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网有升级版了,站长推出了一些原创作品,同时有直播和自媒体作品,敬请关注 。

人物郭襄

发布日期:2017-09-05

 

刚刚出生时,襄阳城处于混战,杨过和小龙女便从黄蓉怀中接过那孩子,打算用她来换取情花毒的解药。但杨过后来却放弃了这个想法。后来杨过为救回郭襄与李莫愁周旋,并以豹奶喂养之。

 

李莫愁看到郭襄,误会她是小龙女与杨过的孩子;便将小郭襄抢了去,想要挟杨过。可小郭襄天真可爱,李莫愁又在年少之时想要一子;便没有下狠心将其杀死,并且悉心照料郭襄。

当黄蓉身体恢复后,听说孩子被李莫愁抢去,心里焦急。一次带着郭芙回桃花岛避难时,发现了李莫愁,便与其打斗。李莫愁因为顾及怀中的郭襄(此时不知这小小婴儿是便是郭靖与黄蓉之女),因而没有全力迎战;后来误中了黄蓉设下的计谋,中了自己发出的暗器——冰魄银针上面的剧毒。在自己处于生死一线的时候,黄蓉要在自己和小郭襄中选一个存活时;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却犹豫不决,实属不易,黄蓉也因此而饶了她。趁着此时,杨过正巧路过;为教训郭芙的断臂之恨,只将孩子带回古墓,与小龙女一起以玉蜂浆喂养孩子。之后郭芙等人来到终南山上,进入了古墓将孩子寻回。在陪同杨过、小龙女夫妇等人前往绝情谷之中求取解药时,差点被一灯大师已经点化出家的俗家原名为裘千仞的和尚慈恩大师打死;幸好黄蓉机智,以装疯弄傻的方式假扮来索取慈恩性命的一灯大师出家前的妾伺——瑛姑,用计骗过慈恩将孩子救回。

在风陵渡郭襄听到神雕侠事迹,想见杨过。而后史叔刚需要黑龙潭的九尾灵狐治伤,便跟随杨过便帮他们去捕捉。杨过带郭襄来到黑龙潭遇见了此处主人瑛姑,并说明来意,但其不答应,一灯和慈恩出现,最后说把在百花谷的周伯通领来才可答应,而后杨过就带郭襄经过一番波折,把周伯通带来,使二人重逢,瑛姑交出灵狐。

杨过在她十六岁生日之前召集众江湖群豪为其置办生日贺礼;并在其生日当天亲率江湖群豪到场为其祝寿,其后杨过与小龙女在绝情谷的断肠崖底水潭之畔重逢。1259年七月元宪宗蒙哥亲自率领大军进攻襄阳时,郭襄被蒙古国师金轮法王扣为人质;捆绑在燃烧的高塔之上,后被杨过救出。在第三次华山论剑后杨过与小龙女并肩归隐,与众人在华山分别。自此郭襄开始了她在江湖中寻找杨过踪迹的旅程。

独闯少林

四年后,二十岁的郭襄途经少室山,欲拜访少林无色禅师。适逢昆仑派创派祖师何足道受潇湘子和尹克西两人之托来少林传话;因两人山间偶遇,郭襄乃奏考磐;而何足道因此次会面而暗恋郭襄,特意为奏蒹葭相和。少林一行,何足道技惊全场;却因交手时遇上少林寺中藏经阁内的管书僧——觉远大师之高徒张君宝,其跟着觉远大师练习了楞伽经中的中文注释——九阳真经(九阳神功)且内力变得深厚而深感羞愧,故返回西域。而觉远也因张君宝赶走昆仑三圣何足道时所使之罗汉拳非出自己手教导,害得张君宝被少林寺内众僧指为偷艺之徒而不得不带张君宝与郭襄逃亡。[3] 是夜,觉远因本身并未习武,为救张君宝和郭襄而大展身手;释放其自身无上内力而导致自身手足受损,最后在梦中口颂“九阳真经”后圆寂而亡。但郭襄、张君宝、无色当时在场聆听后皆有所悟,最后无色以自身所学的九阳真经自创少林九阳功;张君宝也因此而开窍,自学其他类型武功后融会贯通;另辟蹊跷自创绝世武功并开创了武当一派,自号三丰真人;而郭襄仍然行走江湖,希望能与杨过碰面;却始终没能再见一面,因家国破亡,终在四十岁时在峨嵋山带发出家为道尼,从而开创了峨嵋一派。

据传郭靖与黄蓉在襄阳城破之前商议应对之策,但两人召集有志救国的饱学之士商议过后发现无计可施;最终做出一个影响后世的重大决定:相传在城破之前,两人曾到城内的铁匠铺内;将杨过托人带来赠与郭襄的玄铁重剑熔化,分别铸出倚天剑和屠龙刀这一刀一剑两件兵器中的宝贝。两人打算将自己一生最看重的两件宝物——兵法中的奥秘:武穆遗书,以及上乘武功当中的武学精要: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藏于刀剑当中;并分别按男女之别将九阴真经授予次女郭襄;降龙十八掌则授予小儿子郭破虏,至于武穆遗书则共同授予两人。并且在襄阳城最终被攻破的那一刻,对蒙古大汗忽必烈及身边一众文武官员留下了“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这一共有二十四个字组成的六句话。郭靖夫妇战死在襄阳城下;然而郭破虏却在破城时因走避不及受重伤而昏迷不醒,屠龙刀脱手丢失,屠龙刀则因为襄阳破城之后城内混乱之极而流落江湖不知所终,至于其中的惊天秘密只剩下郭襄一人知道了,因此到后来再传位与其门下弟子时。则另铸玄铁指环而作为纪念并内刻:“留贻襄女”四字。从此之后玄铁指环与倚天剑就成为为峨眉派掌门人传位之信物。

郭襄归隐后峨嵋派第二代掌门为风陵师太,其法号也是郭襄为纪念与杨过的初次相逢之地(风陵渡)而起的。她门下的弟子孤鸿子后与明教高手杨逍约斗,因不敌对方负气而亡;倚天剑因此失落并落入官府之手。

风陵师太临终前将衣钵及玄铁指环传于灭绝师太,因此灭绝师太即为峨眉派第三代掌门是也;她在位期间花尽心思、用尽谋略,使出诸多诡计终于重新抢回倚天剑;并广招弟子入门,使峨嵋声誉日隆;成为与少林、武当、昆仑相抗行的四大门派之一。

郭襄的性格可以从“小东邪”这一外号去考察,这个外号表明,她很像自己的外公,那就是说她非常聪明,也非常淘气,做事根本不依常规,看起来总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如果说东邪与“小东邪”的区别,那就是后者更加可爱。

与姐姐郭芙的对比中去考察,如果说郭芙的性格是继承了父母亲的缺点的话,那么郭襄的性格就是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即既有父亲的善良侠气,又有母亲黄蓉那样的聪明伶俐。还有第三条思路,那就是金轮法王要收郭襄为徒,理由是觉得郭襄有法王的二弟子达尔巴那样的忠诚,又有三弟子霍都那样的聪明睿智;反过来说,没有达尔巴那样的愚钝的毛病,更没有霍都的凉薄寡恩的缺点。

最后那就是郭襄有很多的朋友,与姐姐郭芙完全不同。无论是作为丐帮帮主鲁有脚的忘年之交,还是金轮法王的中意传人,或者是在风陵古渡老店中让那些陌生的客人产生极大的好感,或是与西山一窟鬼中的人物和万兽山庄史家兄弟相处时的从容和亲切,无不证明,这个小姑娘几乎人见人爱。

当然,另一方面,郭襄的这种心无俗念、胸无城府、不讲门第出身、但看是否投缘的与人交往的方式或性格,也会让亲人担心。据说,黄蓉就为自己的这个小女儿的“小东邪”的性格操碎了心。否则,在她生日的时候,一些她根本没有见过的人不期而至前来给她祝寿,她居然会毫无戒心地将他们带到自己的闺房,而且酒菜招待?不然,她也不会把自己的丫环取名为“小棒头”。实际上,还有一点也非常值得一提,那就是这个小姑娘曾经吃过豹子奶,甚至在很小的婴儿时期,居然让抢劫她为人质的心肠狠毒的李莫愁放弃了自己的原有打算和立场,对这个小姑娘产生了说不清楚的深厚情感。

其实郭襄的一生,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成也杨过,败也杨过。因为郭襄初入凡尘,见到的第一个“异性”便是对他视若亲人般的大哥哥——杨过。郭襄在十六岁之前,所见之人均是父母、姐姐、姐夫和自己的龙凤胎弟弟。除此之外再无相仿年龄段的同龄人出现过!而杨过的出现既让初入凡尘的郭襄感到迷惘,更感到一丝丝的心动、一丝丝的仰慕。所以从各种所知的迹象来讲,杨过可以说是郭襄的初恋。但杨过心中一开始并无郭襄,两者之间的相处亦只是以兄妹的身份来作为依据。待得后来杨过与郭襄一起经历恶斗西山一窟鬼、智退万兽山庄史氏兄弟、一起远赴黑沼泽请瑛姑借出九尾灵狐给史氏兄弟治病以及替一灯大师解决了心中的两大憾事:让瑛姑原谅将死的慈恩大师和从百花谷中请出周伯通及其与瑛姑相会。这一路的遭遇让杨过对郭襄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并了解了其性格。知道其对自己的一往情深和爱慕。但杨过早年遭遇到的重大变故却成为他们之间的一道屏障;因为自己年少轻狂,加之自己长得十分英俊;害了不少无知美丽少女的一生。更害得自己和妻子小龙女一生的苦难重重,至与小龙女定下十六年之约后,杨过收敛自身的美貌与深情;对任何投怀送抱之女子皆不给与理睬,心中只有小龙女一人。因此郭襄的深情可谓是付诸流水,无功而返。

尽管郭襄是在《神雕侠侣》离结束还有四分之一时才出场,却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全书的第二女主角,甚至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已超越了小龙女的位置。郭襄是金庸的神来之笔,当这个颈挂一串明珠,身着淡绿衣衫的少女出现在风陵渡口时,全书压抑、悲苦的格调陡然变得明快起来,从此,襄儿成了以后情节的主线之一,她让杨过初次重遇便“涌起了要保护她,照顾她的心情,”甚至送她三根金针、大张旗鼓为她贺寿;[5] 她让金轮法王都起了怜才之意,不惜一切想收她为徒,为她跳入寒潭黯然神伤。[6] 

这样一个女子,根本就是以配角的身份演绎着主角的故事。遇见杨过,是郭襄的宿命。如果说“风陵夜话”时郭襄对杨过是好奇与崇拜居多的话,那么在万兽山庄,她用第一根金针让杨过摘下面具,眼前出现一张“清癯俊秀,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只是形容苍白憔悴”的脸孔时,她这一生都无法将这个男子从心底抹去了。有的人,终其一生,可能都遇不到真正爱的那一个,有的人,即使遇到,也是枉然。杨过之于郭襄,是尘世间最遥远的距离,郭襄生命中所有爱的烟花,全部在十六岁这年绽放,绚烂、夺目,独自美丽。

绝情谷为救杨过那惊心动魄的决然一跃,已耗尽了郭襄所有关于爱的心力,几年后,当她遇到了“昆仑三圣”何足道,遇到这个对她唱出《蒹葭》的出尘英才时,终究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直为何足道惋惜,这本是个在我看来还算配得过襄儿的男子,可惜,套用《白马啸西风》李文秀那句著名的语录“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忘记是哪本书说过,“为爱而爱,是神。”洒脱如郭襄,自始至终都在为爱而爱,把自己维持的很好,只希望杨过快乐、幸福,纵然痛彻心肺,却也无怨无悔。只是在全书的结尾,当杨过携小龙女归隐,“明月在天,清风吹叶,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面对一份无果的单恋,理智如郭襄,也终究泄了心绪。

郭襄一生劫难,莫不与杨过牵连极深,亦对杨用情极深。然杨龙二人既自相爱,郭襄虽相思难遣,却也只是望二人不弃不离。而其人既称“小东邪”,虽行事不同常人,却不恃骄横行;反是不论贩夫走卒、英雄侠士,皆平等而待之,相与结交,和其姊郭芙大是不同。郭襄胸襟之豪阔,潇洒如诗,既具江南女儿情怀,又不失乃父仁善之风,更有外公黄药师之邪气。便是世上英豪无数,实则又有几人可及?程陆二人,为杨过一生情伤,公孙绿萼甚以情花自刺,郭襄命途,是否上天眷顾?只是戴冠发为道仙,读者诸君,也不免心中怅然。然少女任侠,惹人怜惜,岂不亦叫人钦羡?李莫愁、金轮法王,皆心思狠毒之人,却对郭襄无不爱惜。杨龙二人,一心性高傲,一冷对旁人,独于郭襄爱护有加,实乃异数。世有此女,每教人痴痴想及,其引人入胜之处,莫不至于斯?

郭襄和她的姐姐如同两极,各自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和缺点。郭芙得了父亲的愚鲁和母亲的小性儿,而郭襄则继承了父亲的宽容良善和母亲的聪慧可人。这是一个极难得的女孩儿。她十六岁行走江湖,金钗沽酒,明珠赠人,无论怎样凶险也没放在心上,在金轮法王这样的恶人面前,仍波澜不惊,风平浪静。即使生死关头,也不过含泪点头,大声叫道:“爹爹妈妈,女儿不怕!”这样旷达仁厚的胸襟,宠辱不惊的气度,不要说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就是江湖上成名的英雄豪杰,试问又有几人能及?只怕杨过也输她几分。

三枚金针赠出,她迫不及待地拿了一根许愿,要看看面前这位大英雄大豪杰的真面目,当面具下呈现出一张“清眉俊秀”的脸,她为之屏息。再旷达的胸襟,她也终究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儿,怀春的年纪。

为郭二姑娘祝寿,他做了三件大事。许多人说,这轰轰烈烈的大事,使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心动不已,从此再不能平息。这三件事,郭襄必是欢喜,小女孩总是喜欢热闹的。但她却未必放在心上。于她也不过是一场热闹。她真真切切想着念着的,无非是他的大哥哥。而杨过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留给她的,不过只言片语。

她从来都是知道的,她喜欢的人,并不喜欢她。她知道他有一位美貌无匹的妻子,她知道他们十六年的守候,她从来都是知道的。我想,她从来没想过:如果有一天,大哥哥喜欢了我……她爱着他的同时,连他的爱情也一并爱了。

他苦等小龙女不至,纵身跳崖,她想也不想,跟着跳下。她还了第三根金针给他,求他保重身子,不可自寻短见。他问她为什麽要跳,她还是想也不想就答:我见你跳下来,便跟着来了。……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 

这样直率而真诚的爱意流露,谁不为之动容? 

我虽能想到这一层,却终究不能体谅她。我只有执着地相信,她是爱上了一段传说。当这段传说曾在你生命中如烟花般绚烂过的时候,你也会爱上它。只是这段传说太美丽又太短暂,才教她天涯思君不可忘。 

传说只是传说。在不相干的人的生命中,总要终结。“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为杨过与小龙女写了十六年的长情书,却用这寥寥三十二字做了一个伤情的结尾。 

很久很久之后,她也成了别人口中心上的传说。她伴一头青驴共行,看满山黄花朝露映彩衣。她在成全着自己的传说中怀念着那人的传说。长相思。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开头两章——天涯思君不可忘,武当山顶松柏长——这富有韵律的两章上承神雕,下启倚天,在全书中构成了独立而特异的一段过场:神雕的起落悲喜已然收场,而倚天的世情变幻仍有待开篇,其间忽然云开月出,鸟鸣啾啾,斜逸出清新别致的一枝来。短短一个引子之中,捧出数个异士,演绎一段传奇,而又迅即烟销水逝,雪泥鸿爪,忽悠悠留一尾余音。在金庸纷纭热闹的武侠大场面当中,这两章是一次自然清新的回归,情节不再求大起大落,而仿佛是一段自然生发的旁白与抒情。在娓娓的叙述当中,立意存渺然高远之态,用笔在虚虚实实之间,妙绝成诗,悠然入画,正得了“脱有形似,握手已违”的真义。 

掩卷细想,这两章中的字字句句妙在,其无处不是为神雕收尾,又无处不是为倚天启缘。它依稀为江湖搭上了一段隐隐跳动的脉搏,又幻化成数道线索牵动着未来数十年的风起云涌。在这两回之中,每个人都得到了关于命运的令人心惊的启示:何足道一局成谶,终生径弃中原而反取西域,觉远罡极而逝,却以一双铁桶挑出了他的两位衣钵传人。而他在临终前的空明之际所吟诵的一段九阳真经,又铺垫了无色大师、张君宝和郭襄三人的人生定数。玄铁重剑化而为二,九阳真经匿踪待传,各各得领天命,却又引而未发。这万物的轮回,笔底的玄机,就此全部定格在青山翠谷的回响当中。 [3] 这样的良辰美景,奇文异事,却全部是为着一个更加奇异的少女而濡染。天涯思君不可忘是她的情怀,而武当山顶松柏长则象征着她的命运——且看郭二在倚天当中的出场:——这少女十八九岁年纪,身穿淡黄衣衫,骑着一头青驴,正沿山道缓缓而上……她又低声吟道:“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裏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她腰悬短剑,脸上颇有风尘之色,显是远游已久;韶华如花,正当喜乐无忧之年,可是容色间却隐隐有懊闷之意,似是愁思袭人,眉间心上,无计回避。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郭襄这个名山独游的出场充满了人生的感怀意味,读来竟是一派苍凉。古人云相思令人老,殊不知相思亦使人幽。 

如果说在神雕当中,郭襄还只是一个初尝情味的女孩,那麽在倚天开头我们发觉,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情,已使她悄然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姣好少女。此时此刻,她可谓正当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韶华年纪,却凭着一付琴心剑胆,徜徉于异乡的山泽风霜之中,只身漫步,且游且吟,不断追寻着自我内心的轨迹。与十六岁时的潇洒可爱相比,此时的她,更因游历而拥有了一种超卓沉静的气质,正所谓含而不露,哀而不伤,是以无处不散发着一种沁人心魄的美。 

惜乎杨过没能见到此时的郭襄,然而人生际遇起落难言,那一年在武当山头,郭二姑娘的美好年华却在另一个江湖狂士--何足道的眼中映照了出来: 

——何足道全心沉浸在琴声之中,当真是神游物外,似乎见到一个狷介的狂生在山泽之中漫游,远远望见水中小岛间站着一个温柔的少女。于是不辞山远水长,一股劲儿的过去见她…… 

这一段对诗经中《蒹葭》的化用是金庸的神来之笔。无论是郭襄还是何足道,此刻都只是漫漫人生当中如同电光石火的一瞬。然而在那一刻,世间再也没有第二种珍宝,能比何足道所给予郭襄的这种纯净虔诚的爱慕更加高尚珍贵。也正是由于有了何足道这刹那永恒的倾心,郭襄从此不会老去,她的形象与蒹葭中那个在水一方的少女意象叠而为一,奇妙地融合在一起,永远是那麽鲜明姣好。 

与母亲黄蓉的不同之处在于,黄蓉聪明机窍,秀于其外,而郭襄了身达命,慧于其中。从最初开始,命运就仿佛处处铺排下了对她的暗示,方当襁褓之中,小郭襄便已隐然汇聚了天地间的清明灵秀之气。而此刻争夺这个襁褓的三人,都将给她的未来以深切的影响:或许正是她生具的灵慧祥和,不但能令杨过感恩知义、倾心相报,也令暴戾如李莫愁也是 

慈爱之心暗生,让大恶如金轮法王仅凭陌路之逢,便顿起惜才之意。即使事隔多年,这些昔日的风云人物已然绝迹江湖,他们仍然以冥冥之中的方式烙下了她生命中难以磨灭的印迹:在长大成人的郭二身上,不难找出杨过脱略潇洒的影子;法王授徒未成,而成为峨嵋派开山祖师的郭二未始不是承续了他的一派宗师气度;在武当山头,当年轻的郭襄吟诵起“渺万裏层云,千山暮雪”的词句之时,李莫愁日日夜夜那相思刻骨、难排难遣的心境,也随着一曲“雁丘词”遥隔时空,再次回荡在她的心头了。 

在郭襄着墨不多的笔触之中,曾有过两次最重要的的筵席--万兽山庄的群豪之会,与十月廿四襄阳的英雄大宴。她在短短的一年之中经历了这两次盛宴,然后便以后半生来品尝筵席过后的冷清。如果说她在四十岁那年真正大彻大悟的话,那麽在襄阳的烟花尽散之时,她已在极度的繁华瞬间品味了人世的无常,此时此刻,彻悟的定数已暗暗埋下:——“今晚饮宴之时,我想起‘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句话,心下郁郁,那知道筵席未散,我……却不得不走了。”——(郭襄)靠在小龙女身旁……但觉此时此情,心满意足,只盼时光便此停住,永不再流,但内心深处,却也知此事决不能够。 

上天何其厚赐,这位豹乳喂养的女婴、一代大侠郭靖与丐帮帮主黄蓉的爱女、东邪黄药师的外孙、李莫愁抚养多日的传人,曾将无数的传奇集之于一身。而当她得以站在华山之巅俯看这一切时,无论是武功还是人生,均已慢慢悟到了更高一层的境界:筵席终将散去,繁华也只是一场虚幻,那些上天所给予的,它都终将收回。是以在后来的城破家亡之时,徘徊失意之日,郭二也许会蓦然惊觉:其实,那武学的真谛、不二的法门,在十六岁那年的烟花间,早已向她悄然开启。 

回头再看倚天开头的两章,每个人似乎都抱有冥冥中身负的使命:觉远僧浑浑噩噩,尘中璞玉,泥裏乾坤,俨然降临世间传道的风范;何足道惊鸿一瞥,兴尽而返,却也由一琴一剑与郭襄演绎出一段氤氲缱绻的传奇;张君宝被逐逃亡,藉此开辟了足以与少林并称的武当一脉;而郭二姑娘,终也未能找到她念兹在兹的那个人。其间那些浮沉由浪、输赢无算、机缘可遇而不可强求的至理,则是终一部倚天最深切的命题了。 

在郭杨两家的恩恩怨怨当中,小郭襄扮演了一个最后的角色:杨家欠郭家的,由杨过以一条右臂还了;而郭家欠杨过的,由郭襄以15年的等待和思念还了。但郭襄终究是郭靖大侠的女儿,虎父无犬女,郭襄最终开宗立派,成为武林的一代侠女。并隐迹于世。郭杨两家,自此无涉。有意无意间,郭襄的上半生就这样用两次宴会和三枚金针数笔带过,而金庸又以一句“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匆匆交待了她下半生的命运。翻开第三回,发觉何足道那盘棋尚没有下完,已然风云改换,天地异色,郭二适才芳华正好,倏忽一转,竟是红颜弹指,沓然无踪。读到此处,竟不知世事无常,人生苦短。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郭襄与何足道的心结都在于,甘愿作为一个青春年华的过客,去追逐那座永远也达不到的灵魂城堡。那麽,既然人生如寄,则不如秉烛夜游。是以再见郭襄之时,从中更可窥到魏晋人物率意人生的遗风:与无色大师的一言相交,与何足道之间的片语知心,片刻之后,这些也将成为“云烟过眼、风萍聚散”,便也自有一份“挥手自兹去”的洒脱,一份“明朝散发弄扁舟”的适意。从这个角度上说,以的旷达和聪慧,即使自知寻寻觅觅的结果也只是一场镜花水月,她也从未徒然自苦,亦不会为之强求。


最新 模板 设计 >>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需求网站长微信号 扫描站长微信二微码 添加站长微信号 观看站长微信小视频 关注站长。。
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建站服务,精品商务网站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团购网站商城制作
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网站,超市电子商务网站设计
商城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商城模板设计
精品网页设计
网页设计制作,精品网页设计
精品电商设计
创造力的设计,精品电商设计
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网购电商平台,韩流服饰商店设计
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行业电商模板,日用百货商城模板
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产品销售网店,女人用品商店模板设计
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零售商城网站,零售商城设计模板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你喜欢的设计 女装电商网站设计
看趣文 
故事会 
鬼故事 
AMD PK英特尔 网吧老板的嚎叫 IT网站何处去 不嫁SEO 资深网民心声 IT开发的悲哀 疯狂网站另类炒作 互联网创业
游戏创业之路 网民对搜狗的期待 个人意识做网站 分类网站如何盈利 中国互联网 做网站的故事 视频网站经历 个人网站的辛苦
工程师在非洲 中国互联网未来? 互联网创业时间 龙芯CPU 网管的悲哀 中国网站比美国网站 互联网创业路 谷歌的未来
教你做电子商务 搜索巨头三国演义 电视盒子商战 爱情拐弯 坐台小姐的故事 我眼中的IT行业 240万被骗 腾讯与360
微博还能火多久 腾讯的QQ帝国 没有好下场 一个企业IT的经历 谷歌迷路了 研发者的困惑 CEO最重要的事 互联网革命者
后PC时代 裸奔时代 阿里腾讯搏杀 支付宝可透支消费 易信VS微信 腾讯入股搜狗 淘宝网山寨LV 凡客陷入泥潭
58同城转型 六大派围剿360 苏宁商城的劲敌 小米竟是互联网公司 京东VS天猫 双十一那天 电商导购网 电商VS店商
微信的背后 IT实体 三十岁女人独白 爱一个人好难 女性自慰 女人五大要纪 一段情 生于七十年代
父母的礼物 丈夫包二奶 与癌斗争 我的母亲 三无男人 坐台小姐的迷茫 碎片人生 17岁的初恋
老公十年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北漂四年,创办公司 剩女的反思 情场裸奔 回忆催人老 地下室爱情 回忆80年代
齐天大剩 剩女心经 35岁剩女 山村女子在深圳的奋斗史 牛在天上飞 此狗不咬领导 谁在外遇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打死一条藏獒 两张嘴 两张嘴吻你 越急越见鬼 我和小偷 土匪吃鱼 我喜欢上学 智捉小偷
边干活边吃早餐 鱼香味和钱 大婶,你别吓我 《三国演义》读后感 鸡舍里的鸡 白毛女事件曝光后 汤姆大叔遭遇地沟油 男人的味道
阿P赎手机 铁扇公主致富有方 刘小牛之死 是谁上了局长的床 钱老板的桃花运 美女送一幅画拒绝我 张小三一夜欢喜 傻子傻还是聪明人傻
我老公不行 富二代的情书 卓别林以智取胜 老爸会上网以后 老鼠父子 寻找长寿的秘诀 强盗够倒霉 躲债的男人
老板发红包 唐僧进群 《午夜凶铃》被删掉的一段 苏联特务 秀才醉了 背叛的妻子 无聊的老公 懒熊买瓜
不同的恋爱 如此诈骗 打赌赢个女朋友 夫妻因影子吵架 吃肉之后 我要给村民干大事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嫁给了乞丐
齐天大剩 我妹爱上我老公 女人难嫁 男人三十 三无男人 手淫者多贫贱 我的两个情人 要钱不要命的劫匪  
商人和小偷 为亚洲人跑进十秒 只有科比才能生存 弗格森:伟大的独裁者 下次带着肌肉来 孤独的比赛 摔倒的刘翔还值钱吗 武田梨奈
寇准斩驸马 大宋才女苏小小 屈原沉江 吴三桂·陈圆圆和逼死坡 杨贵妃与“贵妃鸡” 炸不死”的诺贝尔 两个国王 公主和强盗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阿克苏需求网网络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网安备 65290102000133号

 

新ICP备14001283号