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GAY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7-09-04

 

为了做回一个男人,这些年我违被了自己的本性,学会了抽烟喝酒说荤话,跟着一帮哥们游戏红尘做着男人们都会做的疯狂和放纵,可曲终人散,回到清冷的屋里,面对着的依旧是满屋里的空虚和寂寞,想到生命中的无奈现实的残酷感情的无所寄托便会悲痛难抑,泪如雨下。

 

我自认不是一个很随便的人,但一个人压抑久了,难免会想到渲泻。但是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反弄得自己更加疲惫,有时真的感觉很累,那种心灵的孤独和落寞仿佛洪荒天地间一头孤狼,为找不到同伴而哀啸。经过多年的的经历我已经不再奢求天长地久的爱情,肉欲的满足已退位其次,只希望有人能偶尔伴着我,能倾听听我心灵深处的声音,在彼此的心中能有一个小小的空间,我们还能奢求什么呢?对一个Gay来说最痛苦的并不是来自外部环境的残酷,而是来自内心的孤独,我们太需有一双相互扶持的手。

浴室里的我对着镜中抚摸自已健壮成熟的身体,感慨昔日的翩翩少年早已成昨日记忆,自己的角色也不知不觉中由一个被猎者逐渐转为猎捕者,这仿佛是所有gay们的宿命,我的心被悲哀所笼罩,真想再回到14岁,再重新体味一回被爱的感觉。网络是把双刃剑,它极积的一面在于他的广博浩瀚,从网上我已经下载了数百篇美文及上千幅精美的同志图片和网页,他最大地限度地满足了我的心理需求,加深了我对同志世界的了解,对调节我的心态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网络又是个魔鬼,在它的世界里到处充满了诱惑的陷井,一失足就能让你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找份真爱真难啊,我苦闷:何处才是我真正的归宿。

感情的事不要强求,让一切随缘而来随缘而去吧,就因为人类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我们不得不考虑我们周围的社会环境因素,我们还得为融入这个社会而不得不掩饰起自己的标新立异。我向来认为我们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演员,我们在不同的世界的里扮演着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为了不伤害那些爱我们和我们爱的人,我们努力把我们的角色演绎得尽善尽美天衣无缝。

我的事我的家人并不知道,我不想也不打算告诉他们,他们都是善良平凡的普通人,他们不会理解我们的故事,他们今生给了太多太多的关爱让我几世也回报不尽何苦且怎忍去折磨他们,只是这一生我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母亲,我没能成就为她的骄傲,更不能在她的心头再撒上一把盐。

做个Gay真的好累,下辈子我一定要做个纯粹的男人,纯粹的女人,尽情享受一份完整的爱情。我想自已天生就是一个Gay,我诱惑男人的天赋在我的童年时期已经展露出来,我的第一次性体验时只不过3岁,那也是我今生勾引的第一个男人——一个比我大2岁的临家男孩, 你也许不会相信,但事实的确如此,或许那时的我心里并不真正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纯粹是出于天性,这种迷惑和茫然一直持续到我的少年时代结束,我一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和渴望男人的亲昵。印象中的画面是午后的太阳光暖暖地窗户照进来,一个稍大的小男孩光着下身躺在一个长条凳上,两只手不停地往嘴里供应着花生米,而在他的旁边,一个小男孩嘴里正含着他的小鸡鸡吮的不亦乐乎,在他们周围花生壳散落一地。出现这种情景的原因很简单,小男孩以花生为诱饵,让同伴躺在了凳子上,满足了自已的渴望,而他的同伴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自己的报酬。至于小男孩在做什么他根本不在乎。我们的游戏大约了半年,直到我们搬家。但因为是一个单位见面总是难免,有时候他妈妈带着他在街上会碰到我母亲,大人闲聊时,我们就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我想我们之间没有友谊只有交易。更有趣的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他竟然留级与我同班,但我们的关系很生疏,不知他是否还记得小时候的事,他每次与我打招乎都很自然,相反我每次见他都有点难为情,却看不出他有任何反应,我想有的人可能比较健忘,我才释然。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排行三,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从小在家备受宠爱,不知是造物主弄人还是遗传基因的问题,从小我就非常喜欢女性化的东西,跳绳,跳皮筋,踢毽子,,跳舞,甚至有一段时期我还非常沉迷于扮演京剧里的花旦和青衣,朴实的父母把我的行为当成一个孩子好奇的游戏,顶多笑嘲两句:男孩儿羞不羞,就过去了,现在想如果当初他们能早些发现我的异常行为及时给我一些指导,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不去想。

小时候的我相貌漂亮可爱,又乖巧听话甚得大人们的喜爱,经常有年长的哥哥,叔叔,伯伯和爷爷们夸我漂亮给我好吃的,抱我亲我,用胡须扎我,逗得我咯咯直笑,小小年龄我什么也不懂,很骄傲的满足感而且竟非常喜欢闻他们嘴唇和身上散发出的带着烟味和汗味的男人气息。但印象中不记得有人猥亵过我。记忆中最龌龊的事情是我小学二年级一个20多岁的大哥哥当着我的面手淫。情况持续到我的中学时代,这期间我开始变得非常内向而害羞,那时的我开始特别敏感同性恋假丫头这些字眼,并开始刻意回避跟同学们的接触,我唯一的兴趣就是书籍,小学三年以前我就看完了中国古典四大名著,各种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还有外国的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骑鹅旅行记等等,只要能找到买到的书我都看,特别是红楼梦中的性描写给我小小年纪极大的诱惑,从此开始了我的手淫史,那时我还不到十岁,当然年幼的我并不知道我的行为叫手淫,但有精液射出来应该在两年之后,它加重了我的负罪感,使我个性更加封闭,我甚至再也不敢上洗澡堂去了,尽管欣赏男体一直到现在都是我的最爱,我压抑着自已的天性,如果事情就这样发展,我想我的人生也许会走上正轨,但一切似乎命运早已安排,又将我带回到属于我的生活轨道。

80年代未我考取乌鲁木齐一所专科学校,我就读的学校是一所全男生寄宿学校,我是班级里年龄最小的,在这所充满雄性荷尔蒙性欲勃发的男人世界里,略带女气外貌清秀的我很容易地成为那些大龄男生追猎的目标,(因为我们班是本系统内招,又是第一届,学生们的年龄相差悬殊,最大有同学比我大十几岁),就在第二学期的一天夜里,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库尔勒男孩趁着黑暗钻进我的被中压到了我的身上在室内十几个人的起哄纵容声中强行征服着我,我又羞又急挣扎反抗呼教哀求,但换来的是室友们变本加力的哄笑,在他们眼里这场强暴更象是一场闹剧,最后他在我的身上一泄如注,连着三天夜里他都无视我的反抗出现在我的床上,羞辱难当的我最终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当咸咸的液体流进我的嘴里,我哭了,他笑着将我搂进怀里,温柔地对我说:傻瓜,我又不痛,你哭什么。我知道我已经属于这个男人,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以前在书中看到的生米做成熟饭,那种无奈认命的心情。

那年我刚满14岁。

我和这个男孩子共同生活了两年,我为他洗衣打饭,照料他的生活,就象他的妻子,他是一个粗犷的男孩,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也对我很好,,他带给我许多浪漫和温情,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他也在尽力弥补他的行为带给我的伤害。可是当你是一个男生而且喜欢的是另一个同性时,你又能怎样呢?使用鲜花和礼物吗?不仅不伦不类,惹人耻笑而且成功率极小,他并不是追求我的第一个男生,但他却采取了一种更直接更有效的办法而最终得到了我。

两年中我们有过甜蜜漪旎的缠绵,也有眼泪负气和争吵,那时的我最见不得他挑逗别的小男生,偏偏他又是一个喜欢逗趣爱开玩笑的人,其实明知他和别人之间不可能,依然使小性子,最后总是他来哄我,我的怨气最终总是融化在他执著的热吻和甜言蜜语中。

他是有点油腔滑调的但本质不错的人,风趣幽默,很会哄人,对一个初涉情海的人来说这就足够了,他叫我弟弟我叫他哥,他说希望和我永远在一起,但他却从不说爱我,即使是在他激情燃烧的时候。有时我会执意要他说,当他终于吐出那三个字,却连我听了都觉得别扭,他有些不高兴地说:我用行动来证明不是更好?此后我再也不逼他。


他也是我社会生活的第一位老师,他这人少年世故,不仅人长得高高壮壮,而且为人处世很有阅历,在班上 的人缘也很好,老师和学生都很喜欢他,而我来自一个小城市,在家里又倍受骄宠,可以说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对我喜欢的人我可以掏心献血肝胆相照而对我不喜欢的人我是理都不带理,所以我的周围大概就两类人:朋友和仇人,为这他不得不经常替我善后,我也少不得经常挨他的训责。

那年暑假期我跟他去他家里住了半个月,初次领略了这座南疆城市的美丽,然后他又随我到我家住了半月,那是个甜蜜的假期,无论在谁家,我们都坚持睡在一张床上,因为天热

他母亲特意为我们备了两张床,倒天亮却总是发现我们挤在一张床上,当时我们都有没有去体会他们的感受,依然我行我素,仿佛世界就我们两个人。

我们尽情享受着我们的爱情,又都是容易冲动不知节制的年纪,我们抓住一切机会疯狂做爱,对于做爱的技巧其实我们都没有什么经验,手淫和口交是我们的主要做爱方式,也曾尝试过肛交,由于那时不象如今有这么多的参考影视资料,结果搞到最后两人都很疼痛,便放弃了。教室里,寝室里,公园里,花丛里都留下我们疯狂的身影,有时一天做三,四回,甚至有一次在长途班车上我也趴在他的腿上祥装睡觉,与他口交。最后直到连室友们都发现他的脸色表现出明显的纵欲过度,我们才惊醒,我心痛得泪水涟涟,自责不已,反是他来安慰我:没事,我的身体壮实着呢,我连你一个都摆不平还算男人吗?那个月我所有的伙食费和奖学金都补充他的营养,我自己只保持最低的生理需要,还要费尽心机地瞒着他:我已经吃过了。其实我只是白水就了半个馒头。以至当我觉得他恢复的时候我却不敢照镜子,但心里却感觉如释重负,有种甜蜜的成就感,那以后我便控制着不管他如何纠缠,每个星期最多只与他做三回。

同室的室友对我们的感情给予了极大的宽容,我们住的学生宿舍10人一屋,上下铺,常常不是我到他的床上就是他到我的铺上,只要我们不是做得地动山摇一般不会引起上下铺的抗议,偶尔他们会轻敲床栏:哥们悠着点,床塌了。但没有人,至少没有人当着我的面议论嘲讽过我们,反倒是我自已常常感到不安,说与他听,他反比我坦然,只是要我今后不要在人前对他表现的过分亲昵。在我们学校我们并不是唯一一对有同性性行为的人却是唯一一对动了真情的人,我见过一对在头天夜里做得骇人听闻,第二天白天打得头破血流的伙伴,我想对他们来说那不是感情的交溶而纯粹是一种兽性的发泄。

在与他在一起的日子里,随着我们感情的深入我的生活渐渐全被他一个人所占据,我的喜怒衰乐,常常操纵于他那怕一个细微的不经意的眼神,总的来说我们相恋的第一年是乐多于愁,第二年却是愁多于乐了,因为那时的我已经完全为他迷失了自已。我开始品尝爱情的苦涩滋味。那时候我们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我们所有的收入就是双方父母按时寄来的生活费加上学校发的只够半个月的饭菜票,再有就是我的奖学金(我的学习不错,三年中我一直都在拿一等奖学金,虽然钱不多却在我们清苦的学生生涯给了我们最大的帮助),为此我不得不学会算计着过日子,以前哪知道这营生,更要命的是他的烟瘾大的惊人,他说三天不吃饭可以,一天不抽烟就会死掉,为此我不得不每月从我们可怜的生活费中扣出固定的数目来保住他的命,那时候市面留行抽红山和天池,每条五元,一月三条,雷打不动,但偶尔一个月赶上意外情况,比如看病啦买书啦(我这人对吃穿不讲究,唯一的嗜好就是看到好书就要买),为此到月底赶上青黄不接,不得不给他买莫合烟抽,那时我的心里便会非常内疚,他倒表示无所谓,只要是烟他就行,我却不能原谅自已,发誓今后看到再好的书也不买了,但事到却总控制不自己,这样的誓发了好几次,最后反让他抓了小辫,他犯了错只要一提这我准悄悄,百试不爽,至此我开始真正体验柴米油盐酱醋生活的艰辛,但拮拘的生活有时会使我很烦燥,想我小小年纪本也是要人照顾要人痛的人却成了个男人婆,我的心能好受吗,我容易吗,为点小事我会莫名其妙地发火,这时他会很小心地说个笑话,或保持沉默或干脆避开,记得有一年冬天的一天早晨,,为了让他吃好一点,我独自走了几站路,到红山去卖他最喜欢吃的小笼包,当我满心欢喜地赶回来,他却说他在别的同学处吃过了,(因为饭票都在我保管),我当即将包子扔到他的脚下,扭头跑到无人的教室哭得大雨滂沱,他寻到我,笑着哄我,逗我,可我不知为什么就是止不住我的泪水,也许是平时积攒的委屈都拥上心头,那时我才体会爱一个人其实真的好累好累,最后他也哭了,他紧紧地将我抱在怀里,发疯似的吻我的嘴唇,叽吸我的眼泪,哽咽着说是他不好,说他再也不会让我难过了,他说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对他这么好过,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流泪,我想他是真的感动了。

对未来我们考虑的很少,也许是因为年龄太小。只是有一位好友曾经提醒过我:你对他如此依恋,将来分手怎么办唩。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倒了毕业,那段时间他常常一个人发呆,有时回头发现他默默无语,忧郁地望着我,有时他会悠悠地对我说:你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一定娶你。这话他以前两人嬉戏的时候他也说过,此时听他说来,心里有些感伤,但我反而取笑他:将来娶嫂子的时候别望了请我喝喜酒就行了。

火车站我送他,他突然地抱住我,不顾旁人侧目在我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眼圈红红的莫明其妙地说了一句:你会恨我吗?我红着脸挣开,还笑骂:神经病。可当他的身影消失,我已泪流满面。

那时候我们真的太年轻,当我真正体会到思念的滋味时我们已经各自回到了自已的城市,那一年里我疯狂地给他写信,诉说着我的相思,由于邮政的原因,他有一次竟同时收到了我十几封信,回信中他透出他当工程师的父亲隐约感到了什么,责备他是否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最后他委婉地对我说:忘了我吧我亲爱的的好弟弟,希望你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还说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刹那间天崩地裂我仿佛从云层直接坠入了冰冷刺骨的深渊,那一天我一个人跑到无人的野外哭得天昏地暗,肝肠寸断,恨不得立刻死去,我恨这个男人,是他将我硬拉进这个错乱的世界,让我一个好男儿为他沉迷了两年,如今他潇洒地弃我而去,反要我再重新做回一个男子汉,有这么容易嘛?我还能够吗?

那是我人生最暗淡的一段日子,有几次我都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是母亲的眼泪将我又拉回了人生的起点,虽然她对我们的事一无所知,但她眼望着最疼爱的儿子在一个月内憔悴得不成人形还以为生了大病,整是里急得泪流不止,忙着寻医问药。此时此景,为人子者还有选择的权力吗?

从我记事起长久以来我一直为自己是个Gay而梗梗于怀,既使是在学校的岁月里,我也一直为爱上一个男人而感到羞愧,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一种病态,为此也曾阅读了大量的书籍,试图更改自己的性取向,但收效甚微,反使自己非常痛苦,也曾痛苦迷茫,也曾自暴自弃,最终我坦然面对现实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媒体上渐渐多了些同志的报道,社会环境也逐渐变得宽松了些,前卫的同志开始在社会上有所活动,而此时的我早已是久经沧海,遍历风霜,满身伤痕,我也已习惯于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悄悄治愈伤口,象一头孤独的野兽。我放弃了改变,相反心里却有从未有过的轻松,我不再为自己是一个Gay而羞于见人,只是多年的社会经历使我学会了伪装来更好地适应这个社会。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