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畜争食

发布日期:2016-11-30

 说起三年自然灾害,一个早年丧父的北京的哥儿们是个孤儿,父亲当初是相当级别的干部,由于去世得早,使我的哥儿们一直有一种深深的无助感。他动情地说: “哥哥,你不知道我三年自然灾害时挨过多少饿!我一天只有七大两!我的同学哪会吃这种苦!”他的同学也都是相当级别的高干子弟,他的意思我是明白的,他是 在追求一种他的同学所没有的磨难的优越感。我回答说:“兄弟,你那叫苦?一年也没有谁能给我七大两,别说一天七大两啦!他根本不相信,还以为我是在跟他争夺这种的优越感。他瞪大眼睛说:“怎么会呢?你们农村不都有粮食吗?开会时干部们说,你们农村瞒产私分,家家户户都私藏粮食,城里人才没有粮食供应。兄弟,粮食都让‘五风’给刮跑了,都让大队干部给光荣了。我这样说,这位生活在京城高干子弟圈内的哥们儿是很难明白的。我的老家地处伏牛山余脉,我们那里,经过小食堂、大食堂、又到小食堂,开始时有的是粮食, 伙食也确实好,农民特别是摆脱了家务劳动的妇女们,个个乐不可支,憨厚老实的百姓们从办食堂开始就一门心思过共产主义了,谁还违背上级的意图私藏粮食?私 藏粮食,对百姓来说,对不起共产党,对不起上级领导,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开始每一个生产队都办一个小食堂,我们那个小村是一个生产好吃好喝了一段时间, 群众对食堂的疑虑打消了,一个平常心事很重的人,有次开会时主动从家里掂出来大半口袋扁豆——扁豆产量很低,但却是粮食中最耐储放的,他当时的神色,真像 偷了队里用来育苗的红薯母那样尴尬,有些神经质地喃喃地说:“我觉悟低,觉悟低,不相信领导,我没出息。”尽管生产队长高调地表扬了他,但乡里乡亲并不怎 么原谅他,认定他是个落后分子。落后分子是当时最耻辱的称谓,他那尴尬的神色一直延续了好多天,见人矮了三分。后来大队干部到各家各户搜查粮食,我们村真 的没有搜查出一粒粮食。好可怕的三年自然灾害!对像我和北京那位哥们儿扭扭脸就饿、一样嘴 不能离食的十来岁的孩子来说,没有比饥饿更可怕的了。我一直在追忆,那可怕的三年究竟是怎么度过而侥幸没有饿死?我的家乡是一个重灾区,那三年饿死的人, 据老年人说,比他们记忆中历史上两次灾荒死的人还多得多。由此我总是禁不住感慨,人的生命力是多么的脆弱,人的生命力又是多么的顽强。


说起那场灾难,公开的说法是天灾人祸,实在是一种十分客气的了。把天灾放在人祸前面,无疑大大减弱了人祸的危害。做为过来人的感受,那人祸是远远重于天 灾的。我们那地方,也算是个老区,叫十三区,大概是皮定钧司令在豫西打游击时划定的十三区,群众基础相当好,叫干什么都行,什么都能干得出来。上级叫放卫 星,多大的卫星都管放。当领导的想多交粮当先进,说是支援国家社会主义建设,粮食就交了个底朝天。上级来检查群众口粮,就连夜集中起各生产队的粮食来充场 面。但集中来的粮食也不多,于是就在粮囤下边放麦秸,上边倒上粮食。上级领导到另外一个队检查,就赶紧收起粮食抄小路把粮食送去,再伪装一番,应付检查, 把人和粮食都折腾得够受,反正所谓检查也只是例行公事,检查一两个生产队也就罢了,明知作假也不会认真计较。大队先进当上了,干部模范当上了,一遇年馑, 百姓活该遭罪了。上级叫一天七大两,没有;上级叫三大两,不够;只好把铁锅吊起来当钟敲,搬来个石磙支住大牙,啾啾地喝西北风。

这时候,当干部的好处就充分地显示出来了。虽是年馑,可总还有点把粮食,如果干群同心同德,艰苦奋斗,节约着吃,再搞点生产自救,也不至于饿死那么多的 人。可粮食在干部手里控制着,粮库的钥匙就挂在干部的皮带上,晃晃悠悠的,呵琅琅的响,时不时还拍拍,显示着一种特权。一遭灾,粮食显得更加重要,更加宝 贵,除了干部自己享用,还可以送人情。看谁家闺女媳妇好看,给个一升半斗的,包管啥时间咋叫走她家里人连个屁都不会放,保准叫他们半睁一只眼闭紧一只眼。 民以食为天啊,命比天大,好死不如赖活,总比饿死强吧!于是乎七折腾八折腾,把本来就不多的粮食就折腾的差不多了,群众连三小两(一斤十六两那种小秤)也 没有了。群众哀求干部分点粮食吧,就是少点,一家分几碗也行。干部把眼一瞪,理直气壮地说,宁死爹娘,不分种粮,现在就只有种粮了,分了种粮,等灾害过去 了,地还种不种啦?还是上级领导有办法,叫搞什么瓜菜代,真他妈的闲扯淡,如能生产瓜菜,农民还不会生产粮食,还用瓜菜代?所谓瓜菜代,在农民看来,就是 自找门路,自己想办法。我们那里的俗话,叫自己不哭,眼里没泪。

我们那个63口人的小村, 脑筋就动在那两垛红薯渣上,那是早两年磨红薯农淀粉做粉条时留下的,原本是储存做饲料喂牲口的。原来粮食多饲料也多,牲口吃粮食饲料多了,一闻红薯渣的气 就扭头。到了人都没有吃的份上,粮食饲料自然也没有了,对不起,就只有委屈那些牲口大爷了,谁叫你们不会说话哪!老年人有度饥荒的经验,说凡是年馑,一荒 就是几年,别看这两垛红薯渣也不少,吃起来就知道少了,还是省着点吃,只要不饿死人就行。队干部这次可是从善如流,加派武装的基干民兵晚上看护。当然,谁 和干部的关系好些、近些,就多派几次,一则可以多争工分,二则多少还可以多分点红薯渣。那红薯渣,历经风霜严寒,倒也没有了原先的暴劲,吃起来倒是绵软可 口,只可惜不多,人们照样得挨饿,但总比饿死强。


到后来,红薯渣也没有了。倒不是村里人吃 完了,而是大队干部说你们咋还存私房?原先咋没有折成粮食叫你们多交些公粮?不行,上级早就号召过共产主义生活,产都得共,还说你们这点红薯渣?共了!一 声令下,其他各队早就眼红的饥民兴高采烈地把红薯渣背走了。我们落了个底朝天,队干部大声抗议了几句,群众嘟嘟囔囔牢骚了一阵子,大队干部气势汹汹地威胁 说:“叫基干民兵来,还想翻天不成?”谁也不敢吭声了,眼巴巴地看着人家背着走了。当然,背得最多的还是大队干部。村民恶狠狠地诅咒道:“也不知是孝敬他 那家姑奶奶的!不管他是孝敬他那家姑奶奶,反正是赖以活命的红薯渣是没有了。村民们时候 事后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诅咒着这场赤裸裸的掠夺,有的妇女扎了草人,草人心坎上扎上铁钉,,天天早上用尿水浇,每每走过,都“呸呸”吐几口唾沫,这种方式是 最恶毒的表示。


全村人都在毫不例外地谴责队干部好出风头,想当自救模范,轻易地把靠红薯渣度饥荒的事实出卖给大队干部,也有好动脑筋的人指责队干部没有和 大队干部搞好关系,眼看别的队还私存有囫囫囵囵的粮食,大队干部咋就不去共产,却偏偏到我们队来共这些红薯渣?这一次,外号叫”红头牛”、平常一听不同意 见就扭着发红的脖子直嚷嚷的“候补党员” (可不是预备党员,是指他老想进步当模范进入先锋队,但大队干部总说他斗争性不强,不是党员的料,总是不发展他入党,村民于是就揶揄地送了他一个雅号)队 长,脖子红了,却没话说了,以后多年,村民们都看不起他,还当面公开称他为候补党员,拿他开涮。后来。后来他找个机会,丢官舍驾,外出到大型水利工地做工 了。直到他人到中年后得的儿子死于一场突发的疾病,村民们才原宥了他,在我们那里,大孩子早夭,谓之曰殇了“当头儿”,是老天对人最重的惩罚。

年轻人则忿忿地指责当初较节约着吃的老年人:“能得不轻,能到空地里去了吧!”从此对老年人产生逆反,多年都不听老年人的劝告。老年人也觉得自己太没成 色,直感慨:“早知这样,还不如叫孩子们吃两顿饱饭!唉,这世道——这世道——”这世道怎么样,可就不敢往下说了,老年人还是多长了个心眼儿。多年以后, 我才理解了这种说话的艺术,真叫艺术。还是早些想别的办法吧。人们从红薯渣身上受到启发, 去遛地里的红薯。五八年搞生产大跃进,只管报一天出多少多少亩红薯,红薯大多都留在了地里,既然红薯渣都能吃,那么留在地里的烂红薯照样也能吃。全村人几 乎全部投入了声势浩大的遛红薯运动,一人一个篮子一张锄,先是到旱地里刨,一锄挨一锄地往下刨.刨过一遍后,再重复地刨,,等于来了个深翻土地运动。


那时,最使我佩服的人就是开始一天能剖一挑子,接着能刨一篮子,后来能刨半篮子的人。要知道,三五块半半拉拉的红薯,对一家人的碌碌饥肠将是多大的抚慰。最 使我佩服的人是叶姐,因她哥哥叫干,她就叫叶,比我大好几岁,平常按乡亲排辈就叫她叶姐。就是因为那时的佩服,使我一辈子都对她保持着尊敬。妈妈告诉我, 刨红薯就像割草一样,跑山一大把,守山一大篮,一定要有耐心。耐心做事,认真地做,成为我一辈子的圭臬,因为那是少儿时维护生命的教训和体验。腐烂的红薯,一点也不影响食用,加些野菜什么的和和,就是十分的美味了。开始刨的红薯多,就偷偷地晒干,秘密地保存起来,一听说大队干部来搜粮食,就得 赶忙转移。搜粮食是大队干部的一种十分可恶、十分恶劣的、令人咬牙切齿的行径。并不是他们吃饱撑得太难受了找事干,其公开的理由是搜瞒产私分的粮食,说是 生产队把瞒产的粮食都藏在群众家里,以逃避大队的检查。因此要一遍一遍地突击搜查。其实是,大队干部把搜来的粮食,在全大队公开展览后,尽数纳入了私囊。 所谓不少搜来的粮食,其实就是群众刨来晒干的红薯渣,,那可是群众生命的维系啊!
  
大队干部搜粮食还有另 外的目的,一是抖威风增加对群众的震慑感,在自己干了坏事之后可以钳人之口;一是看见人家家里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尽可以偷盗之名把物主批斗一番后予 以没收,从而据为己有。因此,张家闺女的花布衫,不多久就会套在自己老婆身上;李家媳妇的银手镯,也会戴在自己相好的手臂上。后来“反五风”,大队干部成 为斗争对象,群众皆曰杀,也不管他是否犯了死罪。当然,即使罪大恶极的也没有杀掉的,因为当时的省领导一篇“我无杀人之心,万人死于我手”的忏悔,使这些 人人痛恨的混帐东西才免于死罪,有的也只是劳改几年了事。

当时,大队干部的任 命具有一定的家族特征,往往是一个家族就出几个大小队干部,还搞异地交流,不在本队当干部。因此,他们干起坏事来,更加肆无极惮,且具有一定的家族血统关 系。我参加工作后接触党务,就一直在思索,当时党组织怎么就选拔了这么些玩艺肆虐乡里?一次回县里,听说当时的大队干部的家族在鼓动闹事,集体上访,直接 告到省电视台的焦点栏目,心里翻起当年老账,直感慨这个家族的劣根性怎么如此顽固,经久不衰。因为上访告状一般是找党委、政府,为的是解决问题,一开始就 找新闻单位,这不是由于对新闻媒体的信任,而是出于有些政治头脑的人的着意策划,摆明了是要造成一定的政治影响,问题的解决倒还在其次;只要造成一定的政 治影响,就有了撤换干部的充分理由,就有了取而代之的机会,由此联想到农村实行村民自治后,当村委会换届选举时一些地方家族势力猖獗,闹腾得乌烟瘴气,这 决不是群众民主意识觉醒的象征,而只是劣根性遗传基因在作怪,是一种下台的痞子干部政治的复辟和倒算,诚非国家之福、民众之幸。

仓库里的粮食是干部享用的专利,连刨来的红薯渣也给收走了,地里的烂红薯毕竟不是刨之不竭,用之不尽,待到群众确信旱地里的红薯被刨净了,就到长得不景 气的麦地里去刨,反正麦子打下来也得上交,还是救眼前的急要紧。于是,把麦地刨得一塌糊涂,大小队干部怎么也制止不了,怎么咒骂也无济于事。干部一来,群 众就散了,干部一走,群众重新开始。由此,我联想到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后来的农民暴动,还有劫皇粮什么的,统治者为何总是剿灭不了,我由此理解了什么叫梃 而走险。那只是为了活命的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到后来,人畜争食。上级号召从麦秸中熬淀 粉,就是把麦秸铡得碎碎的,放在大锅里熬,熬成黑糊糊状,就算是熬出了淀粉,搀些野菜,凑合着吃。那味道,实在不怎么样。熬不多久,麦秸也不多了,总还得 给牲口留下一些,要不,年馑过后,没有大牲口怎么种地?于是便打玉米杆的主意,也把玉米杆铡得碎碎的熬,谁知这东西比麦秸杆顽固得太多了,熬来熬去,连黑 糊糊状都熬不成,玉米杆皮还是皮,嚼也嚼不烂。到后来,连玉米杆也没有了。

时节已到了春 天。灾害时的春天却没有往年的煦暖,人们称之谓春荒,历史上多少农民起义就是在春天发生的。当时,农民起义倒是没有,因为善良的百姓们相信共产党不叫饿死 人,社会主义社会是老百姓自己当家作主,你起什么义、造谁的反?然而,饿死人的事却一直在不间断地发生。听说有的村子,饿死的人就封在他们家里,因为没有 人能抬动棺材了。我们村没有饿死人,得益于住在山半腰上,山上的野草成了救命草,野草干枯了就刨草根吃,几乎把山上刨了个遍。不靠山的就没有这种福气了, 于是,众多的人们就学会了偷,能偷什么就偷什么,只要是可以用来填肚子救命的。人老几辈子没有偷的历史的家庭,也有了偷的记录,一时偷风大盛,迅速蔓延至 每个角落。在群众中间,屈死不告状、饿死不去偷的古训和传统在迅速地改变,饿死不去偷逐渐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概念所替代。这一概念,十分深入 人心。从来不沾人家一丝便宜不拿公家一根线的妈妈忍不住抱怨我:“你啥也不会偷,非饿死你不可!

我成功地一次偷,是和小姑姑一起去偷大麦苗。春上大麦苗刚刚起身,嫩嫩的。妈妈说,大麦苗不那么涩,还有甜味。于是我和小姑姑趁天黑各捋了一篮,回来煮 熟了吃,果然甜甜的。当时也没有盐,就那么煮煮吃。在我的印象中,这是我一生最值得回忆的一顿美味。第二天再去偷,已有人在看守了,偷不成了。很可能是队 干部已发现了大麦苗少了一片,加强了防范。我一直在纳闷,队干部咋就能那么快就发现了哪?你不得不佩服当干部的人总有些过人之能。那时候,几乎所有能进嘴的东西,人们都吃了个遍。毕竟是春天了,草木萌发,可吃的东西逐渐的多了起来。然而,可吃的代价毕竟却也不小。槐树花是好吃的, 但太少,人们总是连槐树叶子一块吃。这时的吃,又不像平常那样煮熟了先用清水泡,泡够一定时间再吃。往往是一煮熟就迫不及待地拿来吃。结果,和我年龄相差 无几的六叔一夜之间,脑袋肿大了许多,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肿得没有了,看不见路了,全家人紧张得不得了,派出几路人去请医生。医生说是食物中毒,槐树叶子毒 性不大,不要紧的。说也奇怪,两三天后,六叔的头果然不肿了,虚惊一场。

六叔的头好象特别 喜欢肿,吃蓖麻叶子,肿过;吃皂角叶子,肿过;吃刺脚芽(一种野菜),也肿过;其实是他已没有了任何的免疫能力。反正那时候人人浮肿,一浮肿,皮肤就发 白,好象吃胖一样。与吃胖不一样的是,撩开裤腿伸指头往腿上一摁,立即一个圆圆的坑,好长时间起不来。我是由胖直接过度到浮肿的,人本来就白,一浮肿就愈 发的白,宛如一副胖孩的模样。大人们立即想到过去年馑时的人吃人,多次郑重地告诫我,可别单独外出,免得被当成胖孩让人给杀吃了。大人们说,人油和其他的 油不一样,人油不圆,是半个油花,还讲了好多人吃人的故事给我听。其实不用他们多讲,已把我吓得一到晚上连大门都不敢出,反正也没有力气到外边去玩。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叫十圪节,据说过去就有人在那里开过孙二娘开过的那种店。解放后地址犹在,每次从那里走过,都禁不住心惊肉跳。小时候为挣工分外出割 草,我和同伴的足迹遍及周围三里五村所有野草丰茂的地方,可是,独独没有去过十圪节,谁也没有勇气敢去十那里割草,尽管那里的野草分外的丰茂,对靠工分吃 饭的孩子们来说分外的诱人。因为时不时会传来别的地方发生人吃人的消息。
  
长大后读书,见书 上有饿殍遍野,人们易子而食的记载。尽管三年灾害也是饥饿遍野,也有不少的人饿死,如吃观音土拉不下来憋死的,吃野草中毒毒死的,吃碾转(即把快要成熟的 麦子煮熟后在石磨上磨下,麦子因碾而转,故名。这种食品泼上蒜汁,十分美味,饥饿的人往往多食)而撑死的,当然,直接因饥饿而死的也大有人在,然而,人们 总是对未来抱有十分美好希望,只是把一切的罪恶、一切的诅咒,统统都发泄在那些为非作歹的队干部身上,总是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于我们党和领袖身上,盼望党 中央早日下达政策打倒那些令人诅咒的坏干部,早日降下能让百姓吃饱饭的幸福的甘霖。这甘霖,终于灾害的第三年即1961年飘飘洒洒地降落人间,政府开始发 放救济粮,虽然不多,还粗细搭配,但毕竟是救命粮啊!救济粮不是白给的,需拿钱买,只要能救命,拿钱就拿钱吧。可百姓哪里有钱呢?家里有在外工作的倒还好 些,总还有点活便钱,平常百姓怎么办呢?前几年通货膨胀,钱不当钱用,老百姓把本来就不多的钱都差不多花光了。于是,就几家兑钱,先让一家买粮,买粮后立 即到集市上去把细粮籴掉,再让其他人家去买粮。如此循环着,饥饿的人们挑着口袋,蹒蹒跚跚地到十几里外的粮所,总算家家都把救济粮都买回来了。大多的人 家,大都把细粮卖掉,只吃粗粮,再用卖粮的钱购买下个月的救济粮。这又是一个循环,直到麦后小麦丰收。

在我十三年的饥饿记忆中,这三年尤难忘怀,它留给我太多的问号,需要我一辈子去思索琢磨,去寻求一个能自圆其说的答案。这三年,也给我留下了太多苦难, 中年后几乎所有的疾病,都是因为饥饿而形成的。这三年,也固定我的生活习惯。至今,无论我到什么样的餐馆吃饭,无论是请客还是吃请,我都不会故作风雅地去 点什么野草以示高贵,以示和过去的生活多么遥远。平常在家里吃饭,我总是交代家人,一定要把菜炒透,城市人那种半生不熟的菜有营养的说法我的胃始终不能接 受,一闻到菜青气,我什么胃口都没有了。这种习惯,将伴随我的一生。对饥饿的记忆,将伴随我的一生。对饥饿的思索,也将伴随我的一生。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