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金韩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3-27

 北京有一群朝鲜脱北者闯西班牙大使馆!为何会这样?容我从多年前一起震惊世界的脱北者闯馆事件说起。在金太阳的照耀下,朝鲜民不聊生,人们把逃离北朝鲜的人称为脱北者。80%以上的脱北者是选择中朝边境的鸭绿江,枯水季节,可以涉水过江。脱北者的结局有这几种可能:1、直接被朝鲜边防军枪杀;2、朝鲜边防军擅自闯进中国境内,抓捕脱北者;3、中方协助朝方遣返脱北者;4、被辽宁、吉林的朝鲜族居民好心收留。后一种脱北者成为黑户,有的做非法劳工,有的嫁人。联合国难民署多次要求中国同意在中朝边境的中方设立难民营,款项由难民署解决,但遭中方拒绝,称他们不是难民,是非法劳工。两国领导人是同志加兄弟,就凭这点,即使是中国边境的朝鲜族村,也绝非脱北者久留之地,他们的理想目的地是韩国和西方国家。那么,闯韩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在华的大使馆、领事馆,寻求人道庇护及援助,是一条可行之路。唯一的障碍,是守在馆外的中国武警,我们不能单纯指责武警缺乏同情心、骂他们没有人性,他们是奉命行事。

2002年5月8日,沈阳日本领事馆前,发生五个北韩人(一家人)强行闯馆事件。照片曝光后,震惊世界。这个哭泣的小姑娘名叫金韩美,下面是金韩美随父母脱北的故事:1999年,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当金韩美还是5个月的胎儿时,就随着父母踏上了逃亡之旅。虽然知道逃亡是很危险的,但是别无选择,这样的家庭背景是无法在北韩生活下去的。而在中国随时都可能被抓并遣返回北韩,因此唯一可以选择的路就是去南韩,后来被中国公安发现并遣返。遣返后,一直被关在收容所里,后来他绝食,于是收容所将他送到平壤医院,他们又逃了出来,到了沈阳。后来发现日本领事馆,每天半开着门,只有两个武警,就想,那两个武警随便编一个理由就骗过去了。


2002年5月8日,金光哲夫妇及女儿韩美、金光哲的母亲郑庆淑及金光哲的弟弟金成国共五人,试图闯入日本领事馆。哪年韩美2岁。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在沈阳强冲日本领事馆前2天的留影。母亲叫李贵玉。留影的时候,母亲要求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因为前途难测,但还是有一半希望在等着他们。想不到,他们的这次举动,让全世界都起了波澜了,中日韩都卷了进去,布什总统最后也露了面。日本电视节目在随后的几天里,不断播放中国警方闯入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大门内、强行带走韩美一家的录像画面,引起日本民众、政府官员的愤怒和抗议。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康夫说,从电视画面来看,这五名北韩人都已经进入了领事馆的大门,但是后来被中国警察强行带走。日本方面说,中国擅自闯入日本领事馆违反了《维也纳公约》,并要求中方把这几名北韩人交还日方处理。录像及照片也有世界各传媒播放,很多人流了眼泪——尤其是那张小韩美站门外无助地哭泣的照片。国际舆论要求中方从人道主义出发,妥善解决此事。应该说,压力之下,中方在这件事上,还是较灵活而符合人道的。金韩美一家在被中方拘留了十五天之后,同意金韩美一家去日韩之外的第三国。金韩美一家于2002年5月23日,经菲律宾抵达南韩。这是韩美一年后在日本。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办公室接见了北韩逃亡者金韩美(这个时候她6岁)一家。


七十万丹东市区人,二百四十万全市人都有一些发言权。老百姓最相信自己的眼睛,每天从早到晚排成长龙的卡车队川流不息开过江去,一列列闷罐车开过去,运去各种各样的日用品,主要是食品。直接间接丹东有几万人是靠朝鲜吃饭的。如果你到丹东去打听,无论城里人或乡下人,“朝鲜那边儿咋样?”他们都会说,“那边儿太穷了,人都吃不饱,边防军站岗巡逻的穿得很破,比咱们差远了丹东在辽宁属经济落后地区,长期排名第七位,但对朝鲜而言却相当于大陆的香港。每到夜晚新义州一片黑暗、寂静无声,而丹东江岸一片片高楼大厦灯红酒绿,五彩的霓红灯照亮了天空。春夏秋三季沿江的歌舞厅、酒楼、茶馆飘传出一片靡靡之音,轻曼曼、软绵绵跨过寂静的鸭禄江侵袭着“社会主义”的新义州。润物细无声,二十多年过去了,岁月经不住太长的等待,新义州人眼看着丹东从与自己一样的破烂不堪,一年年长高了、长明亮了,街上的汽车愈来愈多,人穿得好了,吃得胖了。江那边与自己的差距太大了,并且还在拉大。人心都有一杆秤,山川耐不住太多的悲哀,小楼昨夜又东风,不堪回首月明中,只是朱颜改。改了的“朱颜”就是人心。金日成创建的“社会主义”堤坝在人们心中早已倒塌了!

   

 小平多次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那饿死人又是什么主义呢?从九五年开春一直到九九年,饿死的人不是成百成千,而是以万计。西方媒体说饿死了三百万,实际上谁也说不清。跑出来的原中央书记黄长烨也没说清。能说清就不叫铁幕了。铁幕是双向的,即对外也对内,因为极权的本质是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古今中外莫不如此。中国人历来讲究“心照不宣”,其实是极权文话的一种遗产。不扯远了还谈饿死人的事,那个期间丹东火车过江的列车员都看见了,在冬季火车开近村庄时,饿死的尸体被码放成垛,不知是饿得没有力气掩埋尸体,还是因缺少烧尸的燃料,大概是前者,当火车进站后在月台上经常有老人为赶车摔倒后就断气了,没有人去管他,别人饿的也是有气无力的。人祸连着天灾,为了活命不饿死,朝方先是用废钢废铁换粮食,以后就整个机器设备搬过来,不要大米只要玉米,这样换得多一些。显然是有组织行为。再往后是原木、矿石、水产品……。入夜江上的走私活动开始了,交易铜,金沙和别的东西,后来发展到假钞,毒品。


中国提出抗议后收敛多了。同时人员外逃一年多过一年,朝鲜边防军开枪打、放狼狗、埋地雷,仍挡不住饥饿的人群。中国边防抓住送回去,那边用刺刀穿锁骨拿铁丝穿一串,后来为了节约只用半尺多长的铁丝穿掌心,双手合拢铁丝穿过后拧成死结。受难者每每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每每把中国边防的新兵小战士吓得够呛。他们问长官这是怎么回事?当官的无法回答这种纳粹集中营里都没见过的刑罚,而且是发生在边界交接的时候,押回去以后还不知下一步怎么收拾他们呢。这些事在国际社会是广为人知的,只有关内的亿万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媒体从来不报道,也是不敢报道。怕人们产生联想,这些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就出在伟大的兄弟党、兄弟国家手里。当然,私下里中国提出了严肃的抗议,一般的说朝方是给中国面子的。2002年外逃人数达到八千余人,在中国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回去不枪毙了,但要判刑,每天给一个窝头二两重,但要干重活,许多人几个月就死去了。至于听到的集中营里惨不忍睹、耸人听闻的故事,因得不到相互印证不往下说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里的真实情况不会亚于当年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可那是德国日尔曼人对犹太人异族之间的行为,而这里干的可是对待自己同胞呀。


1995年的一天,金韩美的爷爷和朋友谈话的时候说,“金正日时代不行”(意为金正日时代不如金日成时代),谈话“朋友”中的一位,把韩美爷爷的话作了一点小小的“修改”变成“金正日不行”,再汇报给有关部门。于是韩美的爷爷被关进了政治犯劳教所,从此音讯渺茫。韩美妈妈李贵玉说:“(公公被关进政治犯劳教所)已经好几年了,可能已经死了,一般这样的情况是活不下来的。” 在那样的社会生活久了的人,对“政治犯”都有着特有的敏感,韩美的奶奶郑庆淑马上就意识到,丈夫的被抓就意味着,如果她再继续呆在朝鲜的话,她的死期也将会不远,因此当机立断,马上带上身边的小儿子金成国逃离了朝鲜。 李贵玉说:“这样的情况(指孩子的爷爷被关进政治犯劳教所),家属在北韩也是活不下去的。” 当时韩美 金光哲与李贵玉已经成家单独生活了,但自从父亲成了“政治犯”后,本来对每家每户都有的严格监督就更加严格,街道上的联族队长(监督人)会随时监督查问。李贵玉说,如若是吃了点饭,就会来问,你这个饭是怎么来的,钱是哪里来的;若出门的话,就问上哪去了,都跟谁说话了……,什么都要监督,向公安报告。 再加上那样的制度,任何人都会为了一点小利而去举报任何一个人,甚至是父母子女之间也不例外。李贵玉告诉记者,她逃亡的时候,都没有敢告诉自己的母亲,因为害怕妈妈去告发……

逃亡之旅


1999年,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当金韩美还是5个月的胎儿时,就随着父母踏上了叛国之旅。 李贵玉表示,虽然知道逃亡是很危险的,但是别无选择,这样的家庭背景是无法在北韩生活下去的。而在中国随时都可能被抓并遣返回朝鲜,因此唯一可以选择的路就是去南朝鲜。 遣返及再逃亡 但在逃到中国伺机来韩国的过程中,韩美一家被公安发现并遣返。遣返后,一直被关在收容所里,在被一个熟知他们情况的朝鲜人的举报下,朝鲜当局知道了他曾接触过南朝鲜人(这在朝鲜就是足以置死的重罪)。一次,金光哲听到几个看守说过两天就要判他死刑。他开始绝食,在接近死亡边缘的时候,收容所将他送到平壤医院(如果在执行死刑之前死了的话,收容所是有责任的)。 在一次上厕所的时候,金光哲发现厕所的墙上有一个小洞,就从那个小洞里爬了出去,藏在山上拔草吃。在山上碰到一位老太太,她偷偷开了一块地种玉米。老太太给了他一些玉米,七天后,他回到会宁的家中,发现李贵玉及韩美都已经回来了(当时因韩美只有一岁多,所以朝鲜当局放了她们),他就在家里挖了一个洞猫了几天,养一养身体为再次逃亡做准备。 这次逃亡因为害怕引起注意,夫妻俩将孩子留在了朝鲜。但逃到中国后,一直给他们提供帮助的朝鲜人权活动家文国韩先生告诉他们,如果想去韩国的话,必须把孩子救出来,孩子留在朝鲜只能是死路一条,但韩美的父母肯定是不能再进入朝鲜了。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韩美的叔叔金成国被抓并遣送回了朝鲜。在一次看守让他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他伺机逃跑了,并带上了韩美再度逃离朝鲜。


2002年5月8日,金光哲夫妇及女儿韩美、金光哲的母亲郑庆淑及金光哲的弟弟金成国共五人,试图闯入日本领事馆,当时他们也没有与门卫搭话就抢着进去了,前面两个男人跑得快,后面几个老老少少的刚进门,在日本领事馆门口站岗的门卫就开始把她们往外拖……据《联合早报》报导,当时的录像显示,两名朝鲜男子冷不防穿过铁门跑进日本领事馆,尾随在后的三名朝鲜人(两名妇人及一名两岁女孩)其实也进到使馆区内,但是中方武警尾随入,抱住妇人并往外拉。朝鲜妇女不停放声惨叫引来民众围观,而这五名朝鲜人稍后全被武警带走。日本电视节目在随后的几天里,不断播放中国警方闯入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大门内、强行带走韩美一家的录像画面,引起日本民众、政府官员的愤怒和抗议。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福田康夫说,从电视画面来看,这五名朝鲜人都已经进入了领事馆的大门,但是后来被中国警察强行带走。日本方面说,中国擅自闯入日本领事馆违反了《维也纳公约》,并要求中方把这几名朝鲜人交还日方处理。 根据《维也纳公约》,外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属于外国领地,东道国人员在没有征得同意的情况下不得擅自进入外国领地。不过,中国方面否认了擅自进入日本领事馆的说法。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说,不明身份的人强行从正门冲进日本驻沈阳领事馆,中国武警在得到该馆一名副领事的同意后,进入馆内将人带走。他说,日本领事馆人员随后还对武警表示感谢。孔泉表示,根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中方有义务采取必要的措施保证外国领馆的安全。不过,日本外交大臣川口顺子在东京说,她无法接受中国方面的解释。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也对中方的行为提出抗议,并且指示外务省派遣高级官员前往北京,与中国方面进行交涉。 在世界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金韩美一家在被中方拘留了十五天之后,于2002年5月23日,经菲律宾抵达南韩。

  

为了让所有朝鲜人受到保护,获得自由的金韩美一家一直积极参与各项朝鲜人权活动。2003年4月28日,在美国举行的“朝鲜人权周”活动最后一天,美国总统布什接见了正在美国参加此一活动的金韩美一家。金韩美(6岁)一家兴高采烈。4月28日,美国总统布什在白宫接见了他们。他们于2日返回首尔。3日,记者在光化门一家餐厅见到韩美,她穿着红色夹克,手里拿着一个娃娃,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韩美,布什爷爷抱你时,有什么感觉?不是爷爷,是叔叔。”回答多少让人感到意想不到。当问起亲吻布什总统是不是出于自愿时,上幼儿园的韩美说:“是妈妈让我这么做的。”一点都没有顾及妈妈的脸面。布什总统究竟想了解什么?问了我们一家逃北的过程。于是,详细地说了1999年第一次逃北,并于2001年3月被带回朝鲜的事情、2001年8月再次逃北、2002年5月闯入沈阳的日本总领事馆的事情等。金光哲说:“虽然媒体没有报道,但当天我们向布什总统转达了呼吁文。”并拿出两张A4纸复印件。昨天早晨听到把我们一家邀请到白宫办公室的消息,我非常激动。因为,我在15岁时在朝鲜做的见到美国总统的梦实现了。布什接见了韩美一家和被绑架日本人横田惠的母亲。他说:“这是任期内最让人感动的一次见面。作为美国总统,有义务为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朝鲜居民奋斗到底。为何决心逃离朝鲜?因为爷爷的‘成分’不好,小时候我们一家被流放到两江道三水甲山附近的铜矿。虽然一年后回到会宁,但1997年以批评金正日为由,父亲被带到政治犯收容所,从此我们不抱任何希望。


2011年12月29日,金韩美和父亲金光哲在首尔家中观看电视上有关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去世的新闻。2002年5月,作为“脱北者”,当时只有2岁的韩美由母亲背着突然闯入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寻求庇护,闯馆现场被外国记者拍到,并迅速在全球传播,成为当年轰动世界的新闻。当时韩美还是襁褓中的婴儿。韩美的爷爷因为“成分”不好,他们一家人曾被流放到朝鲜两江道三水甲山附近的铜矿。1997年,韩美的爷爷因表达不满金正日的言论,被关进政治犯收容所,生死不明。一家人怕受此牵连,遂萌生逃意。金光哲夫妻两人于1999年7月跨过了边境,当时李贵玉怀着韩美,2000年1月在中国生下了韩美,他们在延边躲藏了一年,后于2001年3月被**逮捕,遣送回朝鲜。被遣返后,金光哲被关在收容所里,由于身体虚弱,在花台郡医院接受了治疗,并利用这次机会逃了出来。他直接返回会宁家中,带着之前获释的妻子和韩美,再次偷偷越过中朝边境。当时,距离他们在延边被捕只过了5个月的时间。逃亡路程充满艰险,但也别无选择,在中国因为没有合法身份随时都有可能被遣送回朝鲜,因此唯一可以选择的路就是去韩国。韩美一家在中国躲藏的日子里受到好心人和朝鲜人权团体的帮助,他们策划了闯进外国驻华使领馆以寻求庇护。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