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小偷

发布日期:2016-12-02

 他们头发凌乱、面色惨淡无光,他们周而复始地穿梭在杭州闹市区,他们是携带着艾滋病病毒的高危人群,他们也是小偷。警察叫他们“艾滋病小偷”。白天,他们在家里睡觉。到了傍晚,他们开始一天的生活。他们尾随在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后面,尾随在提着菜回家的主妇后面,尾随在焦急地等待公交车回家的上班族后面,取得自己的“目标”。然后,将得来的赃物换成现金,买来他们渴望的“白粉”,享受短暂的快乐……第二天,再重复这样的生活。覃伍和韦老六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仅仅从外表看起来,他们像街上那些有些时髦的小青年。

  

20岁的覃伍染了红色的头发,用手揪着衣角,他的话比较多,看得出是一个开朗的人。比他大一岁的韦老六看起来是个安静的青年,话不多,他的一双大眼睛总是偷偷地观察着别人。小学毕业后,覃伍就在家闲着。1998年,15岁的覃伍开始接触毒品。“反正在老家也没有什么事,老家的几个朋友‘吸粉’,我们天天在一块玩儿,我当时还小,看着好玩儿,也开始学着吸。”覃伍说。后来,覃伍的毒瘾越来越大,“吸粉”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要,他开始尝试静脉注射毒品。他撩起衣袖,让记者看他的右臂。记者清楚地看到覃伍的胳膊上有两条长约15厘米左右的黑色印记,像两条黑色的蜈蚣一样趴在他瘦弱的手臂上,这是长期用针头扎进静脉注射毒品留下的痕迹。覃伍不以为意地说:“刚刚打针的时候真的很疼,后来习惯了,也就麻木了。我在这些人中还不算最严重的,有的人注射的次数太多了,静脉已经找不到了。

  

据覃伍说,“白粉”的市价是每克300元人民币,按照覃伍的毒瘾,每天需要近1克的“白粉”。覃伍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但是也无法负担他吸毒的昂贵开销。覃伍说:“知道我吸毒后,父母也劝过我。我们那儿以前不抓吸毒的,最近两年开始抓了。我在家就是危险分子,我连身份证都没有,不敢去办。没办法,我就想到杭州来找找事情做。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韦老六身上,到杭州后,韦老六曾经去找过工作,他到工地应聘,发现常年吸毒已经让自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了,而每天吸毒需要很多钱,于是他开始铤而走险,去偷东西。“我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去偷的,有时候身上没有钱了,朋友那儿也借不到白粉,我就会去偷。吸粉花不完的钱,我就拿去打游戏。”覃伍口中所说的“朋友”,就是四五个跟他一起从老家出来也吸毒的小青年。他们一起在西湖区的阮家桥租了个房子。

  

2000年1月的一天,覃伍开始他在杭州的第一次偷窃尝试。他穿梭在人群里,跟在一个男子的后面老半天,终于偷到了一个钱包。跑到僻静的地方,覃伍打开钱包,发现里面有500元人民币。“当时我很害怕,怕被抓住,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后来也就慢慢麻木了。随着覃伍偷窃次数的增多,他的手艺越来越熟练。半年以后,覃伍因扒窃第一次被公安局抓获,送进了强制戒毒所。在这里,覃伍接受了专门的艾滋病血液检测,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2001年,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韦老六的身上。以前毒瘾发作的时候,覃伍经常和几个朋友共用针头,他在医生的解释下第一次知道原来听起来很可怕的艾滋病会通过这种方式传染。覃伍瞪大了他的眼睛:“毒瘾发作的时候,我就开始呕吐、头晕、流鼻涕,难受极了。有时候药店关门了买不到针头,或者是自己经常用的针头坏了,而这个时候毒瘾又犯了,我就用朋友的针头,借他们针头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们有艾滋病,真的不知道啊,如果知道的话再难受我也不会借的。我自己得了艾滋病后,就没有再把自己用过的针头借给别人。我只把自己的病告诉了身边的几个好朋友,叫他们注意。这种事我不跟别人讲。

  

得了艾滋病以后,覃伍和韦老六都感觉自己的免疫力下降了,他们开始出现发低烧的症状,后来这种症状越来越频繁,现在基本上每隔10天就要发一次低烧。覃伍说:“我现在一不小心就感冒。这个毒不是你们正常人说戒就能戒得了的,毒瘾来的时候,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覃伍对强制戒毒所并不陌生,他趁着王成转过身的时候,偷偷指着几个医生说:“他,还有他,我都认识,我是这儿的熟脸了,至少来过五六次了,他们也都认识我。”陪同覃伍一起屡次“光顾”戒毒所的除了韦老六以外,还有他们几个老乡。每次总有两三个到四五个人陪同覃伍开始新一轮的戒毒过程。覃伍有4年没回过老家了,韦老六也有3年没回过老家。韦老六问记者:“有这种病,回去干嘛?老家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吸粉’,人家也看不起你。过年你到人家家里玩,人家也会嫌弃你,你心里也难受。我难过也没有用,哭也没有用,只好放宽心,不想那么多。”覃伍接着说:“父母只知道我在杭州打工,不知道我得了这个病,我想治也没有地方治,偷来的钱也刚够我吸毒。我才20多岁,也不想死,但这个病听说是绝症,最多两三年就死了。

  

下午4点,“放风”的时间结束了。戒毒人员开始排好队,回各自的房间。覃伍的背后就是他居住的房间,不时地有他的老乡用家乡话叫着他的名字,几个人用手抓着窗户的铁栏杆,起劲地起哄。覃伍回头看了又看,开始哼哼地笑。他们的手,冰冷,有着微微的汗。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