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车硬汉堵决口

发布日期:2016-12-29

  7月10日上午,卡车司机秦志兵接到了华容县水利局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告知了他一个地址,通知他到采石场装载石料运送到发生溃口的新华垸。在“头顶长江水,脚踩洞庭波”的岳阳市华容县,新华垸是岳阳市的20个蓄洪垸之一。在堤坝突然发生溃口之后,当地要临时组织2.36万余人紧急转移。当时我正在家里,接完电话就出发了。”秦志兵清晰地记得,那天前往溃口的路上都是撤离的乡民,原本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们走了一两个小时。从秦志兵上午接到电话到中午时分赶到溃口的地点时,垸内的水位已经上升了十多米。和秦志兵一样接到临时征召的还有15位卡车司机。这些平日基本以运输煤渣和渣土为生的司机,虽然不一定那么熟络,但有生意的时候往往会互相叫一下。当秦志兵赶到现场时,26岁的刘胜正在和全家人一起吃午饭,这天是他父亲的生日。在卡车司机的微信群里看到信息后,刘胜也没多想,就开着车去拉石头了。

  

47岁的本地人何文杰则是通过熟人的介绍,开着才买了4个月的二手中型货车到达新华垸东岸的溃口处,他知道,这里需要大量货车拉载石头以堵住溃口。不过溃口的形势并没有司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大堤发生溃口后的半小时后,决口发展到10米。到了下午当司机们运着条石来到大堤时,溃坝的缺口越来越宽。抢险人员曾经试图填堵溃口,避免溃口进一步扩大,但不论是用棉絮裹沙石做的砂卵石包还是条石下去,都会被湍急的水流冲跑。征调,下午4点,秦志兵和其他几位卡车司机在堤上等了几个小时后,依然没有等到卸掉石料的指令。秦志兵这才听说,防汛指挥部正在研究方案,由于险情越来越大,投放石料已经不管用了——原本防汛指挥部准备的另一套方案是调几辆挖掘机,但等他们开过来至少还需要两个小时。没到前我还想着多拉一趟活儿,没想到已经这么危险了。” 秦志兵回忆起那天的场景,心里还是有点难受,“路上看到很多人家都不能回,如果不及时堵住口子,后果无法想象。当时情况很紧急,路上的人越来越多,天也慢慢黑了。”秦志兵说,挖掘机迟迟过不来,司机们对险情感同身受,却也一时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由于溃口一时无法堵住,仍有众多群众没有完全转移离开,在现场组织抢险的专家临时作出决定:用卡车堵缺口。华容县防汛办主任张志宏称,这是参考了2002年长沙县水塘垸发生管涌时沉车堵口的方法,汽车拖着10吨重的石料,又有一个自重,而且呈整体性,水流无法把它冲走。专业上,这叫做“沉车裹头”,为后续复堤打下基础。傍晚时分,现场防汛指挥部的工作人员把在场的货车司机召集起来,告诉他们溃口越来越大,石头已经无法堵住湍急的水流,并说了一个让司机们吃惊的堵口方法——将货车开入溃口处,用车身堵住溃口。刘胜是司机里面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晚到达现场的人。“我就以为只是运石头之类的,也没多想就去了。”刘胜说,直到离堤坝只有四五米的时候,他才知道是连石头带车都要倒入洪水中。决定,我本来是来拉石头的,现在还需要把车子开下去,这个从来没有听说过。”虽然感到吃惊,但看到溃口不断扩大,水一直涌入附近的农田和居民区,何文杰觉得事态紧急,没有多想,他答应了指挥部的提议,并成为第一辆准备开进溃口的货车驾驶员。何文杰所在的溃口对面,是西岸溃口。华容县团洲乡人程继贤也加入了堵溃口的“卡车敢死队”。

  

程继贤从未想到,自己开了3年的车将要以落水堵口的方式和他告别。刚拉完一趟石头的程继贤便被现场指挥部的人叫住,工作人员告诉他,由于溃口处水流太大,临时决定用车来堵住溃口。和何文杰一样,程继贤也没有多想,与其他在现场的司机一起,同意了这个方案。“其实心里会有点遗憾,毕竟车是2013年才买的,性能也比较好,但是其他司机的车也不错,不能说因为我的车好就不下去。再说当时溃口已经20多米宽了,情况比较紧急。16位司机并没有和家人商量,就应下了这个任务。刘胜的手机没电了,一时间,根本来不及和家人联系,他就决定不可能后退,自己的爱车也是要如此的命运。“当时的情形很危险,我自己也是华容县的人,就怎么说,那种危机感就意识到了,脑袋里根本就没想到别的吧。大家一致做了决定后,秦志兵觉得没有时间想太多,“我们至少回来还有家,别人连家都没有了”。接下来他只需要考虑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按照防汛指挥部的方案,司机们要在起步四到五米后,用砖头压住油门,在卡车入水前安全跳下来。当时卡车离溃口仅仅十余米,他们必须要在短距离内完成加油、挂挡、松离合、控制方向等一系列动作,整个过程最多只有30秒的时间,危险性不言而喻。冲堤,第一个上的是何文杰,作为一位开了二十多年货车的司机,何文杰知道此举虽有危险,但只要找准时机和位置,跳车对自己而言没有问题。

  

穿上指挥部提供的救生衣,身上绑好救援绳,何文杰爬上了驾驶室。驾驶着车行驶到溃口处附近,在离溃口水面两三米处时,他迅速打开驾驶室车门,快速跳到了土堤上,随后,车坠入了溃口中。双脚触地后,何文杰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湍急的水流,“那时候很紧张,因为水很急,我离水面又很近,要是没站稳的话,可能就掉下去了。每个司机和车子冲下堤坝的方式都不同。怎么保证跳车司机的安全性,也都是凭借个人经验,借鉴前一个司机的经验。秦志兵说,当时指挥部明确告诉他们可能存在三方面的危险,他也有点担心,“第一,怕跳下来时,衣服剐到车上;第二,因为地势不平,怕跳下来时车后面尾箱的石头砸下来;第三,怕跳下来站不稳,溃口的水流很急,被冲到水里去”。不过,当这些危险清楚地摆在面前时,秦志兵没有考虑太多,还帮忙替另一位司机跳了车,“那个师傅开卡车才几天,但我开了十多年了,不说胆子大,多少对自己还有点自信”。之后,秦志兵和其他司机一起,先用旧衣服系在腰部,然后再把硬邦邦的电线系在上面,以防万一,“绳子不够用了,我们只能就地取材”。秦志兵的卡车停在溃口东岸的第五个位置。回想起两次跳车时的那三十秒,秦志兵并未感觉到害怕,“连想象的机会都没有,根本没有时间害怕,开着车就往前面走,我就右脚踩离合器,右手进二挡,起步几秒后就开始跳车了”。

  

西岸溃口处的程继贤也没有穿戴绳子等安全设备,在没有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他上了驾驶室,驾驶着满载石头的货车,朝溃口开去。在距离水面2米左右时,他刹车停住,快速跳到堤坝上,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危险,“不过还好人没事”。最后一个跳车的是刘胜。“到我了,有点天黑了,我就用铁丝绑住油门,然后在离堤坝快一米的时候,赶紧跳下来,拉扯铁丝,车子进入水中的一瞬间,有点做梦的感觉。”因为紧张,刘胜崴了脚,扭了筋骨。失落,刘胜看着车子冲进洪水中,感觉这一天像是做梦一样。直到晚上9点,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刘胜说,“车子连同石头,都堵了堤坝。”“人没事吧,人在本钱就在,车子还可以再买。”刘胜的父亲刘志仁说的话,让他感到一些安心,他也没有过多去想父亲这天过生日的心情。同样是卡车司机的刘志仁说,当时觉得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也觉得儿子应该这么做。但刘志仁想了想,心里还是觉得有点难过。“车子才买了八个月,儿子终于有了个营生,而且车子是我一辈子的积蓄,还贷了款。”刘志仁说,给儿子买车,自己拿了16万。“就觉得还没回本,以后日子怎么过。刘志仁平时很节省。“不喝酒,抽的烟也是五块钱一盒的,平时掰着钱过日子,才能省那么一笔钱。”对于刘胜来说,这辆车是父亲平时“抠出来的”。

  

不过刘志仁也坦言,如果当时需要自己的车他也会这么做,“因为你的家就在这里,钱都不是事情了,哪怕你为赚这辆车,付出了很多心血。”刘志仁告诉记者,他本人当天也去了另一个抗洪现场,“凌晨3点才回家,每天都要有人守着堤坝,洪水猛兽啊,老爷们儿不上,谁上?虽然一开始并不觉得紧张,但跳车后的何文杰心中一种“委屈感”油然而生,“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我就很清楚,车子肯定是报废了,自己的饭碗没了,还是有点委屈的吧。由于情况紧急,决定以车堵口时,多数的司机都没有时间给家里打电话。按照程继贤的说法:“如果每个司机都打电话回家商量,就会浪费很多时间,堵溃口抢的就是时间,否则做这事就没意义了”。上岸以后,程继贤的心情有点复杂,“这辆车我每天都开,对它还是很有感情的,突然车没了,觉得还是有点失落。生活,当天在岸边待了一会儿后,何文杰回家了。这时,他才有时间和家里人说晚上发生的惊险一瞬,“家人第一反应是生活来源没有了,但他们也没说什么,只说人没事就好。晚上快8点时,秦志兵接到了妻子电话,“她问为什么没有回家吃饭,我就说我比较忙,那时候没有和她说,怕她担心”。后来,几位司机一起想办法回去时,秦志兵又接到妻子电话,他才告诉她车子开到河里去了,妻子的第一句话也是“人没事吧?

  

回到家已经快夜里12点,秦志兵洗了把脸就睡了。第二天,妻子问他卡车没了以后怎么办,毕竟这台车是前不久刚换的一辆二手车,也是家里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才拉了十几天的活就没了。更重要的是,卡车上还有2万多元钱和工地的票据,当时情况紧急他忘了拿下来。由于工地只认票据,秦志兵辛苦拉活儿的收入又打了水漂。秦志兵安慰妻子说,“车子没了就没了,别人家的房子现在都冲得没有了,人没事就好。对于这件事,何文杰一直没有主动告诉远在北京的儿子,最后儿子还是从网上得知了消息。每次和儿子打电话说到堵溃口的事,何文杰都会岔开话题,“我不想仔细跟他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说了怕他在外面会担心。车没有了,可生活还要继续。7月10日以后,何文杰开始在外帮人开车,赚些钱补贴家用。程继贤回到家后,还没开口跟家人说开车堵口的事,家人却已经从朋友圈里得知了消息,“看到我人没事,他们就没说什么,毕竟防汛也是大事。“80”后的程继贤有一个4岁的孩子。妻子平时在家抚养小孩,只有他一人在外工作,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在没有车的时间里,他在家里休息,同时帮家人干点活。到今天12天了吧,我已经在家呆了12天,无业游民。”刘胜说,平时忙惯了,闲下来就特别清楚记得时间,“不觉得有什么伟大的,生活不就是紧急情况想点法子嘛,该上的时候就不能退缩”。勇士,7月21日,华容县防汛救灾“卡车勇士”奖励座谈会召开。会上,参与驾车堵口的16名司机被授予“卡车勇士”称号,共获得车辆补偿、误工费和奖励261.77万元。秦志兵并不认为自己是勇士,“我们这边的人基本都见过洪水的厉害,在那种情况下没有一个人不开下去的。

  

在华容县生活了快40年的秦志兵见到过两次大水的“厉害”。秦志兵记得,1996年和1998年家乡都发过大水,“一下子家就没了”。大水过后,大家都聚在大堤上,天气闷热又碰上下雨,“一切都乱糟糟的,很多人都无法想象当时的情况”。当地政府并没有让司机们白白牺牲,刘胜当时买车加保险一共花了29万左右,最后,加上误工费、奖励以及补贴,他拿到了30.93万。根据计算,何文杰能拿到约17万的补偿和奖励,程继贤能领到约19万元,秦志兵的车旧一些也能拿到10万多元。7月10日以后,何文杰在外帮人开车,赚些钱补贴家用。领到这笔钱后,何文杰打算再买一辆新车,重新恢复之前的生活。而程继贤决定先休息一段时间,再决定未来的出路。“以后可能继续开车,但也有可能不干这行了,慢慢考虑吧。秦志兵没事会刷刷微博,看到评论里有人说他们把卡车开进水里是“想让政府多补点钱,想发财”,他看完觉得“心烦”,当时政府并没有给司机们任何承诺,他们也是后来才听说政府会补钱。那种情况下没时间想别的,大家都只想赶紧把溃口堵上。”秦志兵说,十年前,他没有能力做什么,现在能保护大堤,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至少回到县里还有个家”。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