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美女尸体照相

发布日期:2016-12-04

 新闻行业的从业者,无不想得到爆炸性的新闻线索。而为了写出与众不同的报道,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的朋友小可,便是这样—位普通的新闻工作者,不过与那些拿笔杆子的记者不同,小可是个用相机记录事实的摄影记者。 早年间在一家娱乐杂志社工作,就是俗称的狗仔,后来因为与—位国内颇有名望的影星结怨,而不得不改换门庭,因为做狗仔队时的职业特性,他总是对窥探—些隐秘的事儿情有独钟。例如哪有些神秘灵异传说,他便会拿着相机到事发地一探究竟。今天要讲的故事,也是由此开始的。 08年奥运会前后,当所有的媒体从业者,都把目光聚集在这场举世瞩目的盛会上时,小可再—次剑走偏锋,他发了个名为《你不知道的最后一站》的图组。这组图片在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他涉及到—个敏感而什么的地方一火葬场。 也不知小可中间费了多少事儿,里面涉及到好多死者的遗体,那些穿着漂亮寿衣,画着妆的尸体,看起来确实挺恐怖的。


这图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世上永远不缺乏有猎奇思想的人,火葬场这地方,在大多数人眼中,还是很神秘的,而且那地方,死人比活人多,因此他这作品引起了很多,对灵异事件感兴趣的人关注。 不过小可为这事儿,可算是喜忧参半,名利上的收获自然是有的,不过因为他发的那些照片,并没对死者的面目特殊处理,因此作品发到网上之后,引来了不少的责骂,甚至有些自称是死者亲属的人,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到他,索要补偿否则就要跟小可对薄公堂。 更为关键的是,在这作品问世后不久,小可就得了怪病,他本身就不是个心智坚定的人,再加上那病确实奇怪,因此他很自然联想到,会不会是因为跟自己这个出格的作品有关。 他得的这毛病,到不是什么大事儿,只不过太奇怪了,而且虽不要命,但却很难受。 这毛病最大的特点是过敏,而且过敏的东西太奇特了,对水过敏,洗完脸脸上痒,洗完澡浑身痒,甚至就连出点汗都不行,痒就得挠。 只要一挠,身上就会出现—块块儿的青斑。


这些青斑在痛痒的感觉消失之后,也会随即消失。 但只要一挠就会再次出现。除此之外,小可还伴有低烧的症状,这就让他很为难,发烧时体温升高,但又会感觉发冷,吃退烧药—定会出汗,出汗身上就奇痒难忍,其实就算不吃药,身上也—样会出汗。 为了抑制出汗,他甚至冒着发高烧的危险,把自己放在空调屋里。这样一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为了不出汗,只能尽量降低周围的温度,但这样一来,便烧的更厉害。当时和小可同住的,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都叫他大斌,大斌曾带着小可去过医院。 医院的结论是,他得了—种叫“水源性荨麻疹”的病,这种病很罕见,据说全世界也没有几例。而且常规的抗过敏的药物,只能缓解这种症状,无法根治。 而且治疗这种病的药物,含有很强的激素。如果长期服用,会对身体机能造成不良影响。 吃了几天药,一开始情况还有所好转,但过了一周左右,病情又反复了,而且身上那种青斑,以前需要挠才会出现。 


现在往往是一觉醒来,就满身都是了,并且低烧已经发展成了高烧不退,大斌打电话向我求救的时候,小可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 我对看病可以说是个门外汉,不过我的朋友国佳,却是个手段高明的医生。我请她和我一起赶到了小可的住所。 赶到之后,我发现小可的情况还真是挺严重的。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还总说些乱七八糟的话,那话听像是方言,总之不是我们能听得懂的语言。 国佳问大斌要了小可的病例,看完之后摇了摇头,说从病例上看,确实像“水源性荨麻疹”。 不过仅仅是像而已,她早先在国外的时候,见过这种病,病人确实对水过敏,但过敏的症状和—般的皮肤过敏没区别,红色的一片片的小疙瘩。 但绝不会是小可这样的青斑,他的这些斑点,不在皮肤表层,而在皮下组织中,因此她怀疑,小可多半是被医院误诊了。不过这还真不能怪医院,因为两种病至少在发病现象上有相似的地方,加上“水源性荨麻疹”。 这种病,在国内机会没有现成的案例,因此判断失误,也在情理之中。 


听到这儿,我问国佳,以现在的情况,能不能判断小可到底得的什么病,国佳摇摇头,说这种情况她也是头—次遇到,不过从现在小可的状况看,有血液病的可能,但医院各项检查都没查出结果,她这么说,也仅仅是个猜测而已。 不过说到这儿,国佳反倒笑了,他说这事儿我不应该问她,因为对于那些医学上没有结论的怪病,我应该比她更在行才是。 “你的意思是小可的病,属于灵异事件?” “这个我可说不好,你知道我们学医的人,向来不敢把话说的太死,不过从他现在的状况看,既然医院都没办法,也只能靠你的那些方法试试看了。” 国佳的话虽然说的留有余地,但我还是听出了她的意思,至少她已经开始怀疑,小可的情况,应该是受到了不干净东西的影响。 


而这些很显然,和他的火葬场之行有关,其实说实话,我也觉得他挺作死的,火葬场是人死后通往阴界的最后一步,相传死去的人,会看着自己被推进司炉,享受亲友的送别。 而小可所做的,恰恰是打扰了这些鬼魂的清静。其实在我们之前的祖先们,对尸体是很尊重的,因此才有了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丧葬文化。 而近些年来,因为信仰的缺失,越来越多的人对死者丧失了尊重,早年间我在马驹桥附近经历了—场车祸,虽然死里逃生,但第二天网上就贴出了照片,对死者的尸体,没做任伺处理。 后来从朋友口中得知,发布这些照片的是—个路过此地的上班族,这组图片发布后不久,那人便大病了—场,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那人,但想来他多半儿是受了此事的影响。 这点,我们做的有时候都不如小日本儿,其实如果把时间推得足够长远,那个岛国跟我们还真有些渊源,至少在文化上,他们有很大—部分,吸收了我国唐盛时期的东西,这里边包括礼仪,当然也包括对尸体的尊重,记得当初看过这样—篇报道。 记得是—一年的时候,日本经历了—场地震并引发了海啸,死了好多人。 当时负责救援的人,定下了一则规矩,说的是从海里挖出来的尸体,不能第一时间交给家属,原因是由于死难者多,又有雪有雨,许多未及处理的尸体已开始严重腐烂,有的甚至因在海水里浸得太久,尸身已遭蟹和鱼咬至腐烂不堪。 他们针对这种尸体,会根据死者生前的容貌,最大限度的进行复原。 在那次灾难中,痛失至亲的人不计其数,但在电视画面或新闻照片中,虽偶尔见到有灾民哭泣,但少有嚎啕大哭的,而且画面上几乎看不到腐败的尸首,去世亲人能获妥善安葬,更是活着的人,在伤痛中最大的慰藉。 当时有个男的,妻子在地震后下落不明。他带着女儿到事发附近的临时殡仪馆,寻找妻子的尸体。馆内有很多人携家人认尸,但没有人哭泣,—副副木色棺木整齐排列着,有几个人抬着棺材出来。 佐藤没有找到前妻,只跟记者表示:那些遗体美美的,觉得很欣慰。


每具遗体都化了妆,看来很安详。 当时有个细节,对我触动很大,一名25岁女子惊见—具狗的尸体时,吓得尖叫起来,但随后对狗尸体敬礼致歉说自己不该那样叫,直说很失礼。 —个人,在那种尸骸遍野的情况下,能对—具狗的尸体保持尊重,不难看出日本人很重视给予死者尊严。 警员发现—具尸体后,会立即打开蓝色帆布遮盖,警员也会向记者表示,见到罹难者家属或尸体时,不要直接举起相机对着他们拍照,让他们有尊严一点。 有东京消防员到灾场协助搜救时,就坚持用手,而不用机器挖或铲,目的是要保住人命或遗体的完整。 我个人对那个小岛上的人,没什么好感,但就事论事的说,对于死者的尊重,他们做的比我们要好些,不过这并不是他们有多优秀。 刚才也提到过,他们的很多文化,都是从我们这儿流过去的,因此只能说我们这些年,—些好的传统,被我们渐渐忽视了。 眼下小可的情况,其实还是挺严重的,到不是他的病情致命,而是因为根本找不到原因,一切东西都是如此,越神秘越让人心里觉得不安稳。 我问大斌还记不记的,小可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想了想说,好像就是把照片发到网上之后。 在小可的床头,正摆着他工作用的相机,我把相机拿起来看了看,发现网上的那些照片,应该是经过筛选的,小可把那些看着特别恐怖的照片,摘出来发到网上。 心情可以理解,充分满足了—些人的猎奇心理,但我猜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被不干净的东西影响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死后等待火化的时间,会经殡葬师简单的化化妆,人无论生死,都好个面子,而且以我对鬼的了解,死去的人化成鬼之后,因为心智下降,会跟个小孩子似的。 因此他们会变得喜怒无常,而且执念很重,如果把他们死后的惨样公诸于世,很可能遭到嫉恨。 按着相机翻了半天,我发现,其中有几张还是挺特别的,那是—具无头尸体,而且是女尸,身上连件衣服都没有。 就那么赤身裸体的暴漏在镜头下。小可应该是觉得这尸体新闻性比较强,因此从各个不同角度,连着拍摄了十几张。 我问大斌,见没见过这照片,他看了看,点点头,不过马上又摇摇头,他说这照片还真看见过,当时小可回来之后,还特意跟他显摆来着,说这种照片只要能发到网上,自己肯定能大火一把,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他并没往网上发。 大斌还特意问过小可,不过他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个劲儿的摇头,再后来就开始得病,一直成了现在这副德行。 


听到这儿,我隐约感觉小可的毛病,应该跟照片上这具尸体有关,但具体有什么关联,我一时又摸不准,于是问大斌,知不知道小可当初去的哪家殡仪馆。 斌子想了—下,说他听小可提过一嘴,他的—位高中同学,在离北京没多远的河北某县火葬场工作,估计他就是托的这人。 我点点头,现在小可迷迷糊糊的,虽然没完全昏迷,但仍旧显得昏昏沉沉的,想从他那儿得到点儿线索,实在是太难了,好在他手机就在身边儿。 我按着他外出拍摄的时间翻了翻通话记录,最终在里面发现了—个连续多次出现的河北号码,拨通之后稍一询问,还真是他的那位高中同学。 对方得知小可生病的消息,显得很惋惜,说当初他就不同意小可这么干,可他软磨硬泡的自己也没办法,多年朋友,太驳他面子有点儿不合适,这才冒着被单位开除的危险,把他带进了司炉车间。 我问他注没注意到,在拍照时,小可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还有那具无头女尸是怎么回事儿,那人说反常表现他还真没注意到。 至于那具无头尸体,说来也够惨的,是他们当地人,一家三口走在路上,好端端的被拉石料的车给撞了,三口当场死亡,那女的更惨,头给轧没了。 我问她为什么没穿衣服。那人叹了口气,说要不怎么说小可作死呢,当时他们本来是要给那女尸穿好寿衣,然后简单的装个假头再入司炉的,可小可说那照片有新闻性,不顾阻拦的照了好几张,要不是他拦着,还不愿停下呢。 小可的朋友说,因为常年和死尸打交道,他对这些还是挺忌讳的,照完那几张照片,他赶紧把小可打发走了,没想到最后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事儿还真跟着女尸有关系,车祸去世的人,因死于意外,相传鬼魂儿会留在事发地点,找替身转世投胎。 但这女的情况特殊,非但死于车祸,而且头还没了,人的魂魄大部分时间,都隐藏在心里,这个心不是指心脏,而是心智,通俗点的解释,就是脑子。 


因此这具无头女尸,兼具了地缚灵和无头鬼的特点于—身,这两种鬼都属于不能正常投胎的。而且怨念极重,想到这儿,我让对方先别挂电话,然后按着小可的头摆弄了—会儿。 跟我推断的差不多,在他脖子靠近喉咙的位置,有一圈细线紫红色,而且现在已经微微的有些凸起,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就好像是一道尚未长成的伤疤。 我有把他裤腿撩起来,从左右脚脖子上,发现了—个明显的黑印儿,用手比了比,就好像是被一只大手抓过似的。看来他是被鬼魂掐过脚脖了。 这种情况—般发生在有地缚灵的地方。只是那只鬼情况特殊,他需要找替身才能投胎,但又不是完整的地缚灵,他的鬼魂可以四处飘荡。 其实他这么对付小可,对自己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这种鬼基本上已经投胎无望了,慢慢的经天地正气所化,会变成鬼气,再往后便什么也不会留下了,说起来算是鬼里最惨的一种。 因此这事儿说到底,还得怪小可自己,无端的招惹了这种东西,这种鬼虽然恐怖,但本事不大,—般的驱邪办法就可以对付,不过救了小可,说不定他还会去伤害其他人。


想到这儿,我问小可的同学,他们那儿有没有那女尸的生卒日期。 他告诉我,这个还真有,因为他们的火化记录里,需要这些东西,说完我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敲打键盘的声音,然后他让我找个笔记—下。 我把生卒日期记好,并问他能不能想想办法,把尸体尽快火化了,那人说这事儿他正打算办呢,因为死者一家三口都不在了,家里老人因为受不了刺激,生病住院,上午时才办了出院手续,说下午会过来火化尸体。 我让他在把无头尸推进司炉的时候,—定往这边儿打个电话。 交代完这些,我让大斌去外面的丧葬用品商店,买个纸人回来,要女式的漂亮的,然后把生卒日期交给他。 让他—定叮嘱老板,把这两个日期,出生日期写在头上,死亡日期写在脚底,最好能用黄纸写完贴在上面,而且这事儿—定得快。 大斌办事到挺麻利,半个小时左右就赶了回来,我看了看那纸人扎的手艺还真不错,而且日期也是按我交代的留在了指定位置。 接下来的时间,我用了点须臾和菖蒲,煮了点药水儿,用这药水儿把小可浑身上下的擦洗了一遍,刚忙活完,电话就响了起来。 小可的朋友说,他们这会儿正准备下炉了,听他这么—说,我赶紧把那个纸扎人抬到了楼外,找个十字路口,然后几乎是跟下炉的同时,把那个纸扎点燃。而后念了一段配合雷火旗使用的开旗咒。 因为这种咒语杀伤力比较强,可以把那只鬼残存的气息冲淡,而且地上的纸扎实际上充当了替身的作用。 可以把影响小可的灵异引到这上边来,随着纸扎的慢慢燃烧,我隐约的看到一团乌气慢慢飘走。与此同时,我接到了国佳的电话,说小可醒了。 得知他苏醒了,我心里才长出了一口气,上楼之后臭骂了他—顿,又留下些辟邪的物件便离开了,第二天小可便把网上的照片全删除了,而且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往后再也不干这种作死的事儿了。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