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游戏代练之死

发布日期:2015-01-25

昨日,记者来到阜阳市经济开发区阳光绿苑小区,这家网游代练公司所在的房屋已被贴上封条。

“这家公司8月25号早上出了事情,一个小男孩在里面死了。”小区邻居说,这家公司很神秘,里面都是年轻人,吃住工作都在里面。这些年轻人白天黑夜打网游,平常很少出门。

民警告诉记者,这家网游代练公司老板姓李,雇了3名员工。“公司客厅里放了6台电脑,3名员工每天都在客厅里打网游升级,吃住都在屋里。”据介绍,客厅了摆了两排电脑桌,看起来就像小网吧。员工打完网游后,就自己做饭,随后到卧室睡觉。

昨日,记者找到了公司的3位员工和李老板。“他(小袁)是1991年生的,很年轻,在公司已经工作了两年,是我们公司的‘元老’。”从界首来的员工小龙说,“他的去世,让我们太意外了。”

他坐在床上突然离世

员工小锋说,他们吃住干活都在公司,三个人相互都很照顾。“当天上午8点多,煮好鸡蛋后,我就拿着鸡蛋送到他(小袁)房间里去,一开门就发现他坐在床上。”小锋说,他保持着睡醒刚坐起来的姿势,但头歪向床外沿,肩膀抵在床边椅子上,地上还有了一小滩血。床边留着半碗面条,还有一只大馍。

小袁一动不动,让小锋突然感到一阵心惊,他急忙跑出房间,告诉小龙“他是不是不行了?”

两个员工赶紧给李老板打了电话。李老板赶到后,进屋查看了几秒钟,就拨打110报了警。

每天要工作12小时

小龙说,今年7月1日,他被这家公司招聘了。来到公司后,他就看到小袁一直打着游戏。

“公司包吃住,每人每月300元生活费。小袁来得早,工资是1300元,我们新来的是1000元。”小龙说,由于小袁身体状况很差,平时生活由他和小锋帮助照顾。

“我们打游戏时,一天工作12个小时。”小龙说,他们3人负责打游戏,升级装备,由李老板把升级好的装备卖出去赚钱。

之前通宵四天打游戏

“我们了解到,8月24日下午4点多,李老板离开时,小袁还让李老板帮忙买一双鞋子。”办案民警说,通过调查未发现小袁有被强迫工作现象。小龙与小锋也都表示“自愿受雇于他(李老板)。”从房间勘验看,冰箱里有充足的食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屋里有空调,生活条件还算不错。

那么,年轻的小袁怎么突然离世了呢?小龙说,小袁身体本来就有病,“他一只脚肿得厉害,不能挨地,一只手也僵硬了,听力也不行。”小袁平常还不怎么动弹身体,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打游戏。

大约在小袁去世前一周,李老板和小袁商量,让其换成夜班工作,小袁答应了。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他就开始通宵打游戏,打完游戏后再睡觉。

夜班是每晚10点到早晨8点。夜班坚持了大约4天后,小龙发现,“他以前的病情加重了,一直躺在床上连门都不出,饭都是我给他端过去。”

警方排除他杀可能性

“他死前三四天,老板看他不舒服,就没有让他工作,让他回家看病,但他不回去。”小锋说。

小锋说,8月24日下午4点多,躺在床上的小袁说想吃面条,他就特意到小区门口一家饭店花5元钱买了一碗带回去。小袁吃了几口,就把碗放在了床边凳子上,然后一直盯着这些东西,久久不语。

“他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这个公司。”小锋说,这个问题,他一直没弄明白。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通过法医初步鉴定,排除了他杀可能性,应该是病死,或许也与长期面对电脑工作,身体得不到很好休息有关,但最终结论还需要做尸检才能确定。然而尸检,需要小袁的亲属同意。

去世前三天,他拒绝回家

民警联系到小袁的父亲时,得知他正带着小袁的弟弟在广州看病,暂时赶不回来。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网游代练公司李老板,他也是名“90后”。

记者:你怎么想起来做网游代练这行的?

李老板:之前自己就玩游戏,懂这个,当时也没事可做,而且这行投资又不大,就做了。

记者:有没有去工商局登记注册公司?

李老板:我去工商局问过,说不用登记注册。

记者:你什么时候发现小袁身体不舒服的?

李老板:大约是他死前三天,他说自己拉肚子,我就给他买了治拉肚子的药吃了。

记者:这几天,小袁可在上班?

李老板:没有上班,他一直躺在床上,我还给他结清了工资与分红,让他回家看病,等好了再回来,他不愿意回家。

记者:小袁生病前几天一直在上班吧?

李老板:是的,他才被调的夜班,每天晚上10点到早晨8点。

记者:小龙、小锋也上过夜班?

李老板:他们几个不定期要上夜班,白班是早8点到晚8点。虽然规定上班是12个小时,但管得并不严,有时他们早晨都睡到九、十点才起床。

记者:小袁生病这几天,有人照顾吗?

李老板:每天一日三餐都有人送到床前,他基本上都是在床上躺着。

“见不得光”的行当,却有人捧场

“注册代练网游公司?没听说过啊。”采访中,记者来到省工商局咨询相关问题时,一位工作人员答道。据介绍,工商部门确实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所以网络游戏“代练公司”其实都是无照经营。劳动保障部门也表示,由于不签署正规用工协议,这些机构员工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用工全凭“一张嘴”

年轻的小袁在代练公司里去世后,他的同事小龙和小锋也离开了这家公司。“不需要什么辞职手续,这公司招聘我的时候就说过了。”小龙说,当时李老板只是口头告诉他们,来公司里上班,每天工作12个小时,就有1000元底薪,小龙等人没多想就来上班了,“相当于就是口头招聘我们,没有签任何用工协议。”

“公司简单,我们的工作也简单,就是负责打游戏。”小龙说,他们做的这款网络游戏代练,主要就是替其他玩家在线,帮助他们提升游戏角色级别,或者获取高级装备,从而换取相应钞票,这需要代练员工一直在线“玩”,只有这样才能从中获取利益。

“你应该知道,现在年轻人玩网络游戏特别狂热,也愿意付钱,代练公司就应运而生了。”家住合肥马鞍山路的陈进(化名)是一个“资深”的代练,他认为,网游代练其实是个“灰色职业”,只有利益,没有监管。

“注册代练网游公司?没听说过啊。”采访中,记者来到省工商局咨询相关问题时,一位工作人员答道。据介绍,工商部门确实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所以网络游戏“代练公司”其实都是无照经营。劳动保障部门也表示,由于不签署正规用工协议,这些机构员工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监管仍是“无人区”

那么我省各部门对网游代练公司到底是什么态度?昨日,记者首先联系了省工商局,该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工商部门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所以这些代练机构都是属于无照非法经营。记者随后咨询了省人社厅劳动监察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类似的公司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和员工签署正规用工协议,所以一旦出现雇佣纠纷,员工的权益就很难得到保证。

心理咨询师、长期从事青少年网瘾研究虞慎勇告诉记者,代练公司的发展确实超乎想象,“少数在校大学生或者青少年热衷从事网游代练,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大多早期有迷恋网游的经历。”虞慎勇介绍,自身迷恋网游,同时觉得在游戏的时候可以赚钱,让一些青少年甘心“扎根”代练公司。“可是,这些公司运作一般都不规范,从业人员往往非常辛苦。”虞老师介绍,青少年在这些机构工作,一般都不会长久,对将来的职业规划也没有任何帮助。

“长期干代练,感觉身体都垮了”

大学生坦言,这行赚钱很费劲;也有人梦想着“游戏致富”

“你到了这种公司后,就像‘连轴转’一样,停不下来的。”大学生小郑是网络游戏代练,和记者对话时,他的手指还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飞舞。在小郑看来,网络游戏代练这个行业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一旦入行,根本没有精力去干别的,时间久了身体肯定会被拖垮。

案例一:游戏侵占了上课时间

如今迷恋网络游戏的大学生并不少,小郑也是其中之一,他非常热衷于一款竞技游戏,和很多普通玩家不一样的是,他同时也是一名游戏代练。

“我是在朋友的推荐下,从去年暑假开始干游戏代练兼职的,我的实力不算强,一般都接‘白银1’到‘黄金5’(游戏内代表段位)的单子,一天打两三个单子,赚150块钱。”玩游戏的同时还能赚这么多?看到记者脸上惊讶的表情,小郑笑道:“一天赚一两百很正常,像有些高手都是接大单子,一天赚1000元的都有。”

那么代练过程究竟是怎样的呢?小郑详细解释道:“我们一般都会通过一个中介软件,从上面的单子里挑选适合自己的,然后交纳一定的押金,才能去代练。”小郑说,整个交易都有一套流程,“像我接小单子,一般要交200块钱押金,交完之后,会有个插件会自动输入玩家的账号和密码,等我把任务完成后,玩家就直接通过支付宝把酬金打到我的账户上。”

“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游戏里代练赚钱,主要就是帮玩家打段位,每上升一个段位就会获得30元到50元不等的酬劳。”小郑告诉记者,大学生中有很多游戏高手,平时都通过这种方式来赚零花钱,不仅可以支付上网费用和生活开销,还能通过自己的实力赢得他人的认可,满足虚荣心。

小郑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因为游戏确实旷了很多课程。“一般都是晚上去网吧包夜,一个单子要打3个小时,完成三个单子就要十个小时左右,白天哪里还有精力去上课。”长期下来,小郑觉得身体都垮了,他有些懊恼地说,“我打算以后只选择星期天去赚赚外快。”

案例二:游戏高手和他的网店

提起“张亚东”这个名字,在巢湖市的游戏代练圈几乎人人都知道,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就从一个开挖掘机的小伙,摇身一变成了某知名网络竞技游戏里的顶尖高手。如今,他成立了自己的游戏工作室,培养自己的代练员,梦想着赚一笔大钱。

“我开了5年的挖机!”小东告诉记者,09年自己高中辍学后,就和姐夫学开挖掘机,因为生活太单调了,期间也玩过一些电脑游戏。在朋友的影响下,小东03年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玩了一段时间后,朋友就告诉他:“你这么好的技术,不去打‘单子’太可惜了。”于是那时起,小东开始尝试做代练,打游戏赚钱。

“我玩游戏反映、动作都很快,没多久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大神’,有人慕名而来花钱请我打游戏帮忙练级。”小东说,他完成第一个单子用了两天时间,然后客户给了他600块,“这是我的第一桶金啊,那次两天两夜没睡觉,就像‘嗑药’一样的,太激动了。”

“我当时想,直接接生意不是能赚得更多吗?”想到这,小东找几个朋友凑了一万多块钱,买了四台电脑,租了个800块钱月租的小屋,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店,专门帮人代练。第一个月坐吃山空后,网店终于慢慢有了起色。“现在网店一天收入500多很轻松,后来生意好了以后我又开了自己的第二家网店。”谈起目前的状况,小东很满意。 谈到未来,小东信心满满,又有些迷茫,“按照我们代练这行赚钱的模式,如果顶级的,一月20万都不成问题。”小东向记者坦言了自己的目标,但被问到如何实现它时,却说不出话来。

相关新闻

3个月代练“练”坏身体

22岁的江哲是一名大三学生,在哈尔滨市松北区的一所大学读书。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参与代练,结果累坏身体的故事。

“那时候我想给自己换台笔记本电脑,于是我开始疯狂地做代练赚钱,体力也是在那时被透支的。”小江说,大二那年有3个月的时间里,他通过中介软件接了120多单“生意”,为了不耽误上课,他把做代练的时间都安排在周末的17点到23点,有时甚至白天也泡在网吧里。3个月后,他用做代练挣来的近 4000元钱和原有的积蓄,买了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人却瘦得不成样子。

江哲对记者说,由于那段时间的身体透支,直到一年后自己的肩膀、手臂和颈椎还时常疼痛,并发出咯咯的响声。疯狂代练的那3个月的时间,自己近视的度数涨了300多度。

心理专家张聪沛先生认为,许多人做游戏代练是出于娱乐和挣钱的双赢心理,但是长时间的游戏不仅会玩物丧志,而且难以从游戏中解脱出来,从而形成网瘾。不仅如此,大部分网络职业者都会出现亚健康症状,有的甚至引发严重疾病。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