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天堂 一

发布日期:2017-03-26

 我的名字是姜赫,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日出生在稳城郡附近的村落。稳城郡人口约三十万,位於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东北部,紧邻中国以及俄国西伯利亚边界。严冬时温度会降至零下三十五度以下。稳城郡以区为单位,二十户划分为一班。我的父母住在第三班,是比较乡下的地带。那儿的住房整齐排列,外观都是一个摸子印出来的,有一扇门和一面窗,屋顶铺着橙色的瓦,墙是白色的,下半部刷成蓝色,大约我八、九岁时身高就超过了蓝色的高度。每当这一区的长官来巡视环境卫生(这是他们的定期工作),便会命令我们更换下半部的颜色,从绿色、蓝色换到浅 棕色,一个班的所有房子都必须统一颜色;可能是因为房子就像北韩的所有东西,都是属於“人民”所有。这表示没有任何物品属於谁,所谓的私有财产根本不存在。也因为社会主义比个人重要,所以个人主义受到严厉批判。这也许是强制房子颜色,还有诸多事物要统一的原因所在。

  

屋内有两个房间,中间隔着一道拉门。进房间前会穿过厨房,在那里的砖造煤炉前脱鞋。暖炉的热气会延伸到两个房间的地板下方。这种砖造的地下暖气系统叫做暖炕,在温度陡降的冬天特别实用。房间地板铺着浅棕色的亮面纸,主房间的墙上挂着金日成和金正日的肖像,这是强制规定。我们叫金日成为“可敬的同志国家主席伟大领袖金日成”,或是简单叫做“伟大的领袖同志”。小孩子要叫他“伟大的领袖金日成爷爷”。至於他儿子,规定的说法是“敬爱的领袖金正日”,金日成一九九四年去世後,他就即位成为“伟大的领袖金正日”。房子只有最里面的房间有窗户采光,房里有一座衣柜存放棉垫。收纳厨具的柜子则在第一个房间,离厨房近。我们这一区位在富藏煤矿的山脚下,附近居民都依赖煤矿生活,好处是冬天不会像别处的人冻死,因为这里的燃料不虞匮乏。家家户户屋里挂着一具扩音器播送来自平壤的广播。通常播放的都是敬爱领袖金正日的新闻,穿插一些赞扬金正日或是金日成的歌曲。有些扩音

  

器年久失修发不出声音,但这个不会发生在我家,家里的每样东西都维持得很好。我家还有另一台听广播的收音机,但政府只让我们听一个电台。从国外进口来的收音机不符合规定时,必须先送去特定的保安机构将收音机调整到官方频道,这样我们就不会收听到其他节目。稳城郡有两家大型电影院,每隔六、七个月有新片上映时,全城的人都会跑去看。人潮多到令人无法置信,木头椅子大家抢着坐。电影上演着战争打斗、远征攻击、袭击爆炸、进攻伏击等等。我们的伟大领袖金正日热爱电影,除了放映他制作的战争电影外,还经常出现中国片。至於俄国的战争片虽然一度评价颇高,但老早就消失了。直到一九九八年我们逃离北韩,电影院还在放中古世纪的战争片,那是朝鲜历史的光荣年代,对抗日本与中国还颇有建树。有些电影主题韩国李舜臣将军着名的战术攻略,他曾运用铁甲船击溃日本海军,这是史上最早的铁甲船。有时候也只有《民族的命运》系列的新戏码可看,讲述韩战中对抗“南朝鲜傀儡”和“高鼻子帝国主义者”的故事。稳城郡有条贯穿的大马路,也是城里唯一的柏油路,街道两旁是四、五层楼高的住宅和政府机关。大马路旁就是车站,正面悬挂着金正日和金日成的肖像。和城里其他街道一样,这条路没有名字,因为给地理位置命名有可能让潜伏的敌对侵略者得到情资,这些敌人就是“高鼻子的美帝”和“南朝鲜傀儡”。这条柏油干道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山上盖有通讯塔,塔顶亮着红灯。不过一九九五、九六年间,由於电力短缺,塔上的灯光渐渐黯淡,先是转为橙色,後来是暗褐色,最後是完全不亮了。

  

在稳城郡市中心的金日成公园,有一个巨大的伟大领袖画像,表面罩着一层玻璃,镶嵌在超过五公尺高的大理石石碑。画面上金日成挥舞着花束向民众致意。像这样的肖像画遍布全国,我不清楚是谁画的,因为从没有见过画家在画。这些神圣庄严的画像都维护得很好,没有人胆敢为了好玩进行破坏,对伟大领袖不敬会被立即处以死刑,这是人人从小学就知道的事。稳城郡像其他地方一样到处悬挂金日成的肖像,就连工厂院子和矿坑地道也不例外,但以金日成公园里的肖像最巨大。这让人印象深刻的纪念碑是座巨大铜像,描绘穿军装的金日成被军人簇拥的场景。要瞻仰它,必须先爬上像大马路一样宽的大理石阶梯,上去至少要花二十分钟。这尊铜像如此高大即使是动作敏捷的小学生也爬不上伟大领袖的鞋子。光底座就比大人还高,迫使参观者要仰头直视铜像的眼睛,我想这一定就是目的所在。这座金日成铜像有四层楼高,穿着长大衣,没戴帽子,一手挥手,另一手在腰间搂了个小孩。金日成身後则站着一群头戴红星帽,挥舞着机关枪和步枪的军人,这是北韩常见的主题。雕像的聚光灯很巨大,直径至少有一公尺。我还记得当电力完全停止供应,满城连颗亮着的灯泡都找不到,然而这些聚光灯还是一样白晃晃的。雕像底座摆了许多盆花,总是很仔细浇水,一开始枯黄就换掉。广场後头有两幅固定的大型浮雕壁画,描绘对抗日本侵略的军人。这个纪念碑就在纪念当时的普天堡之役,尽管我称不上是好学生,但是从小就很熟悉这场战役:金日成的军队在陡峭的山头上,试图击退强行攻顶的日本军人。壁画上还刻着金日成写的长诗,叙说自己在战役中的英勇。

  

我还小的时候,金日成曾经造访稳城郡。父亲告诉我为了迎接这场盛事,全城从上到下都打扫过了,还举办大游行以欢迎伟大的领袖,动员全体居民进行大合唱,且在领袖经过时一齐敬礼并挥舞手中的花束。之後,还谱了一首颂歌纪念他的来访。金日成在附近的下榻旅馆变成某种挂上牌匾的小圣地,没人敢去碰他睡过的床,甚至也不准人进房。事实上,“完人”在全国多次巡视时睡过的房间全都成为禁地。那些房间没有人能住,因为金日成就像太阳一样伟大,凡人怎能相提并论?全国各地因此有几千个行馆不是供人膜拜的小纪念馆,要不就是乾脆永远锁起来。游行是北韩日常生活的一个特色,是非常注重层级的仪式。游行分为三种,第一种游行场面最壮观,专门用来恭迎伟大领袖,第二种游行没那麽隆重,用来欢迎党的高级官员,第三种则是欢迎军队将领。第一种游行中负责在前排指挥舞花束和夹道欢呼的人,都专挑出身於对伟大领袖特别忠诚的高阶党干部家庭。一般人只有在第三种游行时可以站到前面的位置。父亲告诉我,八O年代末期他在稳城郡附近的南阳见过一次第二种层级的游行。这是为了欢送中国共产党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当时他准备结束平壤的参访归国。所有参加游行的人都要先经过金属探测器检查,即使是管弦乐队的乐手也不例外。

  

我自己从来没有参加过欢迎大人物的典礼。但是尽管如此,所有孩童都必须在学校体育课以及几乎每周末接受集体训练,学习游行队伍的排列。我们练习如何敬礼,挥舞花束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还有行进的步伐节奏……全部都要配合音乐。我们还必须牢记一定的团体舞蹈动作,手上举的大型文字看板,从远处一个个连起来看就是标语,诸如“劳动党万岁”,或“伟大领袖金正日万岁”。我们花费许多时间使操演动作更纯熟。到了节日以及金日成、金正日的诞辰时就会进行试演,然後不同学校彼此也会举办游行竞赛,优胜者能够赢得奖状。发电厂到了晚上就会停止供电,整座城市顿时陷入一片漆黑。就我印象所及,小时候白天会停电几分钟,之後停电越来越频繁,到了一九九五年开始一整天都停电,後来甚至持续几个星期。这意味着根本无法抽水,我们必须打开水龙头,趁着电力恢复时尽量储水。但是当中断太久时,我们就得到邻近的村庄去汲水。身为家中唯一的男孩,我经常包办这种任务,父亲偶尔也会帮忙。即便到人人都已山穷水尽的时刻,金日成的雕像依然彻夜灯火通明,在某些人看来甚至比以前更明亮。但是没人敢对这个现象说三道四,也没人敢吵闹国家不再分发粮食,要知道北韩实施的是公有财产制,除了少数幸运儿家里还有一小块菜园,完全仰赖国家的粮食分配。也没人敢抱怨医院,医药和注射原本都是免费的,不知何时开始变调,渐渐都要付费。如果要动手术的话,还得给医生送瓶烧酒。

  

枪决 在稳城郡那一头公牛或母牛还比人有价值得多,因为动物的力气比人大上十倍。母牛在北 韩是非常珍贵的生产工具,也相当稀有,所以市面上找不到要卖的人。公牛更是无价之宝。我在小学时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意外杀了一头公牛要付出多大代价,会被行刑队枪决吗?无论如何,要是偷走一头牛肯定难逃死刑,又有谁敢这麽胆大妄为?轮子上了铁圈的木头手推车,有时也会套上公牛权充交通工具,机动车辆是少之又少,整座城市只有矿场有五台拖拉机,还有两台载着干部四处跑的吉普军车。拖拉机因为欠缺汽油经常没法发动,吉普车则是靠着燃煤锅炉产生动力。偶尔我们还是会见到一、两部宾士车,属於住在首都平壤的特权阶级所有,他们都是党政高官或是军队高级将领。稳城郡的有钱人骑脚踏车,大部分人只能步行。在北韩,人们经常走四十公里的路也毫无怨言。有很多理由需要出远门,最主要就是黑市交易,把甲地便宜买的商品,带到乙地高价卖出。所有东西都背的,因为就算有车子也没有汽油。火车也很少开,稳城郡到平壤的火车班次要等上两个星期,然後转车得再花上三天时间,一个小时走不到五公里!此外,因为很容易被查到,许多做黑市交易的人也不搭火车。他们避开马路沿着火车铁轨走,比较不会遇到身穿浅绿制服的警察,因为他们都没有路条证明,在北韩离开居住地都必须申请。除非贿赂负责核发的官员,不然很难得到旅行证。尽管如此,上自党干部下至乞丐都多少会偷运货物,只是一旦被捉到就厄运临头。

  

我九岁时第一次看到行刑,是在砖场的空地上。犯人偷窃高压电塔的铜线,摸黑穿越边界拿到中国贩卖,因此被判死刑。他被拖到山脚下挖的坑洞旁,旁边就是铁轨,有班火车就这麽凑巧经过,还停下让乘客看这一幕。我们这个小城常有死刑案例,一年总有五、六次,但居民们还是看不腻,一宣布有死刑,大家就急忙赶到行刑场所。不知什麽缘故,刑场地点经常变更。小孩子都站到第一排,随时准备跳到前面去捡弹壳,或者捡穿过死刑犯身体後卡在行刑柱上的子弹。聚集的人群很多,加上连小学生与中学生都跷课去看,人数往往有几百人甚至数千人之多。枪决前城里会张贴小告示。行刑日当天,犯人会先被游街示众,带到行刑场後,就让他坐在地上,低垂着头,让围观群众好好打量。所有人都站在一旁等候准备工作,好像在看戏一样,军人们会挂出旗帜,跟着是立柱子,把犯人就定位。他们帮他穿上军方特别为公开枪决设计的囚衣,是灰色的单件外衣,料子是铺着羊毛的厚棉布,羊毛只有粗整过,就像祖母家的棉被内里。这样当子弹发射,鲜血就不会溅得到处都是,而是被布料吸收,逐渐染红。

  

旗帜撤下後,就开始执行死刑了,这好比是一场三幕剧。犯人胸口和大腿用两条绳子捆绑在木柱上,一名军官对三个站成一排的士兵下令,“预备,瞄准,射击!”第一轮枪口对准胸膛,打断绳索,犯人向前倾倒。第二轮射击打中头颅,犯人脑袋开花,头颅滚落到事先准备好放在犯人脚边的大袋子。在只有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冬,因为身体和室外温度的落差,这时会出现大量热气……最後三枪则对准捆绑大腿的绳子开火,犯人身体整个往前扑倒,上半身落入麻袋中,士兵只需要踢几下,就可以拉起袋子把屍体装在里头。我朋友很爱看这些动作,他们老爱说:“犯人死前还向我们鞠躬。”屍袋打了结後就被丢到卡车或手推车上,在山里随便找个地方扔掉,也没有掩埋,任凭野狗啃食。我父亲曾见过许多次绞刑,那是针对罪行特别重大的犯人,像是“虚无主义者”。绞刑的场面更好看,因为犯人之用一根绳索吊在绞刑架上,像是木偶一样,而且垂死的阵痛会有好几分钟。限额食物 稳城郡的最高领导长官是市党书记,其次为市行政委员会主席,再其次是掌管宣传以及配粮的官员。国家粮食分派系统两个星期进行一次配给,我们能得到七份玉米粉,有时候是马铃薯,或三份白菜。食物配给的重量,是非正式地根据领取者的社会成份计算:体力劳动者、白领工作者、孩童、婴儿、劳动妇女、家庭主妇……家庭主妇的食物配给量是一天三百克,而工人的分量多了一倍。假日(星期日)扣除不算,所以每个人两个星期是领到十二天的配额。食物供给常常逾期,我们。最早从一九八五年开始就有这个情况,不过,那些短缺多少会由秋天额外领到的一百公斤玉米弥补过来。但是金日成一九九四年死去前不久,这个系统开始失灵。一开始我们两个月才拿到一星期分量的食物配给,之後传出军队守卫的国家大粮仓被发现已经空空如也的消息。这时食物配给量急遽缩减,每两个月只拿到三天的配给,然後是六十天只有四十八小时的食物量…最後,一九九七年一切事物突然都停摆了,那是最可怕的一年。官方说战争就快来了,美帝和叛国贼正准备要推翻我们政府。人人情绪激昂,整个城市都动员起来。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