏一片空白,什麽也不想,一個上午沒有挪動身子。一大攤粘滑的液體從我的屁股下漸漸地滲出來,我覺得同時還在流血。我的小肚子裏好象被塞滿了一麻袋碎木屑,很脹很重很麻,就算想動也無處用勁。可是不論前面還是後面都並不怎麽覺得疼。 

不,我的老公沒有這麽幹過。這一夜中大概確實有許多人扒開我的屁股在我的大腸裏射了精,可是我對這本該是十分痛苦的第一次並沒有留下什麽記憶,那天在情欲的高潮過去之後我的意識始終沒有完全恢復過。 

等到我寫完上面這句話,主人咳嗽了一聲,示意我停下來。與上一回一樣,他一直著迷地看著我組織出一段又一段的文字。 

這是他想出的侮辱我的新遊戲,讓我自己寫出我悲慘的故事。我寫了一個開頭的那天可能是在十二月,而現在他們告訴我已經是2001年了。 

上一個漫長日子直到深夜才結束:大家一直在盡力地折磨我被阿昌打腫了的陰戶。最後把我拖進地下室最裏面的鐵門,那裏還有二十多平米的面積,是主人用來監禁他不喜歡的人的。室中的一半象獸籠似的被鐵柵欄隔成小間,另一半的地面上有五到六個方形的鐵蓋。 

小許掀起其中之一,露出一個方方正正的水泥坑,長寬大約只有六十公分吧,稍微地深一些,可能是八十多公分的樣子。底平面上有一個蓋著的排水口。我很熟悉這個坑,這四年中有四分之一的時間我就待在裏面。 

小許現在已經是一個十九歲的英俊青年了。我想他經常意識到我的身體是他的第一次,這有時反而使他對我比阿昌還要狠。他惡謔地叫我“光屁股姐姐”。 

“光屁股姐姐,”他嘻皮笑臉地說,“你在裏面又要住上一陣子了,把這個塞到屄裏去,只有靠它來安慰安慰自己了。” 

這個壞蛋竟然把那條“木頭老公”都帶下來了。 

我接過來略略屈腿彎腰,把木棍插進身體裏去,我的陰戶雖然脹痛著,但還算濕潤,不太困難地插到了底。他還要把我的手銬到背後去。 

住在裏面可以有兩種方法:一是屁股坐到底,曲起腿擠在胸前;二是先跪好,然後坐在自己的腳後跟上。無論是哪一種,當鐵蓋壓下來的時候都必需得低下頭,從側面看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個“h” 形或者“Z”形,不過h的一豎上半截是折過來的。然後就是完全的黑暗。你的肢體跟本就沒有什麽活動的餘地,必須保持同樣的姿勢直到下一次有人打開頂蓋。 

爲了不透進光線和聲音,蓋邊圍著橡膠墊,在裏面就靠下水道的縫隙換氣,人很快就會喘不過氣來,再加上M國的炎熱氣候,悶在裏面真的是很難忍。每天會開一次蓋給我喝些水,如果他們願意的話,也許再喂我幾口飯。 

不這樣做我就會死,不過不清掃這個坑洞並不會使我死,在長期囚禁時可能要過上一個月才會用水沖洗一次,順便算是給我洗澡。可以想到在這一天之前洞裏是一種什麽情形。 

一直到昨天晚上才把我拖出來,我的整個身體已經麻木的完全沒有感覺了。爲了今天能看我再寫一段,主人讓他的兩個女傭把我在浴缸裏用溫水泡了一個晚上,再努力地爲我按摩了全身,我各處的關節才算有點鬆動。 

這才不過一個來月而已,有一年夏天我曾被連著在洞裏關了六個月,只在有人要用我的身體尋歡作樂的時候才放我出來,當然先得拼命把我的身子洗乾淨。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很快就喪失了時間概念,我跟本就不知道在完全的黑暗中是過了一年還是一天。剩下的唯一一點祈盼就是能有男人想到來操我,讓我能夠伸展一會兒四肢,呼吸一點新鮮空氣。 

主人說:“連你乾癟得象核桃似的小屁股頭一次見紅都不記得了?那時候阿昌他們可被迷得不輕啊。用那個弄幾下,自己去想想吧。” 

今天是小許代替阿昌陪著主人守在我旁邊,一開始他就讓我把那根棍子塞進了陰道裏,每當我寫到被人姦污的地方他們就說:“停下來捅幾下,那樣寫出來才有味道。” 

我扶著桌子勉強站起來。在公開場合是嚴格禁止我坐的,我只能雙膝著地的跪著,經過這麽幾年我膝蓋上的繭已經厚實得象我的腳掌一樣了。今天主人特別允許我坐在他的椅子上使用他的大臺面,因爲我已經衰弱得不太跪得穩了。 

我趴到地上把屁股高高地翹起來,扭曲身體把棍子插進肛門裏動作著,然後嘟嘟囔囔象念經似地說道:“哎呦---啊---好硬啊---好凶啊---女奴隸不行了---小屄裏都濕了---啊---啊---受不了---求求你了。” 

這種把戲我已經給他們演過不知道多少回了,可他們還是照樣看得津津有味。男人在這種地方真是無聊。 

捅到主人滿意爲止。“好了,回到開頭去接著寫吧。” 

回到開頭。被輪奸了一天一夜的我在地下室裏躺到下午,然後就被押出別墅的院子,讓我赤條條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拖著鐵鏈一直走到山坡下的士兵營地。只這幾百米路我的細嫩的腳腕就被腳鐐的鐵圈磨掉了皮,我從未在戶外裸行過的纖足更是紮滿了木刺和碎石。 

我在那裏過夜,早晨再帶我回別墅。 

一直到第十天,每天就是這樣。我的主人對他的士兵們做了一點限制,每個晚上安排近二十個人,一人二十分鐘,五十多人的隊伍在這些天裏可以在我身上來回地輪過四趟。白天在別墅的保鏢這邊就完全隨他們的便了。 

才到了大約第三天,我對沒完沒了地抽插著的陰莖已經毫不在乎了。我在床上或者地上躺下,差不多是本能地分開腿,無聊地看著他們一個一個地爬上來又滑下去。誰想要肛交,拍拍我的屁股做個手勢我就翻過身去擺好標準的姿勢;要口交我便爬上去將他含在嘴裏。性欲和高潮當然是根本談不上了,那種感覺大概可以和每日的排瀉相比。 

要把女人變成娼妓真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她曾經是多麽的敏感和羞怯、曾經受過多麽良好的教育,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在與二十個不同的男人進行過二十次性行爲之後,再增加一個或者一千個都沒有什麽太大的不同了。 

再過幾天就連做娼妓都很難。我的陰道和肛門被男人磨擦的次數太多,先是紅腫充血,然後就完全潰爛了。男人的東西象燒紅的鐵條一樣刺進來,再帶著我的血肉拔出去,只要三五下我就會疼昏過去,他會繼續用勁地弄,直到硬是把我疼得醒轉來。幸運的是多數人看到那種鮮血淋漓的樣子就會讓我把他們吸吮出來,但是總有幾個人就是喜歡在血水中做。不記得是第九天還是第十天,主人在營地裏對士兵們宣佈說他要賞錢給還願意使用我陰道和肛門的人,那天我把嗓子完全哭啞了,有五六天發不出一點聲音。 

那幾天中我可能做盡了一切女人能夠爲男人做的事。最怪異的一種方式我不僅從未聽過、從未做過,我根本就沒有想到過那事是能夠做的。有人竟然想到而且真的做到了在我的膀胱裏射精,他很努力地把生殖器插進了我的尿道裏,順便撕裂了那裏的肌肉。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尿路還能夠擴張到那麽大。 

雖然很疼,在尿道裏被人幹還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尤其是他抽出去的時候,有點像是憋急了突然釋放出來似的。 

這樣的十天結束之後,我的前面後面都在流血,總算允許我在地下室的鐵籠裏安靜地躺了幾天,每天給我注射最新一代的抗菌素,開了這個頭以後就再也沒有停止用藥,一直持續到現在。否則象我這樣每天皮破肉爛地在地上滾,恐怕早就感染得連骨頭都爛成一攤膿血了。 

距離我主人家的別墅十公里遠的臘真是這個區的行政中心,有一條公路橫貫鎮中,路兩邊一共有三座磚結構的建築。一座是區政府的辦事處,一座是軍營,裏面住著我主人的另一半戰士。還有一座在路的一頭,是我主人出錢建的學校。其他就全都是竹木搭建的普通民居了。從理論上講我的主人應該在這裏履行職務才對,不過大多數時間是腓臘守在這裏當他的代表。 

兩噸半的農用卡車在山間公路上開了大概一個鐘頭,一直開到鎮子一邊的空場上,這裏一向聚集著不少前來做小生意的各寨鄉民,是一個自發形成的集市。 

換上了當地民族服裝的保鏢們把赤身裸體的我直接推下了地。休息了幾天,我的身體稍稍有些恢復。我的手在身後銬著,脖子上挂著一塊大木牌,上面寫著:“我是女WAGONG,我是母狗”。 

WAGONG是從這裏偏西一點地區的一支武裝政治力量,幾年前在政府軍的進攻下遭到失敗,現在已經改名爲WA族自衛軍了。 

WA族自衛軍在當地的名聲很不好,經常有他們搶劫殺人的傳聞。有人對著人群喊:“我們是從莫岩寨來的。這個女人是WAGONG三支隊司令的姘婦,被我們抓住了。我們把她帶到區裏來叫她受點苦,讓大家出出氣。” 

讓我背靠樹幹站著,用繩子一圈圈地把我捆得筆直。要折磨女人,紮她的乳房是免不了的,刺女人乳房也不需要很粗很硬的東西。姑娘的乳頭太敏銳太柔弱,他們已經準備好了細細的鋼絲。我永遠也形容不出年青姑娘綿軟濕膩,象小植物一樣的乳頭被那麽細的尖刺穿透時的苦楚。它刺激的可不是我表層的皮和肉,它是那麽的細,那麽的韌,能夠順著女人的泌乳管一直滑進乳房中心,深入到我緊密粘連的腺體內腔裏,然後哪怕只是把它輕輕地轉一轉,捅一捅---不是女人,你真沒法想象那時人受的是一種什麽罪。我都不能說那到底是痛,是癢,還是有火在燒,只覺得連身體深處的心肝腸胃都抽搐得絞在了一起,想喊都喊不出聲來。

“求你們了,求求你們---”我氣喘噓噓地哀求著:“來操我吧,別紮了---要我幹什麽我都答應呀!別,受不了呀!” 

他們喜歡這樣,鋼絲拔出去再插進來,再拔,再紮,就把這樣單調的事情無窮無盡地做下去。我胸脯上細嫩的肌肉象小蟲子似的扭來扭去,先是眼淚,再是冷汗,我的嘴邊挂滿了唾液,兩腿流淌著尿水,然後就連陰道裏也抽搐著分泌出粘汁。 

那時候無論要我做什麽我都會去做,真的,無論什麽。可是沒有人要我做什麽,他們只是要我苦苦地痛。 

周圍站了一大圈的人,大家像是在看馬戲表演。 

我的頭低垂在胸前,閉著眼睛。“這一切什麽時候才會結束啊?”一睜眼就看到我被黝黑粗大的手指緊緊握住的小乳房,在鋼絲下瑟瑟地抖。 

“停一停啊,親哥哥呀,親叔叔呀,哎呀,停一會兒吧!” 

他們停下了,“小母狗,換一個花樣玩玩?” 

我只求能喘一口氣就好,我拼命點頭。 

新的花樣是竹簽,有人已經削好一把了,兩寸來長。用手掌托起我的乳房,往乳暈上用力紮進去,只剩一個小尾巴露在外面。 

再拿一根,轉過一點角度再紮進去。四、五支竹簽把我的乳頭圍在中間。這才只是開了個頭。我眼睜睜地看著小小的籤子繞著圈紮滿了我的兩隻乳房,她們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對血淋淋的小刺蝟,真可憐。 

把我解開了,我坐在大樹下發呆,想吐。阿昌握住我的一隻手看,“整整齊齊的手真好看啊,讀了那麽多書,從來沒挖過木薯吧?” 

我的指甲修得很認真,很尖,這十來天還沒被他們糟塌掉,鐵鉗可以很結實地夾住她們。把我的一雙白晰纖細的手捆緊在樹幹上,第一個被挑中的是我右手的中指。阿昌握緊鉗子向外用力,我便看到我的指甲片與它根基上的肉脫離開去,泛起半圈鮮血。 

阿昌搖晃著鉗子,再把它往回推回來,我尖叫了起來。他再拉,我的指尖就只剩下淌血的嫩肉了,還掀起了一塊肉皮。 

阿昌把連著血筋和肉絲的指甲給我看,扔掉它,再夾緊我的食指。 

他一個手指也沒有放過。然後告訴我說:“等著吧母狗,下午就輪到你的後爪了。” 

中午強迫我獨自跪在大太陽下面,銬在身前的雙手從十個指尖上往下滴血,插滿著竹簽的一雙乳房像是兩個種遍了樹苗的小山包。兩個什麽也沒穿的當地小男孩一直跑到我身邊來好奇地盯著我的胸脯,其中一個伸出一個指頭碰了碰我乳尖正中插著的那根竹簽,用華語問:“你不疼嗎?” 

保鏢們在樹蔭下休息,吃飯,悠閒地準備著下午再幹一場。 

按照阿昌他們的命令我坐在地上往前伸直腿,把手捆到身後。鎮上沒事的人們又一圈圈地圍了起來。腳趾甲不太好夾,不過這難不住巴莫。他只拿一把普通的水果刀插進我的趾甲縫裏往上撬開,然後便可以用鉗子輕易地拉掉它。他拉掉一個,我“哎呀”一聲。 

這一回他給我留下了兩個大腳趾。他在地上摸了一陣找到兩根上午剩下的竹簽,先用勁插進我的趾甲縫裏,再順手側過手中的鐵鉗一下一下地往裏面釘,我的心疼得一下一下地往喉嚨口跳。我忍不住張嘴,湧出來的都是胃裏酸苦的水。 

現在大家聊著天,笑著,若無其事地把粗鐵絲套在我剛被插進竹簽的大腳趾根上,用鉗子把接頭擰起來。已經很緊了,可還是一圈一圈地擰下去,直到鐵絲整個地卡進了皮肉深處,然後再去拴上另一個大腳趾。我在我自己喊痛的間隙中聽到了趾頭裏卡嚓卡嚓的斷裂聲,不知道斷的是竹釘子還是我的骨頭。 

留出來的鐵絲接頭和麻繩繞在一起,把我往樹上拉上去,一隻腳挂在一側的樹杈上,而另一隻腳挂到另一側。直到我的頭頂離開地面。 

承受我全身重量的兩個腳趾像是斷了似的疼,我的臉被湧進來的血液漲得通紅,全身卻一陣陣發冷,汗水象小溪一樣倒灌進我的鼻孔和眼睛。有人用粗糙的手掌使勁磨挲著我朝天大大地展開的生殖器,他的尖指甲從我大腿根上胖乎乎的肉縫裏劃來劃去開始,一直搔到我中間的肉唇下面。倒挂著被人撫弄的感覺使我從心底裏發抖,他們哄笑著,然後皮帶“啪”地一聲抽在上面。 

“媽呀!”我慘叫,身體不由自主地亂扭,“腳啊,哎呦啊---我的腳啊!”緊跟著我叫出了第二聲。 

他們停一會兒,讓我好好體會一下全身各處的痛,等我剛有點平靜便再往那裏抽上去。 

悶悶的疼,悶得人要發瘋,我又尖叫。 

他們就這樣打下去,打到我再也沒有力氣叫出聲爲止。失禁的尿水漫出來向下流進我自己的嘴裏,而我的胃液和口水一直浸透了我的頭髮梢。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地上,我害怕地看到我的兩隻腳的拇指已經被拉長了一半,我覺得我的陰戶已經從中間分裂成兩半。天還沒有黑,我的苦難還沒有完,保鏢們得意地笑著告訴我說下一回會更難受,可是我已經連害怕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一次我的兩個大腳趾被並緊在一起擰上鐵絲,又把我倒吊回去,我無力地向下仰著的頭距離地面半公尺高,我的胸脯離地一米不到。阿昌擡腿准准地踢在我一邊的乳房上。 

我的整個身體向後蕩過去,沈悶地撞在樹幹上。與此同時我用驚人的力量向上曲起了身子:我的胸脯!我萬箭穿心的軟軟的胸啊! 

我的身體向站著的阿昌擺回來,他提起腿再踢到我的另一個乳房上。 

當天晚上我是在臘真的軍營裏度過的。其他都算不上什麽了,最悲慘的時候是士兵們掐住我的脖頸把我向下按在床邊上姦污我的肛門,我的已經像是爛果子一樣流淌著汁水的雙乳被擠扁在中間,我能感到裏面同時扭動著十幾個竹尖。 

一共讓我在臘真待了四天。每天早上把我赤裸著帶到市場上,當衆狠狠地折磨了我四天。第二天用竹片抽爛了我的全身,滿身的肉裏都刺進了折斷下的細竹絲;第三天用燒紅的鐵條逐個逐個按進我被竹片抽翻的裂口裏,說是給我止血。 

等到這天晚上我已經變成了一個血肉模糊的肉團,沒什麽男人還會碰我了。於是拉著我跪起來背靠樹幹捆緊,兩腿分開在大樹兩側。中間塞進一張小板凳,板凳上放了盞酒精燈,點著的火苗正好舔著我的陰戶口。 

烤得一對大陰唇裏一顆一顆地往外冒油珠,“吱吱”響著往下滴,我額上就一層層地往外冒汗。一直把我烤到半夜,下半夜把我掉過頭來,還好到那時我的陰戶已經只麻不痛了。這回讓我抱著樹跪下朝外露出我的屁股,大家調整了一會兒,把酒精燈放在正好能燒到我肛門口的地方。 

第四天阿昌只用一把鋼絲刷子就足夠了,他握著它從我皮開肉綻的胸膛往下重重地刷到大腿根。只這一下,閃亮的刷毛上就挂滿了絲絲縷縷的斷筋和碎肉,然後守著一個酒壇的巴莫再把當地人釀的土燒酒澆在我身上。我疼得哭叫著翻啊滾啊的,他們幾個人都按不住我,後來就往泥地上釘進四個木樁,把我的四肢捆到上面。他們可以非常放鬆地用尖利的鋼絲紮遍我的每一處傷口,用酒醃透我的爛肉。 

對後面的這幾天我能記起來的就是無邊無際的、讓人發瘋的各種疼痛。還有不知是在哪一個晚上,我突然地從昏沈中清醒了幾分鐘,看到天頂上有一顆很亮的星星。我很奇怪地想到這幾天的情景肯定都被主人叫人錄下來了,要是給戴濤看到不知道會使他多傷心呢。對不起呀小濤,我這麽想著,又陷入到昏沈的迷霧中去。 

從我的主人以後給我放的錄像裏看我一直緊閉著眼睛,每當烙鐵燙在肉上或是燒酒淋到身上的時侯就像是一條菜青蟲那樣地扭著,同時含混地發出一點“嗚嗚”的聲音。 

等我再有記憶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主人別墅的客房裏,主人讓他的黃醫生很認真地爲我治傷。他用最好的燒傷藥勉強保住了我的大陰唇。當主人來看我的時候我掙扎著爬起來赤條條地跪到床前的地板上。 

“好好養傷吧,阿青。”我的主人和氣地說:“過個十天半月能走路了,再讓阿昌陪你到外面幾個寨子裏轉轉。光是臘真一個小鎮哪里夠啊。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