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双刀男黎哥

发布日期:2016-10-20

黎恩旺这个人,是广西博白人。他说自己窝囊了一辈子,想做件大事。于是他从菜市场拿了两把杀猪刀来,虽然风吹的十分凛冽他也面不改色。新公所在建筑公司已报案,且将大门紧闭,飞鸽传书向东城府求援。没多久,黎恩旺出来了,围观人群越聚越多。黎恩旺毫不慌乱,镇定自若,并且邀请指定记者前去采访。由于黎恩旺手持双刀,东城民警不敢贸然行动,后来围观人群越聚越多,不少市民开始指责警方为何迟迟不行动。捕捉进行不了,黎恩旺对此仿佛毫不在意,民警担心,就立即下令让两队防暴警察赶至增援。大约五分钟后,防暴警察穿戴好装备,拿着警棍、盾牌,向黎恩旺的四周靠近,想要一起捉拿他。在警方包抄之际,他还是放下了双刀,从上衣口袋里拿了根香烟,点燃后原地站立。过了一会儿,他又拿起刀,斜视民警,好像是在微微的嘲笑。警方发怒,开始喊话,限他十分钟内放下武器,可黎恩旺拒绝听命。


黎恩旺,其家位于广西博白县水鸣镇的一个贫穷村子。四个姐姐已出嫁,36岁的哥哥至今还没成家。黎恩旺对家庭充满了抱怨,甚至是愤怒。在农村,家中男性的多少决定着一个家庭在村子里的地位。黎家有两男四女,相对处于弱势。“我们从小被欺负着长大”,黎说,父母不识字,什么道理都不懂,被人欺负,只能忍。2004年,他与邻村人打架,被砍伤了腿,派出所做了笔录后,就再也没管过,本来就有病的老爸为此卧床不起,十几天后去世了。“我觉得是派出所害死了我爸,我不再相信派出所,不相信法律,法律只保护有钱人。父亲去世后,黎恩旺的四个姐姐相继出嫁,兄弟两个外出打工。黎恩旺说,我打也打不过人家,没钱也没关系,只想找点钱做点小生意。


黎恩旺2008年来莞打工,帮赌场看场,每个月有四五千收入。2008年8月份,进入一家建筑公司工作。9、10月份因为公司没有施工,多数工人离去,黎留下来看打桩机。“公司什么也不管,我们都是自己做饭,煮一锅饭吃一天,有时候,连个烟头都捡不到。两个月后,终于要开工了,但开桩机的师傅却要赶我走,我熬了这么久,现在开工要赚钱了,却要赶我走。我与桩机师傅吵了一架。就去找老板刘敬新,老板把工资、伙食费都给我了,安排我到另一个工地继续打桩。2008年底,黎恩旺找到老板刘敬新,希望承包一部打桩机单干。刘敬新答应了他。2009年,黎恩旺找了师傅和工人,在工地上打桩。黎恩旺有了一笔不错的收入,但他“打麻将、玩牌,每次几百,有时候几千,都输光了。”想找本钱做生意时,却发现没钱。“我就想找老板借三万块钱开个发廊”。


我们是东莞特警,放下手中的武器,否则我们将采取行动!”扩音器中传来严肃的喊话声,一名手持长刀的男子迟疑了一下;20余名特警组成的包围圈在逐渐缩小,“行动!”一声令下,特警一拥而上,将提刀男子制服——这一幕发生在四环路景湖蓝郡附近。昨日下午,他从菜市场拿了两把杀猪刀,喝了罐红牛,还打电话通知了记者。接着冲上东莞四环路,开始一遍遍地劈砍路旁一家建筑公司的大门。结果被警方围困,最终束手就擒。就擒前,他说他要杀死这家建筑公司的老板,尽管那老板对他“很好”,可现实促使他这么做,因为“凭什么这些有钱人可以开好车住豪宅,我连烟都没得抽”。黎恩旺来自广西博白,现年30岁,2008年下半年曾在上述建筑公司有过不到两个月的工作经历。昨日下午3时许,他来到建筑公司门前,要求赔偿。他说,他的脑部曾被公司的打桩机撞击过,至今头痛不已,需要花钱治疗。公司的监控录像显示,他当时情绪有些激动,公司员工谨慎地接待了他。据员工回忆,建筑公司要求黎恩旺提供医院病历或者其他证明材料,可他无法提供。接着,他开始苦苦哀求老板给他三万元开发廊,“扶兄弟一把”。老板理所当然拒绝了。不料,黎恩旺突然脱掉裤子,沿着四环路一路狂奔,来到附近的同创农贸市场。经过商贩们回忆,黎恩旺大喊大叫着跑到猪肉摊,握起两把杀猪刀就走,其间还拐到市场一士多拿了包香烟,喝了罐红牛。由于黎恩旺手上有刀,市场上没人阻拦,任他离去。随后,黎恩旺回到建筑公司。此时,建筑公司已报案,且将大门紧闭。黎恩旺频频用身体撞门,后来又挥刀猛砍,在钢化玻璃上划出片片刀痕。警方随即赶至。鉴于黎恩旺手持双刀,东城民警不敢贸然行动,只能将道路封锁,严阵防范。其间,黎恩旺拨打本报电话,指定记者前去采访。在此之前,他曾约过一次本报记者,当时他说自己窝囊了一辈子,想做件大事,希望记者到时带摄像机去采访。


黎恩旺见到记者后显得兴奋,手持双刀向记者走近,试图对话,但被警方拦住。随后的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黎恩旺没有再做冲动之举,只是继续[2]  拿着双刀,盘踞在路中央。围观人群越聚越多,不少市民开始指责警方为何迟迟不行动。下午5时37分,两队防暴警察赶至增援。大约五分钟后,防暴警察穿戴好装备,拿着一根长约1.5米的警棍,向黎恩旺的四周靠近。黎恩旺对此仿佛毫不在意,在警方包抄之际,他还放下双刀,从上衣口袋里拿了根香烟,点燃后原地站立。警方开始喊话,限他十分钟内放下武器,可黎恩旺拒绝听命。上车前,黎恩旺见到本报记者,他高喊了声,“你要记得跟踪这个事情啊”。

据说,“双刀客”黎叔在“动手”前还特意喝了一罐“红牛”,从事件本身上我们很难判断这是否是红牛新的宣传手段,一定喝红牛”莫属了。黎叔的出现或许仅仅是一场闹剧,一个不甘平庸的个体向权威的一种挑衅。“窝囊了一辈子,要做件大事”,这便是黎叔发自内心的呼喊。从整个事件上看,黎叔其实并没有伤害他人的想法,否则他也不会事先通知媒体,更不会等警察来再动手,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作案的动机,因为老板对他“不是可以,是真可以”。黎叔需要的并不是那几万块钱,相比于留在农村的姐弟他已经很成功了,至少自己也曾富足过。很多人会以为黎叔仅仅是一个跳梁小丑甚至是一个疯子,但是有的时候只有疯子才是最清醒的。黎叔说“我觉得这个社会就是八个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短短的八个字却饱含了一个生命个体对整个社会世态炎凉的所有感悟。黎叔的行为或许过于偏激,在某种程度上讲,黎叔是很值得敬佩的,因为他敢于向社会呐喊:“凭什么这些有钱人可以开好车住豪宅,我连烟都没得抽?”


我想在很多人心里都会有类似的疑问,“为何我拼命追求的却是他人与生俱来的?”。很多悲观主义者会认为是自己命运不好,宗教告诫人们“人生下来就是一个原罪的过程”,但是这样的原罪理论已经很难让人们相信了,富人就可以开跑车住豪宅而穷人却连根烟都抽不起,这难道仅仅是“命运”不好吗?黎恩旺不相信这种荒谬的逻辑,但是无情的现实让他不得不相信。或许,在旁人眼里黎恩旺能够走出农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就应该很知足了,这样简单的要求有错误吗?可惜的是,这样一个很自然的欲求在世人眼里却是一种“诳语”。黎叔的出现并不是一种偶然,单一的社会结构让人民的生活过于平淡,很多人心中都有一种压抑很久的力量,他们对悬殊的贫富差距很不满,但又找不到一个改变自己境遇的良方,这样久而久之的就产生对社会的不满和遗憾。既然人是生而平等的,那么为何城里的人就可以享受高品位的生活和丰厚的社会福利,而农村人却要在土地上挥洒汗水,农民工需要用跳楼才能换来自己应得的工资,巨大的生活差距,自然会造成心里的落差感,而一个普通的农民又无力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样的窘迫让人们失去了信仰,失去了希望,又的走上了极端,有的继续平凡......


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让生活在社会中下层的人民疲于奔命,“蚁族”、“房奴”、“农民工”大量涌现,他们每天都在为了生存拼搏着,沉重的生活压力让他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单一的社会结构、单独的社会生活让普罗大众失去了理想和希望。其实,每个个体都希望被社会承认和尊重,“自我表现欲”也是一个人最为自然的欲求之一,但是以往过度发展的“集体主义”让我们忽视了对个体的关注,个人的需求也往往要服从于集体的利益,我们只能听到集体的声音,却不能听到自己的呐喊。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政治的口号,心中积累已久的不满已经日益显现,人们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需要一个更为公平的社会,否则每个人都会成为黎恩旺。双刀客”黎叔在动手前特意喝了一罐“红牛”,从事件本身我们很难判断,这是否红牛新的宣传手段,一定喝红牛——黎恩旺”莫属了。黎叔的出现是一场闹剧,一个内心极度扭曲的人,以一种爆发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窝囊了一辈子,要做件大事”,这便是黎叔发自内心的呼喊。从整个事件上看,黎叔其实并没有伤害他人的想法,否则他也不会事先通知媒体,更不会等警察来再动手。更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作案的动机,因为老板对他“不是可以,是真可以”。黎叔需要的并不是那几万块钱,相比于留在农村的姐弟他已经很成功了,至少自己也曾富足过。


黎叔像是一个跳梁小丑,甚至是一个疯子,但是有时候疯子也会说几句清醒的话。黎叔说,“我觉得这个社会就是八个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短短的八个字,却饱含了一个小人物对于社会世态炎凉的所有感悟。黎叔的行为偏激而疯狂。黎叔发出呐喊:“凭什么这些有钱人可以开好车住豪宅,我连烟都没得抽?”我想,在很多人心里都会有类似的疑问,“为何我拼命追求的,却是他人与生俱来的?”很多人会认为是自己命运不好,宗教告诫人们“人生下来就是一个原罪的过程”,但是这样的原罪理论已经很难让人们相信了——因为命运和努力,或许并不是产生这种巨大落差的全部原因。在一些人眼里,黎恩旺能够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就应该知足了。这样简单的要求没有错,只是实施的方式太极端。可是,这样一个自然的欲求,在人们眼里却是一种“诳语”。每个人都渴望成功,每个人都希望被社会承认和尊重。应当承认,人有千差万别,不可能都发家致富,不可能都是成功人士。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给予社会个体更多的公平机会,更多的改变命运的良好机遇,那么贫富的差距,社会地位的差别,以及由此带来的巨大心理落差,是可以逐步缩小和淡化的。回顾这场街头闹剧,感觉黎叔很像一个文学作品中的名人——鲁迅笔下的阿Q先生。阿Q最经典的台词是“我手执钢鞭将你打”,黎叔进行了一次复制粘贴,只不过,他实在找不到一把钢鞭。


双刀内裤

不需要任何理由,未满30岁的“双刀内裤男”黎恩旺火了。孤傲桀骜的眼神、双烟同抽的摆酷、涂满黑纹的身体,引来媒体关注和特警出动。他身穿内裤手提双刀在东莞闹市区公开讨薪的行为,具备了迎合这个眼球社会的一切“流行”因素。很难给黎恩旺的行径给出解释。有人说他可能是个疯子,但我却认为他很聪明。有人说他是可怕的偏执,而我却猜测他只是在无奈之下策划了一次引人瞩目的讨薪行为。在无法获知黎恩旺真实的行为动机之前,我只能说:谢天谢地。无论如何,一个青壮精干的汉子,提着两把大刀冲到大街上,只砸门不砍人,已是万幸。我并不排除黎恩旺患有精神疾患的可能,但从人道主义上讲,我并不会因此而轻易做出“他是神经病所以他犯罪”的武断结论,也不会停止追寻造成黎恩旺如此行径的背后深层次原因。不是所有的罪犯,都有精神或人格的缺陷;也并不是所有的守法公民,就都身心健康。严格意义上说,人人都有人性缺陷。但缺陷如何被放大到犯罪行为,而不是被发现、被修补,才是我们所应该严肃思考的社会问题。即便黎恩旺存在“好吃懒做神经质(媒体语)”的毛病,也不是可以藉此鄙视他的理由。

社会公众的首先反应是,在给黎恩旺定罪之前,请给他做一次司法精神鉴定。实际上,如果社会的思考深度和公众诉求,仅仅只达到或停留在这一步(其实我们连这一步都悲哀地未曾达到),那么在未来的数十年后,我们将必然因为此时的短视,而付出沉重的代价。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做一些孤立无助且收效甚微的弥补工作。在马加爵锤杀同窗舍友潜逃被捕之后,我们还在为维护他应有的精神鉴定司法权利而奔走呼吁;在杨佳袭警案酿成血案之后,我们还在要求给予他公开审判和调查事实真相的机会。但寄托希望于一次一次事后的痛悟、惋惜、警醒和完善,是个不切实际而代价沉重的谬误歧途。因为诸如这样的惨痛代价,永远已经是先行付出。历史总不能永远这样依靠冷漠和绝情的滴血轮回,去敲打和唤醒人类所应有的良知。从马加爵、杨佳到黎恩旺,只是一个沉痛社会问题的不同侧面。我们不能期望等到走投无路的年轻人们提着大刀走上街头后,再去祈祷他像黎恩旺那样,依然存有最后的理智和控制力。我们应当要庆幸的是,但黎恩旺被迫走上街头以类似“行为艺术”般的方式来争夺个人生存空间和生存自由的时候,他还能不失控、不失常,还记得叮嘱记者,“要记得跟踪这个事情”。

但总要承认的是,我们在年轻人的成长问题上,已经殆失先机。不知不觉间,历史以十年为一代,又往前跨越了数轮。在“90后”悄然成年之际,整个社会依然充彻着关于“80后”的种种论断和偏见。扪心自问,“80后”第一次闯入社会公众眼中,到十年之后他们这一代已然跨入三十而立之年,社会有过对他们的观察、分析和反思吗?有人去关注这个社会给成长中的年轻人施以了怎样的扭曲影响吗?有人去观察年轻人在道德日益沉沦和生存日益艰难的大社会下如何的卑微挣扎吗?没有人去研究、没有人去反思、没有人去行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欧美萌生的“愤怒的青年”和“垮掉的一代”文化流派和社会运动,其时代背景和社会现实在今日中国可谓更为严重,但我们却从无直面青年思想状态的想法。倘说,一个充满温情,受良知、道德和法律规则守卫的社会,能够充分保障每个人的生存之权的话。那么,维护这个社会的最底线标准,一是看它对于生命权的尊重与否,二是看它能否全力维护青年的成长空间。当年轻人被迫更沉重地担负着整个社会的压力时,在“愤怒”和“垮掉”之前,恐怕就会沦为“疯狂的一代”。


演绎

电影节影帝影后的演技,远不如真实社会中的影帝影后,更能写照当代生活的真相。现列出——社会影帝的五位提名:南勇,黄松有,李庄,东莞“双刀男”,广州“口罩男”。原工作单位索要三万元开发廊店,遭到拒绝当即脱掉衣裤,持两把杀猪刀大闹东莞四环路。随后,在媒体的报道下,以其桀骜的表情、经典的话语,迅速走红网络,被称“双刀男”。他自称“没衣服、没饭吃,就只能去偷去抢。并不是我不想做好人,是家庭环境、社会现实没有给我机会。6日上午,东莞“双刀男”黎恩旺拘留期满获释。在拘留十天之后,这个网络红人显得平静了许多。对于持双刀大闹东莞四环路的行为,他高调地回应说“心情决定行为”。记者获悉,被他“追杀”的老板接待了黎恩旺来东莞接他回家的亲属,还“暗中”资助了数千元。


尚不知已在网络走红

黎恩旺被当地警方转移至地处大朗镇大有园村的东莞市拘留所。黎恩旺被处拘留十日。6日上午,拘留所门前,黎恩旺见到记者,紧紧地握住记者的右手,连称感谢。寒暄过后,他在拘留所门前喝了罐红牛,连续抽了几根烟,然后换上新衣。三四名专程从博白老家赶来的亲属始终陪伴在黎恩旺左右。亲属们表示,黎恩旺已经五六年没有回老家,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现在亲属最大的愿望就是带他回家,好好过日子。对于其在网络上走红,黎恩旺不知情。当记者转达某网站有意出双程机票以及酒店住宿费用,邀请他到北京做访谈时,黎恩旺一脸惊愕,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连声说“好,好,好,到时我给你电话”。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