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不可思议的事情

发布日期:2017-10-08

 先说2004年发生在学校的那件事。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和另一个当事人都没有想到会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当时心情都特别好,事后过了很久在闲聊中谈到当天发生的事情,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个事情说出来很多朋友一定会说是‘鬼打墙’,确实我也这样认为,但是毕竟是亲身经历,不得不说出来。


这个事情发生的地点是在南京,我和我的一个关系特别要好的死党,那一年考上了大学,她在南京师范大学,我在南京应天职业技术学院(如果有在南京仙林大学城的朋友,就应该知道我下面说的这一条路)。 


2004年,南京仙林大学城还比较荒凉,至少我们学校的正大门还没修建好,只有靠近食堂那的一个小门,当时小门门口一直通往南京师范大学门口的那一条路虽然已经铺好,但是周围都是拆迁后的废墟,好在路非常的好走,一条直线走到头就是另外一所学校了。从我们学校一直步行到南京师范大学,坐学校门口的小黑车需要5分钟左右,步行的话最多半小时,背景交代完毕。 


那天我们学校有演出,我将我的死党娜娜(女)喊到我们学校来帮我化妆(对了,新慕白是男生),演出结束后已经接近晚上6点了,为了感谢娜娜来捧场我带她在我们学校食堂吃了些特色小吃,餐后她提议去她们学校食堂去吃晚饭,有一家瓦罐焖肉饭特好吃,我一口答应她的要求,顺便我也可以送她回学校。到了我们学校门口的时候,娜娜说我们步行去她们学校吧,一来消化消化刚才吃的小吃,以迎接下一顿美食;二来我和她关系特别要好,两个人都是健谈风趣的类型,无数趣事等待我们两的八卦。


于是我们两都决定步行,从我学校走到她的学校。虽然步行感觉有些远,但是一路上有说有笑的都不会觉得无聊。 天色其实有些暗了,而且快到夜晚的大学城还是有些冷清的,路上因为只是单纯的铺好了路,路灯还没有安装到位,借助昏暗月光步行还是可以看清楚的,而且一眼就可以看见南京师范大学大门口那一排亮晶晶的路灯,就算看不到了朝着那一排路灯的方向走就对了。娜娜手挽着我的胳膊,我们俩就有说有笑的出发了。


当时出发的具体时间真心记不得了,毕竟已经过去好久了,就记得娜娜当时说了一句话:到我们学校吃晚饭,现在出发最迟7点半我们就可以到了。因此推算出发的大概时间应该是在6点45左右。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两说说笑笑也聊了好多,直到我从包里拿水出来喝的时候,娜娜问了句几点了,我才拿出手机看时间:8点半。


我看着时间一愣,都8点半了,娜娜也吃了一惊,走了那么久了,难怪觉得有点累了,可是怎么还是没走到。当时我们两都没在意时间,只是觉得走的有点累了而已,说说笑笑继续,直到娜娜口渴喝水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已经9点多了,而南京师范大学门口的那一排路灯感觉还是那么的遥远。我对娜娜开玩笑说,今天奇了怪了,肚子都饿了,还没走到你们学校门口,看来以后还是不能省这5块钱车钱。娜娜提议从废墟上走,往她们学校大门的方位走,可能会快一点。 等我答应,我们两便手拉手小心翼翼的踩着砖头朝她们学校大门的方位步行。


走了没一会,我们两抬头看见一个四合院似的建筑,只记得那时三个平房,门口有一口井一样的物体,井的旁边有一双眼睛似的绿色亮晶晶的物体看着我们,我放开牵着娜娜的手朝着‘眼睛’走去,嘴里还问娜娜,那是什么?不会是狗吧!看娜娜没回答我,我转头看着娜娜,她一个人站在那边好像在说些什么。我喊了一声:娜! 娜娜愣了一下看着我,然后朝我走来,我拉着她问: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狗啊?一直在看着我们!娜娜有些开玩笑的口吻说:看起来蛮恐怖的,但是应该不是狗吧,要是狗的话,这种夜深人静的环境,有动静还不早就叫了啊!我们俩都是爱狗之人,平时看见狗都是左摸摸右捏捏,狗狗被我们骚扰的撒腿就跑的,当我觉得那是一只狗的时候更吸引了我的好奇心,拉着娜娜朝它走过去,大概离它最多只有一米远距离的时候,我冲着它说了句:‘这应该是只狗吧’的时候,它猛地汪汪汪冲着我们叫了起来。 


我和娜娜被吓的撒腿就跑,这真的是第一次被狗狗吓到了,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那是只德牧还是中华田园犬,我只记得狗突然冲我们叫唤的时候,我拉着娜娜就狂奔,跑了不一会儿,南京师范大学的大门口的那条马路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了。我们从废墟里跑出来了,当时我们还很庆幸终于跑出来了,废墟碎砖头地真不好走。食堂已经关门,我们在大学城里大学生都喜欢聚集的小吃城吃了我们的晚餐,当时到小吃城的时间已快10点了。


07年那年的鬼节,我,娜娜,还有一帮朋友坐在一起讲鬼故事玩的时候,这个事件才被我和娜娜再次提出来,在我和娜娜叙述这个事情的过程里,娜娜说了一句话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就是当时我看到狗,转头喊娜娜的时候,娜娜当时在和一个男人问路,而我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不知道娜娜当时是真的碰到有这么个男人,还是渲染故事故意这么说的,都已经许多年过去了。娜娜对我说当时她问那个男人:从这边走可以走到南师大吧?那个男人却说了些她听不懂的话。


07年那年我们一帮人在一起讲完鬼故事后发生了一个集体不可思议事件,也请大家稍等,我后面会更新叙述的。再来说一说2004年在苏州某网吧里发生的事件。 这件网吧事件发生的时间应该是上一个鬼打墙事件之前发生的,因为当时我和我们班的一个同学去她苏州老家借演出服装,这个事件发生是在我们回南京之前等火车,因为等待时间过长便去网吧上网来打发时间。学校要举办一场演出,我和我们班一个同学(她外号叫天天)便接下了这个任务,打算搞一个cosplay演出,她有现成的10多套服装和道具,我和她便决定一同去苏州去取。


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在回南京买火车票的时候,为了省钱我们买了凌晨3点的火车票,反正到南京回学校是星期天,到宿舍可以补觉,我们便买了两张凌晨3点的车票。 手上包裹太多,天天家离火车站又很远,在她家也不方便过分打扰,大半夜的出门太影响别人休息,我们到火车站的时候是晚上11点多,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网吧上网打发时间。 背景交代完毕。 网吧上网,我在打游戏,天天在逛朋友的QQ空间,我眼睛不时的瞄她的屏幕(说真的,苏州帅哥美女真的很多,天天看的空间都是帅哥美女),我犯花痴,眼睛不由自主的看着她的屏幕,索性关了游戏一起看。天天打开她一个死党的空间,我突然觉得格外眼熟,我便说这个人我肯定在哪见过,或者是看到过,天天说不可能,我一时也想不起来,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 


大概凌晨12点左右,我突然想起来了,便对天天说:不对,我想起来了,我前几天看了一个论坛,里面有一个人和你的死党张的超像。说完我便开始输入网址,进去搜索照片,天天起身去洗手间,让我快点搜索然后给她看。天天回来的时候,我也正好找到了这个人的帖子,‘快来快来,就这个人,你看像不像?’我手指着屏幕,天天坐我旁边,可是当我鼠标滚轴滚动到照片的时候,我傻眼了,天天也傻眼了! 图片一共是四张,楼房,蓝天,草地,是那么的显眼,那是四张生活照,三张单人的,一张双人合影的。可是,四张照片里,人都没有了。 不,不能说人没有了,应该说,显示人身体,露出人身体部位的所有地方,都没有了。就比如说,一个站在草地上,摆着剪刀手POSE的人,消失了,光看见他身后的楼房,他踩的草地,他的鞋子,他的裤子,他的衣服,他摆剪刀手时因为姿势而衣服袖口的抬起都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可是,却不见头,不见脸,不见手,都是空白的。 


我和天天傻愣在电脑面前,我不由自主的点刷新,还是这样,什么都在,人体没了。天天颤抖的问我,怎么会这样?我说我不知道,天天,你用你电脑试试。天天的电脑打开一切正常,可以看到笑容很灿烂的人脸,虽然那个笑容在我眼里格外的诡异。 我关掉网页再次打开,一切都恢复了,我刷新了几次,都没有出现刚才的情况。我又再一次刷新,电脑突然死机了。


当时的环境,网吧就我和天天两个人坐在包间里,当时的气氛,使我们不敢多呆,匆匆的收拾了行李,去火车站等车了。这个事件也许有很多懂电脑的人能够帮忙解答出来,可是我是实在无法想象,电脑或者网络如果有问题,可以加载不出来页面,可以图片显示不出来,或者图片显示一半,而这种一切都正常,却不见人,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故事的后续也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将这个事件在一段时间内叙述了三次,分别有三批朋友听过我这个故事,每一批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警告’,而最近在叙述这个事件的时候,这个‘警告’貌似已经消失了,所以我才敢放心大胆的叙述出来,娜娜说这个时间是我最不可说的事件,因为第三次警告就是07年鬼节我说过后发生的,具体情形,我后面会继续更新,请大家稍等。 


先将三次被'警告'叙述给大家听吧,前两次过程都不复杂。 第一次'警告' 我是个很喜欢打电玩的人,特别是跳舞机玩的相当在行,收了几个徒弟,带他们跳一些难度相对比较大一点的歌曲,阿龙就是其中一个。他是个打扮普通内心却渴望时尚的男孩,认识他的时候他刚上大二,比较清闲,没事就会打电话给我,喊着师傅,去跳舞去?我是个怕闷的人,对阿龙的要求是有求必应,出去玩也都会喊上他。 阿龙跟平常一样电话我喊我出去跳舞,并且带上了他的一个同学,我们三人在电玩室一跳就是一个下午,直到傍晚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我们才决定一起去吃点什么东西。吃饭的路上我们三人聊的很嗨,话题不知不觉的转向了灵异事件,我们先讨论了网上很出名的几个小孩排队学火车的那个灵异广告,接着又聊到了一些鬼片电影,都觉得意犹未尽,不够刺激。


我突然想到了我在苏州网吧的那段经历,问他们要不要听听,他们也非常感兴趣,嚷着叫我说给他们听。 说完后他们都沉默了,我追问:怎么样?是不是够怪异?阿龙的同学笑笑没回答,阿龙却是不太相信的意思,说我一定是瞎编造的。我挺生气他不怀疑我说的故事的真实性,立刻给了他一个极度恶毒的赌咒发誓。阿龙忙说师傅,我相信了,不需要这样发誓吧。我也没责怪他,只是告诉他我既然说了,就没有必要说假话,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实话实说而已。 


当时我们走到了一个住宅小区,穿过小区就到了一个美食街,小区的小路上没人,就我们三人边聊边走着。路上的路灯挺亮堂,小区的绿化挺茂盛,风吹动树枝摇晃,现场气氛确实挺凝重的。可是就在阿龙道歉不该怀疑我说的故事真实性的时候,我们头顶上的路灯突然灭了。该死,吓死我了。阿龙的同学小声嘀咕着,我也猛的一惊,确实被吓了一跳,我们三人对视一下,各自内心都有想法,我却觉得这路灯突然灭了一定是灯泡坏了。 我们穿过路灯,路灯突然滋的一声又亮了。


我和阿龙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都没说话继续往前走,当走到第二盏路灯下的时候,头顶的路灯又灭了。这个小区好多年了,路灯估计长久没修,接触不好'。我对他们两解释,却说的有些底气不足,自己心里也觉得毛毛的。阿龙的同学忙说快走吧,感觉怪怪的,走过前面几盏路灯就出小区后门了。我们加快走路的速度,我开玩笑说:'阿龙,你同学胆子好小,前面那盏路灯我就不信还会这样。' 我话刚说完,身后的路灯又亮了,我们三人都没有回头看,不敢回头看,因为走到第三盏路灯下的时候,头顶的灯又灭了。怎么会这样?阿龙开口问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没有说话,只是略带小跑的快速走着,他们两也是如此,都加快了脚步,穿过第三盏路灯的时候,灯又亮了。 


第四盏、第五盏路灯也是如此,我们三人狂奔到美食街,大气不敢出,也不敢回头看,这事情实在是不可思议,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三人都是默不作声,不敢在提,这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几年后和阿龙网上闲聊,我将此事再次提起,阿龙忙说别在提了,当时被吓的不行了,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发生那么怪异的情形。说的也是,连续五盏路灯,不能单纯的用巧合去解释吧! 第三次‘警告’ 这一次事件发生在07年鬼节那天,当时我在一个家教中心打工,娜娜和我约好晚上我们大伙一起出去唱歌玩,而她实在非常无聊,便跑到我上班的地方等我,而这一天的工作非常的清闲,我们几个人便坐在一个教室里聊天。参与聊天的还有我两个同事:静静和王梓西,还有一位学生的妈妈。 


这位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三姑六婆,很能侃,不过正满足我八卦的心里,只是娜娜在一旁听的一头雾水,因为我们讨论的内容都是关于在我们这边补课的孩子家庭的一些琐事,娜娜连忙要求我们打住,觉得我们鬼节讨论这些八卦,真的很无聊。静静却来了兴致,提议我们聊一些灵异的事情,并且逐个追问我们信不信这些。 我不做声,看了一眼娜娜,娜娜说她相信,紧接着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我笑话她们就仿佛真的见过鬼似的,娜娜便对大家讲了我和她鬼打墙的那个事件,同时我还和娜娜争执起她当时向一个男人问路,而我却是什么人都没看见。大伙见我和娜娜为了这件事一直在争论,都感叹我们竟然会遇到这么古怪的事情。 接着那位‘八卦母亲’也对我们讲述了她老家的一个怪事,对于这种道听途说,也真的只能是听听罢了,不能放在心里,可信度真的很低。


王梓西和静静也说着他们听过的一些灵异事情,大家听的都很入神,气氛相当好,只是都是些道听途说,我不禁摇头问他们有没有什么亲身经历。 王梓西是个很聪明的人,听我这么说,她立刻反问我,既然我这么讲,我一定遇到过什么,要求我说给大家听听。娜娜连忙制止了我,很严肃的对我说那件事千万别说,可是越是这么说,其他三人越是很好奇,忙询问娜娜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说?‘你们不知道,他有一件亲身经历的事情,是不可以叙述给别人听的。’娜娜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仅严肃,还显得特别神秘的样子。 ‘为什么啊?’静静连忙询问原因。‘他的那件事情,曾经对别人说过,听过的人都多多少少被警告了,上一个听过的人已经受到血光之灾了。’娜娜边说边比划,手在自己右脸的太阳穴附近指了指,‘这里,被砸了很长的一道伤口。‘那你听过他的那件事情没?’王梓西立刻追问。 ‘没有,其实我也蛮好奇的!’娜娜说完看着我,‘不会真那么玄乎吧?’‘说说吧!’八卦母亲也看着我,我很无奈的笑了笑,‘娜啊,你知道我不愿意说,你还把她们胃口都吊起来了。好吧,说就说吧,你们听完这个故事如果倒霉了可不能埋怨我啊!娜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这时候八卦母亲的小女儿下课跑了过来,抱着她的妈妈嚷着要回家,八卦母亲让她女儿坐在旁边自己玩一会,说听老师说完故事后就走。 


小女孩很乖巧,坐在旁边听我说故事。直到我把故事说完,大家都没有说话,而小女孩立刻嚷着拉着她的妈妈要回家。我的故事并没有吓到她,她却觉得我们这些大人太无聊了。八卦母亲跟我们告别后,我们剩下的四人又开始讨论晚上的活动,娜娜原本计划就是去唱歌的,并且她已经约好了两个朋友晚上一起去唱,而王梓西和静静下班后也没事做,在我们的邀请下也答应和我们一起去玩。就这样我们一起收拾了下教室,简单的打扫了下卫生,骑着各自的电动车,向KTV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欢声笑语不断,而话题仍然在讨论着灵异事件,锁好车,到了KTV,到了包间里,我们仍然接着话题在聊,娜娜的两个朋友也颇有兴趣的聆听我们的讨论。你们知道有三首灵异的歌曲么?’王梓西突然问我们,大伙都摇了摇头。 ‘我知道有一首,是无印良品的《掌心》吧!’静静想了想,用疑问的语气等待王梓西的回答,不等王梓西表态,她连忙又回答,‘就是那个MTV里出现了一个女鬼,是吧?对,没错。'王梓西肯定的答复了静静,‘还有另外两首,一首是张韶涵的《梦里花》,一首是蔡依林的《说爱你》这两首歌曲很正常啊,怎么会灵异呢?'我和娜娜几乎是同一时间一起发出这样的疑问,对于爱唱歌的我们来说,这两首歌曲太普通也太正常了。 不过等王梓西解释原因后,我真的无法再次面对这两首歌曲了。 先说<梦里花>',王梓西一本正经的解释给我们听,虽然我不知道她的解释依据根源在哪里,但是却觉得蛮有道理的,'这首歌前半段唱完,中间那一段旋律,仔细听,有一段非常吵杂、奇怪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是无法消除的,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娜娜立刻把歌曲从电脑里找出来,不得不说,平时唱的时候从没有那么仔细的去欣赏歌曲里的每一个画面,也从没有仔细的去倾听每一段旋律,'注意,快到了'。王梓西突然拿着话筒,告诉我们大家注意听。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娜娜惊讶的说到,大家全部都点头表示,确实听到了。 


王梓西特有成就感的关掉音乐,'因为这段音乐不仔细听很少会有人注意,所以在后期制作上也就没有去管它。'我开玩笑的讽刺王梓西,说的就好像她瞬间变成制作人似的。那<说爱你>呢?这首歌曲有什么不对劲的?'静静趁热打铁,追问着王梓西。 王梓西特神秘且小声的说:'你们还记得这段歌词么?你...没..发现我...躲在角落...'王梓西唱完这句歌词后,所有人都仿佛触电一般,娜娜和静静大喊打住,打住,实在太恐怖了。不仅是她们,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娜娜的一个朋友立刻点歌开始唱歌,我们坐成一排,异常安静的听歌。王梓西坐在我旁边,突然问我,要不要把<掌心>放一遍?太鄙视你了!'我立刻白了她一眼,'你就一定想把大伙吓到才罢休么?' '嘿嘿。'王梓西不动声色的去点歌,点完坐在一旁等歌曲播放。娜娜的一位朋友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抱歉的对我们说有事要先走一步,另外一个唱歌的朋友见状也客套的说不能玩太晚,也得回去了。真扫兴,挽留不住,娜娜连忙陪他们出去送他们,我拿着话筒唱着未唱完得歌曲。 '好扫兴啊,他们两这才呆多久就走了,一点也玩不开。'娜娜回来后就开始发牢骚,我笑着说哪里能有人关系像我们这么铁得。这句话倒是让娜娜非常赞同,抢过我手里得话筒说:'说的没错,我们嗨起来玩,这里都是自己人,不矜持也不怕,哈哈哈。


我靠,不还有一个话筒么?'我冲着娜娜吼,不过我确实喜欢这种都是自己人而放肆得感觉。可娜娜还没唱两句话,话筒却坏了。 娜娜对着话筒'喂喂喂'几次都没有声音,便按了'服务'键等服务员来帮忙调换。我握紧手中的话筒,猥琐的笑着以防娜娜来抢夺。娜娜正有此意,说她歌曲还没唱完,让我给她继续唱。我把话筒靠紧嘴边吼了几声,发现这个话筒接触也不太好,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 '什么破话筒啊!'娜娜拿过我递给她的话筒,试了几下,可能觉得勉强凑合能用,便继续唱着。不一会服务员推门进来,我告诉他话筒坏了,让他帮我们进行更换,服务员试了试,发现确实没声音,拿起对讲机让维修人员前来更换或者维修。娜娜见有外人在,也停止了唱歌,点了根烟安静的坐在点歌电脑面前继续点歌。 '另外一个话筒也有问题。'维修人员进门后,静静指着娜娜手里的话筒说着。维修人员拿着两个话筒出去,没多久,进来告诉我们,两个话筒都没有任何问题,便插上话筒让我们在试试。怎么会呢?娜娜起身试了试,发现两个话筒确实没任何问题,尴尬的笑了笑。维修员礼貌的说了声如果在有问题按'服务'键继续找他,便关上房间的门离开了。


一定是他出去换了两个话筒,回来告诉我们没问题。'我说完这句话立刻得到娜娜的共鸣,娜娜按了播放键,音乐继续响起。我明明优先了王菲的<催眠>,怎么放的是<掌心>?'娜娜对着话筒突然问我们,'谁点的<掌心>?' 王梓西举起手大喊'是我',娜娜摸了摸胸口:'吓死我了!可是我明明优先的是<催眠>啊,怎么会变成<掌心>了!'包间里的环境一下子凝固起来,静静连忙要求切歌,可是却没有人去操作,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屏幕画面。这毕竟是首老歌,平时根本不会去点唱,对歌曲MTV内容也完全没有印象,就连歌词也只是记得高潮的那句'摊开你的掌心,......玄之又玄的秘密......'。当歌曲播放到这里的时候,画面突然暂停了。 静静和娜娜立刻尖叫起来,却发现原来是王梓西点了暂停,两人立刻围攻王梓西,这简直是人吓人吓死人,好在虽然害怕,两个人表现出来却是嬉笑。王梓西指着画面说:'就是这里,窗户里面站着个女鬼,那个窗户自动关起来了。说完王梓西又按下了播放键,我们四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大气也不敢出,待画面里那个窗户自动关上后,王梓西立刻暂停了画面。 我们都没有说话,却做出一样的举动,一起靠近屏幕仔细观察,边观察边讨论,讨论不出结果,便要求王梓西重播,反复的观看。


真心觉得她们三个胆子确实大,一是讨论那到底是不是女鬼,二是研究那个窗户是自己关上还是有人搞小动作故意让窗户表现出自动关上的,没有讨论出任何结果,却已经重播5、6遍了。我们几个人竟然无聊了那么久,大好的夜晚时光就这样被我们浪费了。'娜娜拿着话筒絮叨,'唱歌唱歌,不观察了!' 我和静静也去抢过另外一个话筒,王梓西坐在电脑面前帮我们点歌。三个麦霸唱歌必定你争我夺,谁叫我是个男人,静静和娜娜完胜拥有了话筒使用权。可是还没有唱到两首歌曲,话筒却又坏了,一个话筒没有声音,一个话筒又变的接触不良。走吧,出去吃夜宵吧,不唱了!'娜娜将话筒扔在沙发上,'什么破话筒,又不能用了!王梓西按下'服务'键,很快维修员就推门进来,我们要求他直接给我们更换房间,或者直接换两个话筒,这样实在没办法唱歌。


维修员戴着两个话筒出去帮我们更换,乘着这个空隙我便去洗手间方便一下,我回来时,话筒已经换好,娜娜已经开唱了。 娜娜唱歌确实好听,我们拿着铃鼓喝彩助兴,唱到第三首歌曲的时候,该死的两个话筒全都出毛病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