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肾以后

发布日期:2016-12-30

  6月9日,卖肾后第一百天,32岁的丁红进仍不时用手轻抚腹部左下方的伤口。就在几天前,这道十二厘米的伤口,刚刚不再出血流脓。印象中除了痛、无力、冒虚汗,丁红进似乎还没有太多的体会。但他很明白,这将陪伴他走完余生。左肾被切除后,他换来了两万元报酬,但这并未能使他生活变好。失去了家庭、朋友和工作的他,远离故乡,孤独栖身在广东佛山城中村租来的民房内。面对到访的记者,他最终答应直面现实,希望自己“幼稚而愚蠢”的经历,能给社会带来警醒。曾经的幸福在丁红进看来,和几年前的幸福时光比较,32岁的自己如今比较“失败”。十五岁那年,他第一次离开家乡安徽,跟随老乡来到江西南昌打工。每天十几元的收入,对尚显稚嫩的他来说,已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幼年父母双亡,丁红进不得不更加独立要强。一年后,他跟着表哥闯荡上海,做起了装潢生意。不到二十岁时,他已自立门户。2005年,他应聘到一家媒介广告公司,很快被提为组长。


2010年5月,被派往杭州分公司时,那是他人生最得意的阶段:不仅升任主管,而且还和女友生下了可爱的女儿。那年春节前,有两家银行的业务员来到丁红进办公室,分别说服他填写了两份信用卡申请表,其中一家还赠送了一块毛巾作为礼物。回到家,他还特意向女友讲述了这个“礼物”的由来。一切都很顺心,春风得意。”回忆着当时的美好,丁红进感慨。但仅仅几个月后,他和尚未登记的女友闹翻,对方带着女儿回了福建老家。那段时间,情场失意的丁红进开始借酒浇愁,并拉着朋友频繁光顾酒吧。“少的时候也要四五百,多的时候一晚上两千多……”

很快,自己两万多元的存款被花光。已经酗酒成性的他在酒吧里,潇洒地亮出了信用卡。浑浑噩噩中,信用卡账单的邮件一封接一封,看着已被刷爆的信用卡,丁红进才开始着急。不久,他接到了银行的催促还款电话。“说按照多少多少条规定,再不还款的话,就起诉我是信用卡诈骗。我还要承担诉讼费和律师费。


丁红进开始害怕,但为情所困已于2011年6月辞职的他却无力偿还。他坦言自己是个好面子的人,不好意思开口问朋友借钱,更不可能张口向家里的亲人诉说。“现在的人都比较现实,提到钱就伤感情。他想到了喝酒闲聊时的卖肾传言。“一个肾能卖十几万元呢,而且对身体影响也不大。”这对处于崩溃边缘的丁红进而言,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求人不如求己,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丁红进决定卖肾还钱。第一站卖肾的念头,一下子成为丁红进的全部。他开始上网搜索,输入关键词“卖肾”,没有搜到他想要的信息;输入“有偿捐肾”,终于找到了一条信息。帖子虽然打不开,但却链接了一个联系方式和QQ号码。去年11月3日,他将这个QQ号加为好友。只简单问了身高、年龄和血型,对方答应“要”他了。“一星期准备,手术很快,一周就能拿到钱,四万现金加患者给的红包。”QQ上,对方承诺。


这让丁红进心动。按照他的计划,这些钱不仅能偿还两万三千多元的信用卡账单,而且还能有结余。三天后,再次致电对方确认后,下定决心的丁红进花126元买了杭州到漳州的硬座火车票,踏上了卖肾之旅。曾经的生活,从他踏上远行的火车开始,慢慢撕裂。而在丁红进之前,四川广安一个名叫王彬彬的21岁年轻人,为了“能拿卖肾的钱换回女朋友”,也踏上了开往漳州的火车。到站后,对方把他接往了漳州九中对面的一个小区内。“因为对方说很快就能拿到钱,本以为对方会安排住旅馆的。”打开那间出租屋,丁红进被吓到了,并不宽敞的房间内,住着二三十个和他一样,等待卖肾的“供体”。体检后,丁红进以为马上就要手术。但意外的是,当初“一个星期”的承诺,一拖就是三个多月。每一次询问何时能够卖肾,得到的答复都是“还没有患者”。不得已,年龄稍大的他和其余“供体”们一样,每天麻木的消磨时间,等待有人出钱买走自己的肾脏。他回忆说,尽管人身自由未被限制,但出租屋的房门一般都是锁起来的, 偶尔能够获批去楼下小卖部买包烟抽,但丁红进也偷偷溜出去上过网,在网上和家人报个平安,只是从不提“卖肾”的事。

在微博上,王彬彬也回忆说,想早一点拿着卖肾的钱回去,却总是那么漫长,那种焦急的心情没有人能懂。“走上那条路的人不是养不活自己,而是所谓感觉来钱快的一种方式,到了那里等了那么久又不可能放弃,因为除了卖肾感觉自己没有选择的路可以走,所以自己都已经出不来了,一般的人到那里最多几天都没有钱了,想去哪里路费都没有。”

丁红进也是如此。一直等到2012年春节,他都没有后悔过,只是在不停的催促中介,能不能快点,再快点?除夕那晚,和十多个供体一起,他们吃着烂菜叶,在出租屋里过年。


割肾 春节后,丁红进终于等不及了。从其他供体那,他知道还有一种快捷的有偿卖肾途径:虽然价格偏低,但不需要配型,也无需等待,甚至当天就能卖肾。有人甚至向他们提供了广东东莞一家快捷中介的联系方式。他和另外两人一起,向中介表明了等不下去的态度。今年2月15日,中介为他们买好了前往东莞的汽车票,送走了他们。听说女友快结婚了,王彬彬同样也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先后辗转长沙、杭州两地,祈求能够早点卖肾。“在我最急,最没有着落的时候我曾经愿意一万都要卖,那时不再是因为钱了,而是那种心痛了。那条路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在东莞的那间出租屋内,还有四名和丁红进一样,迫不及待想低价卖肾的年轻人。因为自己是O型血,“幸运”的丁红进这次没有太长的等待。2月23日,龙抬头。收走身份证、做完一系列的体检后,在东莞一家小旅馆里,丁红进和中介签下了“有偿捐肾”的协议。他甚至没有仔细看协议内容,只是核对了一下卖肾的报酬两万元。“他问我是打卡还是现金,我说要现金。当天傍晚,他被人带上汽车,全程要求戴着鸭舌帽和特制的墨镜,不许摘掉。大约一小时后,他被扶出了车领进了一个房间,这时他才被允许摘下墨镜。是一处套房,各种设备很专业,但肯定不是医院。”一名操着东北口音的中年男子要求他换上病号服,在屋里等待召唤。大约半个小时,他被领进了隔壁的房间, 房间装修得和手术室一样,两男两女穿着浅绿色大褂,等在手术台前。


躺上手术台的那一刻, 曾经麻木的丁红进终于开始有所忐忑,但他仍决定“顺其自然”。年轻女护士态度温柔,挂上吊瓶,为他注射麻药。“也就十几秒,我就昏睡过去了。”冰冷的手术刀精准而缓慢的切入丁红进的身体内,温热的左肾,被切除取出。再次睁眼,腹部撕裂的痛感和短促的呼吸,提醒他已失去了左肾。王彬彬的经历似乎更加波折。在找到买家被发往济南,“终于看到希望”后,怀着乱七八糟的心情,他走向手术台。未曾想在手术台上他被发现血管变异,无法进行手术。“卖不掉了,连自己去哪里都不知道了。”这次中介也并未再为他买好回家的车票,最终拿两百元将他打发掉。悔恨和羞愧 事后,丁红进知道,手术是在佛山完成的。仅仅休息了一天,2月25日,丁红进就被人扶出了“手术室”,临走前,东北口音的男子拿来两叠百元钞票,问他要不要点。意识模糊的丁红进几乎无力回答,他摇摇头,对方就将钱塞进了丁随身携带的包里。下楼上车,还是一路帽子墨镜。20分钟后,他被带到一个小旅馆内安顿下来,下车时,他看到不远处是佛山顺德区碧江轻轨车站。


八盒消炎药,一小瓶消毒水和半卷纱布,是中介留给丁红进最后的物件。此后,答应随后前来送还他身份证的中介,再没有出现。27日中午,换了几个姿势才从床上爬起来的丁红进退房,出门时,他甚至无法拎动装有简单衣物和现金的包。缓步大街上,他向人打听所欠款银行的网点位置。“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还钱,两家银行共还了9000元,还有别人的4000元。随后,他以每月250元的价格,就近租了一处民房安身养伤。为了早点恢复,偶尔他也会奢侈一回,在附近的沙县小吃店点一碗汤补补身体。后来实在无聊,他趁商场搞活动时,用1599元买了一台特价电脑,打牌斗地主打发时间。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卖肾所得的钱几乎已经花光,但信用卡内的滞纳金却在不断上涨:5月份,丁红进邮箱的账单显示,包括滞纳金在内其信用卡欠账已达16464.41元。这一次,丁红进没有多余的肾可卖。丁红进说,自己的人生被手术刀整齐地切成两段。“现在的日子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卖肾后,他换掉了手机号码,删除了QQ上的联系人,在远离家乡的陌生城市,孤独的隐居。他丢失的也不仅仅是自己的左肾:此前手机上存有两百多个联系人号码,如今只剩下十多个;一年多来,他也再没有见过女儿,想女儿的时候就上QQ空间,看看她五六个月时的照片。


你恨中介吗?丁红进有些迟疑。他说要说恨的话,也是恨他们“忽悠”自己很快就能拿到钱;“如果真像他们所说,一星期能卖掉拿到四万元,我个人倒是感激他们。那样的话,我所有(经济)问题就都能解决了。曾经失意的王彬彬,今天却开始庆幸,慢慢懂得珍惜。“也许当时我卖了肾也挽回不了什么,我现在照样过得好好的。”丁红进却不知道,自己那颗左肾,到底去了哪里。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