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殡葬世家

发布日期:2016-11-27

 我父母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都是知名“音乐家”,也就是方圆百里唯一的“音乐家”--在法事现场为死者唱哀曲的人。我们家是世代为人举办法事的,这个职业在我们这地方被称为“喃嚒佬”,“喃嚒”就是“做法事”的意思。那天,同村的王某中年去世,当时我妈怀我八个月,本打算息唱了,奈何死者是同村兼亲戚,又是六月天,必须早点办事。于是我爹便召集叔伯亲戚,带上家什奔赴现场。我爹给我娘安排了个简单的工作--敲棒,坐着敲就可以了,不用唱不用跳。一般哀事一场五辑,正做到第三辑,娘胎里的我就不安分了,踢着娘的肚子。娘疼得直叫,眼看我就要呱呱坠地,回家生的话要翻一座山,过一座桥,我爹就与死者家属商量让娘进房,本来,法事在这时候是不能停的,但这是同村的,还是亲戚,都认识,一切都好说话了。可是,在这时候见血可是大事啊--法事中途见血,那家便会有血光之灾。那时候大家都很迷信。于是我爹就发挥他胡吹乱侃的本事,聊了小半天,硬生生把这一场哀丧变成喜丧。我就那样出世了--八个月,早产儿。我爹当即给我起了个超雷的名字--李喃生!也不和我商量一下。


我出生以后,父亲让叔伯们继续做法事,把我放在一个像棺材一样的盒子里,然后用牛车翻山越岭把我送回家。其实,我能顺利出生完全是因为死者家有一个老人是个接生婆。你说是不是很对不起人家啊?办丧事嘛,还要沾一手血腥。由于我是在法事现场出生的,后来我总觉得在我的一生中有很多事情都离不开死亡和尸体。我的家族是喃嚒世家,肯定不乏一起共事的兄弟。上一辈,只有大伯、三叔和父亲,到了我这一代,就繁衍了八个孩子--很平均,四男四女。我家只有我一个男丁,大伯有二男一女,三叔有一男三女。继承和“喃嚒佬”相近职业的只有我和比我小一岁的三叔的儿子,也就是我堂弟,叫阿坤。我现在的工作是和神(我们那里对死人的吉称)打交道:阿坤,用不好听的称呼来讲,他是“神棍”(此神非彼神)。先说说什么是喃嚒这个职业。火葬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推广的,我小时候,农村都是土葬。正因为之前一直是土葬,所以中国一直有喃嚒家族。


喃嚒就是为死人哀悼,超度。喃嚒这个职业是从道家传下来的。喃嚒佬有道服、道具(现在的魔术等也有道具什么的,“道具”这个词来源于喃嚒佬)。道服主色是黄、黑、白、红四色,北方还流行绿色。喃嚒队伍的大小根据雇主的需要调整,如果雇主要大办,那队伍可以有五、七、十一人不等,但切忌双数(两个人除外)和几个特殊数字,如三人、六人、九人等,一般都是七人、十一人;其实,两个人的队伍也有,一般是最穷的人家请的。说到请喃嚒,请的时候言辞得讲究,不能说我家谁死了要你去喃嚒,应该说:“大爷,我家来神了,结了一窝黄蜂,某时去烧一下。也许有人会问我做一场法事要多少钱。这个没定论,我们叫“收红包”或者“利市”。实话说,行有行规,有钱的,场面大点的,就多给点,穷一些的就免费。丧事结束后,办丧事的要给所有过来参加葬礼的亲戚发碗和筷子,让他们带走,一般是一份礼--两只碗、两双筷子。关于红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一场也就三五百吧,是一伙人分。再说,人死了,办丧事的人家也不会太计较几个钱,况且那时候的三五百也很值钱。


从六岁起,我开始跟随父母去法事现场。我会演道童,就是站在喃嚒的队伍中唱哀曲。在我的记忆里,每次某家死人了来请办丧事的时候,都有只乌鸦在村口出现。1989年年底,我十一岁(虚岁),一天放学回来,我发现路上有一只乌鸦老跟着我,嘎嘎地叫。这只乌鸦一直跟我回到家,家里没人,我只好去三叔家找阿坤。当时三婶也在家,我就问:“三婶,我妈去哪儿了?刚才一只乌鸦跟了我半天。三婶瞪着眼睛问我:“几时的事?我答:“就在放学的路上。三婶颤抖着说:“是你外婆走了,来向你道别。我一听就哇的一声滚倒在地上直哭。外婆待我那么好,咋说走就走呢?三婶安慰我说:“喃生,走吧,去看外婆最后一眼。你妈在那边。”写到这儿我心里很难受,外婆是我儿时的念想,直到现在一听到那首《外婆的澎湖湾》我就哽咽。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