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卖房创业后

发布日期:2017-03-25

 2000年前,我是真正的小人得志,那时候兄弟非常多,自己做事情又大胆,做白糖,淀粉,再到木材等等。赚了不少钱,那时几乎每晚都带七八个同姓同族的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去夜总会,玩到半夜再去桑拿,一晚消费一两万算是正常的!那时我很开心,因为在我的理念里,自己有本事赚钱带着兄弟们一起开心,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快乐,自己认为只要我保证有十万元钱就足够了,其他赚回来就用有何惧?图的就是开心快乐就够了。2000年低我认识了区扶贫办一个领导,后来经过大家多次接触后,我和他就商量一起合作做肥料生意。就这样,看来很好的生意,扶贫办出资30万,我出资20万。跟我从小玩到大的两个兄弟,知道后要求跟我一起做,也想自己赚钱,那时我实际上每晚都去玩,自己能动用资金的也就是13万。也不够20万,再说带自己的兄弟一起赚钱也是件非常好的事情,于是我答应他们,就一五一十跟他们说清楚了。他们非常兴奋,我叫他们出资7万。赚回来我跟他们平分!他们也非常高兴和赞同,于是就这样定了。

  

2001年3月开始操作,两个兄弟也来帮忙,我为了让他们知道有我这样的兄弟带他门出来做生意绝对没问题,因此我要求合作伙伴给我两兄弟每个人每月发3千工资。年低我和合作伙伴分红后,我再拿我这份和两兄弟平分。我们是通过扶贫办的关系和广西某市四个镇政府合作,将我们的肥料共给那四个镇的供销社和一些村委会,再由他们分发到各各村庄里,等到2001年低农民收甘蔗季节时,再由各个镇政府负责收回肥料款。两个兄弟从4月开始领工资和各项报销和补贴等,到年低他们本钱都几乎拿回来了。结果到年低后。我们的肥料款根本收不回,收回一点钱都被那些乡政府的那些人吃完喝完。我不知跑了多少来回,每次都是不见负责人或是说收不回肥料款等等。我的合作伙伴呢,知道没那么简单就能收回货款,再加上不是他的私人钱,所以就跟我很过意不去的说,妈的真是做错了,那些土八路根本信不得等等,发完牢骚后说,你去收得的钱我不要了,你收多少就要多少吧。

  

我最后跑一次那些偏僻城镇的时候,追得1万3千块。我就跟那政府的人吵。我说跑了那么多次了,刚得一万多点钱,七十几万的货款要跑到什么时候,我要到市里告你们去等等。结果那天准备回来时,走在镇上突然被地方十几个流氓追打,打得我脸清鼻肿。回到市里我就去告,告个屁啊,市政府的人说,好好协商,这些他们也没有直接行政干涉权利等等,结果就这样完了。我也不敢轻易再去那些偏僻的城镇。因为怕去了都有人身危险。结果回到南宁。我想我自己亏完就算了,但绝对不能给我兄弟亏钱,所以再给他们一万三这样,他们就绝对不会亏本了,因为他们虽然每月领三千。但是实际上带那些所谓的报销补贴等都有4千以上,足足领了8个月,所以他们至少每个人还赚有几千才对。到时候我再问他们每个要得一两千暂时度过难关,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自己还打算好了。当晚给钱给那两兄弟后,结果他们说他们的7万是跟高利代借的,(其实不是我知道的)说他门算好了,我还要还他们10万才够数,因为有很高的利息。我问那原来领那些钱呢?他们理直气壮的说,那些钱是他们应该得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借日吃我用我拿我的好兄弟,竟然说出这个样的话,我实在难过得不想再和他们说话,也不想继续看到他们丑恶的面孔,我心想多给你10万你们也发不了,虽然现在我很困难,两年后老子一样再起来。所以我不做任何争辩,我说我给你们,但是现在没有,过一段看还能不能收得钱回来,一收回来我马上给你们!他们不做声。但是从那时候起,三头两天 就跑来我家逼钱,来到就吃,吃完就睡。似呼从来没有认识过似的一点情面没有留。我为了追回那笔肥料钱,天天跑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回到家又看他们在我家里自己煮自己吃,我有什么他们就吃什么,还多带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我也都认识,都是借日的好兄弟。终于有一晚我回家到后,看到他们又在了,还多带几个我不认识的人,说是什么什么黑社会的。我那时真的非常火了,我就说,是你们自己说跟我做那笔生意的,再说你们又没有亏钱,还赚了虽然不多,现在我也答应多给你们10万了,你们就不能给点时间吗?真的钱就让你们做出不是人做的事情来,想当年你们要我的吃我的拿我的什么什么等等。

  

结果他们说过去的是过去的,现在是现在的,今晚你得拿钱出来,要不今晚就剁掉你的双手。我当时非常气愤,我直接走进厨房拿了把菜刀掉到他们面前说,你们有本事就剁掉我的双手,别他妈的跟我说黑社会。他们看见我没有一点害怕,就不出声,继续在我家睡他们的。就是一群无赖!从那晚起他们就不回去了,就留在南宁,住我这里吃我这里的。最后我实在追不了那笔肥料款了,自己的家也不成家,老婆也嫌弃我穷没往日风光也跑了。留下我和一个儿子。那天我把儿子带回老家给父母带,自己出来回家跟那两个兄弟说,你们不要住这里了,10天后准时来拿钱,他听到我这样说后,就接着说,那10万的钱现在带利息已经到了15万,希望我10天内一次给完他们。我没说话。自己非常非常想杀了他们,我忍!心想你们已经整得我妻离子散了多给5万又何妨?我要卖掉房子,来了几个人看了房子都不成交,最后准备到期时,又来了一个做农药的北方小老板来看房。我就直接说,我非常需要钱,你给我18万,这房子就是你的了。那个北方人还算是老实人,他说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再说还要转户啊什么啊等。18万这个房确实是很直了,但是我现在只有16万现金,要等一个月后我才有够18万。我看见他还算顺眼,我就说16万就16万吧,反正兄弟我卖了这房就真正一无所有了,给你赚个够也没事那个北方老板真不敢相信,价值二十四五万的房子,就那么便宜就得到手了,所以很积极一两天内和我搞清楚手续了。我跟那个北方人也成了朋友!我通知借日的兄弟来要钱时,我很从容,没有说话,也没有睁恨,当他们点完钱要走时,我就说你们才是真正的狼!所以教会我在这个社会里,要变成狮子才能对付狼。


2002年4月把所有的钱还了,房子也卖了什么都没有了!那时候我唯一想法就是接下来怎么办?现在连个住的都没有,租个便宜的房的能力也没有。回老家去就会见到那些不想见到的人,也被所有人看不起等等,想到回去老家的情景,我宁可死在外面也绝对不回去,要回去也一定风光的回去。原来还有1万块也因为老爸前两个月中风的时候用掉了,而我现在这样的处境也绝对不能让父母知道,更不能让哥哥他们知道。那时在我的脑海里一个个的怎么办怎么办的问号?。在南宁没有地方住,就到江南体育里里面住,这个地方还真不错,干净!晚上就睡在石凳上。那时候对自己的前途看过去就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生机。有时候两天就吃四包快餐面。好点的就一天可以吃一碗三两桂林米粉。那来的钱呢?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是靠一个也是我老家地方出来的一个叫半傻子(花名)的朋友救济。小时候他得过小儿麻痹正,所以他长相难看,又很迟钝,他对自己也明白对自己也很自卑!我们那里的人从小就叫他半傻子,总是受人欺负的对象。他的妹妹长得确很漂亮,所以在南宁有个男朋友做装修的,所以就叫他出来南宁帮忙做工了。

  

从小到大人家不愿意跟他玩,看不起他也喜欢欺负他,我没有看不起他也没有欺负过他,有时候还跟他一起玩。出来南宁后平时回去过年过节时大家碰见了,我也和他打招呼和他聊天发烟给他抽,也互相留南宁的电话号码等,对他还是算客客气气的,那时候我的心态是见他凄凉!所以我打电话告诉他我的情况后,他都来体育官看我。他在妹妹面前是不敢说什么话的,他妹妹和她的男朋友都认为,能安排她哥出来城市做工,有地方住有吃,一月还有300块已经很好了,他妹妹对他也不怎么样的。他也知道是依靠着妹妹,所以他从不敢顶撞他妹妹。但是他平均三五天还来带我去他妹妹那里洗澡,再帮我把我换下来的衣服拿会去他那间窄小的员工宿舍晒。每次去洗澡时,他都看准时间,当他妹妹和她的男朋友出去的时候,就带我去洗澡,洗完就走,每次洗完他都准备十三四块钱给我,那时候他让我很感动,感觉到他是在跟我一起共患难的真正的好兄弟!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我自己还是想不出应该怎么办?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我想到原来做肥料的时候,供应肥料给我们的那个小厂老板,姓赵;我们都叫他老赵,这个人做肥料还是个天才,他做的肥料确实非常好,也许就是现在也没有人做得出他那种技术的肥料。居他自己说,他的肥料技术是他台湾的亲戚给他的,是真是假也没人懂,但是扶贫办每年都是跟他要肥料,我认识那个扶贫办的领导也说过他的肥料确实非常好!我销售他肥料的时候,效果确实也非常好!我只是试着打电话给他,看在他那里是否有点事情做做。当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对我还是很客气,他也知道我收不回那些钱,他说他现在自己也很困难,他知道我现在没工作没钱没地方住等情况后,他汇了两千块给我,还跟我说,这样下去也不行,叫我还是去人才市场看看吧,说你做肥料也有一定经验了,说不定有这样的工作呢?我想想也是。过后我就去人才市场逛,在人才市场又认识一个南宁人也是来找工作的,这个人白白静静斯斯文文的,一千个人看到他都会说他是个老实人,我跟他漫漫的成为朋友,他叫小汪75年生的,比我小两岁。我也跟他说我的情况后,他也表示强烈说,那些人简直不是人等等的话。说到肥料他就叫我自己干。他说他有五万块,有那么好的肥料为什么不自己干等等。我跟他是朋友了,看到他对我如此同情和支持,我非常感动,就决定要跟他干一番大事业。在广西田东县是个农业大县,我们决定就从这个县城开始做起,我们就开始跟老赵联系要各种各样的叶面肥和其他什么什么肥料等,就开始干了。

  

在田东我认识一个女的,人还算是好人,我带着小汪去田东见那个友女,并希望得到她的帮助,这个女的对我一直都很好,可能也是对我有那么点意思吧,但是我对她就象小妹而已。她也表示一定帮忙。我介绍小汪认识后,我就对那个女孩说这个小汪是个老实人可以做老公的,我同样对小汪也说这样的话,因为在我的想法,两个人都蛮相配的,大家也都没有恋人,我的友女长得有点漂亮,小汪人也帅气,也都是老实人。其实小汪第一次见面就看上她了,所以也希望我帮忙说说,过一月他们就一起还同了居。开始开展工作后我跟小汪说,要想持续发展的话,就必须得到老赵那个技术,我们将来才有我们自己的产品等等。小汪也非常同意,于是我就开始跟老赵联系,做了好多工作,老赵最后觉得我人不错,就要了我们三万块技术转让费。我们就开始自己简单的做一些自己的产品,也都投放市场效果都不错,都得到当地的老百姓认同。于是我又在想,我原来卖房给那个北方的老板是做农药的,不如我去找他先要点农药去卖,卖完再给钱他,估计他还是给的,如果行的话我们的产品就多元化了。结果北方的老板还真爽快的答应,后来我们也为朋友了,原来他叫小张。做什么事我都叫上小汪一起,毕竟我一分钱没有,怕他误会,所以我认识的人他也都认识。发展的工作还很顺利,开始有点钱赚了,漫漫的越来越好,从开始一个月赚两千多再到5千多等,而势头还漫漫往上走。这时我跟小汪说,现在在田东你们又请了两个工人人手足够了,我想你们管好那里,我听说越南要这类的货很多,我想发展越南。小汪听后也非常支持。就这样我开始往越南边境方面跑,一天跑这个边贸点,哪天又跑那个点。非常辛苦,但是生活有保障。在我心里想,我一定要和小汪做成一番大事业,不会让信任我的人失望,所以再辛苦再累也直得。

  

结果几个月后,开始漫漫认识在越南边境做这行生意的人,可是我也发觉小汪不怎么对头,之前还汇点钱过来和汇报一下情况,漫漫的就没有汇钱给我了,电话也少了,开始我还以为他资金紧和工作忙等原因所以就一时忘记而已。就在我跟那些跟越南人做生意的老板拉上关系时。发现小汪一个多月没有再汇过一分钱过来,我打电话给他想问一问他的情况,他却没有接我的电话,打小林的电话她开始还是接,就说小汪很忙,每天都跑进农村里等等。再到后来连小林也不接我电话了,打他们的电话一通马上就挂断,然后就是该用户已关机。我意识到很不好的现象,我就打电话给小张问问情况,小张说;小汪生意不错啊,两个月就从他那里要了很多货了,只少都有2万多赚了哦。小张还透露给我听,小汪说我什么都不做,就是他们自己做,累活累死的凭什么分我一份钱等等这些话。我听到这些话时,简直就象五雷轰顶一样炸开。不过我很快就冷静下来,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们都是好人确实是好人,但是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好人和坏人,也没有什么道德和廉耻,只有我自己没有正在适应这个社会罢了!我非常平静,也坚信他们将来一定回后悔!


2002年小汪和小林他们来这样一手后,我身上也没有什么钱了,之前我一直都很节约,所以我还有六百多快钱,但是区区几百块能做什么?心理非常痛苦!但是我没有打电话给小张和老赵他们,我没有在他们面前说小汪他们一句坏话,跟小张我还说给他卖你的货不怕他不给你货款的,他还不至于是那些要了货不给钱的无赖等等。我几个月来我没有在南宁租房子,因为不是我的钱,我也不给小汪他们懂,我在南宁的话晚上就去体育馆睡,后来跑来跑去时就是住最便宜的旅社。这次又沦落到原来状况了,心理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和汗水,竟然得到这样的下场,我心里已经支持不住了,已经没有任何斗志。于是我约了半傻子出来,跟他去中山路边摊吃饭,然后就回到体育馆聊天,那时候已经是8月份了,在那里坐聊天和晚上在那里睡还真比那些小旅馆舒服得多,就是蚊子多点而已。我们聊得很开心,聊着聊着见一两摩托看过来停在我们面前,下来的是他妹妹,他妹妹二话不说指着我就骂说;你别找我哥出来,我哥是傻的但我不是,是不是又骗我哥说帮他找工作啊?说完就骂他哥说。你出来做什么,你的样子谁会要你去工作啊?真是百痴到家了,现在马上给我回去。他乖乖的回去了,他妹坐上摩托也走了。在他妹妹骂我的时候,我不作任何解释也不说任何一句话。他们走了我心想是啊,从来又有谁把他当过朋友呢?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了,看来他妹妹比我还看透这社会!

  

第二天下午3点多中时,我自己坐在体育馆里很安静,自己觉得自己真他妈的无助和凄凉!就在这时离5米远的另一张石凳上,什么时候也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前面还停一辆破单车。我看见他在哭,哭得也很痛心的样子,我心里酸酸的就走过去递给他一支烟,他说谢谢我不会抽烟。我问他怎么了?他开始还不想理我,就是摇摇手意思叫我走开。我就说;妈的,男子汉一个哭什么哭的,天下就你最难啊?我都在这里露宿几个月了。他看到我这样说,太头看看我,我也顺着坐到他旁边,问他有什么事情,能让你如此伤心?他见我那么诚恳也漫漫跟我讲起来了。原来他是南宁某皮革单位的,说自己下岗了,老婆单位效益也不好,一个月也就是800多点工资,自己有个儿子17岁正读高中,他的母亲中风瘫痪在床,老婆前几天又查出白血病,现在他自己根本支撑不起这个家,说着又哭起来。我听完他说后,我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再加上我本来也不怎么会安慰别人。我就跟他说找单位啊,找政府啊,电视台啊等等,只见他一一摇手,我其在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了,我就从我口袋里拿出唯一剩下的500多块钱,拿出400正张的给他,他看看我说声不要了谢谢!怎能要你的钱等等的废话后。我就骂他,你别他妈的假装了,拿钱回去想办法去,别在这里哭了,哭有个屁用吗?。

  

我叫他留电话号码给我,他没有留也不说话。然后我把钱晒给他把他拉了起来推着他回去,他看看我,然后推着单车就走了。他走后我心里突然发毛起来,我想要是是我儿子将来有个什么等等我会怎么办?想到这些我更加害怕,于是我对自己说绝对不允许。想到这些,我也不顾及什么面不面子的,就马上联系小张约他出来,跟他说越南边境我的朋友要农药的话,过几天才给钱给你你愿不愿意先发货给我?小张说可以啊,但是要我确定钱能回得来就没问题。得到小张的肯定后,当晚我又打电话给当时跑业务时,认识的那个新朋友,他曾经是一个边防站的科长,刚刚退役。那个边贸点是宁明县爱店镇。那个退役的科长,我叫他林科长。他退役后也想做点生意。所以我跟他说明我的意图后,一拍及合我们就约好时间下去找他的朋友。见到林科长的朋友后,他请我们吃饭,那个朋友叫陆哥,这个人你要是认识他的话,他讲话非常斯文和客气,不认识他的话连眼看都不看你一眼。地地道道的爆发户。吃饭时几跟他说明来意,吃饭后他带我们回去他家,他拿出一凭农药来,是杭州生产的,是高毒的XXXX农药。就跟我说。这个农药是正派的,你能弄得跟这个一样的质量和包装,价格再少一点,那就给我拉来。我问他价格和各方面情况后,就拿他一凭样板回去找小张。要求小张能否弄得一摸一样,还有价格等等。


几天后小张就拿来他弄好的农药过来,看上去跟正板一摸一样。小张给我的价格,我算了一下,一瓶我还有两块钱赚,一件12瓶我就赚二十四块。我再拿着样品去给陆哥看,陆表示不错,强调要货时要保证质量和包装等等条件,我也保证没问题。我又问陆哥什么时候开始要货和一次要多少件?陆哥说你现在有货就拉下来吧,接着又说;就先要一车吧,你回去准备好了打电话给我,我派车上去拉,这辆车只能拉一千三百件。多就不行了,货到抽检合格,马上就付款给你。听他他这样说,我心理非常激动和兴奋,马上赶回去跟小张碰面。就这样忙忙路路后也很顺利的就做成了,而陆哥一个月就要三大卡车就是三千九百件,我分给那个林科长两万多点,就这样我一个月就静赚5万。做了半个月后我才知道这个陆哥是如此的厉害,简直不想象。我跟他也漫漫的成为朋友,我也很谦虚的问他一些关于越南的情况,虽然那时候也来来跑了几个月,但是其中有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也不敢问陆哥和其他人,怕人家说我没见过世面。直到有一晚他来南宁玩,我招他吃饭的时候,我问他说; 陆哥啊。我其中想不明白,越南不就是8千多万人口,你天天发20个大卡车的电饭锅过去。越南人不是很穷么?就算个个要你的电饭锅,也用不了那么多吧?

  

陆哥笑笑着说;越南有多少人用得起电饭锅的?从中国出去的货大部份都是销往越南的邻国,包括女人内衣袜子等等。问我知道电脑的内存条吗,有一段时间不是很疯吗?(我根本不懂)从越南过来的内存条多少你懂不?那都是台湾货到了越南,再由越南人走私到中国的,我们出货到越南,他们也一样转手到别的国家,因为他跟周边的国家都是零关税,现在你明白了?继续问我,知道跳板是什么意思了吧?有大把的中国货过了越南,再从越南去欧洲的大把有,你以后几懂了。我听完后茅舍吨开,终于明白了。回去后非常精神也非常兴奋,心理想我要做到越南去。我要比陆哥还要做大做强,因此我就开始继续筹划,我要将我利润翻几倍,甚至翻十倍百倍!从那时候明白后,我的斗志非常之强烈!也不知道那来的信心十足!也没有想原来那些心烦事了,整天就是想快点积累资金,陆哥快点打电话来要货,那时候等陆哥的电话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一转眼到了2002年低了,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发给陆哥的农药才有五车,并没有原先设想的那样有10车以上,原因不是陆哥不要,而是陆哥这个人好色,久不久又跟那个隔壁的寡妇有一腿,要不又跟谁家的女儿有一腿。陆哥是个牛人,钱多生意也多也稳定,他自己的名言就是42岁了,原来穷要不到个漂亮的老婆,现在有钱了我的兴趣就是女人。男人博命赚钱不就是为女人嘛,说为了什么理想和体现什么 个人价值观的人,都是在骗人的。暗地里做的比谁都猛。所以我敢做就敢承认,以前我的口号就是。为了美女而奋斗!陆哥的老婆呢也是个牛人,不敢和陆哥当面来,等陆哥一出去外面不在镇上的时候,她就拿着菜刀不是要砍这个寡妇,就是砍那个女人,搞得小小的爱店镇鸡飞狗跳。等陆哥赶回来后,又拿着木棒追着老婆满街跑。就这样的事情经常有,在爱店有名的,所以经常没货了也没有及时通知我,或许是心情不好谁都不想理吧。等他回个魂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就说没货了最迟后天就拉给他,要不他这次就先要正品的吧。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真的什么?。而小张没有自己工厂,每次定货都只得提前两天通知他,他才赶去别人的厂生产,生产完装相完等等也要第三天才弄好成品,还是赶得要死才准备得好,也跟我提了好多次,能不能提前4天通知他,或许他干脆一次就整好三车货,你爱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来拉好了。

  

其实我也跟陆哥说了很多次,我也同样跟陆哥说过,干脆我每个月准备好三车货,反正你也每月都销完。但是每次陆都说不要这样做,因为居说中国准备不得用高毒农药了,,越南也一样不给用高毒农药的话,突然越南人不来要了,你准备好那三车货怎么办?所以在我准备卖完了我再通知你,一车一车来,这样对你也安全的。他说的也是为我好,可是他每次都通知得很慢,真是没脾气,又不敢责备他。而小张又没有自己的工厂。我有好几次都想跟其他有工厂的老板要货了,人家只要提前通知一天,当晚就赶得出来。小张也知道这个,所以也很怕我不跟他做,经常跟我说一些好话和自己的情况,说自己到南宁来也是为了现在的老婆来的,也刚买了你的房子,现在自己很需要赚点钱,希望能和我长远合作拉他一把,等有足够的资金他自己也弄个厂。我想想也是,在我一分钱没有的情况下,人家也不是先给货我拉走了!我不能就这样过河拆桥也不符合道仪啊,所以就这样继续跟他每次又赶又担心的做下去了。到了12低发了最后一车总共就5车货,陆哥就叫停了,说过完年再说。


几个月里我也跑了所有的边贸点见识了不少,那个林科长也介绍了一些做边贸的老板认识,当然这些老板是无法跟陆哥比的。自己对边贸规则也熟了很多。平时跟陆哥聊天的时候,我总是想办法让他说多点经验,尽量多学多点。他老是说,现在边贸难做了,然后就鼓励我进越南去做,也教了我很多的东西。就这样农药生意停了,也想不到这次暂停也就是终止了。自己确实也非常感激陆哥,小张和林科长这三个人!几个月来进进出出,招待陆哥和其他的朋友用掉三万。回来租了房子和买一些日常用品后,还有足足二十万在银行里,让感觉到自己非常的安全!身上还有几千块零用。小张赚得比我多一倍以上(我估计的),那天他打我电话跟我说了好多好话,话里暗示意思可以多给我几万块,只要明年继续合作就可以,他还是担心我明年不跟他合作吧。我装着不懂他的暗示,我对他承诺说;只要明年一开始做,我一定就是跟你合作,绝对不会跟其他人合作,我叫他放一万个心!一切等过完年后再说。过后他约我去吃饭和唱歌,我都没有去,只跟他说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好好呆着,好好休息等待明年,希望他不要误解我等等,他表示理解。我才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喜欢上孤独,喜欢一个人晚上不开灯,坐在客厅抽着烟喝着茶,很喜欢外面的灯光反射到自己客厅里幽暗光线的感觉!当想起陆哥跟我说过那个什么电脑内存条时,让我突然想学电脑,然后又去卖,什么都不懂,卖电脑老板说好的我就买。自己文化低不会拼音,就去图书官买儿童版的汉语拼音图回来自学,再一点一点的回忆小时候学过的汉语拼音,就这样学会了电脑。

  

那一段时间回忆了好多好多的旧事。那天突然想起那个半傻子,我激动起来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刚好帮他妹家拖地板,我就叫他出来体育馆老地方见,当见面后大家都很开心,他不知道我这几个月来做了什么,我家乡的人更没人知道。跟他聊天的时候,我发现他有个很旧的手机。我就笑着说。哟什么时候买的手机啊?他笑的说,是他妹买了新手机,这台旧的就给他用了 ,继续说,等下他的表哥拿他的旧衣服来给我,我叫他拿来这里给我,我表哥对我很好的,经常给钱我用也买东西来给我吃,这次他说他的衣服不穿了拿过来给我,等他拿来了他走后,你看有没有合适你的你要吧!我摇摇头说不要了。我心想,半傻子啊半傻你真够傻的,其实他不是傻子,只是小时候得过病,脑子发育不正常,他大过我几个月,但是只有十三四岁的智商。我问他在他妹妹那里做工开心不?他说不开心,他妹在的时候还好点,他妹不在的时候,那个男的老是骂他白痴或傻子,叫他都是大声喊着傻子过来,反应慢点过来不及时的话,就被他眼睛瞪得大大的骂白痴。


到了晚上妹妹又不给我出去玩,她给我住在楼下那间小房子又没有电视看,叫我上楼去看,我又不想见到那个男的。他边说还双脚腾空的摇着,两眼定定的看着地下,十足就象个小朋友似的,但是有时候正常起来还有摸有样。他和他妹都是孤儿有个亲叔叔,叔叔对他们还好!也是他叔叔把他们养大的。我继续问他,那不开心为什么还做啊?他说不做回去对不起他叔叔,出来的时候,叔叔千交代万交代叫我好好帮妹妹工作,还吩咐千万不能跟妹妹顶嘴。他继续说,其实我很想回去的,但是回去了又不懂做什么,我农活又不会做,而且我的那份地也给叔叔种了,其实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想在家养鸡!说到这里就听见有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啊良(他叫XX良)。我台头看过去,看见一个穿边防军装的人正往我们这边走来,人长得非常精神和整整齐齐的,手里还挑着一袋东西过来。来到后,啊良就说这是我的表哥,啊良也跟他表哥介绍我说是他老乡。他表哥很和气跟我握了一下手问声好后,就对着啊良交代衣服和交代什么家常事等,完了就说要走了单位还有事情,刚转身想走,啊良叫住他表哥,问他表哥能不能给他20块钱,我立刻拉拉他良的衣服说,我这里有我这里有。他表哥转头笑着边说,你要20块钱做什么啊?边说边掏出钱包来拿出一张50块的递给他,又交代说想吃什么你就去买来吃哈,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他表哥又从他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包玉玺掉给我说,兄弟拿去抽。我点点头表示谢意!其实啊连良问他表哥要钱,他以为我还象几个月前一样需要钱吃饭。后来我告诉他我不需要了,叫他留着自己用,他还半信半疑。

  

那晚我早早就带他去吃饭,吃完饭后我问他,明天我回去看我老爸和我儿子,你回去不?要是回去的话,顺便看看有那里合适的,我跟你一起养鸡怎么样?他不知道我说什么似乎,就以为我忽悠他就看着我不说话。我说不是开玩笑的,我也想养鸡会有钱赚的真的。他还是半信半疑,我继续说哎呀~跟你合作你不做那我就自己做,这时他说是不是真的啊,我说回去跟你叔说好了就开始做。就这样他半信半疑的第二天就跟我回去了。回到家我看了我的父母和我的儿子后,留点钱给老爸交代一些事情,然后就去啊良那条村找啊良,他离我这没多远,就是山路难走点 ,到了以后我跟他叔说明情况,我说我要跟啊良合作一个小型养鸡场,我出钱他来管理,你平时帮他忙赚钱了也分你一份。他叔两公婆简直不敢相信,天下还真有这样的好事?按我的条件他叔两公婆口口答应。我对他叔两公婆也放心,他们也是老实巴巴的人。然后我拿出5 万给他叔,跟他说清楚,我半年回来看一次,说好条件签了份简单的合作协议。我就对啊良说,要养好点啊,我半年回来要拿鸡吃的哈。他还是莫名其妙的又不懂回答我什么话?。他们想留我吃完饭再走,我不留,我就想着尽快办完这事赶紧回南宁,免得被本地人见多不好,怕被原来旧日的同姓同族的兄弟们知道,我不想见到那些人,所以不想多留一分钟。

  

回到南宁天黑了,自己随便吃点东西就回家,到家后我马上打林科长的电话,跟他说明天卖点年货,我们一起去爱店送给陆哥。第二天早早就去买好年货后,我包了一辆面包车就去爱店,和陆哥见面后,知道我们的来意,然后说了点客套话,就要一起去吃饭了,走在路上是时候,我无意中看到好多越南人男男女女都穿着同一类的拖鞋,(爱店每天傍晚5点,越南人就来准备要货,准备好货后等到天黑就开始运回越南,这就是越南蚂蚁搬家式的走私)从没见过,我就走过去问,(那些过来的越南人,好多都会讲中文的越南婆),越南婆告诉我说这种拖鞋很好的,是你们中国生产,我们穿的这鞋都是从凉山(越南凉山省)买的,听那些卖鞋的说,这些拖鞋都是从东兴那里进货的。听完越南婆讲完后,我再让她把鞋给我看看,这拖鞋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有非常强烈感觉,这个拖鞋绝对有的做。在吃饭的时候,我跟陆哥和林科长说这个拖鞋一定有得做,他们都笑了,说我想赚钱想疯了,自古以来只有越南出口拖鞋来中国,没有中国出口拖鞋去越南的,说越南橡胶和煤是全世界最出名的,越南拖鞋也非常出名等。虽然他们说得我无话可说,但是我就坚信这个拖鞋绝对不简单,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强烈的信念。

  

回去后我还念念不忘这拖鞋。由于要过年了没有更多的时间想。我们这里过完15才算过完年。过完年又要准备农药这生意,因为当时还没有知道农药做不了,就这样拖着拖着,又要准备到清明了,就这样拖啊拖啊,终于过完这些节日,又跟陆哥联系谈农药的事情,又跟小张谈是否整几个自己的品牌农药,叫陆哥帮推销去越南,小张也非常同意这样做,所以就开始弄这个农药。就这样一拖就到了5月,也不见陆哥打电话来 要货。突然有一天陆哥打电话给我,声音很激动的说,你马上进来爱店,马上包辆车进来,怕我不马上下去,又叫林科长拉着我马上下去。我问什么事情陆哥又不说,只说你下来就知道了,林科长也不懂。于是我们马上就赶下去,路上我想到低什么事情能使陆哥这样的人那么激动的?怎么也想不通。等到了之后,看到陆哥门前那条街摆满了一袋袋的东西,有蓝色,灰色,黑色,白色等等,我还不知道是什么?见了陆哥后,他激动的说,你过年前说那种拖鞋啊,天啊,这段时间这里卖疯了,越南人拿着钱早早就来等住要货,你看到这些的都是。路边摆满了,旁边还停有4辆大卡车,每辆3万双,再加是地上的,足足又有4大卡车以上。看见陆哥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了。那个林科长也不懂说话了似乎,只见他说了一句,妈的,在这当了十几年兵从未见过这阵势。

  

那时我也不不知道害怕谁了,就直接骂了几句;你他妈的,早跟你们说了还不信,他妈的你们这些猪脑。林科长接着说,吗的我们没有这眼光,你看得这么准你又不去做?那时大家已经是相互什么。这时陆哥说,还吵什么啊,还不想去那里找货源,现在这里整个爱店就两个人做。一天有多少拖鞋都不够越南人要。一天六七辆大卡车的拖鞋来到就被抢购完了,一到晚上你上我的楼顶看看啊,真他妈好宏观哦。一天20万双左右的拖鞋是什么概念?而且过年前我都感觉到很强烈了,我心想他妈的,无论如何我都一定要做成!回到南宁我就到各到超市和批发拖鞋商场,去找有没有这样的拖鞋,我形容给那些批发拖鞋的老板听,个个都表示没见过。就在我想估计要到广东去找,才可能有那类的拖鞋。突然啊良打电话给我说,今晚跟我见面和他的表哥一起,我问了一下情况就挂了 。我想他表哥找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和他又不熟。


晚上我请啊良和他表哥吃饭,然后才知道他表哥过年的时候,回去看啊良和他叔叔时,知道我给钱啊良他们办养殖场他就有想法。吃饭时他跟我说;我在单位如何如何不得重用,当了那么多年的兵了,还是个副营,原来有个科长空缺的,还以为这次是我上了,想不到调来一个新的,他的兵龄比我还小5年。我在单位不想干了,所以叫啊良带我认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跟你干,自己出来创业等。我见他一直对啊良都很好,我想这样的人应该可以的,再说我准备要做那件事情,也需要人手,自己在南宁也没有一个朋友就答应了他。不过我一再强调,希望他认真再认真的考虑。我说你想好了我没有任何问题随时欢迎。啊良也说他表哥很好的等等。他表哥名叫XXX(就叫他啊B)。就这样啊B他自己也需要再考虑考虑和要准备退役等。过后经常打电话给我问这问那的,我也尊重他也很认真的告诉他一切,包括我正在筹备做拖鞋的事情,还告诉他我安排好了就去广东找货源等等 2003年5月18号我打电话给陆哥,跟他说在南宁没有找到那种拖鞋,我准备去广东找。所以叫他在他那里想办法弄几双拖鞋给我做样板用,顺便了解那两个老板销给越南的真实价格。当天下五啊B又打电话给我,约我去他那里吃饭顺便聊聊天,问我在那里过来接我。当他接我到他家进屋后,我看见两个跟他年纪一样的男人和三个比我还小的姑娘正在做饭菜。经介绍那两个男的是啊B中学的同学,也是跟啊B合租房子共住一起的,那三个女的是他们各自的女朋友。那晚也认识啊B的女朋友,名叫啊朱,这个女孩非常老实和单纯,非常爱啊B!。我的感觉很不对,心想他们几个都是三十五六岁的人了,女朋友都是刚二十三左右,啊B其中的一个同学叫啊强,啊强的女朋友看起来似乎刚二十出头。我想几个男的都是同学都是南宁本地人。我觉得啊B他们应该都是有老婆孩子有夫之夫之人,因此对他们有点不那么好感。

  

吃完晚饭然后,我们泡茶聊天,啊B 两个同学一个叫啊本一个叫啊强,居说啊强做生意还蛮大开了个什么服装厂的。在聊天时,他们问我越南生意好不好做和打算做什么等?。我跟他们如实说。说到我见到的拖鞋的场景和打算这几天就去广东找那拖鞋时。那个啊强带点讽刺的口吻说,呵呵怎么可能?难道路上有那么大的一个田鸡在跳,只有你懂得是田鸡其他人都看成是癞蛤蟆了呵呵~~。啊B和啊本也不信,啊B 就说要是真的话,可不可以让我们见识一下?真是那回事的话,你简直是天才了!我说天不天才的我不知道,等我这两天去爱点拿样板时,到时候叫上你一起去,让你自己去看吧。两天后陆哥打电话给我说,样板鞋准备好了叫我下去拿。我叫上啊B啊B又叫上啊本包了辆车就去爱店。到了爱店后,我叫啊B和啊本自己到处去看看,我指着路边一袋袋的说,那些就是我说的那些拖鞋,等下5点多种后你们就会见到是什么情景了,你们先自己去逛吧。我就自己去见陆哥。见陆哥后,他给了几双那类型的拖鞋给我,然后告诉我这些拖鞋卖给越南的品种和价格,分有三类和两种价格。男鞋卖9块,女鞋和童鞋一律揩8块。陆哥说完情况后,我立刻感到很不安。心想卖那么贵,那进货价也不会很便宜,自己手上的资金肯定不够。年前给了啊良5万,年后跟小张谈好一起做自己的农药品牌,又出了两万给他,自己买电脑租房子和过年用等等,银行里只剩有12万,身上还有千把块,出差还要费用等,能拿得出的资金,最多也就是11万多点。想到这些,自己肯定是没有能力做得起的 。所以我跟陆说;如果找到鞋的货源,是不是我们一起合作?陆哥说可以,但是不是跟他做,而是跟他亲弟弟合作!陆哥想拉他弟弟一把。他弟弟叫啊四,也是做农药的,不过做的小而已,我想啊四应该也会有几十万资金的。

  

我就跟陆哥说;我做农药资金用很多,自己资金周转有点紧,所以找到货源后,你弟弟愿不愿意跟我各投资一半资金进货?陆哥说,这要跟他说看他怎么想。于是打电话叫啊四过来商量。因为我跟他哥做农药时进进出出,所以我和他也认识,平时也打招呼。啊四跟我同年生的,为人够朋友讲义气!但是他非常非常固执说一不二。他知道这个生意是大生意!真能要到货的话就赚大了。所以他愿意合作!但是我他各出一半钱去进货他不干,就是愿意我拉货到爱店,他就给回全部成本给我,卖完赚多少再平分利润。不管怎么说,他就决定这样要不就不做。我没有任何办法,再说货回来也得让本地帮卖才得啊,所以也装大方说那就这定吧,自己再另想办法了。啊B和啊本看到那些越南人抢购拖鞋的场景后,非常心红和吃惊。回去的路上对我非常信服,说要跟我一起做大事等等。我如实跟他说我现在缺十二万左右的资金(当时我预计平均7块左右一双,三万双就是21万左右),我还说货源我不相信我们找不到。啊B信誓旦旦说,资金没有问题他来解决那12万。啊本也希望跟着我们做事,但他没有资金,所以他说能帮帮我们忙,等我们真发了,再拉他一把就好。我想我也需要人手,所以非常爽快说没问题,我告诉他们我的计划,只要这次做成了,等我再多点钱后,我就到越南去闯,只要你们真心跟着我干,我有饭吃,绝不会给你们吃粥。就这样回到南宁后,就等着啊B那12万,等得我心急如愤两天打一次电话给他,他都说没问题再等等。这个等也是违背我做事的原则,我一贯做事情就是想好了就去做,边做边解决问题。可是这次非同小可,所以我想万事具备才动,所以一天就象热锅里的蚂蚁。自己意识到一直的自信原来是自负,终于否定了我一贯的概念,有十万现金在手我就什么都不怕做不成的想法,所以我很后悔不珍惜资金。这个等也是我失去最好的时机!

  

8天后啊B终于说没办法了,弄不到那些钱。那时我对他做事方法感到很不爽!不得钱又不早说,浪费了我那么多时间。看见他那么成心想跟我做事和啊良的份上,就没有怪他,继续给他跟着我。啊B 没有钱给我,自己也不够钱,只好厚着脸皮去找我做生意有点钱的亲哥,也知道他恨我,不过这次那么好的生意,我打算求也要求他出钱给我做,我愿意分他一份!看在钱的份上再加上我低三下四的求他,我想也许他会做吧。于是我去找他当面跟他说;那个拖鞋如何如何的好做,如何如何是个好机会等等。他立刻很不可一世的样子说;我每天睡醒争开眼睛钱就在我面前飘过,我检都检不过来,我去做那些东西我有病啊?再说你要吹牛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只听说越南的拖鞋来中国,没听说有中国的拖鞋去越南,你真是那你哥当是傻子了。就这样连求他的机会都没有。回到南宁我想来想去,实在是没有办法和时间再拖下去了。最后只好打电话给那个退休的林科长。我很不愿意叫上他,知道他这人可不是吃素的!当我跟林科长说明情况后,他装着为难的样子(我知道他装的)后说;对我做事还是肯定的什么什么等等废话后,说他愿意出那个钱和我合作,但是这次不能象农药一样,这次他要6成给我4成不然他不干。他估计得到我没那个钱也做不成,毕竟他是老江湖了,所以当然要榨我。我想4成就4成等我有钱了,以后还有打把生意做,所以就答应了。资金解决了也是万事具备了,6月1号儿童节没有带儿子去玩,就拿着那几双样板拖鞋出差广州,到广州是早上7点多,我转了一天广州没能找到,当晚赶去东莞,在东莞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又转了一早上,中午时找到一家专门批发各种拖鞋的单独门面,终于找到了这类型的拖鞋,经过了解这种拖鞋名称叫EVA拖鞋,是什么做成的那么轻?老板也不懂,不过老板很够意思,告诉我这种拖鞋先是福建生产,现在广东吴村市也开始有几家生产这种鞋,那老板还打电话到吴村那里一个拖鞋厂去问?那个厂的老板问一些情况后,就叫我去吴村当面谈。

  

到吴村后再打他电话等,我要了那个厂老板的电话就赶去。当我赶到吴村晚上8点多了,我饭不吃就打那个厂老板的电话,约好我在那个地方等他,见面后,知道他姓欧。欧老板开车接我到他的厂,可他并没有生产EVA拖鞋,他只知道我是做越南的,也知道这种拖鞋生产多少不够越南要,他就是想问下越南情况和想我做他的PVC拖鞋去越南而已。但是我也明白了,爱店,东兴所有的EVA拖鞋全部是在吴村生产,而且那些生产EVA厂的老板都是欧老板的朋友,就在隔壁不远,欧老板也帮介绍过去,也说要货没问题。欧老板叫他的弟弟开车拉我过去,说我过去了他再打电话跟那些老板打声招呼。那时候我非常激动又感谢他!他弟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欧老板最小的弟弟。小弟弟对我很客气以为我是他的客户吧。去到后小弟弟告诉我说,你谈完了就打电话给我,我接你到宾馆住。然后他就回去了。我先到那个厂名叫兴南的!厂房搭建非常简陋,大门口进去就是几张沙发和一些EVA样品,再有个后门,后门就是似乎临时性搭建的工厂了。其他EVA的工厂布局一样,一律全都是类次兴南那样简陋临时性的厂房。心想这就是生产那些供不应求所谓的高科技拖鞋?跟我想象中差别之大,并不是什么大企业。因此我更加大胆!心想一次跟他们要20万元以上的拖鞋,虽然他们卖得很好!但我怎么样也是个大可户了吧,他们没有理由不重视我这个客户的,所以我要争取砍到最低的价格。当带着老板的样子和非常信心的脚步走进去后,看到两个人正坐着吸水烟捅旱烟!他们不搭理我也没有站起来迎接。继续吸他们的旱烟,吸完一口就问,你有什么事吗?我看看他们的样子,判断他们应该是这里打工的一般工人而已,所以不怎么在意他们。我就问,你们老板在不?那个瘦的回到,我就是有什么事吗?我听到他说他就是时,非常出呼我的意料一时还有点慌了!我故作镇静看着他就说,哦~你好!我是那个欧老板介绍过来的,请问老板贵姓?那个瘦老板回应说到,我姓杨;说完也不叫我坐也不站起来迎接,还是继续吸他的旱烟,头也不台的还是问那句有什么事吗?这时我已经有点不爽了,心想小厂就是小厂一点礼貌都不会做。

  

于是我直接跟他说明来意。他还是一样吸他的烟,也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不紧不慢的问,鞋发往那里?我说越南,他应了声哦~,就不出声了。我就这样定定站在原地好几秒种,也不见他再说什么。我非常纳闷想是什么意思啊?我觉得自己很难堪!我也很不爽他这种接待客户的方式。但是我还是忍着打个圆场问到;男鞋女鞋童鞋价格多少钱一双?他还是跟原来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不紧不慢又非常肯定的说,男鞋8块8,女鞋童鞋一律7块8,但是现在没有货!我接着问,那什么时候有?他说;三天后每天三款鞋加到一起的总数,只能供你一千双一天。我听完他这样肯定回答后,我真的非常不高兴了!我没有表露就说好的,我到前面先看看。他只应一声哦~,就什么也不说也不送出门。我出来时气得心里骂到,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只有你生产EVA,别人就没有了?就不跟你这种人做生意。就这样,我就走到对面那另一家厂,厂名叫东平。我进东平后,我不敢象原来那样带着老板的样子走进去了。进去后看到那个老板瘫在他的个人沙发上,连头也不台,用眼瞄了我一下。十足象个吸毒者样子。我客客气气的说到;你好!能看看你的拖鞋行吗?他态度和兴南一样,不叫我坐也不站起来迎接,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反问我从那里来?我如实回答。他继续问发往那里?我说越南。他一声哦后,就开始象审犯人似的,问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比兴南老板还更让人受不了,看他问我话的样子,真想冲上去抽他几巴掌。我实在忍受不了他的态度和竟问些越南女人漂不漂亮等无关的话题。我就打断他说话,直接就问他,你有没有能力供货?他反问我,那兴南给你怎么样的条件?他这样一问,我就知道兴南跟他通过电话了。我就如实跟他说兴南给我的条件。他就说兴南给你怎么样的供货方案,我就给你怎么样的方案。我听他说完后我就说好的,并说声打扰了就走出去了。

  

我出外面后非常气愤,也弄不明白这里的人怎么如此傲慢。但是我又想想,他们再怎么无礼毕竟也答应给了,两家加起来一个月也有6万双!我再在走另一家,还是得那样待遇的话,一个月就有9万双了!为了做成这事我怎么样也得忍啊。于是我再走进另一家,厂名叫吕宏的,这次进去前,我心理充分准备着!进去后是老板娘在,她还算爽快人!同样知道是发往越南后,就直接说,你别去找了,正个吴村做这种鞋的就这几家了,没有人会有多余的货给你的,说完顺手指着歇对面那5-6辆大卡车说;你看那些车都是等着装货,我们24小时都在赶着生产,出来够一车就拉走一车,这样都不够我们的客户要,怎么还有会给你呢?你现在才来完一点了。我听完她这样说,我就说那兴南和东平都答应每天给一千双啊,她听完很吃惊说不是吧?最后就很坚定的说不可能,不信的话你就等着看咯。它说完也很不客气的说走吧走吧。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出来了又生气又绝望,之前还想着,等这家再答应给一千双后,到真正要货了,我相信他们还会少得两三毛价格给我的。但听了吕宏厂老板娘的话后,我感觉不对头,我就安心的仔细算算,算他们给我的价格,等我算明白过来后,我他妈的不是生气了,简直就是愤怒到极点,要是当时有把AK47的话,我会冲进去把那些老板全扫趴完才解恨!之前还想着就算做条狗一样得到兴南和东平一天施舍两千双,一个月还有6万双!怎么样都要先做成所以忍就忍点吧,谁叫人家现在是牛呢。可是当我仔细算清楚后才发现,他们给我的价格是如此的精确,给你不赚一分钱也不亏一分钱。运费7分一双,打边贸小额税1毛2分,搬运工1分,刚好到爱店一双鞋总成本9块和8块,而卖给越南的价格也刚好是9块和8块。说白的他们就是侮辱我的智商玩而已!我真越想越气愤,在别人地头只好强忍而已。可是我真的很不服气和甘心,只要还有点希望我都会争取去做成,所以打算明天去广州坐飞机到福建看看,那里有没有可能要到EVA,也只有那里还存有机会了。

  

我打电话给欧老板小弟来接我,当我坐上他车我无精打采的说到,你们这里的老板真合心,象一家人似的。小弟应到是啊,我们这些小厂都是一条心的!捏~那个大厂投资6千多万!开始不是想打跨我们这些小厂嘛,我们就联合起来一起和大厂对着干咯,不一条心不得啊。到现在我们小厂不是做得好好的!我听到这些话后似乎感觉有点莫名的兴奋!我就套小弟的话打听到,那个大厂的办公楼就在东平上去4百米那里,还打听到厂名叫永泰。我回到宾馆后买了两包快餐面冲着吃,边吃边想,想着大厂有没有机会?最后我觉得难,连小厂都那么牛,更何况大厂,再去大厂不是暂得再给人敷衍,想来想去也许自己怕了不敢再去试了,去了也觉得希望渺茫。就这样反反复复想整晚没睡觉。那晚感觉过得很快,一转眼天亮了。我洗个澡换好衣服收好行李,打个电话给欧老板说声今天回去了谢谢他的接待等,就下楼去退房。早上8点半,退房就去吃早餐,吃早餐时思想还在挣扎着要不要去大厂?。想着想着我决定打一辆的士去,叫那辆的士就在门口等我,进去就直接入主题,看情况不对马上出来坐上的士就走,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吃完早餐打车就去,9点多点就到永泰那栋办公楼,我叫司机在门口等我。大厂就是大厂气派多了!进去有个女的过来我问,是不是想要鞋的?我说是的。她同样问是发往那里,我同样说越南。她听说越南后,带点微笑说对不起先生!这些都没有货了,不好意思!就在这时又走过一个人来看上去象科长之类的,有点肥穿得很简单也很休闲。不问我话直接问那个女孩什么事情?女孩说;这位先生想要这些EVA发往越南的。那个看起来象科长的,不看我就说,不好意思没货拉没货拉。我接着问那什么时候有货?他说都没有都没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简单的敷衍敷衍了事。但还不至于象兴南和东平老板那样低水平,他敷衍得还能让人接受。他这样客气敷衍我,也是叫我知趣点走吧的意思。我想反正也不指望要到你的货了,反正也要到福建,不如贬低你一翻出出气再走,也让自己在路上爽爽!于是我就严厉的说到;你们吴村的商人就这么对待上门客户吗?闯南闯北那么多年,从未碰到象你们这样对待客户的,别以为你们今天生意好就了不起,风水轮流转的!

  

我看一下他的反应,见他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我想说什么的样子。我更加来劲继续严厉的说到;我有的是钱还怕要不到货不成,拿出一两百万元价值的EVA,顶死你们,看你门还那么嚣张,你们有那款鞋我就要款,回来我就卖两块一双,我叫你们不可一世。他似乎有点明白我话的意思,也似乎感觉我说那些话,对他有什么样的打击。他一时乱了方寸不知咋办。我看到他这样,我继续说到;你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我做越南生意5年了,卖一个产品的价格,越南人就会认定最低价格为准,你们卖9块和8块,你们不降和我价格一样,越南人是非常合心的,绝对一起抵制你们的价格,绝对没有一个越南人要你们的货。信不信我做到一个月要10万双鞋就卖两块钱的价格?福建给我的价格就算7块左右加些费用,我最多不就是亏6块一双,我不就是月亏60万吗?对我田某来说小意思而已。就看不惯你们这些所谓的老板大老板们,看你们还怎么了不起法?。看到他的样子我心爽着继续严肃说到;不知天高地厚的,难怪都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小企业而已。说完我马上想要走人,怕弄不好被人打一餐那就倒霉到家了。就在我准备要走时。看似科长的人,似乎已经百分之百相信我不是开玩笑,再看看我的样子又是有钱人的样,绝对不象是说说而已的那种人。因此在他不知道怎么和我答话和挽留我的时候,又看到我就要走的架势,他也许急坏了,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大声非常严厉的对那个女孩骂到,你怎么做事情的?客户上门来也不倒杯茶,平常是怎么教导你的哈?你明天交份检讨上来!我被他突然这样的举动,我蒙了一时还不知所措了。他看到我蒙住那里看着他时,他又骂了几句,而这次是边骂边走过来伸手和我握手说;这位先生对不起了对不起了!这个是新来的还不懂事,不好意思了!怎么称呼啊先生?来来请坐下喝杯茶!边说边扶我过去坐!又严肃的对那个女孩说到,还不去不炮茶,是不是不想上班了?不一会女孩泡好茶过来说到,先生请喝茶!顺便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杨总!

  

我心一惊,这个人竟然是老总?很快我又觉得他最多就是请来的,也就是打工而已,所以我又恢复了镇定自如。这时杨总非常客气问我;先生贵姓?我说姓田(代名)。他继续说到。田总是做那行的呢?我既然已经吹上天了,再加上我认为他是个打工的,所以对他不削一故,非常轻松的继续吹到;我做化工的,都是发往越南,每天都发有50-60万元左右价值的农药去越南,一天不多赚个十来万而已,我继续说到,一个月拿出两百万元来玩玩你说我玩得起吗?杨总说到;怯~~你田总怎么玩不起啊,一看到田总的样子,就知道是大老板啦!不过田总~话又说回来,钱多也不能这样浪费啊对不对?我接着说到;出差到这里办点事情,朋友顺便叫帮看看这些EVA拖鞋,合适的话叫我就帮要货回去的,哈~不给就算了,小厂态度另人非常看不顺眼就算了,毕竟是小厂嘛,今天特意到你们大厂来看看,你们的态度让我非常失望,小厂小农意识,你们大厂可个大企业怎么也这样对待客户?这时杨总说到;哎~刚才那个女孩刚来几天,还不懂待客户的礼仪,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是不是田总?继续放高声说到,开门做生意客户都上门来了,那有不给货的道理啊,是不是?我们厂20条生产线怎么可能没有货啊?你田总一个大老板的也不是那么小气吧?我心想妈的,你也够变得快了,刚才明明是你说的,现在又说另一套,这真是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的外交了。我说到;你给货是不是8块8和7块8?刚好让一分不赚一分不亏是不?杨总说到;怎么可能啊,做生意不赚有谁去做,是不是这样说啊田总?我心想你是个打工的说话能算就好了咯?。

  

就在这时,走进来一个穿得整整齐齐一看上去就是老板的样子,这时我心虚起来,毕竟人家是真才实料的大老板,我不过是为点自尊心吹牛的假老板而已。这时那个杨总马上站起来,我也跟着站起来。杨总拍拍我的肩膀说到;来来来介绍介绍,这位就是我们公司的杨懂事长 。这位是大老板田总。杨总这样一介绍我,我脚立刻发斗起来,人家可是懂事长啊。我和懂事长握手后大家就坐下来。杨总继续向懂事长介绍说,田总是真正大老板啊一天发很多农药过去越南的。懂事长有点莫名其妙的只应哦~哦~哦。杨 总越说我是大老板我就越心虚,越心虚就不敢随便说话了。我心实在虚的慌,所以就想先回宾馆继续开放,晚上调整调整心态第二天再来,反正现在跟杨总拉上关系了,再不走等下人家看出来,我是个冒牌的大老板,那不但刚把建立起来的机会又失去掉,还可能受人鄙视赶出大门。想到这里我决定快找借口走。可是当我要这样做的时候,由于过于紧张总是说错话。我尽量装作镇定说到;好了谢谢杨总的接待!有机会到我那里,我带你到越南到处玩玩(那时我还没去过越南),边境和越南我的关系多大又多大,又不自觉的吹了。我继续说到;我得要走了,我还要赶时间啊,你看我叫的士就在你门口等我呢,不赶时间我叫那车等我做什么嘛?。

  

这时杨总大声说到;什么意思啊,还去什么去,我们一起合作了,你还用跑那么远去做什么啊是不是?再说怎么样我们都要吃餐饭吧,田总总不能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他说完就往门口走去试图叫的士走。我紧张得马上站起来想走过去叫的士不要走,懂事长也跟着站起来跟我说到;让他走拉,我们都有车,你想去那里我们送你不就得咯。那时他还不知道我去的是广州。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又不能不应懂事长的话,我只要说我没开钱!懂事长一听就说到,哎~~~让我们来不就得咯那么紧张做什么啊?又没几个钱嘛。我紧张的说一样归一样一样归一样嘛。杨总在前面提高声调的说怯~~田总到我们这里,就应该是我们接待了怎么能让你出钱啊,边说边付车费。杨总进来后,我们三个人继续坐下来聊。懂事长这个人呢不认识你的话他不怎么爱讲话的,所以我说什么,他就是哦~哦~哦~不回话。由于我心虚所以总感觉他是再观察我似的。其实压根他也不知道杨总是什么意图?。这时我强装镇定试着想让懂事长说话。我就说;要是我是你的话,我首先得打跨那些小厂,不然等他们大了,对你厂就是个巨大的威胁的。杨总又插话进来对懂事长说;田总是个大老板啊,中国越南关系都那么强,我们就需要田总这样的合作伙伴啦。懂事长说到是啊是啊!然后懂事长接着说;我们也想了好多办法打掉那些小厂,不打还好,打了他们反而合在一起更加齐心了,田总你有什么办法啊?他这样问我,我必须得继续吹牛说到;等我们合作了,我找海关的关系,是我们的鞋就放行,是他们的鞋,就卡在关口不给出去那不就得了?关系我没问题的。懂事长接着说;没那么容易吧,海关敢这样做?其实我根本不懂乱讲的,但是又不得不继续讲下去,我说我们那里的海关,有钱什么都能行。这时杨总激动说到;我们就要找象田总这样真正做大事的人合作,还继续很肯定的说到;田总跟我们一定能成为长远的合作伙伴,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其他领域的项目!懂事长连续说几个对后,又接着说到;我们将来可以合作很多东西的,利用你越南的资源和我们的资源,将我们各自的资源取长补短,发挥到林立至尽!为我们的事业走上更加辉煌!听到他们的那些话,心虚的我只能说是的是的,嗯,嗯,对,对。心想我连越南都没去过有个屁关系嘛,再说自己为了抽够三万双拖鞋的资金,吃了不少苦!还各自资源呢?尽快给我多点拖鞋价格少点,给我多赚点再说啦。就这样大家聊着聊着,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杨总说,挖都1点多了,我们去吃饭边吃边聊吧?。

  

说完问我住在那里?我说退房了,于是他说,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住顺便吃饭,说完就不管我同意不同意,拿着我的行李就出去。这时懂事长不知道去还是不去时,杨总转过身来对着懂事长说,走啊,你想什么啊?田总今天到我们厂就是个缘分,我们怎么能不倍啊?其他事先放一放。我听杨总对懂事长这样说话,我有点想不通,而且懂事长也听杨总的。让我一时看起来象打工的杨总不知道是什么人物?。我坐上杨总的车,一辆十几年的老牌皇冠车。懂事长开捷克跟在我们后面。杨总把我拉到一个海滩别墅区去住,帮我要了一栋别墅给我自己住,然后就吃中午饭,实际我也很饿了。在吃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懂事长和杨总是亲兄弟,他们共有三兄弟,懂事长是大哥!也是吴村市的人大代表!二哥也是个吴村市政府的一个官员!杨总是个国外留学回来的!他们家族企业非常大,开有六个厂!大部份事物都是杨总说了算。而且他们还计划筹备投资1亿元精铜厂和波鞋厂,资金实力非常雄厚!我压根想不到吹牛吹得如此离谱,反而做成这生意!不过也导致了杨总判断错误谋略布局也跟着错误,造成后来的一系列EVA激烈的恶战!我也因此使得自己在国外迅速建立了非常强大的资源!使我真正走上了国际贸易!那晚跟杨总吃完晚饭后,他送我回去别墅处,跟我聊了好久也说了多话,杨总也是和我同年生的,大我几个月。他说到他可以不回来中国的,不回来的话,他现在在国外可能生活的更好。还说到他的企业有今天地步,都是他的老爸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所以他很认真的接管和发扬光大等!

  

那晚我也很兴奋,兴奋的是,我张那么大了,还没有接触过那么多钱的大老板!更不用说这个大老板还接待我,还和我面对面的聊天,而且似乎还很真心的希望跟我交好朋友!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竟然发生了!那晚大家聊到开心的时候,我很想告诉他,今天我说的那些全都是屁话,自己也没有那实力,因为我看到他对我很真,有点过意不去!所以很想很想如实的告诉他。但是我又想到原来那些兄弟,那时候不真吗?真。还有在人才市场认识的那个小汪不真吗?还是真。至少当时我看到的都是真的!结果怎么样?。我想到这些后,认为绝对不能现在跟他说出实话。所以最后我还是意图明确的说到;希望他尽快明确供不供货给我和价格等实际问题!他非常爽快说没有任何问题,还告诉我一些情况说到;现在爱店和东兴就是两个老板在做,一个是代表他的,一个代表小厂的,两个都是广西人,一个是玉林博白的,一个是玉林陆村的。博白的专卖杨总的大厂货,陆村的转卖小厂的货,杨总和小厂一直都在暗地里斗!博白老原来是在东兴芒街开个小摊而已。杨总给他做这个鞋就是在芒街销售,后来好卖起来了!博白老就叫在家务农的大哥到爱店去开点。想不到的爱店卖得更猛,所以那个陆村的也跟到了爱店去开一个。就这样两人都分别代表各自的厂方!他们公开场面斗,实际上就是各自的厂方在暗地里角斗。

  

所以就造成小厂合力一起抗衡大厂了。他们的生产能力一天大概12万双左右(我们都按车算,4车货)。杨总的厂,生产能力15-18万双(5-6车)。爱店的博白老大哥不是做生意的料。在爱店做不过那个陆村的(陆村人名叫啊五)。所以杨总很希望我在爱店利用我的实力和经验打跨啊五,就是打跨小厂!价格方面,杨总每双给博白老静赚五毛钱,就是卖9块的,结帐就是8块3。女鞋和童鞋卖8块的,结帐就是7块3。除掉打税运费搬运工等,博白老和啊五静赚都是5毛一双,因为小厂给啊五也是一样条件。杨总继续说到;给我的价格和博白一样,一天可以供我6万双(两车)。那晚我和他聊完一切后,也没有签什么协议什么合同说干就干。当晚说好明天一早,先发给我一车回去开始做,叫我明天赶回去。等我做几天适应了再两车两车的发!就这样那晚我们什么事情都安排好了。他走后已经是半夜1点多,我兴奋的跳起来!一车赚一万五啊,天啊激动的无法入眠那晚,心想我这次该发了。

  

当晚我就打电话给林科长叫他务必明天一早,银行开门马上转钱给我!他听到我货源已稳定和有毛钱赚后,也非常激动说明天一早就转钱,叫我放心!还说一些马屁废话后就挂了。我又打电话给啊四,告诉他我这里的情况,叫他明天整理好铺面和准备好一切(啊四是自己的房子),明天一早就发货了,晚上货应该就到了,叫他做好准备接货和打税,我明天就赶回去直接去爱店了。第二天一早8点多,杨总就给我电话,问我要每款鞋多少双怎么要法?我一概都不知道,然后他说,那我帮你安排好了,反正都是好卖的!然后叫我在房间等,他安排人来接我再和我一起去吃早餐。吃完早餐后,杨总说带我到他的工厂去看看,说懂事长今天有点忙,没有时间倍我吃早餐,非常抱歉!说懂事长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他的办公总部(就是我刚接触他的那栋楼)离工厂有4公里远。当我进入厂区后,看到的是,那些小厂跟他的工厂根本没法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地!大厂就是大厂,气派,干净整洁!员工宿舍和车间都是非常漂亮和人性化!里面又有一小栋非常豪华的办公楼,有豪华的会议室!在里面上班的有设计,财务,技术,试验等等的部门!非常正规。这些都是我只有在电视里看到的。而我现在就走在这样的单位里!杨总和懂事长带着我参观和讲解,什么副总也好,科长也好,主任也好,员工也好,见到我们都得让我先走,向我点头问好!里面的那些美女们都在偷偷看我,都已大老板大企业家之类的羡慕眼光看我!那时我的虚荣心满足到极点,还真以为我是什么大企业家身份了。

  

到了中午11点多,我还沉醉在虚荣和幻想的时候,杨总问我要爱店接货人的电话说给司机的,然后告诉我司机的电话好码和车牌。然后叫我马上赶回去,叫我亲自去指挥等等。懂事长再跟我客气聊了一会,说希望我们共同进步,合作愉快啊等等后,杨总就开车送我到车站,刚好那趟回南宁的车是12点30分!他帮我买好车票我就上了车,车也刚好开了。在车上我兴奋的无法平静高兴得不得了!车走了好久我才想起,我竟然还没有给钱给杨总,我立刻打电话给杨总跟他说。他说到;没关系,卖完了再结帐也行的,叫我不要那么紧张,专心好好做就行了!结帐的事都不是什么大事情等。挂完电话后,我懊恼得抽了几次大腿!根本不用一分钱就能做起来!可我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了最好的机会!首先第一眼见到那种拖鞋的时候,冥冥之中就认准一定有得做,又因为农药没有及时去了解,等见到别人做起来了,又为了筹备资金拖了那么多的时间,而现在又拉了个狼进来,无缘无故的分他一份!想到这些真后悔没有按照自己一惯的风格去做事。其实我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所以做事从来没有等万事具备才去做,都是边做边解决困难,等做好了困难也解决了,也就水到渠成了!因为受到了打击的缘故,所以自己反思后,认为以前的做法不对,因此要改变风格,可是这次改变了,万事具备了,反而偏偏是特错大特!造成我那么大的损失,想到这些真是后悔不及!最后想,算了以后还是按自己的风格去做事,还有大把机会!这次可能就是命。


我回南宁连家都不进立刻打辆车去爱店,真想马上飞到爱店亲自等自己的拖鞋到来。我到爱店已经10点多了,我的鞋还没到,我就打电话问司机?司机回答车烂在路上了,明天早上才得到,听到这样的消息我有点失望,但也是没有办法,这可能就是好事多磨吧。我在啊四家随便吃点东西后,就跟啊四还有陆哥聊天,那时候看陆哥还真不算什么了?跟杨总比也不是个档次。在爱店发货,越南大部分都是走私的,越南海关和边防都是在晚上9点前,收到好处后才安排晚上放行,每晚安排放行两次,9点多到12点多一次,再到1点多到4点多一次。所以从越南过来中国的商贩,得提前来准备所要的各种货物,一到时间就分分运回越南。越南人第一次要货高蜂期6点就开始,再到11点多又开始第二轮高峰期!。11点多的时候,我看到那些越南人密密麻麻的,都在捆自己所要的拖鞋,场面非常之壮观!自己想着明晚也到我也是货主了,心里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说俗点就是过了今晚,明晚开始就轮到我发财了!心理非常之激动!第二天一早,我就通知林科长下来,也叫啊B和啊本一起下来,那时我的心理,就是想在他们面前证明给他们看和炫耀一下自己,你看我说到就能做到。在炫耀的同时,也想让他们在边贸上多见识见识,希望将来啊B和啊本能成为我的得力帮手,所以我通知了啊B和啊本。那辆车下午才到,其中打了好多电话都说马上到了,直到下午3点多那辆车才出现。不管怎么样终于还是到了,心情真是高兴啊!杨总也打来电话问货到了没有?也祝我生意兴隆等等。那个博白老,和小厂的代表啊五他们非常吃惊!突然多出一家竞争对手来,而且还是啊四来做的,啊四在那里可是没人敢得罪的人。他们非常吃惊和不安!

  

终于到5点了,路路续续有越南人来了,越南人发现又多出一家卖EVA的。所以也慢慢有些越南人过来看和问价格。6点钟就是开始到要货高峰期了。就在越南人开始到各自要货点准备要货时,那个博白老故意大声跟越南人说,我所有的拖鞋从今晚开始都降5毛钱一双!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5毛钱是什么概念?这样一来,连啊五的客户都分分跑到博白老这里枪购鞋了(我,博白老,啊五,三个铺面是歇对面和正对面)。不过一会后,啊五那里也放出风来,也全都降五毛!啊五打电话给小厂汇报情况后,小厂认定杨总多发货给另一个客户的目的,就是刚相安无事一段时间,现在在爱店突然多一个点来,而两个都是杨总的客户 ,明摆的就是又开始打压他们小厂的举动。所以交代啊五大厂卖多少你就跟着卖多少!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跟博白老同一个厂的货,他为什么主动降价?给我来个措手不及。还好我们是第一晚货到,好多越南人还不懂我们也有货出,所以我叫啊四不要降价,按原来的价格卖,我想部分越南人为了赶时间,一样到我们这里来要货的,少点量而已。我估计杨总给博白老的价格比我低,所以我马上打电话给杨总,跟他说这情况,也想问他懂不懂博白老降价的事情?

  

我跟杨总通完电话后,让我立刻意识他的计谋!这个杨总不愧是留洋回来的太厉害了!绝对是谋略的高手!博白老降价的事情其实就是他安排的!杨总他得需要个搅局人。而不是针对我和博白老!他算尽的结果怎么样他都会赢!他不管我到底是不是多大的老板,但是他确信我至少有两三百万身家,这点他好不怀疑!所以在这样货供不应的情况下,杨总还抽出博白老部分的货给我,而也是卖完结帐!给博白老也是卖完结帐。他不得不做公平,因为他知道博白老和我下去一定争货要,在当时有多少货就卖多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还给我,目的非常明确,所以他不得不给我和博白老一样的条件,表示公平竞争!不然游戏一开始很有可能就造成我退出,我一但退出他就变得很被动。所以他必须对我和博白老做出表面化的公平!可是事实上,对我已经不公平了,因为博白老那几百万是赚回来的!我几百万是自己的。关系不关系的他不是多在呼!他只要把握住博白老,只要降价他就成功一半,小厂绝对会跟着降,我一但跟着降价,那他就成功了!说白的,就是拿我的几百万和博白老的几百万来斗小厂,而我又跟博白老争着爱店独家和货源!杨总根本不用降价给博白老或我!我和博白老谁敢叫他降价,谁敢问他降价?他一句话,那你不在爱店做了让给某某来做吧。呵呵~想想谁敢问?。

  

到最后我和博白老斗不死小厂,那我和博白老也得死一个,那剩下那个再恢复平静,剩下那个不死的一样能赚回来!而这时候的小厂也够腔了,只少也能阻止小厂缓慢发展。要是他再少赚几百万话,接着斗下去的,他只须把价格低下来,那小厂是什么下场可想而知了。让他失败的原因,就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家底竟是这样。也是两年来他其中想不明白的,直到我最后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他才明白。不过要是我当时真的有两三万身家的话,不知是博白老死还是我死了!唯一赢的就是杨总!只可惜我没有!所以最后博白老不但吐出了所赚的那几百万,还贷款几十万输进去。啊五也吐完原来赚的那些钱,小厂们也非常惨!直到后来啊五卖一车才得一千块这样的竟地!因为杨总算错我的家底,也造成他不但答不到目的,反而少赚了两千多万!虽然我经皮力尽赚不到一分钱,但是经过这个事情使我更加成熟!再到后来杨总不信我的话,结果台湾人和日本人到越南开了EVA厂。呵呵爱店从此消失了EVA销售的壮观场面!不懂后来杨总帮帮博白老还那笔贷款。

  

所以这件事情,写到这里了按我的文化水平继续写下去,已经很吃力太复杂了!我只能简单化的写完这件事情!接下去能看得懂的人,我想也会越来越少了。所以经商赚钱,远比想象中艰难的多了。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