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乞丐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6-12-04

 老赵”是个上了年纪、留着胡子的乞丐,每晚都在五道口——这个可以称为北京大学城的地方沿街乞讨。坚持这个活计多年、摇着瓷碗中叮叮作响的硬币,老赵已成为附近最具辨识度的人物之一。而作为中国千千万万工人阶级的一个,即使他目前的工作选择有点特别,他的故事听起来却不会那么陌生。他艰辛了一辈子、几乎没获得过什么机遇,可他对自己目前的生存状态却出奇的满意。我最近和老赵聊天,了解到了是什么导致他过上如此贫困的生活。您多大年纪了?是在哪长大的?

我70岁了,出生在河南省民权县的一个村子。您能和我们说说您早年的生活吗?我是独生子,在民权县的一个农田里长大的。我妈妈是个厨师,所以我很小就学会了做饭。我帮家里收庄稼,也在村里的生产队当厨子。


我24岁结婚,几年后有了个儿子。现在我已经有两个孙子啦。直到三年前我离开家的时候,我们都在家里的农田一起生活、耕作。我们种了小麦、玉米还有其他庄稼。我们自己盖的房子,有三间屋。后院里还养了些鸡、狗,还有猪。您是怎么看待毛泽东(毛主席)的?他是革命领袖,也是中国现在领导人的学习对象。别的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您家里和居住地人们的生活受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吗?一点也没有。您上过学吗?我上过一年小学,然后就辍学了,在家里农田帮忙。我不识字,也不会写字。唯一能看懂的字就是我的名字。您第一次来北京是什么时候?为什么决定做个乞丐?很多年前,我们村的大部分男人就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赚更多钱去了城镇,去的地方遍布全中国。后来村子里85%的劳动力都离开了,男的去城市里当劳力,女的就去工厂里工作。


虽然我年纪已经很大了,身体弱得做不了体力活了,也还是想跟上这个潮流。于是我决定来北京做个乞丐。那会是三年前,我觉得在这年纪,我也就只能干这个了。那您的家庭怎么办?他们留在家里,照看农田。

您能说一下您的一天一般怎么过吗?您住在哪里啊?我睡在五道口地铁桥架下面的地上,早上五、六点起,然后开始往北京西北方向走,晚上就回到五道口,一般午夜才睡。您每天大约能赚多少钱?能讨到20到30块,我也靠攒瓶子卖给回收站增加点收入。所以每个月平均能赚1000块。—那您来北京乞讨之前,每个月能赚多少钱?我们家靠种地每年能赚2000到3000块。现在我做乞丐,自己一个月就能赚1000块。


什么人给钱最慷慨?好像外国女人是最大方的。有一次,一个外国女士居然给了我100块。中国人给的一般少一点。他们通常给我5毛或者1块。外国人给的都是5块、10块,这也是为什么我会选这一片来乞讨。这里总是有很多外国人走来走去的。您赚到的钱都怎么花呢?我自己花的很少,每天在吃饭上超不过5块、10块的。我都吃些粥、馒头,把钱攒下来。有一次,我花7块钱买了一双鞋。其实我每月都会回家看家人。每个月我在北京工作20天,10天回家、待在我们村子里。您每个月是怎么回家的?偷偷上火车,躲在车厢中间睡觉。回家车程是12小时。您被抓到过吗?有啊,我被抓了好几次,但是车上的人很同情我,只有一次让我花钱买了票。您每个月在家休息的时候做些什么呢?

我和家人在家放松,每天看看CCTV的新闻联播。我家有三间屋,每间住两个人,我和我老婆住一间,一间是我儿子儿媳,还有一间是我孙子们住。


您在北京的时候都会随身带什么东西?带着更换的衣服吗?我在北京时只穿一套衣服,而且没地方洗澡。我带着拐杖、水杯、讨饭缸(也当脸盆用)、一个垫子和一些吃的。您在警察那遇到过麻烦吗?有个政府部门(北京救助管理站)负责救助在北京的无家可归的人。有一次,我被他们接走了,带到了他们的看守所。那地方有点像是流浪者的监狱。他们有权拘留你,然后把你遣送回乡。我在看守所待了12天,在那有吃的,住的也挺好。那个大楼里大概能住500人,每间屋子都有12张床。床很舒服。我们能吃到馒头、米饭和蔬菜,只有法定节日才有肉吃。至于娱乐设施嘛,那里有个扑克牌桌。我在那的时候和别的被拘留者靠打牌来打发时间。我拘留到期的时候,拿到了一个警告。重复违犯者会受到双倍处罚。在那以后我就没被抓过。


您在北京有朋友吗?我偶尔会在五道口城铁桥下和别的乞丐打牌,输赢最多超不过10块。我在这认识一个也是我们省来的乞丐,岁数跟我一样。我认识他一年了。我以前还认识一个日本人,是北京语言大学的学生。他像朋友一样对我,而且十分慷慨。在他回日本之前,我们有时候会聊聊天。想过更好的生活,您有别的谋生技能吗?我唯一的技能就是做饭。但我没有本钱开饭店,所以我没法走这条路。您晚上会做梦吗?记得住您的梦吗?有时会。我做过最好的一个梦是:一阵狂风把无数的钱朝我吹过来。钱多的我都拿不过来。如果您能去到世界上任何地方,你会去哪里?我会去美国。美国是个好地方。国家强大,有很多先进的武器。美国人也聪明,他们技术很先进。


您未来有什么计划?我还会在北京工作两三年,然后就退休、回家养老。我肺有点毛病,所以我不觉得我现在的生活能坚持很久。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