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回味录

发布日期:2014-12-07

没有生在北京,也没有生在上海或广州,真的很后悔,作为当地第一批去电信开户上网的网民,想不到竟然离参加《寻找中国互联网10年见证人》有3年的差距,虽然CNNIC说:“ 

  1996年1月,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CHINANET)全国骨干网建成并正式开通,全国范围的公用计算机互联网络开始提供服务”,但人家非要找95年上网的才可以见证互联网发展,只能望网兴叹了,谁让我出生地不佳呢。 

  回味之二:蜂马牛不相及的INTERNET培训 

  96年初,没想到竟然被一条“互联网进入中国”的新闻所吸引,总觉得啥都能“联”起来的东西,肯定有巨大的商机,头脑一热,也不去问问是否可以上网,就去参加了天津的一个叫“福克斯INTERNET培训班”,不知道他们的教材是哪里倒腾来的,学的东西都是些命令行的东西,好象是怎么在命令行使用GOPHER和FTP什么的,和我后来第一次看到的互联网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还好,他们给了我一个证书,叫什么“INTERNET操作员证书”,嘿嘿,这个证书是我后来去上海一家网站应聘唯一拿得出手的证件。

  回味之三:第一次互联网创业连网都没上到,还搞完了所有积蓄 

  听说97年底咱这地方就能上网了,也不知道网是啥样的,97年6月份就去注册了一个“信息部”,好象是想做互联网商业信息的生意,把当时很流行的“供求信息”刊物搬上“信息高速公路”。买了电脑,打印机,租了办公室,开了三个月,钱化光了,连互联网的边都没碰到。剩下3000块钱,不能再折腾下去了,于是关门大吉,改行开工厂去了。 

  回味之四:第一次上网,发现自己上当了 

  终于能开户上网了!98年初,嘉兴电信公布可以申请上网了,赶快去了。他们告诉我要用浏览器上网,和我在“福克斯INTERNET培训班”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大呼上当,那时我用的是WINODWS3.1没有捆绑浏览器的,嘉兴还买不到,赶到杭州买了D版的浏览器(好象还不是IE的),哎,上网,好大的代价! 

  回味之五:第一张个人主页,被网管封了 

  98年5月份,学会了使用IE4.0和FrontPage,我的第一张“个人主页”传到了嘉兴电信信息港提供的个人主页空间,那时候开着一间工厂,当然很想宣传自己的产品啦,偷偷的在个人主页里放了产品介绍,没出2天,就被停了,打电话去问,网管说个人主页不能宣传企业产品的,封掉了。 

  回味之六:第一次和电信“合作” 

  那时候做个企业网站要好几万的,为了能宣传产品,想了个绝招,把电信信息港的网管约出来喝茶,要求兼职帮他们做接企业网页生意,条件是让我的个人主页空间能放我的产品介绍,他们同意了。电信太“黑”,我接的生意,我做的网页,只给100块提成,还得满500块才能去取钱,弄了三个月,不干了。 

  回味之七:第一次进聊天室,聊了个通宵 

  第一次进聊天室,那是虽然网速好慢,但已经感觉很爽了,那么多人大家一起聊天,真舒服,躲在自己的工厂办公室里聊了个通宵,差点来不及交货,哎,玩物丧志,被女友一顿臭骂。 

  回味之八:一条域名主机广告,创造了一次良机 

  没有空间,也做不成主页了,郁闷了一阵子也就忘了,反正“玩”也是用互联网的一种方法。99年初,到上海去送货,在火车上买了一份《中国经营报》,看到新网的一条广告,国际域名+50M虚拟主机,可以免费试用一个月。简直太幸运了,我申请了一个TOPSALE.NET域名和空间,决定在一个月里把域名和空间的费用赚出来。那时国际域名好象要1000RMB,空间是1500RMB。 

  回味之九:第一次从网上赚了3000块钱 

  那时候JAVASCRIPT已经学得不错了,花一星期搞了第一个“产品”,叫“商盟信息发布引擎”,能把商业信息发布到200个信息网站(那时候阿里巴巴们都还没实行会员制,群发信息简单着呢),每个只卖100块钱,一圈垃圾邮件发下来,20天居然来了30多个客户,3000多块钱呢,感觉赚翻了,正准备把新网的域名主机买下来,接到了两个电话... 

  回味之十:两个电话的奇遇 

  居然在三天内接到两个电话,第一个是上海火速的刘小光打来的,另一个是上海WEBTV的李总打来的。都说对我的“商盟信息发布引擎”很感兴趣,要我去上海谈合作。那时候上海火速刚从刘小光家搬到一个走廊一样的办公室里,经过一条古老的木楼梯,找到了刘小光,他说想和我合作一起做“一比多”,他好象还挺穷的,不能给我工资,只能给我股份(当时这么选择我就发了),我没答应,那时候根本没这么远见,我只想赚点外快,给我那可怜的小工厂添点设备。 

  上海WEBTV李总的电话就比较吸引人了,首先是可以“打的”去上海,报销车费,感觉比火速阔气多了。连忙叫上我的一位朋友一起去,为啥叫他一起去?李总打来电话里说的虽然是中文,还夹着不少英文,对于没有专业文凭英文也很臭的我来说,怕啊!还好叫上他一起去了,到上海已经晚上7点多了,一个刚从香港谈完风险投资的“董事长”,说了2小时,根本没谈“收购”我的网站的事情,满口英文单词和VOD,刚巧我那位朋友的老爸是电视台的,听他们说过VOD,总算插上几句话。 

  听他们侃到9点半,肚子饿地都抗议了,“董事长”说我们谈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报销掉车费,你们好回去了....我晕,正事没谈,饭没吃,就赶我走了。我作了个大胆的决定,问他们这附近哪里有吃饭的地方,明摆着是“要饭”吃!总算没要错,李总说,你们还没吃饭啊,一起去吃吧。去的路上,总算和他谈了网站的事情,4000块钱把我这个出生20多天的小网站买了去,每月给我们2000块钱,兼职帮他们做点“赚流量”的小程序,域名空间随便用,那个信息发布工具改成免费的,不用赚钱,只要赚流量就行了,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每月有这么高的“兼职工资”谁不干啊。 

  回味之十一:第一次用垃圾邮件爱国 

  99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以数枚导弹袭击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黑客红客门义愤填膺,也不管美国和中国的带宽谁宽了,做了一张黑黑的页面,写了个邮件群发程序,点一下按钮就能向白宫发5000封抗议邮件,每天PAGEVIEW有好几万,也不管是不是邮件是否能发到美国了,反正既爱了国,又赚了流量,好事儿啊。 

  回味之十二:打工好,不做老板了 

  99年7月,WEBTV通知我们赶快正式加入,否则没期权了,以后上市了就吃亏了。两人可一块去,每人每月5000的税后工资还包住宿,任务是每天吸引100万PAGEVIEW。哎,我开个小工厂一个月哪能赚这么多啊,不做老板了,打工去。我那位朋友也被吸引住了,居然辞掉了公务员的工作,和我一起去了上海。 

  回味之十三:开公司不用做生意,只要PAGEVIEW 

  进入上海的公司,接受了再教育,认识到做互联网只要赚PAGEVIEW就可以了,不需要做生意的,何乐而不为呢?我们两个人负责一个叫“门户手把手”的网站,专门向个人主页提供新闻代码,后面有几个编辑从各处拷贝内容,居然在一个月内就创造了奇迹,每天有150万PAGEVIEW,把个SUN服务器折腾得够呛,也使我们多次受到“资本”的表扬。要知道,那时候“网易统计”也就1千多万PAGEVIEW啊,我们的“才能”使我们在公司享受“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待遇。 

  回味之十四:泡沫破灭,重新创业 

  注定泡沫要灭亡的,要不怎么写到这里刚好是第“14”条呢。当奇迹创造到2000年初的时候,公司让我一个人继续做PAGEVIEW,和我一起去的朋友被调去帮技术部做客户单子去了,做了公安局和安全局的单子,看着我的朋友都觉得他象间谍了,我仍然将PAGEVIEW坚持到2000年3月份,然后也被调去做了最后一个大单子,价值数十万的上海婚姻网,这个单子使我爱上了PHP语言。 

  终于听到资本说话了,不要PAGEVIEW了,要销售额,指标是一年6000万。活见鬼了,那时候公司上上下下一年能做600万就不错了。不过这个和我没太大的关系,我是打工的嘛,我还是拿我的每月5000块。 

  一次假期闲得无聊,又做起了“信息发布引擎”,这次是用PHP做的。做完了,在虎翼网买了域名和主机,做了个东方信息发布网,让表弟接生意,我继续回上海上班去了。没想到,两个月下来,东方信息发布网生意不错,我辞掉了上海已经索然无味的工作(已经没活干了,整天听音乐过日子),回到嘉兴成立了自己的网络公司。东方信息发布网在短短半年时间中,发展了几千家客户,不过那时没经验,收费太低,也就没赚到多少钱。在我回到嘉兴一个月后,传来消息,上海的公司关张了。 

  回味之十五:第一次被ICP忽悠 

  2001年初,东方信息发布网本来经营得挺好的,十多万免费会员,几千收费会员。突然传来消息,没有经营性ICP证不能做网站生意,要大检查了,而且要求100万注册资金。胆小的我,居然就在那一刻把东方信息发布网关掉了(尽管到今天仍然有大量信息网站没有经营性ICP证),把信息发布引擎改成软件界面(这样就不算是做网站了)。 

  想不到,过了2个月,又传来消息,说10万注册资金也可以办经营性ICP证了,赶紧去办了一个,但是10万注册资金不能做BBS,也就是不能再做信息网站了。 

  回味之十六:初涉自助网站生意 

  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客户不能丢了,饭也要吃的。怎么办,做了一个自助网站系统,很简单的系统,卖80块一个网站,勉强度日。后来,把这个系统改成了“东方自助网站系统”,把这个系统租给别人,当时大家还都把开发出来的东西自己运营的时候,我出卖系统牺牲长远利益的做法立即吸引了很多没有开发能力的网络公司,生意好起来了。 

  回味之十七:第一台服务器和新网的分裂 

  开始做自助网站系统出租的时候,还要花钱在新网买虚拟主机给客户用。虚拟主机租多了,觉得还是自己搞台服务器合算。2003年3月,向新网杭州办事处租了第一台服务器。就在服务器刚刚付掉款时,打电话给新网杭州办,得到的回答让我非常震惊:“我们已经不是新网了,协议要和深圳的一个公司签”。打电话到上海分公司,说一批人集体离职了。 

  扯蛋,离职的人坐在原来办公室里说自己是一家新公司,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是怎么回事。 

  一种受骗的感觉驱使我赶到新网上海分公司去问个究竟,看到一地萧条景象,真有点怕,但钱也付掉了,只能签协议了。后来才知道,新网分裂了,新公司是新网互联,技术骨干全跑新网互联去了。很凄惨的我啊,拿到第一台服务器找不到技术支持了,还好,新网陈中玖让我找上海的E动网徐莹冰询问技术问题,说机器是问E动拿的,这使我认识了E动网,和他们合作至今。 

  回味之十九:盗版落到我头上了,和比尔盖茨一样荣幸 

  原来我有和比尔盖茨同样的荣幸,我的“东方自助网站系统3.0”被严重盗版,到处可以免费下载到。说实在的,不盗版才怪呢,那卖出去的根本就是原码啊。那些花了几千块钱买了系统的客户不干了。我向他们承诺,三个月后送给他们一套全新的自助网站系统,然后埋头苦干去了。三个月以后,E站通诞生了。凡是买了“东方自助网站系统3.0”的一律免费赠送E站通,这招不但挽回了因出现盗版而失望的客户,还使E站通在半个月内就得到了普及。 

  回味之二十:被网络实名抛弃和被通用网址愚弄的感觉 

  凭着和刘小光的旧识,做网络实名没花一分钱就从上海火速手里拿到了不错的代理价。做了几百个客户(当然,这很少),有一天被3721没收了,因为人家要规范市场了,上海火速是做上海的,我是浙江的,当然要被清理门户,收了就收了吧,我做通用网址去。去参加了一次CNNIC的通用网址推广会,被讲得热血沸腾,当场花1500块钱保护了几个和我业务相关的通用网址,结果总共发生了5次点击,折算每次点击的成本高达300元,象我这么聪明的人居然也被愚弄了一回。一气之下,把CNNIC某高管在酒席上说要“取消上海火速.cn域名代理权”的消息捅给了刘小光,小做了一回商业间谍。 

  不过,这些事最终帮了我一把,因为很多做代理的网络公司都受不了这样了,希望自己有个产品可以独立经营,但又缺乏技术。我们干脆打出“租用创业套餐,完全独立经营”的旗号,使我们在一年内从1台服务器发展到10多台服务器,使用E站通创业的网络公司达到300多家。 

  回味之二十一:再次被ICP忽悠 

  2005年4月,响应号召,要给几千家主机用户上ICP。全部帮助客户提交ICP备案,谁不提交就关谁。面对太不自觉的客户,我们安排了3个人专门做这件事,平均每个客户要打3次电话,总算赶在最后期限前完成了所有网站的备案工作。得罪了几百家客户,几十家客户离我们而去,但想想有那些不及时响应号召的主机商会被制裁,最终我们还是收益者,损失几十家客户算什么!在最后期限过后的第二天,新浪网上发了这样一条新闻“ICP备案工作顺利结束”。这就意味着,我们这些“乖孩子”被忽悠了,而“坏孩子”们依然我行我素,没有得到任何制裁,还得到了从“乖孩子”那里逃离的客户。不过咱还是继续给每个用户备案吧,免得前两次“乖孩子”白做了。 

  回味之二十二:品味第二次互联网“泡沫” 

  有人说,2005年是渠道灾难元年,巨头们都发家了、上市了、不知谁收购谁了,而那些巨头原先的代理商们大家都不知道做什么生意了。品味互联网2005,感觉互联网的主要作用是用来练写作的,什么企业上网、电子商务都成了不会下蛋的鸡,PAGEVIEW再次成了众人追捧的东西,不知道博客写作运动能给互联网带来什么,但愿这是上帝特意安排给我们度过无聊2005的一件睡袍,而不是另一次泡沫。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专业美工设计 化妆品电商设计
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精品视觉设计,电商视觉设计项目设计
提供电商设计专业设计
企业电商设计,提供电商设计
电商设计模板
网店商城网页模板,电商设计模板
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产品销售网店,为企业提供电子商务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
生鲜电商百货零售农产品商城,网站模板
精品电商模板
企业级电子商务网站模板,精品电商模板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
优惠企业网站建设,优质服务专业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